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青歌[重生]TXT下载->青歌[重生]-> 117.番外一 肖力×黎昀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青歌[重生] 117.番外一 肖力×黎昀

    117

    自从黎昀签约到星际娱乐, 肖力成为了他的经纪人后,他觉得自己就多了一个万能的保姆。

    比如现在

    肖力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 手上还端着几样早餐, 看见黎昀从楼上下来,笑了笑:“起床了?过来吃早餐, 一会要去公司做常规训练, 你的体能跟不上, 以后开演唱会会很辛苦的。”

    黎昀坐了下来,咬了一口包子, 好奇道:“你不用跟我哥的吗?你不也是他的私人助理吗?”

    “你哥?算了, 我还想多活几天, 我就去了一次他家,结果你哥迷糊地坐在沙发上, 还是段先生伺候他吃的早餐, 把人裹好了才抱到车上让我送他到公司。”肖力耸耸肩, “男人的占有欲很强的, 特别是遇到你哥这种, 百炼钢都化为绕指柔了。一般没事, 我就不去做电灯泡。”

    “那是哥夫对他好。”黎昀轻声道,“我哥在家为他做饭做菜,又处理家里的琐事, 毕业后也一直在他身边陪着, 当然要对我哥好点。”

    “对啊, 所以你哥每天都被哄得开开心心的, 乐的跟什么似的。你就整天板着脸,也不多笑几下,一点都不像兄弟。”肖力伸手去捏他的脸,“真瘦,以后让王嫂多给你做好吃的。”

    黎昀躲开了他的手,瞪了他一眼:“我不是小孩子。”

    “哦,不是小孩子?那是谁半夜发烧了抓住我不肯吃药,也不肯让我走的?”肖力揉了揉他的头,“行了,不逗你了,真的要多吃点,不然唱歌都没力气,很快就要准备专辑的事情了。”

    黎昀没应他,不过倒是很乖地把碗里的东西都吃完了。肖力满意地笑笑。

    自从黎昀着凉发烧之后,肖力也拿了他家的备用钥匙,每天王嫂没有来做早餐,肖力就自己过来做,有时候晚上要是太晚了,送黎昀回来之后,他干脆就在客房睡下,客房里也常备着他的衣物。

    又比如

    黎昀刚刚训练完,满头大汗地坐在椅子上,连手指都不想动一根,有一双手拿着毛巾给他轻轻擦汗,黎昀抬头,汗水湿了眼眶,还有些迷糊:“肖力?”

    “嗯,把汗擦擦,不然容易感冒。”肖力温声应了,把毛巾递给他,一边帮他按摩放松一边聊天,“是不是很辛苦?”

    “嗯,还好。”黎昀闭着眼睛浅浅呼吸,这段日子已经习惯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像哥说的,肖力无所不能,是万能保姆,也不知道这个人从哪里学来的。

    肖力给他按摩肩膀,闻言笑了笑:“刚开始看着你挺乖一孩子,还以为你会因为太辛苦哭鼻子。”

    黎昀浅浅勾唇:“我又不是小孩子,只有你觉得我会哭鼻子。”

    生活仍在继续,肖力的服务周到,跟着人跑上跑下,跑通告,做训练,录制单曲,专辑,给他打造形象,黎昀也慢慢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偶尔回家还可以拌拌嘴。

    只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肖力带黎昀去参加了一个酒会,让他多认识几个人,自己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黎昀就被灌了一杯加料的酒,还有一双嫌恶的咸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昀昀!”

    肖力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个蜷缩在包间沙发上的少年,心疼不已,一脚把少年旁边的男人踹开,自己走上前去抱人。

    “放……放开……别碰我……”药效已经发作,黎昀下意识地推开身上的人,原本清澈干净的嗓音带着哭腔,让人心疼不已。

    “昀昀别怕,是我,肖力,我们回家,没事了。”肖力轻声哄道,伸手过去给他轻轻拍背,等他安静下来了,把人抱起来,走出去的时候看了看旁边在痛呼的男人,“黄云晏,你等着!”

