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历史军事->汉末霸途TXT下载->汉末霸途->正文 646.第646章 马寿成起兵讨董 肖恒之兵出司隶 下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汉末霸途正文 646.第646章 马寿成起兵讨董 肖恒之兵出司隶 下

    今天是陈宫第一次参加带有战略性的核心会议,肖毅对他的信任可见一斑,因此公台的态度是十分谨慎的,不过似他这般的智谋之士都有着极强的自信,加上肖毅向来鼓励畅所欲言他也就是直抒胸臆了。

    “公台之言是也,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主公,我等还当早定出兵之事方可。”戏志才第一个出言表示了支持,既然眼下劝说马腾已然无用,就该与之配合直取司隶,以眼下并州幽州二州的情况,加上袁曹皆是致力青州,公孙度亦为所迫,就算时机有差亦要借此从中争取机会。

    对着陈宫微微颔首,肖毅的目光已然转向了陈群,凡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就是战事之基。眼下别架张纮亲自下去考察各郡县官员详情,这三军后勤之责自然落在了陈群肩上,至于简雍则在幽州治政越来越为纯熟,肖毅已经舍不得调他回来了。

    “主公,以我晋阳目前府库足以负担主公十五万大军出征司隶,徭役方面群可调集四万民夫随军为全军后应,具体则按主公吩咐一日之内便有细则。”陈群此刻没有犹豫立刻答道,这些数字都是深刻在他脑海的,担任三军后勤重责,张昭简雍对他皆是全力支持,上月简宪和回来述职还特地与他深刻交流,教了陈群很多后勤方面的经验,令他大有收获。

    “敬方的陷阵军,仲甫的白马骑,儁乂的白虎骑,元伟的先登军,再加子平的飞燕军,有这马步军七万当足够使用。”肖毅微微颔首又是言道,此时他麾下已然有陷阵,先登,虎卫,飞燕,飞熊,飞虎,黑山,龙骧,燕云等九个步兵主力军,每军满编一万五千人,玄武白虎白马三大骑兵军团各万人,加上各地郡国,恒之手中实际掌握的兵力有二十万之数。

    戏志才与郭嘉闻言都无异议,倒是陈宫稍稍一愣,三个步兵主力军加上两个骑兵兵团,兵力是否还稍显不足?但很快也是了然微微点头,到了并州他才能深刻了解这支无敌雄师的战力何等坚强,主公一向推崇精兵之法,并州军这七万大军论战力绝不在寻常诸侯十五万之下!

    既然长于军略,肖毅自然要给陈宫了解并州军的机会,三四月来,驻扎并州的几大主力公台都走了个遍,亲眼见到了他们的日常训练,亲耳听见了士卒们的心声,不得不承认如此一支强军的确令他极为兴奋,对肖毅的百战百胜认识更深,统领如此军队不能不说是为将者的幸福。

    和大汉他处不同,并州军每个主力军都拥有自己的骑兵营,医疗营,工兵营,如今又加上了器械营,训练严格士气高昂让他们可以打出更多的战术组合。且除了那些已然名震天下的大将之外,军中中下层军官很多都受过南山武院的培训,战术素养非常之高。各军还有着与之相应的郡国兵,民夫队,在陈宫眼中并州郡国与民夫队换在别处都可以做主力了。

    “长文,你现在就可以准备了,告诉渡口,我军大军前来,必须要在一日之内尽数渡过黄河。”见三人皆无异议肖毅断然言道,战略得当战术对头七万精兵足以,不要忘了供给这些部队他至少还需要两万民夫,至于渡口此时早就在李落的主持下建成,一日夜渡过七万大军绝不困难。

    “诺!”陈群闻言起身立刻便去了,后勤之事最为繁复琐碎,他的确要抓紧时间细细为之,渡过七万大军不能单单靠渡船,如今的定县渡口已然成了并州军崭新的水军训练基地,器具所更是有着不少战船在彼。

    战船当然需要人开,渡口之处还有着一支一千五百人的常备军队,名为破浪营,内中多是来自南方的流民和一些北方沿河水性颇熟之人,领地安定富足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不少流民或无家可归之人前来谋求生计,肖毅对此几乎是来者不拒。在他眼中破浪营就是一颗种子,这一千五百人相当于水军教导营,他们会为自己带出一支过硬的水军部队。

    提起水军很多人都会想起周瑜,所谓伏路把关饶子敬,临江水战有周郎,另一个历史时空之中周公瑾的功成名就也和水军息息相关。不过今世肖毅要在现在就让公瑾担当水军统领就是乱弹琴了。后者的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当是肖毅今后最为依仗的帅才之一。当然水军还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在那之前肖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一统北方各州。

    “主公,嘉请先行一步前往洛阳,此处太守张济与嘉有旧,愿尽力为主公说之。”陈群走后不久,郭嘉便起身言道,他当年游学之时张济曾为河南尹,在其家中待了半月,前者对之颇善,其从子张绣亦是有故。

    “主公,张太守心有忠义之心,必不会有失,其从子张绣坐镇虎牢更是要地,倘若纵兵攻之损耗太重,若能拿下洛阳虎牢,则只需一军扼守便能拒兖州之敌,纵有风险也值得一冒。”见肖毅沉吟,郭嘉立刻就知道主公的顾虑,那是在意自己的安危,可如能不战屈人利益便会极大。

    “主公,奉孝之言可行,忠亦信他有此把握。”戏志才又再言道。

    肖毅闻言又再沉吟片刻,利益的确诱人,但倘若因此让郭嘉有损那是绝对不愿的,倘若奉孝要去就得万无一失!再看郭嘉的眼神充满坚定之意,肖毅方才言道:“奉孝若去,天耳必须全力安排,不可有一点闪失,洛阳如何,虎牢又如何?在毅心中终究及不上奉孝之重。”

    “主公放心,嘉必会安排妥当。”郭嘉一字一句的言道。

    这番场景看在陈宫眼中也极为感慨,很少会有似肖毅这般待下之人,不单单是郭嘉,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普通官员,普通士卒,平民百姓亦莫不如是,难怪并州军民官员皆为愿冠军侯效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