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科幻小说->狂探TXT下载->狂探-> 第218章 舍身取义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狂探 第218章 舍身取义

    赵**师一发功,苗英的手机讯号瞬间满格。

    赵玉装逼装得也挺过瘾,一面口中念念有词,一面还催促苗英快点儿说话,自己功力有限,坚持不了太久。

    眼瞅着手机真的有了讯号,苗英已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甚至开始相信,赵玉真的有什么特异功能。

    按照级别来讲,苗英第一个自然要打给队长刘长虎。此刻正值深夜,刘长虎已经睡下,迷蒙之中听到苗英的救援,刘长虎起初还不以为然,说要有确实的证据才能调动全局警力。

    结果,苗英立刻把梁思思的出现,以及赵玉肩膀上的枪伤,全都拍成小视频发给了他。

    当视频拍到赵玉的时候,赵玉还顺势问候了一下刘长虎的姥姥:“刘长虎,我X你姥姥,现在一百多个歹徒正在外面撞门,我和苗队长已经坚持不了两三分钟了,我们现在就给周局长打电话!我俩要是死了,我看你能好到哪儿去……”

    虽然挨了骂,但刘长虎却是如梦方醒,这才意识到事关重大,人命关天,他立刻从床上跳起,向上级汇报去了。

    紧接着,苗英又分别给周局长和栾局长打去了电话,不但说明了现在的情况,还让他们赶紧通知首都方面,协助捉拿要犯阚文君!

    二位局长得知如此惊天消息,自然是半秒也不敢耽搁,立刻安排救援与抓捕行动去了。

    随后,苗英又打给张耀辉等人,说大厦危险,要他们先在楼下等候支援,不要贸然上楼。

    等到苗英打完了一圈电话,赵玉这才佯装很辛苦的样子收了功。但真实的情况是,信号增强器的作用还在继续,苗英的手机讯号仍然是满着的。

    “赵玉,快!”

    苗英想要从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赶紧给赵玉进行止血。然而,她的运动服质地结实,怎么撕也撕不下来。

    情急之下,苗英快速地脱掉上衣,愣是把袖子生生撕了下来。

    其实,赵玉本想指给苗英看,原来苗英的身后就是一个衣帽架,架子上有的是衣服,甚至连毛巾都有。

    但是,看到苗英满心急切的样子,赵玉还是没好意思提醒。而且,苗英内里穿的并不是背心T恤,而是一个米黄色的小吊带!

    苗英胸前的波浪起伏,以及雪白诱人的肌肤,他全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哦……呵……

    赵玉咽了口唾沫,赶紧坐到苗英面前,让她为自己包扎止血。

    苗英身上有着一股迷人的香气,在她给自己缠裹布条的时候,赵玉不禁一阵心旌摇曳。

    赵玉左右看了看,很快就找到了郝刚丢弃的那把已经没有子弹的无声手枪。

    由于手枪就掉在梁思思的身旁,而梁思思又是一丝不挂。苗英还以为赵玉这是在欣赏美体呢!当即拧了他下巴颏一下,嘴里埋怨似的地吐槽道:“瞎看什么呢?流氓……”

    谁知,苗英一提“流氓”二字,却无意中把赵玉的一股坏水给勾引了出来。等到苗英给自己包扎完毕,赵玉立刻迈步来到梁思思身边,弯腰捡起了手枪。

    “枪!?”苗英这才看到,赶紧询问,“谁的?赵玉,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真的是郝刚把你绑架了?”

    “可不呗!”赵玉把手枪拿好,咬着牙关往金属门那里走去,同时说道,“就是郝刚这个龟儿子开枪打的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跑了!”

    “喂!”苗英这才看出赵玉的意图,急忙跑过来拉住他,“你……你又要干什么?你可不能出去,外面太危险了!”

