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历史军事->公子千秋TXT下载->公子千秋-> 第七百零一章 一言不合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公子千秋 第七百零一章 一言不合

    北燕尚宫康乐求见太子的事,因为周霁月事先并没有阻止太守府门前的卫士去给刘静玄报信,而小胖子事后又没有下封口令,越千秋送康乐时也似乎毫不在意有人看到,刘静玄更是丝毫没有干预此事的意思,因此短短一晚上,从官场到军中甚至民间,就有不少人知道了。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深更半夜方才回来的萧敬先。然而,这位北燕晋王得知康乐来此求见,却表现得仿佛毫不在乎,甚至都没有多问一句就自顾自地去睡觉了。

    次日一大清早,换班的几个卫士才刚上岗,就再次迎来了骑马抵达的康乐。当她报出身份时,昨晚就从同伴口中得知这么一个人的卫士们顿时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慌忙跑到里头去通报的同时,剩下几人少不得偷偷打量着这位来自北燕的女官。

    见康乐并不在意他们的偷看,一个年轻的卫士就忍不住开口问道:“霸州这边并不曾接报有北燕人过境,敢问康尚宫是怎么来的?”

    话音刚落,他就感到康乐那两道犀利的视线瞬间落在了脸上,等再发现同伴们全都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自己,他顿时大为后悔。将军得知此事尚且只回答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知道了,明显是不打算深究,他问这种要命的问题干嘛?

    “我是私自越过边境到霸州的,怎么,有问题吗?”

    康乐都直言不讳了,同伴们一个个全都闭口不言,那卫士还有什么话说?他只能悻悻低下了头,暗自腹诽这位北燕女官踏上敌国土地还神气活现,实在太嚣张。可不多时,他就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同伴的声音:“快让开,太子左右卫率一块出来了!”

    见是越千秋和周霁月一同迎了出来,众人慌忙让出了一条通路,眼睛却都忍不住往两人不住偷瞟。而越千秋目不斜视地大步出来,当走到康乐面前的时候,他方才笑吟吟地率先开口问道:“康尚宫来得果然准时。不知道你承诺带来的东西带来了吗?”

    康乐扫了一眼大门口那几个明明低头却不住拿目光扫过来的卫士,冷冷一笑后,提高了手中的那个包袱,一字一句地沉声说道:“大燕天子六玺在此,我说到做到。”

    那几个卫士往常接触不到高层面的人,此番被选中来太守府保护东宫太子之前,方才紧急接受了一番“常识教育”,所以,他们并不太明白所谓尚宫是何等层级的女官,听到这大燕天子六玺四个字,也有人懵懵懂懂,但到底还是有明白人在。

    一个识字更看过几本书的年轻卫士便慌忙低下了头,一张脸已经是完全僵住,甚至整个人都有些僵硬到发抖。直到越千秋笑着赞了一声康尚宫倒是信人,随即和周霁月一同带人入内,他才小心翼翼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三人的背影,等再也瞧不见他们了方才如释重负。

    而这时候,其他几个卫士顿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不消说,议论的重心就在于康乐口中的天子六玺四个字。显而易见,大多数人只能听明白前三个,至于第四个字,众人就有分歧了。还没等几个站得如同标杆一般笔直的卫士争论出一个所以然,他们就听到一个脏字。

    循声望去,他们就看到那个年纪最小却识文断字,被周围人戏称为秀才的卫士一张脸抽搐了好一会儿,最终恶狠狠地说:“都给我闭嘴!不知道玺是什么玩意?刘将军的大印知道不知道?北燕天子六玺,就是北燕皇帝的六方大印!”

    一瞬间,刚刚窃窃私语的声音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可不过须臾,刚刚还至少知道这是太守府,太子殿下临时征用的地方,众人还压着点声音,这会儿却完全按捺不住了。尤其是一向呵斥他们要注意表现的一个老兵,那破锣一般的声音更是最为刺耳。

    “干!老子还琢磨着是什么喜,原来这是北燕皇帝老子的大印!”

