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科幻小说->历史粉碎机TXT下载->历史粉碎机-> 第八一三章 仙师征安南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历史粉碎机 第八一三章 仙师征安南

    清化。

    杨丰讨伐安南的季节不是很好。

    这时候已经是冬季,红河水位的下降让舰队无法直达河内……

    当然,就是夏季也到不了。

    这条可以说越南的母亲河在三角洲上分了无数入海口,更何况它都叫红河了自然以含沙量大著称,这样的河流很难在河口形成真正港口,海防港之所以成为北方最主要港口就是因为它几乎都快出这个三角洲了,但这时候海防港小得不值一提,虽然可以使用但却无法为杨丰的两万大军提供足够的粮食。

    杨丰需要一座大城市。

    首选目标应该是南定,也就是唐朝时候的长州,但他的舰队都是海船开不到那里。

    那么也就只好来清化了。

    “尔即为上国,当知礼仪,侵略小国岂是孔孟之道!”

    清化城外宋军阵前,一名儒生悲愤地吼叫着。

    在他身后几个儒生同样面带愤慨,还有一个人拿着本书做怒目状,在他们身后的小城上,那些安南士兵战战兢兢地趴在箭垛上看着宋军中那片壮观的钢铁战士。

    那是整整三千全套板甲的战士,而且人手一把类似缩小版陌刀的双手剑,三千这样的士兵整齐排列,那是真得恍如天兵天将下凡,相反这三千剑士两边清一色的燧发枪兵却被无视了,在安南人看来这些拿支短矛连铠甲都没有的肯定就是辅兵,但即便这样三千铁人军也是令人窒息的,自知野外决战肯定没戏的清化守军这时候也就只好把这些儒生派出来以大义晓之了!

    杨丰淡然地上前。

    原本正对着儒生的方国瑛和邵宗愚立刻向两旁一退,杨丰摘下墨镜看了看天空。

    “此地为唐之爱州吧?”

    他忽然低头说道。

    那儒生疑惑地点了点头。

    “那你嚎个毛啊!”

    杨丰爆发般大吼一声,抬脚把他踹出十几米去。

    “开炮!”

    紧接着神仙挥手说道。

    在两翼的燧发枪兵前方,整整六十门十二磅和六磅神仙手搓版铸钢炮骤然喷出了火焰,炮弹密密麻麻地打在清化城墙上,下一刻连包砖都没有的古老夯土城墙轰然塌落……

    “我就不明白了,才几年没来这爱州怎么就变成侵略了?”

    杨丰无语地说。

    六十门大炮持续轰击的巨响震撼着这片实际已经与华夏王朝隔绝四百年的土地,夯土城墙在炮弹击打下不断坍塌,伴着城墙上守军那惊恐的尖叫声,一个超过十丈宽的缺口不断清晰,仅仅几分钟后,这座曾经在大唐王朝人口甚至超过岳阳的古老城市就敞开了怀抱。

    “杀进去!”

    杨丰紧接着向前一挥手。

    庞大的铁人军团立刻向前,带着钢铁的磨擦声,肩扛着双手巨剑,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席卷而过这片曾经在整整千年里都属于华夏的土地……

    清化就这样被拿下。

    杨丰留下五千士兵镇守清化,负责在附近征集粮食,并且用小船向北沿着那些纵横交错的河道运输补给,紧接着率领他的大军开始向北进军河内,或者这时候的名字升龙,沿途安南人只有零星抵抗,实际上根本没有遭遇敌人,无非就是一些望风而逃的地方官员,最终一直到南定城下才遭遇真正的抵抗……

    实际上安南这时候日子也很不好过。

    他们的皇帝是陈裕宗。

    这个家伙也算个昏君,最初时候是他爹太上皇陈明宗主政,那时候安南的情况还算不错,后者喊着受天眷命,奄有中夏,薄海内外,冈不臣服的口号南征西讨,不但把占城王打得跑到爪哇去避难,而且暴打西边的哀牢,迫使附近所有小国都臣服,甚至还趁着北方战乱向北扩张越界两百里夺取了思明路六县。

    但陈明宗死后陈裕宗一下子得到解放。

    虽然越南历史上吹他武备文修四夷宾伏,但实际上是占城人在新王阿答阿者带领下不但尽复失地而且开始北侵,安南内部同样也是不断有农民造反,原本历史上在几年后甚至被占城人利用安南内部争权夺利的机会攻破升龙,就像金军进汴梁般洗劫一空,而且还在随后的战斗中把陈睿宗给砍死了,此后阿答阿者在二十年里三次攻破升龙,直到一三九零年他阵亡,安南人才终于摆脱头顶的这个噩梦。

    不过那时候安南也完了。

    而且紧接着他们就要面对另一个更恐怖的噩梦了。

    现在这些都不会有了。

    因为安南国的历史用不了多久就会结束!

