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影视无限冒险之旅TXT下载->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第八十九章 夜袭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第八十九章 夜袭

    九叔从碗里挑出一粒糯米,糯米从燃烧的火苗的上导过,燃烧起火焰,落入了倒入鸡血的瓷碗中。把准备好的黑墨倒入碗内。

    燃烧着火焰的碗口,九叔用手指进行快速的搅拌,融合着三种不同的材料。

    碗里血红的一片,瞬间变成了全黑。

    接着,九叔把八卦令倒扣在碗口,随即将之反转,竖立起来。

    黑色的鸡血从八卦的下角缓缓流出,道在了墨斗线上。

    “师傅,弹在哪啊?”秋生问道。

    把准备好的墨斗的递给秋生:“弹在棺材上面。”

    秋生和文才开始配合起来在棺材表层弹上墨斗。

    “整副棺材都要弹上线啊!”面对两个一向粗心的徒弟,九叔提醒到。

    秋生,文才应了一声,继续给棺材弹上墨斗线。

    九叔拿出香开始准备起来。

    “人分好人坏人,尸分僵尸死尸。”九叔拿起一把香在红烛的火苗上点燃。

    “人不仅分好人坏人,还分男人女人。”文才插嘴道。

    “师傅说话,你插个什么嘴。”九叔瞪了文才一眼。

    “任老太爷的尸,就是快变成僵尸的尸。”九叔语气沉重的说道。

    “尸怎么会变成僵尸呢?”秋生问道。

    “人怎么会变成坏人呢?”文才再次问了一个没有智商的问题。

    “人变成坏人是因为他不争气。”九叔一边渡步一边说道:“尸变成僵尸是因为多了一口气。”

    “多了一口气是什么意思?”秋生不解道。

    “一个人在死之前,生气,憋气,闷气,到死了之后呢就会有一口气,聚在喉咙哪儿!”九叔感叹的说道。

    “那就是死了不断气。”弹墨斗线文才总算来了句正确的发言。

    “所以我说,做人要争气,人死了最要紧要断气,如果不断气就会害人害己。”秋生移动位置继续弹墨斗线。

    “让你弹就弹,别满嘴的怨气,弹好了就告诉我,千万别漏了。”说完,九叔出门去了。

    两人开始认真弹起了墨斗线,很快整副棺材的表层就都被弹上了黑色的墨斗线。

    “看看,那还没弹。”秋生收起了墨斗线,对文才说道。

    “还有啊!“

    “啊?”

    “这啊。”说着文才把手指沾上的墨血,弹到秋生的脸上,立刻朝院子里跑去。

    “臭小子,别跑。”秋生放下墨斗,追了出去,两人嬉笑着,跑出了院子。

    黑色的夜空里,静悄悄的,唯有棺材的底部,终究是遗忘了一处。

    棺材底,一片空白。

    ......

    明月高悬的深夜,静寂无声。

    摆放在义庄道房里的棺材,黑夜里,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动静。

    此时已经夜里三更,街道邻里,在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就连打更的,也很久没有听到声响。

    街道上,快速飞驰着一道黑色的身影,走街串巷,穿梭在夜幕之下。

    眨眼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义庄的围墙外,一道黑色的身影,紧贴着墙壁,全身隐藏在夜色之中。

    吃过晚饭,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他便已经打听好了义庄的位置。

    面对即将尸变的任老太爷,白天的时候吴启哲并没有做出任何建议,就跟完全不知道一样,任何一丝的异常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之所以如此表现,自然是因为他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他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改变任老爷变成僵尸的剧情,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消灭任老太爷。

    而任老太爷现在还没有完全尸变,正是他提前完成任务的最好时机。

    他并不是一个可以看着僵尸滥杀无辜的人,虽然小镇里的人和他不会有太多联系。

    当然更重要的是,虽然和任婷婷还有任老爷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却都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尤其是对任婷婷,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他不想看到善良美丽的任婷婷为此受到伤害。

    所以提前把僵尸的危害扼杀与无形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顺带还能提前完成他的任务,绝对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就是不知道事情会不会像他预料的那样顺利。

    警惕的看了下周围,明朗的月色下,看不到一个人影。

    吴启哲来到墙角的边沿,足尖轻轻踮起,猛的一跳,双臂已经闹闹的扣住的顶部的墙檐,不到三米的高度,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吴启哲双臂轻轻一按,整个人扶摇而上,曲着膝盖,蹲在墙檐之上,观察着静悄悄的院子。

    眼底,除了几只羊羔在院子里走动之外,再无它物。

    吴启哲弯曲着身形,在墙檐上快速的移动。

    唰...

    微微带起破空之声,吴启哲整个人已经翻转到了屋檐之上,落地无声。

    踩在屋檐之上,朝着前方慢慢走去。

    义庄停放棺材的地方,应该就在这下面。

    吴启哲轻轻掀开几片瓦片,低头往缺口处看去。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两道烛火在闪烁,只是下方并不是什么棺材,而是秋生和文才,两人正在呼呼大睡。

    秋生今晚并没有回姑妈家,估计是怕出现什么意外,可以及时应对。

    两人睡的无比香甜,并没有醒来的迹象。

    吴启哲把瓦片放回原处,脚步轻轻移动,朝着相反的方向移动了七八米。

    再次掀开瓦片。

    室内昏暗无光,却充满了蜡烛燃烧之后的气味,吴启哲低头看去,借着缺口处**去的月光,却是可以看到正下方一副黑色的棺材,棺材的布满黑色的网状交叉条纹,他知道这应该就是棺材上的墨斗线了。

    文才和秋生就睡在棺材隔壁房间,隔着一扇门,数米远的距离,只要不发出大的动静,应该不会被发现。

    吴启哲的视线锁定在了不远处的天窗,将手里的瓦片放了回去。

    缺口开的太小,在加上周围还有房梁,想进也进不去,倒是不远处的天窗,虽然不算大,但容纳一个人身形,应该是足够了。

    吴启哲用意念波将黑色的天窗震开。

    吱呀...

    吴启哲抓住天窗上老旧的玻璃边沿,一点点的将其从天窗口取下来。

    吴启哲先把双腿放到天窗口,慢慢缩下去,踩在横梁上,接着便纵身一跃,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水泥地面上。

    吴启哲落地的时候,把意念波依附在脚上作为缓冲,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新书期,请大家多多支持,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书评,求打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