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科幻小说->狂探TXT下载->狂探-> 第229章 又有意外收获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狂探 第229章 又有意外收获

    “哎呀!我滴个金队长啊!”赵玉人还没有进入办公室,便扯着嗓子哭喊起来,“金队长啊!我来看你啦……呜呜呜……”

    陡然听到赵玉这么一喊,屋里的人们立刻分列左右,给赵玉闪出一条路来。

    赵玉则低着脑袋一直跑到了金队长的跟前,像哭丧一般地喊道:“我滴金队长啊!你太不幸了!你说你,你都得了这么重的病,还不跟我们说一声,哎呀,我这心啊……拔凉拔凉的啊!”

    “哎?”金队长一看赵玉这样,脑袋顿时大了,他连忙朝赵玉使眼色,那意思是让他不要乱说话。

    然而,赵玉就是报仇来的,怎么可能理会他的反应,登时哭丧着脸冲众人说道:“各位,你们还不知道吧?骨肉瘤晚期啊!哎呦……老天爷不长眼啊,为什么让金老得这种造孽的病啊!”

    “什么!?”办公室内的人们全都懵圈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不明白吧?”赵玉说道,“就是绝症啊!告诉你们,就算金老现在就把腿给锯了,也只剩下4个月的命好活!可是,金老不愿再折腾了,他死活不锯啊!”

    “哎……赵玉……赵玉……”金老似乎闻出了赵玉的味道不对,连忙出言澄清道,“你听错了,我只是股骨头坏死……”

    “金老啊!”赵玉却哪里让他解释,赶紧扑到金老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哭道,“您太高尚了!像您这样正直无私的人,威龙猛探,怎么能得这样的病呢!?您还想瞒我们多久?大家伙儿啊……”赵玉连忙冲旁边摆手,“大家伙儿啊,快好好儿看看金队长吧!看一眼少一眼了!”

    “啊!?什么……”

    “金老……”

    “绝症……”

    “赵玉!”金老有心对赵玉发飙,可无奈自己骗人在前,发作不得,直气得嘴唇哆嗦。

    “金老啊!”赵玉还不解气地说道,“您放心,我现在有钱了,到时候,我一定给您买最好的棺材!我亲自给您扶灵……我滴个金老啊……天妒英才啊……”

    赵玉哭得犹如打雷下雨,死去活来,真好像吊销哭丧一般。

    这一下,探员们终于缓过神来,纷纷上前询问金老。赵玉则抽冷子从人缝中钻出,几步跑到了门外!

    在门口站定之后,赵玉抹了把鼻涕,待听到探员们七嘴八舌的询问,以及金老抓瞎般的解释之后,他这才偷偷笑出了声。

    嘿嘿嘿……

    金老大,你也有今天!?俗话说,出来混的迟早要还,你敢编排我赵玉,就得承担后果……嘿嘿嘿……

    赵玉美滋滋地回到A组办公室,却偏巧看到苗英正从里面出来。

    苗英一见赵玉,顿时像躲瘟神似的闪到一边。

    “哎?”赵玉却恬不知耻地问道,“苗小姐,您这是有何贵干啊?有空吗?聊两句?哎?别走啊?”

    “滚!!!”苗英气急败坏地撇下这个字,然后便逃也似地不见了。

    这一幕正好被李贝妮看到,这一次,李贝妮的认知观不得不再度逆转。看来,赵玉的逼格已经逆天,就连苗英这样的驯兽师也不灵了!

    赵玉左右看了看,发现办公室里只有李贝妮一个人,便问她,苗英刚才进来干嘛?

    “苗组长说了,”李贝妮说道,“因为一直在忙案子,她还没有来得及请大家吃饭,所以今天晚上要在老秦山寨,宴请重案组的同事们,要我帮忙通知一下呢!”

    请客!?

    赵玉寻思了一下,这个老秦山寨乃是秦山最有代表性的饭店之一,一个是不好预定位子,一个是价格昂贵,只有不差钱的土豪们才会选择在那里请客。看来,这苗人凤还真是出手阔绰。

    “嗯……”赵玉眼珠一转,忙问,“贝妮啊,那苗人凤,哦不,苗组长还说了别的什么吗?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比如……”

    李贝妮绝顶聪明,立刻听出了赵玉的意思,急忙回道:“苗组长只说请全重案组的同事,没有特别指出,不能喊你!但是,我觉得吧,你要是不去的话,苗组长肯定很高兴!”

    “高兴?”赵玉笑了,“怎么能让她高兴呢?就算她不喊我,我也去,嘿嘿嘿……”

    “流氓……”李贝妮小声地叨叨了一句,叹道,“师兄啊,你现在真是闹不了了!从剁手案开始,抓杨文涛,破残杀案,事到如今,又把那么大的棉岭案给破了!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儿HOLD不住了?

