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有妖气客栈TXT下载->有妖气客栈->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流言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有妖气客栈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流言

    见无人再说故事,余生回到客栈。

    他见叶子高还在外面作画,拉过归尘香:“帮我个忙。”

    归尘香一躬身,“少主,你说,赴汤蹈火,再说不辞。”

    “你别说,赴汤还真不错”,余生说,他想怀念王八汤了。

    归尘香一哆嗦,干笑道:“余掌柜,莫开玩笑,老奴已经老了,禁不起吓。”

    余生说:“好了,说正事,你这几天在叶子高面前,假模假样的追一下黑妞。”

    “追黑妞?”归尘香若有所思,“干嘛假模假样的,来真的也行,我宝刀…”

    余生一巴掌拍在他龟壳上,把后面的话拍进去,“你个老不正经的,你都多大了。”

    “按龟的年龄而言,我还是个孩子。”归尘香说。

    见余生又举起手,归尘香闪到一边儿去了,“少主,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了。”

    他身影刚消失在后院门口时,黑妞和城主闪进来。

    “慌慌张张跑什么,撞到我不要紧,撞到城主,小心余生把你炖汤。”黑妞护着城主进来,对远去的归尘香说。

    清姨手里握着一东西,心情很好,“他也不是故意的,唔…”

    她刚把手里的烤鱼喂到嘴里,然后就见到了余生,忙一把丢进黑妞怀里。

    “脏,我的衣服…”黑妞也见到了余生。

    “你们吃的什么?”余生一脸严肃。

    “我什么也没吃”,清姨说罢,打个饱嗝,见余生盯着她,大言不惭说:“我这是饿的。”

    余生又看向黑妞,黑妞眨了眨眼,“哎,这两条鱼怎么到我手里的,嗯,一定是在做梦?”

    她对余生说:“你等着,我回去醒一下。”

    “拿过来”,余生走到黑妞跟前,伸手把两条鱼抢过来。

    他扫视俩人,“这鱼谁烤的?”

    清姨和黑妞对视一眼,“叶子高”,黑妞朝外面喊,“掌柜的问你话呢。”

    “什么?”叶子高笔一抖,又拉出去一条长线。

    这一条黑龙,快成天线宝宝了。

    他走进来,正好看见余生手里的两条鱼,“那什么,我只吩咐了我助手,也就是富难一句。”

    “富难”,叶子高把他喊进来。

    “干什么,你一天天不干活,也不让我干了?”

    富难走进来一扫大堂场景,转身往外走,“坏了,河还在桶里呢,我去拿回来。”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叶子高拉住他,“别扯犊子了。”

    “大不了不要庙了呗”,富难嘟哝一句。

    余生看着他,“这鱼你抓的?”

    “不,不”,富难摆手,“这两条鱼快死了,在水坑里自怨自艾呢,说没为世间做过什么贡献,就这么死去挺惭愧的,所以它们自愿跳到我手上,完了呢,我拿回来,让胡母远烤了。”

    “胡母远!”余生喊他。

    胡母远小心翼翼的把帘子掀开,“哈,余掌柜,你早啊。”

    “少打马虎眼”,余生掂量一下手里的鱼,“你烤的?”

    “不是”,胡母远回答的很坚决。

    所有人看着他,“不是你烤的?”

    “当然不是”,胡母远一本正经的说:“它们是看见了我盛世容颜,自来熟的。”

    客栈下巴掉了一地。

    “你大爷,还能这么解释?”叶子高佩服的伸出大拇指。

    “这有什么?”胡母远觉着他们少见多怪,“有不少妖怪和人,见到我一窝蜂的往上涌,全是自来熟,何况鱼乎?”

    “你这自来熟水平够次的”,余生严肃的脸忽然一笑,啃一口烤鱼。

    咀嚼后,他摇摇头,“白瞎两条鱼了。”

    几个人回过神,“合着你不生气呀”,叶子高说。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东荒王还在吃鱼呢。”余生又尝了尝,嫌弃的丢了。

    清姨见状,“你早说,害我花六百文,买两条鱼来解馋。”

    孕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忽然很想吃很想吃鱼。

    “六百文!”叶子高看着黑妞,“你居然只给我了三百文。”

    富难踢叶子高屁股一脚,“你怎么给我一百五十文?”

    “怎么到我手里就五十文了?”胡母远质问富难。

    “那什么,鱼我都搞来了,你就烤一烤,又不担风险。”富难说。

    他看着叶子高,“你可真够黑的,居然留下一半钱。”

    “能有黑妞黑?她留了三百文,还有一条鱼让她给啃了。”叶子高说。

    黑妞一笑,“我本来就黑,你又不是不知道。”

    “何况我这是罪魁祸首,担风险呢好不”,黑妞嘟囔一句。

    余生痛心疾首,对清姨说:“你看看,一**商,你还不如找我呢,我带你吃海鲜。”

    余生把镜子取出来,招呼外面的归尘香。

    “来了”,归尘香跑进来,不用余生吩咐,一把野花递给黑妞。

    黑妞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客栈有流言,说我喜欢你,我得澄清一下。”归尘香说。

    黑妞:“啊?”

    叶子高瞥余生一眼,“我知道流言从哪儿传出来的。”

    余生纳闷,归尘香这是想炖汤了?

    “这不是流言”,归尘香深情款款地说。

    这下轮到叶子高傻眼了。

    黑妞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那什么,你,我…”

    余生给叶子高一眼神,把归尘香拉过来,“喊你过来不是为这个,你来看看…”

    他把照海镜放在归尘香面前。

    “咱们找到那些背叛了东荒王的鱼或者水里妖怪,从镜子里把他们抓上来,烤了吃,为王上报仇”,余生说。

    归尘香双眼一亮,这是个法子。

    他忙靠过来,见余生滴一滴血在上面,心念转动之下,照海镜里出现了海洋。

    “说个地方”,余生对归尘香说:“最好烛阴不在的。”

    正如鲛人大姐头所言,镜子相当于一扇窗,自己看得见对面,对面也看得见自己。

    余生现在还不希望跟烛阴面对面。

    归尘香略一沉吟,“烛阴现在不在龙宫,便在仙山,只要不去这俩地方,碰见他的机会不大。”

    “去北溟的北海,那里是烛阴入侵的最开始,也是最先倒戈的地方,几乎大半海妖投靠了烛阴。”归尘香说。

    余生诧异,“为什么?”

    “因为北溟所有水族期望把鲲赶出北溟,鲲食量太大,它们遭不住。”

    “但因为从极之渊的存在,那里是最适合鲲的地方,所以王上只迁走了几条鲲,余下的还留在北溟了。”归尘香说。

    显然,水族对东荒王的举措并不满意。

    在烛阴答应杀光所有鲲后,他们纷纷响应,跟从了烛阴。

    “那还等什么,去北海!本少主要大开杀戒了!”

    余生在镜面上一划,冰冷,幽兰的海面出现在面前。

    等镜子里出现海里的生物后,余生不得不感叹,不愧是人类的禁忌之地,水产就是丰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