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综合其他->女尊之独宠悍夫TXT下载->女尊之独宠悍夫-> 63.丹姝之死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女尊之独宠悍夫 63.丹姝之死

    看到内容说明你订阅率不够, 请等待或者补全订阅。谢谢支持正版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 开宴吧!”祖君发了话, 歌舞饮食都一齐上来了,宴会的气氛一时正好。

    此次来的除了许多世家大族的小姐之外, 倒是也来了不少皇女, 连太子都来了。可见祖君对穆远的重视。不过穆远却一个人静静地跟在自己父亲身后, 好像此次宴会的主角不是他一样。

    “你们看见了吗?这里来了多少人。老祖宗可真是疼他这个外孙子,咱们这些亲孙女也是比不得的。”说话的是五皇女清湄, 他一向最是口无遮拦的, 如今竟然公然抱怨起来。

    “老五, 我可是听说你父亲还去替你求亲呢?”四皇女清潼打趣道。

    “呵,谁要那种货色, 长得丑不说还整日里在外面抛头露面的, 全无半点儿男子的自觉。倘若不是生在这种人家, 恐怕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清湄喝了酒, 又经清潼一激便不管不顾起来, 何况她原本就不是稳重的人。

    穆远常年习武, 耳力非凡,她们虽然与穆远隔得远,但是说的话却一字不落的被穆远听到了耳中。

    “人家哪里会嫁不出去, 这在场的人, 哪个不想娶他呢?不过依我看倒是太女更可能些。”清潼说道。

    “二位皇姐, 在这里议论什么呢?”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却是七皇女李清泱。自从上次见过穆远之后她便很是敬服他,而今听到自己的皇姐这样在他背后议论,还说的如此不堪便有些忍不住。

    四皇女见清泱过来便立即噤了声,她刚刚话里提到了太女,而太女正是眼前这位的亲姐姐。她虽然不怕清泱,但可一点儿也不想得罪太女。至于五皇女,被清泱突然出现一吓,酒也醒了大半。她自知失言也不敢再说什么。

    “七皇妹,我们不过闲聊罢了。”四皇女见五皇女如此不争气,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所幸清泱并无心纠缠,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既然如此,二位皇姐还是小心些说话的好。常言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清泱一边说一边往穆远的方向看了一眼,穆远见她看自己也转头去看他们,倒是把五皇女吓了个不轻。

    清泱才要过去和穆远打个招呼,不想突然来了个内侍。

    “殿下,元君身体不适,正在西暖阁休息呢。叫奴婢过来请您过去。”内侍低头说道。

    清泱听自己父亲身体不适,也顾不得和穆远打招呼了,只好远远地朝他歉意一笑,便跟着内侍走了。

    清泱着急地去了,行至门口,却发现太女在里面。她下意识停住了脚步,只听见里面隐隐有争吵之声。

    “我好不容易才让老祖宗举办了这场赏花宴,为的就是给你制造机会,如今你说不想娶是怎么回事儿?”元君的声音中气十足,一点儿也不像有病的样子。

    “父亲,我答应瑾瑜要他做太女君的,我不能言而无信。”太女清洛争辩道。

    “他不过是个六品翰林家的儿子,也配做太女君吗?要不是你一心喜欢他,我是绝不会叫你娶他的。你不要再固执了,大不了你娶了穆远只好好敬着他就是了,皇家的婚姻从来不是由着你喜不喜欢的。”元君耐心地劝道。

    “父亲,我不能,我不能辜负瑾瑜。”太女一边说一边跪下来乞求,声调十分哀婉。

    清泱被此景吓到,不小心撞到了门框。

    “谁,谁在哪里?”元君马上警觉地问道,太女也起来了。

    清泱只好现身出来道:“给父君请安,给姐姐请安。”

    “原来是泱儿。”元君见是她才放下心来,却又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了半响道“泱儿,你刚刚都听到了吧!你可愿为父君分忧?”

    清泱不明所以“儿臣自然愿意,只是儿臣该怎么做呢?”

    “你去娶穆家的穆远。”元君突然一下子吧目光又放到了碧彤身上,“我原本想着叫你太女姐姐娶他,可现在看来倒是叫你娶更好。老祖宗宠爱他,却未必想让他卷入后宫的争斗里来,而你姐姐又注定是继承大统的人,但是泱儿你不一样,你现在连个侧君都没有,想来祖君也更着意你一些。”

    “父君,万万不可。”清泱听着,觉得穆远在自己父亲口中竟像是一件物品似的,而自己与太女姐姐的婚姻也不过是拉拢穆家的手段,不禁觉得心寒。

    “泱儿,父君知道为难你了。那穆远比你大上了许多,又是个无颜貌丑的,可现下父亲只有靠你了”元君说的凄凉。却叫清泱不由生出一股子气愤来,毕竟她曾经是个现代人,还对穆远十分佩服,听到自己父亲也如此贬低穆远便有些受不了。

    “父亲,儿臣答应便是了。”说罢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元君只当他是小孩子闹脾气,哪里知道她真实的心思呢。不过解决了拉拢穆家的事情,倒是让他放下了一件心事。

    清泱气愤地出了西暖阁,也不想再回去什么劳什子赏花宴,反正父君有的是手段,就算是自己不去穆远面前献殷勤,他也有办法办成这件事情。

    清泱愤怒之下只顾低头快走,不料一头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抬头看去竟然是穆远,大窘之下不禁涨红了脸。

