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都市小说->妙手偷香TXT下载->妙手偷香-> 第111章 紧急状态启动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妙手偷香 第111章 紧急状态启动

    一剑爆出,血线如长龙般蔓延,在这条血线上的十三个人,从第一个人的腿根,划向了最后一个的头盖。十三个人静止,血线爆裂,一个血球如珍珠一般,沿着剑脊,化成一道血色的闪电,将四周映得血红。

    头盔下,血红的眼睛,血红的脸,血红的特战服,让战神满身的杀气,如雷电般夺目四射,周围的人忽然变得呆滞,只听嚓嚓两剑,周围最后的二十多个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不远处,还躬身站着三个人,呈三角形死死地盯着战神,双手紧握着战刀,刀尖指地,这三个明显是武者。不到五十米,还有一群人黑压压地,站在最前面的刀光隐晦,手却插在口袋里,显然都握着枪。

    ……

    云子妃和孟依云进入龙溪河谷,沿着溪边的山道下行,快到龙溪别墅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拉着孟依云伏在路边。

    “孟姨,呆在这儿别动!”

    云子妃说罢,无声地进入丛林,沿着东边的小山梁飞奔而下,她停下来,不远的土凹里,正埋伏着一个狙击手,狙击方向是龙湖北路西口,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还用重狙瞄着这个方向,一切不言而喻。

    她没有任何犹豫,抬手朝着他的后背,就开了一枪,然后几个起伏,落到狙击手面前。狙击手双手用力,撑起身子靠在土堆上,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

    “没人能靠近五百米以内,你怎么做到的?”

    “这么说来,你就是血手门的血水了,血手门五大狙击手,血金自卫感知范围最大,是一千米。”

    “你是怎么做到的?”

    血水要不知道答案,肯定死不瞑目,云子妃的嘴角,忍不住向上弯了弯,血手门的人,总是很自负!

    “血木也死在我手里,他比你强。”

    “你是当世第一神偷,难怪!”

    血水说着,连着吐出几口血,粗重地喘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拿出一个绿色小球捏碎,一段加密电码就发了出去。这个绿色信号的作用,是将任务对象,列入整个血手门的禁忌名单。

    “这就对了,跟我的老大为敌,血手门就会在世界上消失。”

    “雇主不是东岛……”

    血水忍着剧痛,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这么不讲规矩,无外乎是想示好,并以此消除双方的仇恨。可这口气吸下去,再吐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是自主呼吸,而是身体慢慢僵硬产生的压力。

    她伸出手,从血水身上拿出一个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出去,那边接通,却一直不说话。三十秒钟之后,对方就挂断了,然后再拨过去,就已经变成空号,很显然,雇主非常谨慎。

    她又赶紧拨了几个电话,可都打不通,正准备拨打报警电话,忽然心里一动,如果这个电话有用,警方肯定早已响应。

    她拿出一块白绢,将手机擦了擦,才放进裙袋里。反身奔下山梁,带着孟依云回别墅,刚进门,墨小天扶住孟依云,一帮人赶忙围着她。

    “一号隧道东口坍塌,龙湖北路全线封路,外围都是警察和武警,调不到道路监控,枪声持续了个多小时。”

    “兰兰,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守在别墅!”

    云子妃一边说,一边从楼梯间跑到地下室,在墙上抓起一把车钥匙,上了一辆东风猛士。那辆车上,有全套野战装备,她插上钥匙一扭,车就冲了出去。

    ……

    战神的剑尖,对准中间的武者,迟迟没有发动。

    耳边突然一声枪响,战神动了,中间的武者本能地侧头,子弹穿过耳朵,眼中血光一闪,武者的战刀一扬,只听嗤的一声响,战刀断裂,同时断裂的,还有武者的脖子。

    虽然凤千羽一直没有开枪,但战神相信,到了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开枪,而且从她手部肌肉的变化,判断出了击发的那一瞬。

    削断武者的脖子,战神剑势北指,刷刷几剑,与右边的武者交上了手,战神左手改良沙鹰里的七发子弹,全部射向了左边的武者。

    凤千羽凭着直觉,就知道最大的威胁,在战神的后面。她开了一枪之后,见战神刀势北指,就赶忙从他脑后,将枪口指向南边的武者。几乎是与战神同时,她也开了三枪,在战神换弹匣的瞬间,南边武者的战刀,刺向战神的左肋。

    战神往北一让,一招剑劈华山,武者头一侧,血线划过右边头皮,大剑长出三寸。这是致命的三寸,武者的直觉,已经将计算做到了极致,这三寸,他再已不能腾挪,原本以轻伤,乘势换取致命一击的谋划,顿时以重伤告终。

