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TXT下载->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正文 第二十章:陪哥几个爽爽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首席总裁的高冷娇妻正文 第二十章:陪哥几个爽爽

    丁曼丽哭着跑出江家,在车内嚎啕大哭,她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线模特,也赢得了林晨风的青睐,林晨风从来不会无视她更不会用那么凶的语气和她说话。

    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林晨风一看到那个女人就拼命的维护那个女人。现在还要和那个女人结婚,我丁曼丽陪在林晨风身边已经5年了,凭什么便宜了这个小贱人,越想丁曼丽越不甘心。

    精心做的红色美甲硬生生被捏断,丁曼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小贱人,你怪不得我了。”丁曼丽平复了情绪擦干眼泪,补上刚刚被自己哭花的妆容。

    拨通了车上的蓝牙电话:“叫阿彪找几个人,有活了。”

    挂断电话后丁曼丽红唇微挑:“林晨风只能是我的囊中之物。”

    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阿强平稳的开着车,林晨风和白桑榆坐在车内默然无话。白桑榆扭头看车外的风景,林晨风闭目沉思,车上的氛围沉重压抑。

    “阿强,通知下去,取消丁曼丽一年的通告。”林晨风淡淡的甩出一句话,阿强愣了愣:“是,总裁。”

    林晨风转过身一只大手抚上白桑榆的脸庞:“还疼吗?”

    白桑榆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我没事,你去安慰她吧。”说完这句话后车里的气氛更奇怪了,听在林晨风耳里有几分酸酸的味道,听到白桑榆这么说林晨风这几天的怒意竟然少了几分。

    回到林家后林晨风让阿香送来消肿止痛的药水,白桑榆在梳妆台前拆开阿香今天费尽心思编的鱼骨辫。

    林晨风拿着药水坐在白桑榆身边,打开药水瓶盖用棉签沾了一些药水抬手就要帮白桑榆擦,白桑榆巧妙的躲开:“林先生,我自己来吧。”

    “我跟你说过,叫我晨风。”林晨风不管白桑榆乐不乐意,继续鼓捣着手里的棉签,白桑榆也懒得再躲。

    林晨风小心翼翼的将药酒均匀的涂抹在白桑榆的脸颊上,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仿佛把白桑榆的每一个毛孔都看穿了一般,两人的距离非常近,白桑榆能清晰问道林晨风沾染的香水味,感受到这个男人温热的呼气。

    白桑榆看着梳妆镜里林晨风那张帅气的脸,认真给自己上药的表情,每一个小心翼翼的动作,举止之间如同会动的春药,帅的让人春心泛滥。

    涂好后林晨风将药瓶收拾好:“好了。”白桑榆轻轻的点了点头:“谢谢。”

    两人各自沐浴更衣,相敬如宾。

    偌大的欧式大床两人躺下后均匀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一夜无话……

    清早,陪林爷爷林妈妈吃完早饭和,白桑榆跟在林晨风身后出了门:“晨风,我想出去一趟。”

    林晨风停下脚步看着白桑榆:“嗯?这么早去哪里。”白桑榆咧一个八颗牙的标准笑容:“我想去医院看看我妈妈。”

    “上车吧。”林晨风点头应允,白桑榆兴高采烈的上车后:“谢谢,晨风。”因为太过兴奋语气也轻快了许多,难得听到白桑榆如此欢快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林晨风心情也有点愉悦,淡淡笑着…

    白桑榆到医院大门处,想着很久没见妈妈了,想给妈妈买一束法国兰以前妈妈一直很喜欢法国兰,白桑榆走到医院附近的卖鲜花的小巷问了很多店家都没有法国兰,走到小巷子的最深处才买到几束紫色的法国兰。

    兴高采烈的往回走着,突然被一支强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嘴强行拖到旁边停着的金杯车里,车里有几个大汉,手臂上左青龙右白虎的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白桑榆挣扎着想逃来束缚自己的大双大手,可是怎么使劲都挣脱不开。张嘴就咬捏着自己手腕的大双大手,纹身大汉吃痛松开白桑榆。

    白桑榆努力去打开车门,车内的男人们都哈哈哈大笑起来:“小美人,别挣扎了。”一个络腮胡的大汉说道:“阿大开车去老地方。”

    另一个一头黄毛的混混一把抓住白桑榆的手:“今天我们哥几个会把你干得舒舒服服的…”

    阿大很快就把车开到废弃的厂房外面,黄毛一把将白桑榆拽下车,其他几个大汉从车上拎着几个黑布袋子在后面跟着。

    废弃的厂房里中间放着一张沙发,显然是有人刚搬过来的,黄毛一把将白桑榆丢到沙发上:“大哥,好久没碰过这么标志的女人了。”

    刚刚开车的阿大大笑道:“你急什么呀,等会,让你爽个够。”其它几个大汉都在摆弄着摄影器械和补光灯。

    白桑榆瞪着大眼睛看着黄毛:“你们为什么抓我。”黄毛俯身摸着白桑榆的长发道:“等会你爽得叫娘的时候就知道了。”听到黄毛说的话,白桑榆心跌到了谷底。

    阿大和其他几个大汉调好摄影机和布景后,纷纷脱去上衣露出壮实的身躯,身上乌漆嘛黑的纹身看得白桑榆一震心惊,如果自己今天被这群流氓混混碰了还不如死了算。

    黄毛起身朝一脸横肉的阿大道:“大哥你先上,上完了兄弟们再上。”阿大给黄毛扔了一个相机:“劳资爽的时候记得把这小美人的骚样拍下来,阿三你去录视频。”阿大身后的大汉打开摄影机的按钮。

    对阿大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阿大看着沙发上的白桑榆,一手摸着肚子一边坏笑道:“小美人,你逃不掉的安心陪我们哥几个玩玩儿吧。”

    白桑榆抱紧自己颤抖的身体:“你…你别过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碰我…”

    几个大汉哈哈大笑。阿大抓住白桑榆的手腕:“老子管你是谁,一会我们兄弟几个用不同的姿势满足你,上下左右,让你浑身上下都沾满我们兄弟的味道,保管你爽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阿大开始撕扯白桑榆的衣服还不忘吩咐身后的阿三:“老三,记得录下来,好交差”

    白桑榆不停的挣扎着反抗阿大的进攻,白桑榆一口咬住阿大的手腕,一直死咬着不放嘴,阿大吃痛难忍,反手给白桑榆一大耳光,接连着扇了白桑榆好几道耳刮子。

    阿大下手非常用力,白桑榆脸上印下几道红红的巴掌印,嘴角留着猩红的血迹。

    白桑榆分析着自己的处境,自己被抓来谁也不知道。就算此刻自己叫破喉咙也是没用的。

    看着拿着摄影机的阿三、黄毛和一脸凶相的阿大及他身后的几个混混。自己肯定逃不掉的。

    她白桑榆绝不能被人侮辱还留下这种肮脏的视频和照片,要是母亲知道了肯定是被活活气死,已故的父亲更是死不瞑目。

    白桑榆望着黄毛身后的柱子,眼眸一沉。既然逃不过,但我死得起。

    白桑榆使出浑身力气推开阿大,疾步朝那根混凝土钢筋的承重柱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