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11.足控男主想报社11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11.足控男主想报社11

    晚上江慕辰给邱笑上药,两人现在关系已经心知肚明,江慕辰握着邱笑白嫩的双腿更克制不住了。捏着邱笑的脚揉了又揉,捏了又捏,直捏得邱笑受不了的发出媚人的哼哼。

    江慕辰听到这勾引人的哼哼声,又变声为狼,扑上去吻邱笑的唇!

    日子一天天过去,江慕辰那5分却一直没能降下去。明明两人的关系跟男女朋友没什么区别了,甚至比一般的男女朋友更加甜蜜,但是这个分就是没降下去。邱笑都以为是不是系统探测出了问题。

    “系统,你说这怎么回事?这个分怎么一直降不下去,这任务还怎么完成啊?”邱笑气恼的扑到在床上。

    今天是周六,江慕辰因为爱上了给自己做饭,此时正在厨房里给邱笑捣鼓好吃的。

    系统过了会才回答:“据探测的消息,江慕辰是因为青春期的春梦里面出现了一双女人的脚,所以才会成为足控。”

    邱笑感兴趣的撑起头,“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怎么早不告诉我啊!”然后她歪着头看向天花板,眼神空茫,嘴里喃喃道:“青春期的梦啊,不会是第一次的春梦吧!”

    “就是第一次的春梦。”系统补充,

    邱笑憋不住噗呲一笑:“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因为第一次春梦里出现女人的脚,从此变成足控,甚至如果自己没出现,还会因为这个梦开始伤害无辜的女性?”她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这些事不是目标人物能控制的,报社的原因也会千奇百怪。宿主不应该去纠结报社原因的形成,而是想着怎么将目标人物报社分尽快降低,早点完成任务。”

    邱笑摇头,“你错了,系统,正是因为要搞清楚目标人物报社原因的形成,这样才能对症下药。根据这个原因,再去策略,我才能尽快完成任务。”

    “那宿主有没有想到如何将江慕辰的最后5分降下去。”系统问道。

    邱笑手撑累了,干脆躺倒在床上,一头披肩长发扑散在浅蓝色的被单上,透着一股静谧的美好。

    “以毒攻毒。”

    邱笑这边琢磨着如何以毒攻毒,江慕辰则沉浸在跟邱笑日常的小甜蜜中。尽管每天的亲密之后,自己都要去浴室冷静一下。

    不是不想顺从自己的身体,而是江慕辰觉得邱笑还太小了,哪怕她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甚至因为发育得过于成熟而让自己欲罢不能。但是才刚上大学呢,年龄都不满二十岁。自己都快三十了,每次跟邱笑在一起,令江慕辰沉溺其中的同时,又有种不真实感。

    他沉浸与现在跟邱笑的关系,他现在能如愿以偿的肆意把玩最开始就吸引自己的玉白小脚。但他不敢肆意亲吻上去,他害怕邱笑发现他的毛病。哪怕他现在对其他任何女人的脚都无动于衷了。

    不知不觉,整个寒假已经过去了,不过这座城市却从来没有被冷风侵袭过,每天的温度依然很高。而邱笑的房子也已经重新整理好了。

    “我真的要走了。”邱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对在身后搂着自己的人说道!

    “嗯~”江慕辰在邱笑背后胡乱的摇头。

    邱笑哭笑不得,挑明关系后的江慕辰简直粘人的可怕。现在自己房子既然装好了,作为“好女孩”自然不能赖在男人房子里,哪怕这是自己男朋友。

    所以邱笑在房子可以搬进去的那一天就跟江慕辰商量过了,自己搬回去住,老是住在江慕辰这不好。反正是对门,所以两人还是能经常见面的。

    江慕辰答应得好好的,但是当邱笑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出来准备回去的时候,这人就拖在后面不让邱笑走了。

