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科幻小说->狂探TXT下载->狂探-> 第159章 不可饶恕的恶行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狂探 第159章 不可饶恕的恶行

    有时候,愿望是好的,但现实却往往无情。

    整整一天过去,赵玉的信心满满,却并未换来理想中的收获。

    “兑”卦倒是没白开出。一大早,梁欢便告诉赵玉,说有位收藏家看上了他那笔旧钞,打算出价120万收购!如果今天能够看货的话,应该马上就能成交!

    120万!

    这个价码的确已经超出了赵玉的预计,但是,赵玉贼精贼精的,面对这么高的出价,他并没有欣喜若狂,而是忽然琢磨出了另一层深意。

    既然这么快,就有人肯出这么高的价格收购,说明自己手中的这笔旧钞,除了本身的价值之外,很可能还有更高的隐性价值!

    因为,这一皮包旧钞,乃是著名的棉铃绑架案的赎金!如果炒作一下的话,说不定不止这些钱!

    此外,虽然从理论上讲,这笔钱已经不再是警方证物,赵玉有权自行处理。但是,就这样一转手卖了,他感觉对那些死者也是一种不敬之举!让陶先生知道了,亦是影响不好!

    就是嘛!

    老子现在已经要做好人了!怎么能做这种不顾及道义的事情呢?

    所以,还是先把案子破了,再说卖钱的事吧!如果真能把案子破了,钱不但可以卖得名正言顺,而且再配合媒体稍稍炒作一下的话,没准儿连200万都能卖到呢!呵呵呵……

    于是乎,赵玉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梁欢,梁欢听后禁不住对赵玉连挑大拇指,夸他头脑精明,很有做买卖的潜质。

    换钱的事暂且撂下,赵玉很快将精力,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绑架案的调查工作之中,开始往六面白板上面不断地添加资料和线索!

    为了能够清晰地还原事发经过,赵玉还在李贝妮的帮助下,使用地图软件标出了当年的地点和路线。

    从当年发生绑架的山间公路,到绑匪后来让人质家属带着赎金转移的各条路线,再到陶先生丢下赎金的那面悬崖,以及后来发现了尸体的矿洞,全都从地图上标示了出来。

    纵观整幅地图,赵玉发现,虽然当初的犯罪地点大部分都在山区,但是这些地点之间的距离跨度却非常之大,从棉岭到交钱的悬崖再到银盘镇矿洞,正好画了一个大三角出来,最远处甚至可达40公里之远。

    赵玉有点儿闹不明白了,绑匪干嘛要把范围扯上这么远呢?他们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26年前,山区的交通本来就不便利,绑匪们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

    难道……正如自己之前猜测的那样,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专业的?还是……他们想掩盖些什么?

    在赵玉绞尽脑汁思考案情的同时,张景峰和梁欢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说寻亲库里面,并没有找到跟梁思思相关的信息,只能再考虑其他方法。

    这个结果虽然令人沮丧,却在众人的预料之中,梁思思本来还活在人世的几率就不大,能进入寻亲库备案的概率自然更加微乎其微。

    因此,大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寻人启事上面。梁思思的三维画像已经制作了出来,为了提高辨认准确度,专家们一共做出了三幅梁思思长大后的样貌,即刻发往全国,在各大媒体各大网站上刊登寻人启事。

    与此同时,曲萍组长的调查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目前尚没有任何新消息传来。棉岭案的线索实在是少得可怜,探员们调查起来可谓是举步维艰,困难重重。

    此外,王飞科长的鉴证科那边同样一刻也没有停止工作。

    通过最新一轮的检测,他们从5具尸骸的颅骨上全都提取到了同一种布料成分,据初步推测,当初人质死亡之时,眼睛应该都是被这种布紧紧蒙住的!

    试想一下,如果凶手爆破矿洞的时候,人质已经死亡,那么……他们还用蒙住人质的眼睛吗?

    为了还原爆炸现场,鉴证科还根据爆破角度做了数次冲击模拟试验。试验结果表明,除了司机牛伟光以外,其他4名人质死亡时,应该是以一种坐立的姿势互相依偎在一起的。

    也就是说,在凶手爆破矿洞的时候,那4个孩子,很可能还活着!他们都是被活活炸死的!!

    凶手们的残忍程度简直令人发指,不可饶恕!

    而牛伟光的尸体则位于洞口附近,与4名孩子距离较远,而且尸体的散落程度不大,说明在爆炸之时,他应该是处于一种仰面朝天的姿势。

    也就是说,在爆炸的时候,他已经死亡的可能性非常大!

    更蹊跷的是,赵玉挖出赎金的地方,不但距离洞口最近,而且和牛伟光的尸体仅仅有着三米之隔。

    有人怀疑,牛伟光没准儿就是绑匪之一,那包赎金或许正是属于他的那份。结果,就在矿洞即将爆炸的时候,他被其他绑匪灭了口,这才连带着赎金一起被埋在了矿洞之中。

    可是,这个推测却是经不住推敲,如果绑匪想要灭口,何必还要等到快爆炸时才出手呢?他们完全可以早点儿结果了他,连带他的赎金一起吞掉!

    除此之外,鉴证科还从废墟之中检验出了**的成分,证明那是一种当时矿区常用的开山爆破**。当年负责爆破矿洞的凶手,无论是**的用量,还是安放的位置,全都恰到好处,说明此人必然经常从事爆破工作,乃是一个行家里手!

    再加上矿洞的地形复杂,生人难进,所以警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绑匪之中的某人,必然从矿区内工作过,而且还从事过专业的爆破工作!

    于是,苗英即刻加派人手,再一次把重点放在了银矿区,试图找出附和该特征的人来!

    就这样,调查工作还在紧张忙碌的进行着,可整整一天下来,收获不大。

    赵玉同样如此,虽然今天开出了“艮”卦,却是不知什么原因并未应验,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系统便早早传来了结束声音。

    由于赵玉没赚到钱也没查到进展,他今天的完成度连40%都没过,什么奖励也没得到。

    不过,已经对系统颇为了解的赵玉并不气馁。他知道,这才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回想之前的剁手案和残杀案之类,哪一个又是轻易就能被侦破的呢?

    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当天,赵玉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办公室。离开时,六面白板已经被他全都画满了,上面还密密麻麻地画出了许多关系线,有时间的,有人物的,还有地点的。外人乍看之下,简直跟天书一般!

    回家之后,赵玉亦是苦思冥想,反复琢磨,想要从这些千丝万缕的线索之中,找出一个突破口来!

    可是,脑袋都快想炸了,却仍然一无所获。

    最后,万般无奈的赵玉又做出一个新的决定:他打算明天进山,去当年的案发地点实地考察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灵感或是——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