    “要不要去禀报刘将军一声?”一个最胆小的卫士不禁弱弱地问了一句,见其他人鸦雀无声,他顿时急得满脸通红,“昨天傍晚这个康尚宫过来的时候,吴二不是去给刘将军……”

    他这话还没说完,一个素来板着脸的卫士就呵呵冷笑了一声:“吴二是去报信了,结果也被刘将军给调回去了。之前刘将军派来传话的那个人话还说得不够明白吗?我们是霸州军的人,但既然拨给了太子殿下,就别老是没事想着去给刘将军报信,有道是一心不为二主!”

    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终同时闭嘴。可就在这时候,他们的背后传来了一个悠悠的声音:“你们很不错,当然,刘将军更不错。”

    那个刚刚说一心不为二主的冷脸卫士慌忙回头,见是越千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他顿时大吃一惊,随即万般庆幸刚刚没说什么出格的话。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下一刻越千秋的手指头就直接点到他的鼻子上来了。

    “你去将军府,把北燕康尚宫过来送北燕天子六玺的消息告诉刘将军。”越千秋顿了一顿,随即加重了语气说道,“不用保密,或者说,这种振奋人心的消息,就应该宣扬得满城皆知,你明白了吗?”

    冷脸卫士看外表似乎有些死板,但却是个超级明白人,此刻一惊之后立刻连连点头:“越大人放心,我明白了,这就立刻去!”

    他竟是也不回门里去牵马,就这么直接一溜烟跑了出去。才刚出街口,他那大嗓门的嚷嚷声就已经传了过来,直叫其他反应慢而且没被点中的卫士们好生无语。当然,越千秋却对自己的眼光很满意,点点头后又笑看了一眼众人。

    “太子殿下在这太守府恐怕还要再呆一阵子,你们在军中是精锐,但打仗是精兵,和当卫士是一把好手,却是两回事。以后要是在门口背后议论的时候被我抓住,那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了!安静肃穆,才是皇家威严,懂不懂?”

    眼见众人凛然应是,越千秋这才转身往回走,没走几步,看见小猴子正在那儿探头探脑,他伸手一招,等人窜过来之后,他就没好气地问:“你不去陪着你的冯姑娘,有空到这乱钻?”

    “我是东宫侍卫,又不是她的专职保镖。”小猴子不以为然地辩解了一句,见越千秋似笑非笑往他脸上戳了两眼,他越发莫名其妙,但好歹是大事更重要,他连忙拐回正题,小声说道,“越九哥,这么大事情如此就宣扬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越千秋笑眯眯地反问道:“哦,怎么个不好?”

    “这个……”小猴子顿时有些哑然,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太张扬,太高调了……而且,北燕那边会不会狗急跳墙,突然发兵攻过来?毕竟,不论是谁当皇帝,没玉玺那总归是不行的。”

    “嗯,不错,长进了!”越千秋笑呵呵地在小猴子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两下,随即就继续不紧不慢往前走,直到小猴子追了上来,他才头也不回地说出了一番话。

    “昨晚上霁月对我说,她是因为遇到我影叔,这才守株待兔,把康乐带去见太子的,还替影叔捎了几句话给我。也就是说,一切都已经被金陵城里皇上和我爷爷那批人安排好了。不管我们这边做出什么回应,十有**都在人家意料之内。既然如此,要么不做,要做就往大里整,你懂了没有?”

    不懂……

    小猴子哭丧着脸,直接摇了摇头,果然接下来就挨了一个暴栗。虽说越千秋手很轻,和彭明对他那凶巴巴的截然不同,可他还是看出了越千秋脸上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顿时弱弱地说:“反正越九哥你说干什么,我照做就是了……我和庆师兄都比较笨,不懂这些麻烦。”

    有时候其实不懂也挺好的……

    一想到皇帝和越老太爷都把这些麻烦的事情丢给他,把小胖子这个最大的麻烦也丢给他,他这个小胖子的专职心理辅导师从小当到大,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解脱——解脱的那一天也许就是小胖子翻脸无情要杀他的那一天——越千秋就觉得人生真是个茶几。

    可想归这么想,事情还是要做的。因此,他只能一面走一面瞪了小猴子一眼:“少攀扯庆师兄,他比你可承受力强多了。”

    昨天晚上,越千秋看庆丰年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有点担心,可大清早就只见人照样神清气朗来当班,连个黑眼圈也没有,等问过之后,他才知道人竟然也是去萧敬先那儿接受了化妆,又好气又好笑的同时,此时就少不得拿庆丰年来打击小猴子。

    一路走一路说着乱七八糟的话,当两人来到了内书房门口时,却和另一条路迎面走来的萧敬先不期而遇。六只眼睛彼此互瞪了一会儿,萧敬先就打了个呵欠道:“听说康乐来献玉玺了?”

