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26.药剂师男主想报社1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26.药剂师男主想报社1

    “系统,这次的任务值完成了多少?”邱笑向黑暗的虚空问道。

    “宿主这次的任务完成了10点。”

    “这么高啊?”邱笑有点吃惊,这个数出乎她的预料。

    “因为宿主最后大义凛然的去救了溺水的孩子,虽然并不是你救起来的,并且你自己差点淹死。所以这是奖励分加上安抚分一起的。”系统解释道。

    邱笑若有所思的点头:“那岂不是我在任务里救人都能加分?扶老人家过马路算吗?”

    系统表示不想理这个女人了,但是它还是斟酌着开了口:“这个看系统判定。”

    邱笑翻了白眼,“戚,得了得了,别跟我逼你似的?不就是给多少分还是由你们决定吗?”

    明白了套路的邱笑决定还是先去完成任务吧。“算了,咱们直接去完成任务吧,告诉我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宿主即将要做的任务是c级任务,本次目标人物是一个药剂师,致力于开发出能激发人类潜能的药剂,按照原本世界的发展,他的实验都是在人类身上做实验的,在他的实验中死亡的人数超过千人。”

    邱笑越听眉头做得越紧,她问道,“怎么会这么不人道啊?居然直接在人类身上做实验。”

    “由于本次目标人物是为了研究出激发人类潜能的药剂,对社会有益。但是由于参与试验的死亡的人数过大,所以本次目标人物的报社分经过综合判定为800分。并且宿主的任务除了降低目标人物的报社分之外,还要解救那些被试验的人员。”系统解释道。

    邱笑眼睛一转,问:“那么我这次是以什么身份出现?”

    “宿主将以试验人员的身份出现。”

    邱笑一脸惊恐,赶紧说道:“那我岂不是很危险?我要是被注射药剂就挂了,还做什么任务?”

    系统迟疑了下,这确实是个问题,而且本次任务其实有很大的矛盾,目标人物如果不是因为研究的是对人类有益的药剂,并且成功了,那么报社分应该达到a、b等级的。

    显然邱笑注意到报社分经“综合判定”这句话,所以她猜测是否本次任务本来等级不止c级,但由于目标人物研究出对人类有益的药剂,其实是降低了报社分。

    邱笑小脑袋瓜子一转,又想到了系统说过a、b等级可领取福利。自己这次的身份可是被试验的人员,再加上还得解救其他人。为了提高任务完成性,她决定抓着这个空子,为自己将a、b等级的福利谋取过来。

    “所以,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我可不可以申请领取任务福利?”邱笑笑得像只狐狸一样在,担心系统拒绝,她又说道:“毕竟,这次的目标人物报社分是经过综……合……判……定的。”

    良久,系统都没回答,邱笑在黑暗的虚空中也不着急,玩手玩得挺开心的。

    “好的,请问宿主需要什么福利?”果然系统经过考虑,答应了邱笑的要求。

    邱笑眼睛一眯,笑得满足,然后贼贼的说道:“我需要血液带净化功能。”相信神通广大的系统是完全可以满足邱笑这一点小小要求的,毕竟第一个任务里连脚都能变得那么好看。

    “好的。”这次系统没有犹豫,爽快的答应了。“宿主准备好了吗?我们即将进入新的世界。”

    ……

    再次醒来的邱笑发现在是躺在一辆车的后备箱里的,边上还有两个跟自己一样被捆住手脚的人,后备箱实在是太小了,三个人缩在里面,头挨头,脚碰脚,着实难受。

    邱笑试探着的想解开自己被捆住的手,发现绑得太死,完全解不开,而另外两个人还晕着,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系统,现在什么情况?”邱笑在心里问道。

    “正在前往目标人物所在的研究院。”系统迅速回答。

    邱笑挪了挪自己被卡得死紧的身体,皱着眉头接着问:“所以,其实那些注射药的试验人员,其实都是像我这样被捆来的,根本不是自愿的?”那这样就太可恶了。

    邱笑原本想的是,这些参与试验的人员应该是自愿的,只不过是不知道实验会造成他们死亡而已,但是现在情况却不是这样,自己这三个被绑成这样扔在后备箱,怎么可能是自愿的,根本就是被掳来的。

    “是的。”

    邱笑冷冷一笑,对这次的目标人物充满了厌恶,“目标人物应该是知道自己的药剂失败会造成的后果,却依然用人类来做试验品,那么多人因为他的药剂死亡。如果说一个对社会有益的药剂需要那么多人的死亡才能研究出来,还不如让人类一直平凡下去。”