    好说歹说半天,邱笑才以自己饿了,让江慕辰去做饭这个理由将他支开,然后火速回到自己家,反锁。

    照理说两人住在一起更好刷报社分,但是报社分陷入了瓶颈期,自己马上就开学了。邱笑捉摸着得好好思考下如何以毒攻毒。

    回到学校的邱笑依然没什么朋友,因为她明白等自己毕业,就会在这些人记忆里消失,所以也没必要去发展友谊之类的关系。

    唯一有点熟悉的,还是被自己坑了的李胜武,现在见到自己就开始躲着,估计是怕了。

    邱笑无辜,自己其实也没做什么啊,不过是用甜头吊着他,然后小小的阴了一把人而已。怎么现在看到自己跟看到洪水猛兽一样。

    年轻人啊,可真是不经逗。

    这天,邱笑下课的时候接到江慕辰电话,“笑笑,我待会有个聚餐,今天你自己吃饭了啊!”电话里的江慕辰声音温柔,任谁听都知道是跟喜欢的人说话。

    邱笑一手拿着书,一手举着电话,眉眼带笑,“好的啊,你别喝酒,太臭了。”

    “好,我不在,你要乖乖吃饭!”听到女朋友的叮嘱,江慕辰痛快的答应,反正自己也不喜欢喝酒,“就在小区边上的永味吃知道吗?他家干净,你别自己做。”

    上次邱笑拿着刀挥来挥去的场景还停留在江慕辰的脑海里,从那以后他就禁止邱笑进厨房了。

    邱笑一路往家里走去,笑得眼睛弯弯的,嘴里不停的“恩恩”,最后实在受不了江慕辰的啰嗦,不耐烦的说道:“知道了,我要到家了,晚上等你回来,拜拜!”

    听到耳边的嘟嘟声,江慕辰愣了一下又笑起来,居然还敢嫌弃自己烦了。

    然后又拨通一个电话,“袁礼,晚上哪里?”

    ……

    要不是袁礼说,兄弟们很久没聚会了,江慕辰可不愿意出来,有这时间还不如给笑笑做点好吃的呢!

    江慕辰到的时候,几个好友都已经到了,他一进门,袁礼就举着手里的酒杯喊道:“哎哟,咱们江大帅哥来了,最近是不是沉浸温柔乡不舍得出来啦,要不是我这三催四请,估计都见不着您老人家,不行不行,你这太不把我们兄弟情放心上了,先自罚三杯。”

    噼里啪啦一大堆,江慕辰面无表情的听完。

    袁礼跟江慕辰几十年好友,还能不知道江慕辰什么性格,他可不怕江慕辰的冷脸,招呼其他人赶紧倒三杯酒,“满上满上。”

    然后端着一杯走到江慕辰面前,“来,先走一杯,你说说你都多久见过我了你都不想我的吗?”

