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影视无限冒险之旅TXT下载->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第三百四十一章 灵主无尚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第三百四十一章 灵主无尚

    “启哲大哥,早啊。”燕凌姣走进客房,话音刚落,就看到房间里已经多出来了两个人,疑惑道:“这两位是?”

    “姐姐好,我是良又,这是我哥哥良垣。”良又跑到燕凌姣身边笑嘻嘻的说道。

    “启哲大哥,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燕凌姣看了吴启哲一眼,一早不见吴启哲来叫她,便去找店小二问清楚了吴启哲的房间,却没想到多了两个陌生人。

    “嗯,算是吧。”吴启哲点点头。

    “什么叫算是吧。”良又嘟嘴不满道:“启哲大哥,我们可都是御灵团的人,大家关系可好了。”

    “御灵团,是什么帮派吗?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燕凌姣看着吴启哲。

    吴启哲摊了摊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这些事情我们暂且不谈,启哲大哥你和我们去一趟居英山,到时候你的身份自然会水落石出。”良垣说道。

    燕凌姣站在吴启哲身旁,担心道:“什么御灵团居英山,听都没听说过,启哲大哥怎么能随你们去。”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认为呢,启哲大哥就好比是我们的家人,我们怎么可能害他呢,而且我们是带启哲大哥去见他的恩师,黑肱大师。”良又解释道。

    接着良垣又把吴启哲失去记忆的事情告诉了吴启哲。

    “这么说,启哲大哥是被灵徒重伤,从而失去记忆的。”燕凌姣看着吴启哲的目光多了几分忧心关切之情。

    “事实应该就是这样。”良垣点了点头。

    “启哲大哥,你如果坚持去居英山,到时候我要陪你一起去。”燕凌姣脱口而出道。

    良又古怪的看了眼燕凌姣,笑着说道:“启哲大哥,这位漂亮姐姐这么关心你,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哦。”

    “你...我和启哲大哥只是朋友。”燕凌姣脸红的辩解道

    “良又,我和轩姑娘清清白白的不许胡说。”吴启哲制止道。

    “不说就不说嘛。”良又瞪了吴启哲一眼,小嘴微撅道。

    吴启哲的解释,燕凌姣听来却没来由的泛起一阵酸意,怎么感觉好像要刻意和她撇清关系一样,虽然两人本来就只是朋友。

    “不知姑娘芳名。”良垣为了了错开妹妹刚刚话里带来的尴尬,抱拳问道。

    “我叫甲轩。”燕凌姣点头示意道。

    “性甲。”良垣陷入沉思,过不多时又开头道:“姑娘不会是虎啸堂堂主甲子直的女儿吧?”

    听到这里,燕凌姣不由脸色微变。

    看到燕凌姣的表情之后,良垣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还冲燕凌姣露出一个友善的笑意。

    吴启哲撇了良垣一眼,这良垣到也心思缜密。

    “哥哥,你说什么呢?”良又反应慢半拍的看着良垣。

    “即便整个中原甲姓也是非常罕见的姓氏。”开始分析起来的良垣在房间里慢慢渡起步子,继续道:“看姑娘衣着谈吐不像出自平常人家,在江湖中除了虎啸堂的甲子直,在下还没听说过有别的甲型大家族,这是其一。”

    “可这就能说明甲轩姐姐是甲子直的女儿吗?”良又不买账的问道。

    不去理会妹妹,良垣继续说道:“据我说知,甲子直身前与同福镖局的金同福还有龙吟庄主丁洪是至交,虎啸堂出事后,如果甲子直的后入得以幸免,定会去找金同福或丁洪寻求帮助,而姑娘里又在这古阳城中,古阳城正是金同福的地盘,我像事情不会如此巧合吧?这是其二。”

    燕凌姣小嘴微张,显然是被良垣丝丝入扣的分析惊了一下。

    “甲子酷爱兰花,江湖中尽人皆知,而姑娘你脖颈锁骨的位置不正是兰花,由次三条在下便可以猜出姑娘的身世了。”

    燕凌姣神色哀伤,显然是想到了虎啸堂上下两百多口被灭门的惨景。

    “哎呀,你一个大男人盯着女孩子的脖子看,好不要脸啊!”良又总是抓不住重点。

    “我又不是故意的,这不是要分析事情吗!”良垣大声道。

    “轩姑娘,这么说来你真的是虎啸堂堂主甲子直的女儿?”吴启哲明知故问道。

    “不错,家父便是甲子直。”燕凌姣说完又解释道:“启哲大哥,甲轩并非是刻意隐瞒,只是不想把你卷进这场风波。”

    “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你的事情不就是我的事情。”吴启哲正色道。

    “哎呀,启哲大哥还是那么急公好义。”良又夸道,看着一旁的良垣心中不平,他这做哥哥的反而时常被妹妹拆台。

    “轩姑娘,如果你不把我当外人的话,就跟我说下当时的情况,我看看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燕凌姣犹豫了下,出于对吴启哲的信任,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如此说来虎啸堂灭门案竟是那弓背大汉一人所为。”

    “他凶猛强悍无比,我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燕凌姣面色苍白。

    “两百多口全部被杀,那姑娘为何能安然无恙呢?”这才是最大的疑点。

    “当时我已经被吓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弓背大汉,全然不知所错,而后他突然向我冲过来,等我醒来那弓背大汉就已不知去向了。”现在回想起来,燕凌姣都还心有余悸。

    “他竟然没有杀你!唯独没有杀你!”良垣再次发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燕凌姣把自己当时看到一首血诗背了出来。

    “灵前风雨草木飘,主仆缘定奈何桥。无魂有怨十七载,尚飨恩仇一笔消。”整首诗再次从良垣口中念出,突然神色一变,肯定道:“这弓背大汉定是灵徒。”

    “什么?”燕凌姣全然不明白什么是灵徒。

    “灵徒又是灵徒。”良又摔着马尾辫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你懂个屁,这叫藏头诗,你把每句第一个字连起来念是什么?”良垣瞪了妹妹一眼。

    “灵主无尚。”良又总算反应过来。

    “这个灵徒在杀人现场都不忘膜拜自己的灵主,可见他已经被种下很深的灵愿了。”

    吴启哲并没有出声打断,他刚刚才说失去记忆,如果知道灵主灵徒的事情,反倒有些说不过去。

    (请大家多多支持,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求书评,谢谢大家,最新书友群:62208898,最后说句感言,订阅真的好可怜,来订阅正版真的就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