    邱笑想到就因为一个破药剂让那么无辜的人死亡,就更气的挣扎着想解开被捆住的双手。

    由于邱笑的动作有点大,所以另外两个昏迷的女孩子也慢慢醒过来了。

    “嗯……,我这是在哪?”其中一个女孩子在睁开眼睛后,愣愣的看着一片漆黑的地方。

    邱笑眼睛其实也看不太清楚,但是因为醒得早,所以她现在适应了这个漆黑的环境,能隐约看得见一点东西。

    这具身体依然叫邱笑,是一个刚刚参与工作的小白领,而这个醒过来的女生是她的同事,叫白蒙蒙,两人原本是今天约好了逛街,由于想偷懒,所以决定从小道里绕路到商场,结果被人从身后敲昏绑走了。也是倒霉。

    “蒙蒙?”邱笑喊道。

    察觉到不对的白蒙蒙听到熟悉的声音,已经哽咽的喉咙噎住,她惊喜道:“邱笑,是你吗?”

    邱笑抬起脚碰了碰她的脚,示意是自己,“是我。”

    白蒙蒙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邱笑,邱笑,我们这是在哪啊?”

    白蒙蒙哭得太伤心了,但是邱笑现在也是一样跟她被抓来的,没法告诉她真实情况,只能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估计是绑架。”

    白蒙蒙吓得一抽,“绑架?绑架我们干嘛呀?”白蒙蒙一直觉得绑架这种事都是跟有钱人有关的,自己跟邱笑就是个普通公司职员,绑他们两人干嘛啊?

    但是现在感觉到自己似乎处于移动的工具内,跟车子一样,再加上这里面压抑的环境,这应该就是车的后备箱吗?

    被吓到的白蒙蒙又开始哭起来,“邱笑,哇……邱笑,怎么办啊?”

    邱笑被哭得脑仁发疼,在加上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但是已经醒过来的姑娘听到了邱笑说的的绑架,经过一番脑补也跟着哭起来。

    哭得正欢的白蒙蒙突然听到自己耳边也有“呜呜”哭声,压根就不是邱笑声音,本来就看不清什么的白蒙蒙一扑腾直接往邱笑这个方向扑来,等觉得自己靠近了邱笑,她也不哭了,睁大了眼睛对着另一边喝道,“你……你什么人?”

    邱笑要是手没被绑住,肯定会忍不住用手揉揉跳动的眉头,她偏头对白蒙蒙的方向说道:“应该是跟我们一起被绑过来了的,是吧?”邱笑朝那边问道。

    呜呜的哭声慢慢停下来,一个轻柔的女声抽噎着回答,“是……是的!”

    经过这么一打岔,几人都冷静下来了,邱笑没忘记系统说的拯救这些被实验的人,既然这些人都是这种情况被抓来的,那自己就更应该救救了。

    邱笑想了想,前世看过一个帖子就是女生如果被绑在后备箱有什么方法自救,里面有说猛踹车灯方向,就可以踹出一个洞向路过的车辆求救。邱笑决定试试,如果能逃出去,大家就一起逃出去,先救出两个人,自己再伺机潜入研究院。

    她对黑暗中的两人说道,“咱们挪挪位置,我现在试试踹不踹得开。”

    另外两个人一听邱笑要踹开,哪有不配合的道理,几个女生在狭小的空间挪啊挪,变成邱笑对着后背箱开的方向,几人也累出了一声汗。

    尽管手脚都被绑住了,但是邱笑还是调整了一下,侧躺成虾米状,在另外两个女生啥也看不见的期待中,双腿猛地一踹。

    没有反应。

    邱笑并不气馁,又重新弓起来,继续踹一下。连续几次之后,车灯方向总算咔嚓一下,露出微许亮光!

