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TXT下载->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正文 第九十九章 得道高人(三更)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正文 第九十九章 得道高人(三更)

    容忌侧过头,看着弱水汘虚化成雨,喃喃自语,“后会有期。”

    天幕上的雾气退散,海怪被尽数降服,乖巧地趴在天兵脚边。

    西海上,李牧桑掌权,带着阴蚩尤族人没入海底。

    偌大的海面,除了浮尸残肢,只剩下还在负隅顽抗的嫦娥仙子。

    “束手就擒吧!”我冷冷地看着她,将冰凌剑架在她脖子上。

    “不!我不可能输,你们永远杀不死我!”附在嫦娥仙子身上的大师兄嘶吼着,再不复当初的儒雅斯文。

    她突然撕咬着自己的手臂,魔怔般自言自语,“等我把嫦娥吃了,我的功力就能更上一层楼,到那时,你们都将不是我的对手!”

    沉瑜肩上扛着一条粗壮的白色蟒蛇,从海底浮出。

    “这条蛇是在文曲星官练功房的屋顶发现的,如何处置,你们随意。”沉瑜说着,匕首已将蟒蛇砍成数十段。

    她将蟒蛇的残躯往海上随手一抛,“沉璧,大仇得报,安息吧!”

    蟒蛇被杀,嫦娥仙子颓然倒地。

    原来,弱水汘昨晚将头一直甩向大师兄练功房方向,是想提醒我屋顶上还有一条蟒蛇。

    如果那时候我耐心些,能发现这条蟒蛇,大师兄就不能任意附身到别人身上了吧。

    “歌儿,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容忌看出我的失落,轻声安慰着我,将我抱起,朝着九重天扶摇直上。

    大师兄豢养的所有傀儡白蛇均被斩杀,他再不能任意附身到其他人身上,只能寄居在嫦娥仙子体内,功力尽失,生不如死。

    我回头瞥了一眼嫦娥仙子,她不仅疯狂啃噬自己的身体,还将手插入腹中,掏出已经成型的幼孩,一口吞入,一边吃,一边哭。

    临了之际,大师兄终是后悔了吧。但他亲口吃掉亲生骨肉,我总觉十分恶心。

    西海岸,顾桓和离殇静静侯着。只等嫦娥仙子倒地死僵,再将嫦娥仙子和大师兄的尸体往回扛。

    我靠在容忌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稳睡去。

    不料,容忌突然陷入晕厥,尽管他并未松手,但我仍和他直直从云端坠落。

    “容忌,醒醒…”眼看他就要砸向地面,土地公乍然冒出,将我和容忌稳稳接住。

    “小仙见过太子,太子妃!”土地公和蔼笑着,满脸褶皱如绽开的菊花,也不算丑,只能说让人印象深刻。

    “多亏土地公施以援手,不然我和殿下怕是要摔成肉泥了!”

    我扶着昏迷不醒的容忌,一边向着土地公致谢,一边十分疑惑容忌为何会突然晕厥。

    土地公古道热肠,凑上前看了眼容忌,翻了翻容忌的眼皮,又摸了摸容忌的脉搏,“殿下这脉搏,虚弱无力,和村口老牛刚产下幼犊时的脉搏一样。小仙倒有一土方,可治殿下隐疾。”

    要是让容忌知道,土地公把他同母牛相提并论,他肯定耿耿于怀,将土地公直接变成母牛。

    可是眼下,容忌昏迷不醒,我也弄不清楚容忌的状况,只得将信将疑地将他交给土地公。

    土地公在空地上搭了个草棚,将容忌抬入草棚之中,引来十来头幼小牛犊,让它们舔舐着容忌。

    ……

    这算是什么土方!

    我满头黑线,赶走那群不怕死一味地舔着容忌脸颊的牛犊。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土地公又翻了翻容忌眼皮,见他纹丝不动,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村头的老牛奄奄一息时,被幼犊舔舐几口,就活过来了!”

    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和土地公浪费口舌了,扛起容忌步履维艰地走出草棚。

    容忌看起来并结实偏瘦,但扛在身上,才发觉他重如磐石,压得我喘不过气。

    土地公拄着拐杖,从身后小跑而来,气喘吁吁地绕到前头,十分热心地拽着我,往山里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容忌不是牛,你那些土方治不好他的。”我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他讪讪笑着,满是褶皱的脸再次如菊花般绽开,“深山里有一位得道高人,在此已经待了数百年,说是要救一位有缘人,小仙思忖着殿下怪疾缠身,极有可能是高人口中的有缘人。”

    虽然土地公看起来不太靠谱,但我还是决定跟上前碰碰运气。

    山路陡峭,土地公几乎是连滚带爬才将我带至山顶。

    看着眼前由藤条搭建的简陋小屋,我十分纳闷,高人为何要住这荒无人烟的深山之中。

    “有人在吗?”我轻轻扣响门扉

    “并无。”屋子里即刻传来回应。

    我心下腹诽着,屋子里头那位该不会和师父一样,为老不尊吧?