    黎昀虽然瘦,可是经过这几个月的锻炼,身上还是有肉的,又喝了催丨情的药,许是感觉到了身边的人偏凉的体温,不停地往肖力这里蹭。

    肖力好不容易才把人抱回家,刚进到客厅,黎昀就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热……呜……好热……肖力……好难受。”

    “真是,我又不是正人君子,昀昀,你再蹭,我就办了你。”肖力费力地把人抱进浴室,当初发现自己喜欢这个人的时候,他就想着什么时候把人办了,还没等他想好,他的人就差点被办了!

    特么那个黄云晏真不是东西,对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下这么重的药。

    浴室里,黎昀冷的瑟瑟发抖,泄过一次的身体还是难受得很,一个劲地往肖力身上靠,嘴里不停地喊着“难受”,俊秀的脸蛋又红又烫。

    “艹!黄云晏敢下这么烈的药,老子把人养了这么久,就怕伤到他了。”

    肖力原本想等这个人清醒再做的,至少不是乘人之危,现在也来不及了,他直接把人抱出来,放到床上脱了他的衣服,惩罚性地咬了一口他的耳垂,恶狠狠道:“昀昀,你自己送上门的。”

    “呜……难受……”

    这次黄云晏下的药太强,肖力帮他泄了好多次,黎昀还是不停往他身上蹭,直到最后已经泄不出什么,累晕过去。

    肖力重新把人抱到浴室,放了热水给两个人清洗,看着这具布满吻痕的身体,又看到红肿的那里,心里又心疼又想骂人,怪黄云晏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也怪自己没把人看好。

    被下了药,又折腾了一夜,黎昀毫不意外地发烧了,额头滚烫滚烫的,嘴里迷迷糊糊不知道说些什么。肖力心里担心,请了医生过来给他看,又打电话告诉青歌。

    青歌接了电话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自从他毕业以后,每天就是写写小说,或者看看书,到公司里陪段聿景上班。等到他男人有时间了,两个人就去或远或近的景点走走。

    青歌穿好衣服走下来,厨房里传来了声响,他直接走过去,扒着门框,声音还软软的:“景哥,今天吃什么早餐?”

    段聿景有些诧异,过来搂着人,伸手到他的额头上探了探,温声道:“宝贝,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是哪里不舒服吗?”

    又一年过去了,段聿景依旧没有变,反而更成熟了,更有魅力了,青歌依旧粘人,被养的健健康康。

    时间没有给他们的感情留下任何嫌隙,反而让两个人更加珍惜对方,珍惜这种生活,平日里也是经常待在一起,做喜欢的事,或者一起出去走走。

    青歌摇摇头:“我没事。刚才肖力给我打电话,黎昀昨晚被人下了药,今天高烧不退,我过去看看。”

    “什么人做的有说吗?”段聿景把粥盛出来,牵着人走到客厅。

    黎昀签约第一年就推出了第一张专辑,收到广泛好评,更因为他的外表,以及干净的嗓音,吸引了不少人的喜爱,更别说还有肖力在背后推波助澜了。可以说,黎昀的星途坦荡,遭人嫉妒是正常的。

    青歌浅浅摇头:“不知道,他没说,我一会儿问问。”

    青歌让段临把他送到黎昀这里,自己开门进去了,他是有这里的钥匙的,黎昀坚持给,他也就不矫情推辞了。

    自从肖力常住在这里以后,王嫂就偶尔过来打扫一下卫生,不需要做饭什么的了,所以此时房间里静悄悄的。肖力正在房间里守着黎昀,青歌轻轻敲了敲门就推门进来了。

    “肖力,黎昀现在怎么样了?”青歌坐到旁边,伸手到他的额头上,蹙眉道,“怎么还是这么烫?不是请医生看了吗?”

    “看了,也打了针,体温一直忽高忽低,刚给他喂了药,要是过一会儿还这样就送他去医院。”肖力握着黎昀的手,担忧地看着他。

    青歌看到肖力的动作,微微诧异,但没有说什么,却是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黎昀怎么会被下药的?平时你一直都在他身边,谁有那个本事?”

    “黄云晏那个混丨蛋!”肖力提起这个人咬牙切齿,把昨晚发生的事都跟他说了。

    “嗯,你要怎么做?”青歌温声道,“黎昀跟我虽然是同父异母,但这几年算是我看着他的,他是我的弟弟,我自然不会让人欺负了去。可是你要怎么做?”