    “仙师,敌军的增援到了。”

    南定城外方国瑛说道。

    “那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是天威,继续轰击,打开城墙后直接进城!”

    杨丰傲然说道。

    说完他立刻腾空而起,很快就看到了红河上浩浩荡荡而来的船队,很显然安南在这段时间里集结起了足够的军队,这支船队足足绵延十几里,虽然没什么大船,但就凭这数量也得超过两万大军,而且在一些战船上他还看到了对安南人来说无比宝贵的战马。

    他没有丝毫犹豫地继续上升,很快进入了厚厚的云层。

    红河上。

    “准备登岸!”

    原本历史上的陈艺宗,这时候的安南右相国陈叔明看着头顶浓重的阴云说道。

    在他身旁他舅舅的儿子,原本历史上篡夺陈朝自称虞舜后裔的胡季氂或者现在名字黎季氂,立刻向着后面发出了靠岸的命令,正在沿着红河顺流而下的绵延长龙立刻靠向岸边。这些船上载着陈裕宗在升龙一带能够集结起的所有军队,包括五百骑兵在内整整两万五千大军,除此之外陈朝在红河一带就没有别的军队了,他们的主力全都在化州,由大将杜子平率领和占城人对峙,另外还有少量则在北方。

    “相国,据说北军有妖人助战,是否等大师们到达后再动手?”

    黎季氂看着头顶说道。

    就在说话间一滴雨滴从漆黑如墨的天空落下,紧接着更多雨点开始坠落在河面。

    “真有妖人的话,你觉得那些大师有用?既然北军火器凶猛,那就趁着大雨猛攻,否则雨停之后我们拿什么抵达他们大炮?传令各军立刻集结准备进攻,北军泛海而来没有骑兵,火炮不能用的话咱们的骑兵可决胜。”

    陈叔明说道。

    之前一直镇守北方,直接面对蒙古人的他还是有些才能,原本历史上就是他以太上皇身份在二十年里苦苦支撑着内忧外患的安南,实际上他们也有火炮,阿答阿者原本历史上就是被他们用火炮给打死的。

    “快,准备进攻!”

    黎季氂立刻吼道。

    几乎就在同事,天空中突然一种异样的声音,他下意识地一抬头,骤然间眼前白影一闪,紧接着头顶砰得一声,就像被人用骨朵狠狠砸了一下般砸得他眼前一黑,尖叫一声差点栽倒,他用力一晃脑袋终于又恢复了视力,但就在他视力恢复的瞬间,却又毫不犹豫地哆嗦了一下。

    因为就在同时一个人头大的冰块呼啸落下,恍如守城的石头般正中对面一名军官的脑袋,在碎冰迸射的同时后者的脑袋也变成血肉迸射……

    下一刻是无数从天而降的冰块。

    他和陈叔明全都傻了,甚至都忘记了躲避,站在那里瞠目结舌地看着一个个大大小小,最大甚至足有磨盘大的冰雹在漆黑如墨的天空背景中落下,砸得红河河面恍如沸腾般,砸得岸边草木和泥土飞溅,同样也砸得那些正在登岸的士兵血肉飞溅,就仿佛下了一场冰的流星雨。

    可怜那些士兵很多连盔甲都没有,哪怕一个拳头大冰雹都能把他们砸伤,而此时天空落下的冰雹绝大多数都是人头一样大,这样的冰雹无论砸在哪儿都是一片血肉飞溅,他们在这恐怖的冰雹中尖叫着狂奔而逃,在空旷的河滩稻田中徒劳地寻找保护,然后紧接着被这冰雹砸倒在泥土中。

    别说是他们,甚至就连他们乘坐的木船都被这应该称为陨冰的冰雹砸得支离破碎。

    “快,跳进河里!”