    苗英说话的时候,二人全都往监控屏幕上看了一眼,但见郝刚的办公室内,仍然有不少保镖存在,他们或是在寻找二人的下落,或是在救助那些被赵玉擂了闷棍的同伴。

    “不行!”赵玉咬着牙,毅然决然地说道,“我被绑架的时候,已经听到郝刚在打电话了,他已经准备好了跑路,如果现在让他跑了,以后就再难捉到了!而且,他已经提前通知了阚文君,现在没准儿连阚文君也跑了!”

    “这……”苗英皱眉,担心,“不行啊!你这样出去岂不是送死?而且,这么长时间了,郝刚肯定都跑远了!听我的,还是在这里等待救援吧!”

    “不!”赵玉则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推开苗英,说道,“我被绑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些东西,知晓了他们的密室。郝刚的钱都在那里了,他现在肯定得先去拿钱才能跑路!我知道,该怎么堵截他!”

    “不行!”苗英焦急地抓住赵玉劝道,“你受伤了!要去,我去!”

    “不行!”赵玉却是意志决绝,再度推开苗英,“你不认识路,而且,保护梁思思也是一件重要的任务!如果我捉不到郝刚,你也一定要保护好梁思思,唯有她,才最清楚棉岭案的真相!你……多保重!”

    “赵玉!”苗英却是再度拽住了赵玉的胳膊,“不……不行……这是命令,你不能去!”

    “苗组长!”赵玉瞪着眼睛,万般激动地说,“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谈什么命令?郝刚可是棉岭案的绑匪,四个孩子,一个大人,就那么被他残忍地杀害了!剩下的梁思思,也被他像姓奴那样的使唤了26年!如此没有人性的家伙,我就是拼了一死,也要将他绳之于法!”赵玉死死攥住苗英的手,“听我的,我出去之后,你赶紧把门锁死!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你也不要再开门了!”

    “赵玉……”苗英已经被赵玉那舍生忘死的大无畏气概给感染了,待到赵玉松手之后,她虽有不舍,却没有再去拉拽赵玉。

    “苗组长!”赵玉本来已走,却忽又想起什么,转身对苗英说道,“我这一去九死一生,我赵玉没什么别的遗憾,但是得跟你说个实话,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赵玉……”苗英听到此话,表情愈发复杂。

    “不求别的,临走之前,受累再给我最后一个鼓励吧!”说着,也不等苗英有所反应,赵玉把脸一伸,便轻巧地将嘴吻在了苗英的唇上。

    “你……”苗英大惊失色,有心想躲,可是,赵玉说得如此决绝,她又狠不下心拒绝。

    就这样,赵玉第二次和苗英亲了小嘴儿。而这一次与上次不同,时间比上一次稍长一些,赵玉感觉到苗英香唇软滑,也是有些得寸进尺,竟然吻得越发用力,甚至还使用了舌头。

    更万恶的是,他还张开五指,朝着苗英的敏感之处摸去……

    苗英的反应可是非同凡人,她左手及时抄住了赵玉的手腕,右手同时掐住了赵玉的脖子,将他的臭嘴从自己脸上推开。

    苗英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明显在说:“行了啊你,你这个臭流氓,别太过分了!要不然,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赵玉自然可以窥到其意,于是乎,他依依不舍地冲苗英点了点头,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走廊的地板上。

    “哎呦……”他这才想起肩膀上的疼痛来,赶紧捂着胳膊,开始疲惫地休息。

    “嗯……你……”这一下,轮到苗英疑惑了,她指着赵玉,支吾了半天才问,“你不是要……要去捉郝刚吗?你……”

    说着,苗英还指了指赵玉的手枪。

    “哦,没子弹了已经!”赵玉直接把手枪丢到地上,然后恬不知耻地说道,“你说什么?谁说要去捉郝刚了?你不是已经打过电话找救援了吗?那我还出去干什么?外面那么多敌人,让我送死去吗?”

    “你……”

    苗英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又上当了!

    苗组长不由得勃然大怒,伸手就要报复赵玉,然而,赵玉却把自己受伤的肩膀迎了上去,耍起了无赖:“打!往这儿打,千万别打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