    青歌还记得当初跟黎昀的戏言,说不管找男的找女的,只要对他好就行了。

    肖力对黎昀好,青歌看在眼里,可是那里面也因为是经纪人的关系,如今,两个人已经发生关系了,如果肖力依旧是把黎昀当作自己带的艺人,那就不合适了。

    如果肖力不打算为这件事做些什么,青歌也不会放心把黎昀交给他照顾。一个男人,只能依靠别人为自己的爱人出头,凭什么叫爱?

    “我自然要叫黄云晏付出代价!”肖力说道,“我刚才已经联系了相熟的人,把他这些年的黑丨料都挖出来,让他翻不了身。”

    “嗯,我等着看结果。”青歌浅浅笑着看他,却很认真,“我不会把黎昀交到一个懦弱不敢出头的人手上,所以肖哥,如果你要跟他在一起,我不会反对,前提是你有那个责任承担你们两个人的幸福。”

    肖力知道他是认真的,点点头:“我知道,我是真的想跟你弟过一辈子的,不会对不起他。”

    “哦,那你可以走了,聘礼就是我要听到黄云晏身败名裂的消息,当然,黎昀要什么,等他醒了跟你说,我先请思酩哥过来帮他看看。”

    肖力听到自己被赶了,嘴角抽了抽,但知道青歌很护短,说的是认真的,如果这件事不给个交代,人家作为兄长就不会放过他,所以肖力只叮嘱道:“厨房里有粥,也有汤,那一会如果昀昀醒过来,你跟我说一声。”

    青歌摆摆手,笑道:“知道了,再体贴也掩盖不了你把我弟上了的事实,最好快点处理完吧。”

    肖力走后,青歌打电话给霍思酩,请他抽空过来一趟,挂了电话后,伸手摸了摸黎昀的额头,心里叹气,再烧就要变成傻子了。

    霍思酩动作很快,过来之后仔细给黎昀检查了一遍,微微蹙眉:“昨晚那药太烈性了,得多休息几天。”

    青歌看着他在黎昀手上扎针,点了点头:“除了这个,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不会,按时喝药,这几天都卧床休息,还有,注意一下,做丨爱也不能太乱来啊,他还是第一次,又不像你习惯了。”霍思酩叮嘱道。

    “……你不说后面那句我们还是好朋友。”青歌鼓着腮帮子瞪他。

    “好了,一会就没事了,你留下来照顾他吧,我走了。”霍思酩笑道。

    正如霍思酩所料,他走了没多久,黎昀就醒了过来,青歌关了手机,浅声道:“黎昀,醒了?”

    “哥。”黎昀声音沙哑,眉头紧蹙,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又想起昨晚的事,心里懊恼,怎么就没控制住自己呢?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意思。

    青歌端了杯温水,把他扶起来,喂他喝了水,又把人放下去:“现在好点没?有没有很难受?”

    “没。”黎昀摇摇头,眼神在房间里寻找了一圈,没发现那个人,有些忐忑,“哥,肖力呢?”

    青歌温声道:“去帮你收拾黄云晏了。黎昀,你老实说,是真的喜欢肖力吗?如果不喜欢,就算发生了这种事,也不用勉强自己。”

    黎昀抬头看他,想了许久,认真点了点头:“哥,我喜欢的。”

    “那就好。”青歌浅浅笑了,“我去给你端粥,一会要喝药。”

    “嗯,谢谢哥。”黎昀轻声应了。

    肖力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久,人脉还是有的,把黄云晏的所有“光辉事迹”都抖到网上,又亲自去跟沈铭宇说了。

    于是一夜之间,黄云晏变成了过街老鼠,一无所有。

    等到肖力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黎昀正在喝青歌带来的早餐粥,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看。

    青歌晃了晃手机,微微笑道:“做的不错,剩下的你自己跟我弟说吧,我回去了。”

    青歌出去以后,肖力走到床边,把人拥进怀里:“昀昀没事了,还难受吗?”

    黎昀摇摇头:“你去做什么了?我哥说你有礼物送我。”

    肖力看着他的眼睛,笑道:“以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经纪人了,欺负你的我都会还回去。昀昀,跟我在一起好吗?”

    黎昀看着他,认真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