    江慕辰被他恶心到了,将酒接过来,这架势不喝是不行了,这招都放出来了,“行,三杯是吧。”然后举起酒杯一口闷了。

    结结实实喝了三杯,江慕辰没多大反应,虽然他不爱喝酒,但是不代表不会喝酒。

    后面其他人也没为难他,本来就是兄弟间的聚会,全当放松了,没必要非得喝多少酒啥的。

    袁礼倒是喝得多,他玩得开也喝得开,又没人管着,算是敞开了喝,结果喝高了嚷嚷着要上厕所,江慕辰叹息着起身,扶着袁礼将他送到卫生间。然后自己在外面等着。

    李胜武今天也是跟家里的表哥一块出来聚聚,他家虽然有钱,但是给的生活费也不算高。上学期充面子请客,结果压箱底的钱都花了。最后自己想泡姑娘还没泡上。

    能考上全国知名大学的人可不是蠢人,李胜武后面琢磨着,这事不对,当天邱笑虽然在语言上勾搭了自己,但是从头到尾都没让自己碰,当时自己还傻乎乎的当情趣了。

    邱笑要是真想跟自己发生点啥,一路上路过的空包厢不钻进去,楼上就是酒店也不去,非得卡在人家包厢门口玩?脑子被门夹了还差不多。

    后来李胜武想想脑子被门夹的应该是自己吧,那么多疑点居然还跟个傻子似的,还真是越好看的女人越不能相信。

    原本李胜武还有点想不明白邱笑为什么这么做,不过当他看到在卫生间门口江慕辰时他明白了,为什么邱笑好巧不巧的装成自己在强迫她的样子,估计就是为了当时的俩男的。

    想明白的李胜武心里一阵气恼,气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当垫脚石了。他可不管邱笑是为了哪个男的,但是有一个人在就行。反正俩是认识的,既然邱笑耍了自己一把,就别怪自己了。

    “你好!”李胜武走到江慕辰面前。

    江慕辰抬头看了眼,没想起来是谁。

    李胜武看他淡漠的反应,就知道这人应该不认识自己,也难怪,当时灯光昏暗,没看清很正常。

    “你还记不记得几个月前在乾醉楼碰到一个女的被人”李胜武说到这停顿了下,有些难以启齿,“被人占便宜。”

    江慕辰当然记得,当时邱笑那么委屈的样子自己还记得呢,现在江慕辰想起来,都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揍那个男的一顿,居然敢欺负自己女朋友。

    现在这个人能知道当时的事,那应该就是当时欺负邱笑的小屁孩,想到这,江慕辰眼神陡然锐利,声音冷磁,“你是那个男的?”

    李胜武心里一个激灵,差点顶不住江慕辰的眼神想跑,但是为了揭开邱笑这个心机女人的真面目,李胜武还是还是站住了,“是的,但是当时事情并不是那样。”

    江慕辰冷哼,“你当时可都承认了。”

    李胜武辩解,“我当时是因为害怕跟你们打架,所以不得不承认,但是我现在是来向你说明实情的,你可不要被那个女的骗了。”他怕江慕辰不愿意听,于是接着说道,“我跟那个女的是同学,我承认我喜欢她,想泡她。但是要不是她主动勾搭我,我也不会在那个位置去动她。那太光明正大了,走廊上人都来来往往的。”

    江慕辰脸色难看,“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李胜武脸都憋红了,大声说道:“那个位置距离我们当时的包厢隔了好几个走廊,难不成还是我胁迫她到那里的,她有嘴有脚,就算我胁迫她,她还不会求救了。怎么会那么巧的在你们路过的时候就说出那样让人怀疑的话。”

    江慕辰脸色越发难看,不愿意相信李胜武说的,“这中间的事情,我又没全程看到,所以又凭什么相信你说的?”

    “没想让你相信,我只是后面想了想这件事,我估计她就是冲着你们谁去的,不然不会那么巧,本来我们就是同班同学,总不可能是因为我想泡她,就故意让我出丑吧。”说完这些,李胜失望的垂下头,算了,信不信自己也管不了,以后碰到邱笑那女人还是躲远点,“得了,你不愿意相信就算了,反正我也就是证明一下我的清白。”

    江慕辰没说话,眼睛看向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仅凭这个人的几句话就去怀疑自己女朋友?当然不可能,毕竟自己有眼睛,什么情况自己都能看到。但是,不可否认,李胜武说的话又像刺一样扎进心里。

    等袁礼出来,他扶着他回去,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气闷的喝了几杯酒。再想喝的时候,又收回,笑笑下午还说让自己不要喝酒呢,结果自己还是喝了这么多。

    也不知是那几杯酒下肚还是李胜武的话,他现在迫切的想见到邱笑。于是他走到袁礼身边,“袁礼,我先走了。”

    袁礼早就晕了,眼神茫然的看着江慕辰,一听他要走,嘴里嚷道:“走?走、走!”

    江慕辰也不管他,叮嘱其他人到时候将他送回去,就出门回去了。

    他现在迫切的想见到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