    剑从右肩劈下,武者的整条右臂,连带一半的肩膀和战刀,就掉在地上,他惨叫一声,撒血往东而逃,战神的右肋,也出现一条又深又长的伤口。

    凤千羽神色如冰,泪光如雪,枪里的所有子弹,都射向了南边的武者。尽管左窜右跳,可武者在刺中战神的瞬间,右肩挨了她一枪,因此身形一滞,也让这一刀,并没有刺得太深。

    武者的身形因此变慢,所以她剩下的子弹射出,虽然大部分落空,可依然有几颗子弹,崩出几团血红的雾。

    当战神转向南边,面对那个受伤的武者,她将空枪砸向武者,本能地帮他按着伤口的手,就尽力下滑,一边用手臂压迫止血,一边伸进装止血带的口袋。止血带只剩三片,她一直不敢用,除非是致命伤。

    到了现在,她不可能再犹豫,取出止血带撕开,手忙脚乱地贴上去,可伤口太大,还有小半的伤口在冒着血。

    战神狠狠劈了几剑,脚下不由一滞,脑袋闪过片刻的晕眩,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他必须尽快把这个武者砍死。

    “圆瓶可以止血!”

    凤千羽立即就懂了,她伸进口袋,在六七个瓶子中找到圆瓶,揭开盖子就往伤口上倒。

    战神虎吼一声,飞身而起,向武者连出七式重剑。武者退了六步,第七步的时候,已经无力再避,脑袋被劈成两半。

    战神缓缓转过身子,对着西边无数的黑衣人,深深吸了口气,双手紧握血龙剑,迈动沉重的步子。凤千羽泪如雨下,他走路从来没有声音,这样的沉重脚步,无异于催命的战鼓。

    “羽儿,替我照顾我妈!”

    “你妈?”

    “袁姨就是我妈,她失忆了!”

    “我知道了,方哥哥!”

    凤千羽哭出声来,你说这些,无非就是要我活下去,可我哪里还有活下去的理由?袁姨…会有人照顾,黄泉路上,方哥哥…我陪着你。

    “放心吧方哥哥,我知道怎么做!”

    紧紧咬着嘴唇,她不想再哭,而是抬起头,看着前方黑压压的一群人,她的心里,再已没有恐惧。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战神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血龙剑杵在地上,可依然撑不住他的身子,似乎就要倒下,他忽然喷出一口血,又开始迈动脚步。

    “羽儿,我爱你,可我连你都保护不了!”

    我也爱你,你尽了最大的努力,无愧于战神的称号,不仅赢得了我的心,也让我生死相许。

    方哥哥,无论生死,我都陪着你!

    战神一声大吼,突然高举大剑,嘴里喷着血,开始奔跑,凤千羽把手雷拿到手里,将拉环扯住。

    只要冲进人群,我就引爆!

    黑衣人突然像水波一样,向两旁让开。

    路边停着一辆猛士越野,车灯开着。一个老人站在车边,面无表情,他的辫尾上,有一根头绳。这一瞬间,凤千羽似乎明白了什么,拉住绑着她的带子花扣,轻轻一用力,带子就散落在地。

    她左手小指扣住拉环,握紧手雷滑下他的背,将他的右手架到肩上,紧紧抱着他的腰,走向那辆车。

    老人一言不发,转身走进人群。

    她将战神扶上车,坐到驾驶位。车上插着钥匙,中控还有手机,她发动汽车,从黑衣人让出的路上,急速冲了出去。很快有三辆越野从人群中出来,在后面远远跟着,前方的三道路障,正在快速清理。

    清理路障的是警察和武警,很显然,他们放的是车,并没有看车里的人。凤千羽不想管这些,她一边看路,一边看手机屏幕。直到从龙湖西路向南,疾驰了两三公里,才出现手机信号,她单手驾车,输入一个号码拨出去。

    “医疗专家组,所有灵基研究员,以最快速度到达实验室。”

    她将车速加到最大,到南湖东路一个漂移,向东一路疾驰。到天慈大厦地下三层,她面对北墙开车一撞,隐藏机关启动,一条紧急通道开启,红外线在暗夜显得特别清晰。

    与此同时,后面尾随的三辆越野,在暗夜中离开。

    虹膜和全息扫描,在一秒内全部完成,实验室紧急状态启动,最高权限同时开启,她开车长驱直入,后面一重重大门无声关闭。

    驱车到达实验室核心区域,车头往东北一拐,进入艮位区域一个急刹。十多个医疗专家一拥而上,见凤千羽没事儿,他们赶忙将战神抬进急救室。

    这个时候,战神已经深度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