    “我听说,刚才梁万乾他们已经把悬赏金如数送到警局了,虽然不见得全都是你的,可是,应该也能分到不少吧?”

    “哦,是吗?”赵玉脸上还在装蒜,但心里却早已按耐不住,忙向李贝妮扫听,现在案子有没有什么最新消息?

    李贝妮便告诉他,说梁思思的家长已经见到了梁思思本人。虽然梁思思饱受郝刚摧残,精神失常,但是看到消失了26年的孩子还活着,家长们亦是感到莫大安慰。

    医生说,梁思思的情况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糕,如果能够得到正确的理疗与疏导,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相信,在家人的帮助下,梁思思会慢慢好起来的。

    此外,还有一个新消息,那就是当高倩得知表弟高阳真的参与棉岭案,杀害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气得心脏病发,被送进医院里抢救,据说情况还不太乐观。

    棉岭案,很可能会再赔进去一名新的受害者。

    李贝妮还说,警局高层全都知道,这五名受害人的家属,在秦山全都有着一定的影响力,担心他们会对阚文君还有郝刚的孩子下毒手报复。

    所以,栾局长一早联合了一些警界高层,把梁万乾等人喊到一起,召开了一个小型的慰问会,一面耐心规劝,一面表明警方严惩罪犯的态度,尽全力不再让局势恶化。

    由于案情相当重大,郝刚也已经被转到了秦南监狱,按最高级别案犯关押,审讯也转由市局刑侦科接手。

    据说,随着审讯的深度增加,以及获得许多新的证据,除了棉岭案以外,郝刚干过的其他违法罪行,也逐渐公之于众。

    此人果然心狠手辣,在商业竞争中,曾经干出过不少作奸犯科,为非作歹的事情,影响相当恶劣。

    赵玉琢磨,如果郝刚的这些犯罪证据已经被警方掌握的话,那么郝刚贿赂省级官员的罪证,估计也在其中。

    是如此,苏扬的秘密任务,无疑也会进行得更加顺利。

    中午十分,首都警方传来消息,说阚文君自杀未遂,已经苏醒。经过审讯,他对自己在棉岭案中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现在已经在押往秦山的途中。

    这个与郝刚狼狈为奸的杀人凶手,最终也将得到应有的审判。

    下午,在警方的精心准备下,终于召开了规模空前的记者招待会。警方正式向外界透露了有关棉岭案的案情。

    是如此,作为秦山第一悬案宣布告破,该新闻无疑地会即刻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成为全市,全省,乃至全国的热议话题。

    不过,虽然警局很忙,可是对于赵玉来说,却显得无所事事。他在办公室里呆了一天,除了等待苗英的请客以外,并无其他事情可做。

    无聊之下,他开始整理脑中的系统道具,想要做下清点。

    通过实践证明,这些系统道具哪一件都有独特之处,所以自己最好还是熟记它们的特性,以防关键时刻,能够派上用场。

    谁知,就在清点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没想到,隐形跟踪器还有那个隐形窃听器,居然都还没有失效呢!

    跟踪器上,还在实时显示着郝刚的位置;而隐形窃听器里,则还在窃听着那个翟琳琳的信息。

    赵玉看了看表,也是,这东西的持续时间可达48个小时,离结束还有一些时间!

    蓦然间,赵玉的好奇心大起,想听一听,这个翟琳琳是否又在和藏杰悄悄幽会?是不是可以搞点乐趣出来?

    于是,他当即点开了窃听开关。

    “老公!”刚一打开,里面就传来翟琳琳娇气的声音,“我得查到猴年马月啊?谁知道车子什么时候刮花的?我这一点儿一点儿地看行车记录仪,看得完吗我?”

    “废话!”旁边立刻传来一个粗重的男人声音,“咱那是奥迪Q7!你知道,刮花的那一片要是自己修的话,得多少钱吗?赶紧找,肯定能找到!让我找出是那个孙子刮了我车,看我不讹死他!”

    哦……

    赵玉似乎听明白了,原来这是翟琳琳和他老公的对话,他们家的汽车被人刮花,正在查看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呢!

    对这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赵玉自然没有兴趣,便立刻找到开关,想要将其关闭。谁知,就在刚要关闭的时候,窃听器里忽然传来翟琳琳的一声惊叫:

    “哇!老公!你快来,快来,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翟琳琳这么一叫,赵玉也来了兴趣,没有关闭。

    “什么啊?搞什么呢这是!模模糊糊的……”翟琳琳的老公似乎眼神不好。

    “不是!”翟琳琳似乎正在指着视频,惊讶地说,“这不明摆着有个人被抢劫了吗?看,还把人塞到后备箱里去了!我回放给你看……”

    几秒钟后,窃听器再度传来翟琳琳的惊呼:“哎呀,这个被绑的人……这不是——侯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