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综合其他->东晋北府一丘八TXT下载->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七百一十六章 唇枪舌剑不卑亢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七百一十六章 唇枪舌剑不卑亢

    桓振的眉头微微一皱,仍然是紧紧地盯着刘裕,似乎想从他的神色之中看出什么异常,而皇甫敷则半信半疑地看着刘裕,奇道:“你当真那天在京口?我怎么没有见到你这个胡人呢?”

    刘裕微微一笑:“当天的京口,人山人海,你看不清我们也是正常,当时我们在一个沿街的酒楼里与客人谈生意,正好与你们站的那个大槐树对应,所以,我当时一眼就看到你皇甫将军了,也是因为桓世子和当时他身边的两位姑娘实在是太与众不同,而你皇甫将军又是如此地雄武,想不吸引我的目光都难啊。”

    皇甫敷把铁戟往地上一插,摆了摆手:“罢了,我也不想核实这些事,就算一切如你所说,我们也不过是一面之缘,你是个商人,又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身份?”

    刘裕正色道:“在我的印象里,南人一向文弱,不过京口之行改变了我的看法,在京口,有那擂台上的刘裕,也有台下的皇甫将军,自然我会多多留意的,事后打听出桓世子的身份不难,而你和吴甫之吴护卫,哦,不,现在应该叫你们将军了,都是荆州地区的著名勇士,一问便知。再说,后来你们不是还去过北府军营嘛。”

    桓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胡虏,本来我们差点给你蒙骗过去了,结果你还是自己露了馅,你还说你不是奸细?来人哪,把他们给我围起来!拿下!”

    皇甫敷睁大了眼睛,摆了摆手,阻止了身边人的行动,看着桓振道:“振公子,你这是何意?哪里露馅了?”

    桓振冷笑道:“皇甫将军,你们后来去北府军营,是几个月后,北府军初建的事了,这个人既然自称是到京口做生意的,哪可能又是在京口遇到你们,又是几个月后去广陵的北府军营?就算他说的事情没错,也一定是个刺探情报的奸细!”

    皇甫敷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还是振公子心思缜密,我差点给这二贼骗过去了,来人,给我把他们拿下!”

    刘裕哈哈一笑,在刚才二人的对话中,他迅速地想到了应对之策,本来听桓振所言,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可是这一瞬间,他的心又放了下来,对着皇甫敷,平静地说道:“皇甫将军,我们是北方的商人,来一趟南方的大晋可不容易,千山万水只等闲啊,好不容易在江南进了一批货,然后准备倒卖回北方的时候,路过广陵时,却给拦下了,说是军事管制,要我们绕道而行,就在这时候,我们再一次地看到了桓世子,还有皇甫将军和吴将军你们一行,听州中的官吏说,你们是准备去北府军营,视察军队的操练情况的,我没说错吧。”

    桓振冷笑道:“好一张伶牙俐齿,真的是什么巧事都给你碰上了。”

    刘裕平静地摇了摇头:“是啊,这世上的巧事真的不少,你看,在这兵荒马乱的中原,我又跟皇甫将军见面了,只不过这回终于可以面对面地说上话。还有桓公子你,也是初次见面,我叫阿巴斯,这是我的朋友铁木真,向你们致敬。”

    他说着,以手按胸,向着皇甫敷一鞠躬,而慕容兰也跟着行礼,只是手一直抓着大弓不放。

    皇甫敷的眉头一直紧皱着,他没有回礼,看着刘裕,沉声道:“阿巴斯,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你是商人,那么,现在是兵荒马乱的时候,中原早成战地,难道你想跟我说,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做生意的?”

    刘裕叹了口气:“尊敬的皇甫将军,用你们中原汉人的话来说,这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本来我们以为秦军南征,我们可以沿路倒卖军需补给,甚至我们还从长安带了十几个妓女,给那些后卫部队提供营妓的乐子,可没有想到,秦军居然大败,我们的生意也没法做了。本来我们的商行设在彭城,里面还存了我们不少的本钱,结果给丁零贼人们抢了个精光,我们的手下,还有妓女们全都跑散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一路来此。”

    皇甫敷冷笑道:“是吗?可是我看你们两个的身形和功夫,可远远不是一般的商人啊,阿巴斯,你和你的这个叫铁木真的朋友,明明就是一流高手,怎么可能是普通商人呢?光是你们两个敢在这里面对我们几百铁骑的胆色,我就从没见过哪个商人敢这样!”

    刘裕笑着摇了摇头:“皇甫将军,你可要知道,我们这些商人,走南闯北,披星戴月,穿越草原,戈壁,会遇到无穷无尽的盗贼,马匪,就是自己雇佣的护卫,也可能会见财起意,在偏僻无人的地方谋害我们,不练几手防身的本事,怎么可能做这生意呢?至于这胆子嘛,嘿嘿,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足够的利益,就可以让我们连命都不要,你看,战乱之时,我们都敢做随军的生意,只不过运气不好,现在只能逃命而已,这与胆色的关系不大吧。”

    皇甫敷冷冷地说道:“那你们两个来到这被洗劫和屠杀过的荥阳,又是作什么?到了这里,这些火堆,还有这些护城河里的新土,总不会与你们无关吧。”

    刘裕看着皇甫敷,平静地说道:“皇甫将军,今天到目前为止,一直是你在质问我,问我们的身份,问我们的来历,问我们的底细。我们生意人呢,讲的是有来有往,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问你一个,不知可否见告呢?”

    桓振身边的一个军士厉声道:“大胆,哪里轮得到你来问我家将军话!快快从实招来,如有半字虚假,管教你…………”

    皇甫敷摆了摆手,制止了手下的发声,他看着刘裕,淡然道:“你们做生意,讲的应该是平等,可现在你觉得你我之间是平等的吗?你们二位的性命,就在我一念之间,咱们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

    刘裕微微一笑:“是么,皇甫将军,既然你这么确定自己稳操胜券,又何必跟我们费这么多唇舌,下令直接攻击我们便是,几百铁骑,还怕了我们两个人不成吗?要么答应回答我,要么就此开战,听公所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