天翼文学->科幻小说->娱乐之荒野食神TXT下载->娱乐之荒野食神-> 第435章【午夜攻顶(求月票!)】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娱乐之荒野食神 第435章【午夜攻顶(求月票!)】

    在海拔8000米以上,人的智力可能会由于高度缺氧降低到6岁儿童的水平。

    脑水肿和肺水肿能够在36小时内致命。

    在这里,能喝一杯热茶是非常享受的事情。但别想温度有多高,甚至在海拔3500米的拉萨,水的沸点都只有不到80摄氏度。

    今天登山的人看似比昨天少了许多,这就是他们采取方案一的好处,避免在7500米左右的大风口宿营,比其他人节省了一天的时间。

    但这对大家的体力要求更高了。

    天气很不好,风速很大,风中夹着大雪,冰子吹在脸上跟沙子砸在脸上没有区别。

    陈二狗脱下口罩,对着镜头道:“朋友们,今天将抵达突击营地。我会继续全程无氧登峰,这是我的选择。”

    “人类攀登珠穆朗玛峰使用氧气的历史,始于1922年。那是英国队在珠峰北侧,到达海拔8320米。7名夏尔巴遇难于雪崩,那也是珠峰首次正式遇难记录。他们的队员芬奇和布鲁斯对氧气的使用,证明人类在超高海拔的攀登中,氧气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在当时,对于氧气的使用还是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他们认为不需要携带氧气,而且他们还对氧气装备大加嘲讽。许多人对使用氧气加以反对是基于道德基准。他们将氧气的用途视作‘该死的异端’。”

    “哪怕到今天,对使用氧气的双面态度在随后征服珠穆朗玛峰的探险活动中一直存在。有人还对利用氧气登上珠穆朗玛峰或其他高于8000米的高峰的性质表示怀疑。”

    “我不反对使用氧气,但我更愿意认为,人要靠自己的能力挑战高山。”

    这是直播兴起之后,第一次有人全程直播登顶珠峰,也有可能是第一次有中国人全程无氧登顶。

    随着陈二狗攀登的海拔越来越高,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他登顶的过程。

    “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珠穆朗玛峰下的这段冰峭被称为【死亡地带】,珠峰上散布的追梦者的尸体就是无言的证明。”

    “在这个高海拔区域,人体的消化功能已经近乎停止了,身体会自动消耗自身的肌肉、脂肪组织以获取能量。来到这里后,做什么都很费力,做任何事情都会变的很慢,光是躺着站起来都会**。”

    “从不曾有人在死亡区生存五天,即使有瓶装的氧气人体仍然渴望吸收更多氧气。每个人都努力待在冰架上,只有夏尔巴人架设的安全索能避免他们跌下山。”

    在登顶路上,尸体就是路标。

    当遇到第一具时,他特意看了看海拔表,显示为8200米。红色的羽绒服,跟他的羽绒服颜色一样,“它看上去就像线路的警示牌。”

    “看样子,他或者是她,已经登上了巅峰这是在折返的途中。可惜去世了。”那高高举起的一只手像是对老天的控诉,又似乎是在对队友呐喊,“不要丢下我。”

    “山上的遗体,尼泊尔的政府会定期上去清理一次,将遗体收集起来集中掩埋。有些遗体因海拔太高,无法运输下山,或者在裂缝悬崖下,能看到但无法处理,只能留在那里,成为后来人的路标。”

    陈二狗喘着气停下了脚步,身后阿帕问道:“Are-you–ok?”他一直跟在陈二狗后面,尽管陈二狗始终没有向他索求帮助。

    “我很好,谢谢!”

    稍稍休息后,他转身对着镜头道:“‘在这个海拔高度,人们无法苛求道德的尺码’。这是《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的作者乔恩-科莱考尔说过的话。登山就是一面照妖镜,把每个人照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性格会被放大,可以观察到自私、**、浮躁……”

    “但愿我不会变成这样。”

    海拔高度只有五百米,可想要到达那里,实在太困难了。

    “喂,有人在吗,有人在吗?啊啊啊,天黑了吗。”

    无线电中忽然传出一声嘈杂的呼喊声,吓了大家一跳。

    “呼呼……”

    陈二狗接通了对讲机:“老陈,你掉队了,我看不见你,你还好吗?”

    他熟悉的问话声,让人安心下来。大家让他攻顶时的领队,是对他的信任。尽管他不需要这种信任,却依然很好的履行着职责。

    “我眼睛看不见了,我是瞎了吗?”

    陈亚洲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安和焦躁,队伍频道中瞬间安静下来。

    “……我看不见东西了,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了。”

    “你别乱走啊……”多吉的声音传入耳中,他是分配给陈亚洲的协从。陈二狗一听不对劲,当即开始掉头往回走。黄聪道:“我跟你一起去!”

    陈二狗否定道:“老黄你留下来继续带队前进,老楚你跟我一起折返!”

    楚南古月体力也不是很好,听见这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毅然一起折返。

    “坐在地上,不要乱动。”

    陈二狗的吼声呼呼得在耳麦中传播。

    “他丧尸神智了。”

    多吉有些无措。

    “多吉,抓住他不要让他乱动。”

    所有人都很担心,直播间观众也吓一跳,密切关注着事态进展。

    曾经有人在成功登顶珠峰后突然双目失明。他的同伴和救援者试图帮助他下山,但三名夏尔巴向导赶过来一起帮忙,可是过了整整4小时,才勉强走了60米,救援人员带着他设法抵达了海拔8600米处,那仍属“死区”地带。

    要知道,珠峰8000米以上的地方被登山者们形容为“死区”,由于缺氧,大多数登山者必须竭尽全力保证自己能活着下山,更不用说去照顾其他人了。

    最后,只能让他的遗体孤独留在珠峰上,永远长眠于此。

    等陈二狗先一步赶过去时,发现多吉正陪伴着陈亚洲坐在地上,手指不停的在他眼前晃动,可陈亚洲却真像瞎子般毫无所觉,嘴角有白色泡沫流出来,都结冰了。

    “到底怎么回事?”

