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历史军事->蜀汉的复兴TXT下载->蜀汉的复兴-> 第四五二章 一退和一进(二)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蜀汉的复兴 第四五二章 一退和一进(二)

    五十多年前曹丕篡汉的时候,为了和世家大族达成谅解。接受了陈群提出的九品中正制。由此,世家大族们获得了世代为官的保障,这才对曹丕篡汉表示了支持。

    后来司马昭为了篡魏,又拿出了五等爵制。这个制度不单单是改汉、魏单一的侯爵制为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而是通过这个制度,明确的把世家也划分了等级——顶级世家的权益得到进一步的保障。这些世家才愿意支持司马家篡魏。

    所以,司马家的统治基础比曹魏还要小:他靠的是各地顶级世家的支持,以及自己分镇各地的亲王在军事上的支撑。

    不管是蜀汉还是现在的季汉,不管是刘备、诸葛亮还是现在的关彝。其对世家的打压都是三国政权里最严酷的。所以,无论魏晋,抑或东吴,甚至蜀汉内部,其世家大族们都不爽这个政权。

    但是关彝执政后,在商业上给了世家们一条新的生发之路。世家们的态度有所转变。

    不过,只是有所转变而已。关彝的商业利益,打动的主要是被顶级世家们压制的次级世家:他们看到了通过努力把家族进一步发展提升的可能。

    而对于顶级世家们来说,我们这些世家在晋国都能保证世代为官。只要能做官,那钱什么的还不是随便都能弄到手?何苦要支持季汉取代晋国,然后我们苦哈哈的去拼命挣钱,还要努力培养家族子弟,并且和普通士子一起竞争呢?

    不过呢,看在你关某人能让我们赚钱的份上,我们不强烈反对你就是了。

    这些,便是晋吴的顶级世家们普遍的想法。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由于季汉在军事上取得了极大的优势。至少黄河以北的世家们,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爽,但终究是扭扭捏捏的向着季汉靠拢了——苟道将全军覆没便是明证。

    而司马家的统治基础是世家和亲王。这世家不稳,就意味着国家崩溃的即将来临。

    现在洛阳朝堂的诸人里,真正的精英分子们都看到了这一点。也深切的知道,要扭转这一点,晋国必须在军事上有所突破!

    “陛下!临晋侯说的好没道理!现在少傅还在绵上聚与关子丰的主力对峙。而羊叔子和卫伯玉前些时候也受命南下到了天井关。经过反复打探,我进奏曹已经查明,现在关子丰的并州军团主力一共是十五万。经过多番交战后,现在约莫是十二万多一些。这其中还有近两万骑兵远在西河。也就是说,现在我军是太原王、少傅的八万人加叔子、伯玉的两万人,共十万人与敌军十余万人对峙。而且我军还占据地利……我军打不出去,但关子丰凭这点人也打不过来。而潼关方向,汉军攻不下潼关,但据闻华阴的关卡也修筑得极为牢靠,很难进军。所以,要想扭转战局,只能从冀州这边想办法。至于临晋侯说的对方从上党郡冲下冀州平原?哼!对方的兵力有限不说,粮道转运的路途依然过长。怎么冲杀下来?”

    大司马石苞在去年已经病亡了,大将军陈骞不太愿意在这样的场合与杨骏起冲突。但是,裴秀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对杨骏的观点进行了强有力的反驳。

    裴秀是真的急了。于公来说,作为这个时代最聪明的人之一,他已经闻到了晋国倾覆的味道。这个国家,是他跟着司马懿父子一手一脚慢慢建立起来,可以说,他对这个国家的诞生出了极大的力气。这个国家如果如此迅速的灭亡,单从感情上他就接受不了。

    于私来说,闻喜裴氏在季汉是有分支的。若是季汉胜利的话,毫无疑问,闻喜裴氏的家主就得换一换。这对于裴秀及其子孙来说,其伤害会大到无法承受。

    所以,这时候与同僚保持基本面子上的关系,不要轻易撕破脸皮什么的,裴秀已经顾不得了。

    他顾不得,时刻被“夷灭三族”压得喘不过气的贾充更是顾不得了。在裴秀从军事上否定了杨骏的置疑后。贾充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站了出来:“陛下,臣弹劾临晋侯及其家人贪赃枉法,于国家危难之际,大肆侵吞国家资财。使得国家前线将士军用不足,由此造成我大晋本次开战以来,各项战事进展不力。”

    在这种军事会议的场合,一个大臣弹劾另一个大臣贪污?

    司马炎只是性格优柔寡断了一些,但他并不傻。他清楚的感受到:贾充、裴秀等人,或者说齐王党这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若是不稍稍的让他们发泄一下,估计这些人就要爆发了。

    “哎,车骑将军,你弹劾临晋侯,可有什么证据?”

    司马炎这话一开口,杨骏等人顿时面色清灰。

    晋国这个国家,官风之烂,从皇帝到百姓,没一个不知道的。可以说,谁TM屁股下面都是一堆屎。跟你计不计较这些事情,不是看你贪了多少,而是政治斗争的需要而已。

    现在,司马炎居然叫贾充自己拿证据。开什么玩笑?人家贾车骑主管的进奏曹,满编的时候人员不下万人。要拿证据出来,不是轻而易举的么?

    这就是放弃杨家的意思了啊。

    “臣多谢陛下。陛下,多的事情臣也不谈。就说两条,其一,武库亏空。现在,武库实际保有武器与账面上的数字比起来差距极大。初步估算,亏空的武器至少价值十亿钱以上。其二,许昌粮库起火案,已经查明是人为纵火。纵火人为杨正,系临晋侯家的家奴。该粮库账面存粮一百二十万石,据进奏曹仔细查看起火现场,粮库火灾发生地内,最多只有二十万石粮食被焚毁……”

    虽然已经做出了放弃杨家的决断,但是听到如此恐怖的数据。司马炎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杨文长,你要给朕,给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一个交待!”

    我能说什么?我的陛下诶,这大晋上上下下谁都不是在这样干吗?这时候你放逐了我,朝堂的平衡可就彻底没有了。如此,齐王党一手遮天,陛下,你真的睡得好觉?

    “传旨!”

    “喏!请陛下旨意。”

    “临晋侯杨骏,贪赃枉法,罪莫大焉。着削去爵位及官职,废为庶人。”

    “遵旨。”

    “拜大将军陈休渊为平蜀大都督,率领中军十万,即日出兵冀州。”

    “老臣遵旨。”

    “尚书台马上起草征召令,征发豫州兵三万入洛阳。”

    “臣裴秀领旨。”

    “太子少保杨琚,办事干练,教导太子有功。拜为尚书仆射。”

    “臣杨琚谢陛下。”

    “茂先,你再出使一趟东吴。直接跟那孙皓讲,今日若无朕,明日岂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