    清了清嗓子,我又敲了敲门,尖着嗓子装作十分激动地问道,“请问,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高人在吗?”

    “在在在!”

    果真,和我料想的一样!屋里头的得道高人和师父如出一辙,好面子好被吹捧。

    眨眼间,他已经开了门,噙着笑意靠在门边好奇地打量着我,

    我也十分好奇地打量着他。

    原以为他应该长得和师父差不多,不成想,他看起来比容忌也大不了多少。

    弯弯的眉眼,鹰钩的鼻梁,略宽的嘴,拆开来看,只能算是平平无奇。

    但只要他咧嘴一笑,周身就会散发着一股无法忽略的仙气。

    “高人?”

    我心下想着,他该不会是在六界招摇撞骗的散仙吧?不然一般的得道高人哪有这么年轻的!

    他一眼看穿我的心思,瞥了眼我肩上扛着的容忌,说道,“想必你肩上扛的就是仙界太子殿下了吧?”

    看来有几分本事。

    我点了点头,“正是。”

    “再让我好好看看你,我的小姑娘!”他眯着眼端详着我的脸,“百里项渊之女,模样俊俏,命犯桃花,命途多舛,前路荆棘遍布,生死未可知。”

    他一口气说完,颇为得意地拍着胸脯,询问道,“怎么样,现在知道老夫的厉害之处了?”

    我冷淬了一口,“呸!刚见面就说我命途多舛,生死未可知,还指望我夸你呢?”

    扛着容忌,果断调转了方向。

    他揪着容忌的衣袖,硬是不让我离去,“你不打算救他了?”

    我迟疑了片刻,转头问道,“你有法子救他?”

    他颔首,大手往他屋里一指,“将他放榻上去,过会儿就能不药而愈。”

    我照他的指示,将容忌放到榻上,自己也爬上了塌,窝着他的颈窝舒舒服服地躺下。

    “百里歌!你给我滚下塌!”他气恼地将我拎下床,骂骂咧咧着,“自我来到此处,已经数百年没碰过女子。你说,你在我面前和人卿卿我我,合适吗?”

    虽然他叫我百里歌也无错,若我随父君姓,我确实该叫百里歌。但之前从未我有人这样唤过我,我脑子还有些懵。

    他将我拉至一旁,为我斟了杯酒,“尝尝,我自己酿的。”

    我拿起藤条编的酒杯,浅尝辄止,“不错。”

    “我叫与天齐。”

    “哦,不认识。”

    我打着哈欠,只想着爬上卧榻好好睡上一觉。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曾与焚天之神齐名,是神界第一剑圣,也是神界第一美男子。”他回忆着往事,自我陶醉着。

    关于他的一切,我并没有什么兴趣。但一听到他也来自神界,我顿时来了几分精神,也许入他的梦境还能看到父君。

    他单手脱着下巴,自说自话,“那时候的神界,十分热闹,祥和一片。只可惜,神界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诅咒了,万神凋零。”

    “为什么神界会被诅咒?”对此,我深感疑惑。

    神界中,随随便便一个神,都有覆灭天下的实力,还有人敢诅咒他们?

    与天齐耐心解释着,“你想啊,神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如果没有力量能掣肘神,六界早就只剩下神界了。”

    我点了点头,遂又发问道,“那你也是因为神界的诅咒,而下落凡尘的么?”

    与天齐喝着酒,颇为得意地说着,“老夫可是神界第一剑圣,诅咒都奈何不了我。我是因为救心仪的姑娘,自愿脱离神籍的。”

    想不到,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他竟有这么痴情的一面。

    我开始对他心仪的姑娘产生些好奇,问道,“你心仪的姑娘现在在何处?”

    他更加得意地说道,“我钟意的姑娘很聪明,凭着实力已经成为神界至高无上的母神。”

    与天齐拽着我出了屋子,指着西边的霞光遍布的天幕说道,“每每黄昏,我都会站在这,看看晚霞。我猜,她也一定在神界深情凝望着我。”

    他的脸被霞光映照地通红,我看着他,又看看天,总觉得这一切全是他自作多情,斗姆元君如果爱他,又怎会不来找他?

    “与天齐,你跟我说说我父君,好吗?”

    他眯了眯眼,似是在努力回想着往事,“水神他就是个老好人,从不得罪人,也没见他与谁特别亲厚。他剑法了得,不过和我比起来,差了一大截,总爱拉着我比试,但每次都输得一败涂地。”

    他莫不是在开玩笑?父君心性淡然,哪有他说得这么糗!

    我趁他不备,手结蛛网,将他笼罩其中,偷偷潜入他的梦境,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