    陈叔明终于清醒过来,紧接着尖叫一声。

    几乎就在同时,一块巨大的冰雹落在他身旁,虽然没有打中他但迸射的碎冰仍旧打在他脸上,瞬间就让他脸上鲜血淋漓,陈叔明惨叫着捂住自己的脸,然而就在这一刻,他仰望天空的视野中,一个金色的幻影在阴云的背景上浮现。

    “龙,神龙!”

    他下意识地惊叫着。

    黎季氂和那些幸存的士兵同样也看到了,在阴云的背景上,一个金色的龙首做怒目状,只不过龙身隐在云中看不见,但仅仅是龙首就已经足够了,冰雹中的士兵们顾不上逃跑,反正也没地方逃,他们纷纷跪倒拼命向着神龙祈求,包括陈叔明二人也毫不犹地跪下,哭喊着向天空中的神龙祈求饶恕。或许是他们的祈求打动了神龙,冰雹终于停止了,不过那阴云却并没有散开,下一刻一道金光从天空急速划落,紧接着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而在这个身影的四周一条金色神龙的幻影盘绕。

    “凡人,可识天威否?”

    杨丰背着手带着龙形幻影一脸威严地喝道。

    陈叔明二人和那些懂汉语的士兵拼命磕头,虽然他们至今还没明白自己是如何冒犯上天的,好在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因为就在这时候一队宋军骑兵从南定城跑了过来,为首的方明善一直冲到杨丰跟前下马行礼说道:“仙师,我军已经进城!”

    杨丰点了点头。

    陈叔明和黎季氂面面相觑。

    “仙师,鄙国不知仙师驾临,无意冒犯天威,小人这就进城晓谕军民迎接仙师和上国王师!”

    陈叔明毫不犹豫地说。

    “你上前一步!”

    杨丰说道。

    陈叔明跪着膝行上前。

    杨丰随意地做了个挥手动作,紧接着陈叔明突然发现自己脸上已经不疼了,借助旁边方明善那都可以当镜子的盔甲,他立刻看着自己脸上别说伤口,就连鲜血都已经消失,他感激涕零地赶紧再次磕头,然后起身接过方明善递过的战马向南定城冲去。

    二十分钟后,南定守军停止抵抗。

    “尔辈皆华夏之民,本仙上次至此游历时尚为唐地,那时这安南与北方无异,此后虽经五代乱世,然尔等亦服华夏正朔,如内地诸侯而已,本仙此次亲帅王师欲伐云南,尔等不箪食壶浆以迎,反而兴兵阻挡是何道理?难道尔等欲抗拒天命吗?”

    南定城的官衙內杨丰喝道。

    “仙师息怒,此皆……”

    陈叔明说道。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季氂打断。

    “仙师息怒,此皆王命,我等无知不过奉旨而已。”

    黎季氂毕恭毕敬地说。

    “汝君何故如此?”

    杨丰喝道。

    “回仙师,小人只是奉旨,鄙君为何阻挠仙师非小人所知。”

    黎季氂说道。

    “仙师,那陈氏与鞑虏一向交好,此前陈氏也是向鞑虏称臣,至今也未曾反正,或许陈氏尚欲与鞑虏同党,故此才下令阻挡我大军,且陈氏自亲政以来荒淫无道,百姓皆不堪其荼毒,四处义军蜂起,此人如此昏庸倒是和那鞑虏酋首一般。”

    旁边方国瑛赶紧进谗言。

    “真得如此吗?”

    杨丰问陈叔明。

    “小人不敢言君之恶,且鄙君为小人之弟,小人亦不敢言亲弟之恶。”

    陈叔明这时候已经明白了黎季氂的用意,他是陈裕宗的哥哥,实际上是诸兄弟之中最长的,然而尽管陈明宗当太上皇耗死了一个儿子,但却仍旧立比他小的陈裕宗,他当然不可能没有点想法,此刻神仙一问他立刻低着头一脸沉痛地说。

    “哼,我倒要看看是何人敢阻天威!”

    杨丰冷笑道。

    这样就可以了,要不然不能显示他,或者也可以说他背后代表的大宋皇帝对安南君主的决定权,把陈裕宗弄死换陈叔明,然后扶持着他让他搜刮钱粮,负责接下来向云南的运输,话说他这里人口可比明玉珍多得多,朱老四收复安南时候人口五百万呢,其中三百多万其实是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