    多吉道:“我跟在他后面,发现他好像突然失去了方向感,开始步履蹒跚,还绊了几跤。然后就开始发疯似的大叫,说自己看不见了,然后好像神智也不清晰!”

    楚南古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发现他的眼珠子血丝弥补,满脸狰狞的表情,看起来像僵尸,倒是把观众吓一跳,“一点也看不见吗?”

    “……”没有回答。

    “给他加大氧气量!”陈二狗使劲掐他人中**,在他脑部几个**位上按摩,楚南古月取出救急针剂给他打了一针。大家忙活好久,陈亚洲的眼珠子终于开始有了些许神采。

    这一点小小的恢复,已经足以让大家兴奋起来了。直播间里也是一片沸腾。

    但险境显然并未过去。

    “老陈,看得见东西吗?”

    连续发问好就,才换来一点回应。

    也许是感受到了人来了,陈亚洲渐渐镇定下来,却透着浓浓的不安,“……只看得到一点轮廓,全是圈圈在晃动。我瞎了吗?”

    楚南古月满脸愁容,道:“还好,只是暂时性失明。以前有过这样的病情吗?”

    陈亚洲思维似乎变的非常缓慢,连续问了好几遍,才渐渐反应过来,道:“有……过……”

    楚南古月也不强求他回答了,道:“必须送他下山,他现在脑反应很慢,有得脑水肿的可能性。他以前也发生过,不过从来没在高山环境中突然失明。现在高山上缺氧,他神智半清醒,失明并不是因为雪盲引起的,因为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疼痛。”

    陈二狗沉吟着,让经验最丰富的阿帕留下来,带着多吉和另外两名夏尔巴登山向导,一起帮助陈亚洲开始折返C2营地,同时让救援队行动。

    “下方拗口里,留有多余的氧气瓶,氧气不要中断。”

    “OK,我不能继续帮助你了,陈,你自己也要小心。”阿帕留了下来,与陈二狗拥抱告别后,开始折返。

    只有这个办法了,多派遣一名夏尔巴,都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

    陈二狗已经仁至义尽了,可他把自己的向导派遣出去,这样做了,反而让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感到不安。

    “希望不要再出事!”

    登山还在继续,有陈二狗在,中途即使楚南古月体力不支,他能背着他上去。

    等他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天气非常差,狂风吹的声音都听不见,彼此说话也只能用吼的。

    黄聪找过来,一脸焦急,“天气太差了,这样下去,根本没法攻顶!”

    “我想太阳下山后,天气会好转的,一向都是这样。其他人呢?”

    “那边是南非队、英国队,美国队、澳洲队,他们都在等待。人太多了,山上道路只能一人通过,实在太糟糕了。”

    陈二狗不理会他的焦躁,飞快做下决定,“他们等,我们也等!”

    说完带着老楚钻进帐篷内,风声立刻消减许多。

    突击营地设置在8300米左右的裸露岩石坡上。

    陈二狗大喝几口水,才好受些,对着镜头道:“朋友们,原本的计划是立即睡觉,但根本不可能。”

    “这么高的海拔,任何人都难以入睡,即使是用药物也只能睡上二三个小时。如果一切顺利,攻顶时间就在今晚!”

    “我要吃点东西,然后尽量休息一会儿了。直播我就不关了,大家晚上见!”

    说完就啃起士力架来。

    由于凌晨就可能要出发登顶,也睡不了多久,只能在帐篷里小憩了一会。

    然而陈二狗将在“今晚攻顶”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网络,不知牵动多少人的心弦。这几天已经引起了更多的人关注,但他们绝对不想错过登顶的那一刻,也幸亏是在晚上登顶。

    李师师请了一天假,没道理再请第二天假。她今天工作很用心,早早拍完了自己的戏份。李忠利觉得她状态还不错,还打算加班拍几场夜戏。

    “啊……”

    李师师傻眼,弄巧成拙了,“导演,我……我今晚有事。”

    李忠利直翻白眼,“能有什么事,每天拍戏都抱着平板电脑玩,当我不知道啊。罢了,今天晚上该是小陈登顶的日子吧。”

    “是啊是啊,导演,你也看直播啊。”

    “看个屁,我一天忙到晚,哪来的时间看直播。”

    被训了一顿,李师师也没觉得怎么样,总好过要加班拍夜戏强。好不容易跑出来,发现木易小米已经捏着手机等在那了,“就你墨迹,好了没啊。”

    “好了好了,没看到小新,我找找去。”

    看见林小新还在磨蹭,“小新,你还没卸好妆,快走啦!”

    “稍等会,马上就好!”林小新卸下辫子,顶着光头就冲了出去。在门口却被人拦住了,“小新,你们这是要去哪啊,聚餐吗?”

    “噢,龙哥,打游戏呢,约好今晚一起逛网咖。你要去吗?”

    “打游戏,师师也打游戏?”

    “师师姐玩泡泡堂,不说了,又催了,我走了。你要来,就到酒店那边网咖找我吧。”

    等他们迫不及待走进网咖包间里,一边啃着外卖一边大开直播间时,发现这里完全成了一片末日景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