    “穆···穆将军··哦不,是睿王。你怎么也出来了?”清泱慌问。

    “穆远一介武夫,并不懂得附庸风雅。待着是实在是无聊之极,故而出来走走。”穆远开口回答道,清泱方才为他说话,他对于清泱也不由得改观。眼前的女子虽然也是一身京城贵族子女的纨绔气息,但好歹不像她的姐姐们一样,随意拿人取笑。

    “既然如此,睿王不妨随我一起走走。睿王刚刚回京,还不熟悉宫中情形,迷了路就不好了。”清泱本是一片好心,睿王对宫中不熟悉,迷路并不算什么,宫里有的是可以问路的侍人,可要是不小心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才是麻烦,这宫里有太多禁忌了。

    清泱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维护穆远,她穿越而来,一向是冷眼旁观别人,就是看自己的事情也都像是看别人的一样,不大上心的。或许是穆远的特殊吸引力她吧!她和他都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才有了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不过清泱怎么会想到,其实穆远虽然久不在京城,但对于皇宫却是不陌生的。

    穆远的父亲是祖君最宠爱的亲生儿子,穆远上头都是姐姐,到了他才是一个儿子,又恰好是在京城出生的。祖君心疼自己这个小外孙,不舍得他一个男孩子小小年纪,就跟着自己的父母去风沙肆虐的漠北,所以就留在自己身边亲自教养。

    穆远自出生后一直到八岁都是在宫中度过的,后来他长大了,性子却有些古怪,不爱与人亲近。除了祖君之外旁人都不怎么喜欢他这么一个冷冰冰的小男孩,后来他的父亲瑰阳长公子回京,才将他带去了漠北。

    “好,那就有劳殿下了。”穆远并没有拒绝清泱,虽说他男儿家深更半夜地和一个女子一起到处乱逛会有损清誉,但他又几时成了那等扭捏的闺中公子了。

    所谓清誉,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清者自清”,难道是别人诋毁几句便能够改变的吗?

    于是穆远跟着清泱一前一后地在御花园里闲逛起来,沉默半响二人无话。

    清泱先受不住这寂静,开始找起话题来。“睿王,你瞧着天上的月色多好,依我看倒真是个赏花的好时节。只是也不必同一大群人一起,我们两个这样闲逛着就很好,这御花园中没有经过精心挑选的花儿,未必就赏玩不得。”

    清泱这样说着,穆远倒真是闻到了暗香浮动,花暖袭人,心情也好了些。方才听到五皇女那般说他,他心里到底有些不痛快,有些事情听了再多也不会适应。

    “殿下说得好,这世间的万物未必就是精心培育挑选的好。在漠北有一种植物叫做玉芙蓉,它能够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生长,沙漠里缺少水,它就把根扎到地下数丈之深、绵延方圆几里来吸取水分。这种植物外表都是尖锐的刺,靠近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它扎伤。但是它确是沙漠旅人最希望看到的,因为它的内里储存着大量的水,对于缺水的人来说见到他就算是见到了生的希望。”

    “哦?这倒是一种奇特的植物。”清泱其实知道穆远说的就是后世里的仙人掌,但是前世她忙于学习,从来不曾去有沙漠的地方旅行过,见的仙人掌都是养在小花盆里的,方寸土地,纵然是耐旱的植物也需要主人时常浇水,精心呵护。

    “看来睿王倒是对这种植物情有独钟,难道这背后是有什么故事吗?”

    清泱进了宫先去找的元君,毕竟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父亲。

    清泱到的时候元君正拿着一把大剪刀,在修剪窗前的一盆花,听到清泱的声音赶紧放下了剪刀来见她。

    “女儿给父君请安。”清泱单膝跪拜道。

    “快起来,你这孩子真是稀奇,大中午的来请安。”元君笑着将清泱扶了起来。平日里清泱不拘小节,加上元君也不像要求她太女姐姐一样对她要求严格,所以清泱一向是懒得请早安。每逢春困秋乏以至寒冷的冬天都没有请过,所以元君见她错过了请安的时辰还巴巴地赶来,倒是感觉十分难得。

    “父亲,老祖宗真的已经下过懿旨,要穆远嫁给我了?”清泱略显急切地问道,从语气里倒是也听不出她是欢喜还是难过来。

    元君听她问起有些得意地道:“是啊,懿旨已下,此刻已经从凤台发了出去,说不定已经层层传递下去了,现在应该正在满城贴告示吧。”

    后宫众君,但凡是有适龄女儿的,谁不想要穆远做自己的女婿。可最后还不是他的,就连兰君那个备受圣宠的狐媚子也争不过自己。想到这里元君的心情愈发愉悦起来,眼角眉梢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那瑰阳长公子府可有什么动静?”清泱问着,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发慌,她觉得以穆远的性子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顺从。

    “呵”,元君闻言先嗤笑了一声,接着说道:“长公子府能有什么动静,瑰阳自己是一百个愿意让穆远嫁给你的。”

    清泱听元君总是说不到她关心的点儿上,不由急得直接破口问道:“那穆远呢?他怎样。”

    元君听后瞥了清泱一眼,满不在乎地说:“他不愿意,已经在域阳宫跪了两个时辰了。可是这是由得他做主的事情吗?老祖宗出手谁敢不尽心,就算是他入宫的时候懿旨还没发,现在也发了。”

    元君说着又有些不高兴起来,伸手掐掉了开得最茂盛的那朵牡丹,用力地掷到了地上。

    “穆远也真是不识抬举,他能够嫁给我的女儿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他居然还敢推辞。”元君愤恨地说。

    清泱闻言瞬间慌了,她赶忙道:“父君,儿臣先告辞了,明日再来给您请安。”说罢便急匆匆地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