    萧敬先这声音很不小,不但越千秋和小猴子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两人相信,书房里的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果然,下一刻,他们就只听到了一声含恨的怒叱。

    “萧敬先,你胡说八道什么!”

    眼见书房两扇大门倏然打开,紧跟着,一条人影便飞了出来,越千秋不假思索一把拽住小猴子立时往后窜,随即笑容可掬地看着康乐双手幻化出重重掌影,将萧敬先笼罩在其中,而后者不甘示弱,随手一挥,手中便多了一把短刀,竟是毫不退让地和康乐打了起来。

    “我哪里胡说了?你都已经亲自把天子六玺送到太子殿下跟前了,还不许我说说?”

    “混蛋!你这个卖国求荣的无耻之徒……”

    “我卖国求荣?我顶多就是在金陵对一帮少年普及一下北燕的风土人情,官缺官制,哪里比得上你的大手笔,身为尚宫却直接把天子六玺给卷了跑!”

    越千秋听两人一面打,一面嘴上还不消停,不禁乐开了花。难得这样作壁上观的大好机会,他抱手而立,闲适自如,不时还来一句喝彩助威,直叫和彭明一同陪侍着小胖子出来的周霁月哭笑不得。然而,相比旁观者,最愤怒的人却是康乐。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奋不顾身抢攻了一轮,竟是硬生生逼退了萧敬先,随即便飘然后退,等立定之后,那充满怒意的眼睛却瞪向了越千秋。

    如果不是这个身世不明的小子突然出使大燕,如果不是皇帝突然发疯,要和他父子相称,如果不是他拐了萧敬先叛国南投,如果不是他挑唆了南吴朝廷送了三皇子那个废物点心回国,如果不是皇帝竟然册立了三皇子为太子……大燕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一团糟的样子!

    康乐正在使劲按捺怒意,却没想到越千秋竟是冲着萧敬先叫道:“晋王,好男不和女斗,就连斗口也不行,你刚刚这话也说得实在是太不客气了一点儿,应该向康尚宫赔礼才是!什么献玉玺,你应该说,康尚宫是押玉玺为凭,向太子殿下借兵,这才准确。”

    “哦,原来是这样吗?”萧敬先凤目眯了眯,斜睨了康乐一眼,那表情显得要多轻佻有多轻佻,“天知道,她是自己卷了天子六玺过来的,还是北燕皇帝交托给她的?”

    康乐终于完全被萧敬先这口气给激怒了,但更恨的却是挑拨离间的越千秋。正当她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动手泄愤时,萧敬先下一番话却如一盆冰水一般兜头浇下,让她整个人透心凉。

    “如果真的是北燕皇帝,也就是我那个姐夫交托给你的,那说明他算到了册立太子的那一天有变。如果真是如此,他却把这六玺交给你带出来,岂不是说,他早已心存死志?”

    越千秋却是忍不住眉头紧皱。北燕皇帝那种人会发疯,会豪赌,但要说心存死志……那才是天大的笑话。见康乐竟是有些摇摇欲坠,分明真的被萧敬先讹住了,他更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都不会被吓住,康乐没道理会听信这种鬼话啊!

    下一刻,刚刚同样看了好一阵热闹的小胖子却重重咳嗽一声,打破了这僵硬的气氛:“千秋,康尚宫送来之物非同小可,你让刘将军派人打探,玄龙司严将军和那些东宫侍卫都到哪了。以孤的名义行文沿途州县,若是再耽搁他们的行程,那么就以蓄意干扰军情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