    “开了开了。”白蒙蒙惊喜欢呼。

    邱笑心中一喜,又往那踹了一脚,被踹开的洞完整的露了出来。

    外面的亮光透过这个洞照进来,将里面的环境照得一清二楚,但是外面却不是邱笑想的那样有车辆路过的声音,生出不好预感的邱笑挪过去,透过踹开的洞往外看。

    放眼望去一片片荒芜的杂草地飞快的倒退,而这辆车就飞驰在杂草中间的石子小路上,路面狭小,只容得下一辆车经过,别说看到其他车了,连人都见不到一个,压根别想求救。

    邱笑失望的回头,看着白蒙蒙和那个女生满含期待的看着自己,她摇了摇头。

    白蒙蒙满含期待的眼神黯淡下来,邱笑借着洞口透进来的光,清楚的看到她的眼框微微泛红。

    另一个女生一反之前柔弱的姿态,她不可置信的扑过来撞开邱笑,然后努力挤过来凑到那个打开的口子往外看去。

    邱笑被撞倒边上,并不是很在意,这种时候,发现没有希望才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

    从醒过来就没停下的白蒙蒙又忍不住小声抽泣,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脸颊一颗颗往下流,很快就浸湿了浅蓝色上衣,让浅蓝变成了深蓝。手在身后被绑着,连眼泪都没法擦一下。

    另一个女生被白蒙蒙的被外面的场景打击到,也开始哭了起来。

    一时间,狭小的后背箱充满了女生们对未来的恐惧、不安、与绝望。

    邱笑静静的靠着边上,询问系统:“系统,距离研究所还有多远?”

    “还有15分钟就到了,哪怕你现在找到方法从后背箱出去,也没法从这个地方跑出去,就在刚刚,这辆车进入了研究院的监控范围。”

    邱笑确实有继续做些什么的想法,听到系统这么说,就果断打消了。现在只有进入研究院,再随机应变了。

    “邱……邱笑。”

    听到白蒙蒙喊自己,邱笑回过神看向她。

    哭过一顿之后的白蒙蒙眼睛肿得像桃子,她睁着红肿的眼睛看着邱笑。

    “你说我们还能逃出去吗?”她问。

    邱笑眼神坚定,“一定可以的,”

    15分钟后,车果然停了下来,白蒙蒙和张婷,也就是另一个姑娘,瑟缩着后退躲到了邱笑边上。可能是从头到尾邱笑都很冷静,让这两个姑娘莫名有安全感。

    “哟,大哥,这里面几个娘们还给咱车踹了个洞呢?哈哈哈哈。”一个有点猥琐的声音隔着后背箱,在外面响起。

    邱笑心往下一沉,从这个这满不在乎的语气里,她听出了他们很可能是惯犯。这个研究院居然在跟这些人合作?呵。

    “邱笑,我害怕。”白蒙蒙靠着邱笑靠得更紧了,连声音都开始打颤。另一侧的张婷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用她微微发抖的身体告诉邱笑,她也很害怕。

    从上辈子到现在,邱笑也从未经历过这些。她不害怕是因为,她有系统,任务没完成还可以重来,所以她有底气。

    但是白蒙蒙和张婷不是,她们是真实生活的人,第一次碰到绑架,并且前路未知,害怕是理所应当的。

    邱笑抿了抿唇,坚定的看着一点点被拉开的后背箱,轻声说道:“别怕,我在。”

    因为之前踹开了一个口子,虽然透进来的亮光并不多,但好歹不是出于全黑暗的环境里。所以后备箱拉开后,大亮光也只是让三人稍微不适的眯了下眼睛,很快就看清了打开后背箱的是什么人。

    “哟,哭了啊?”说话的就是开后备箱的人,个子只有一米七不到,很瘦,皮包骨的瘦,穿着一件宽大印着狰狞骷髅头的t恤,牛仔裤穿得松松垮垮的。

    他瘦得两颊深凹,眉骨突出,眼神阴郁,笑得极其漫不经心及讽刺,他在嘲笑她们三个。

    白蒙蒙和张婷又往邱笑身后躲了一下,邱笑被迫往前挪了点。

    见她们三人不说话,这个瘦得不正常的男人也不在意,眼睛轻佻的在邱笑脸上扫了一眼,吹了声口哨,然后侧头对着车头方向喊道:“大哥,这里面居然有个特别好看的。”

    邱笑并不知道这具身体长什么样,但是看这个瘦子的反应,也知道不差的,她冷着一张脸,在这个任务里,长得好有好处,但太引人注目了。长得平凡反倒可能更方便行事。

    “瘦猴,赶紧把她们弄下来。”那个被唤作‘大哥’并没被瘦子所说的特别好看吸引到,他毫无兴趣的让瘦子把今天送来的三个人弄下来。

    没被搭理的瘦子有些悻悻然,他盯着缩在后备箱里跟小鸡仔一样的邱笑几人,露出一个充满的恶意的笑。

    “来来来,妹子们,猴爷爷今天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然后伸手拉着邱笑的领子,用一种不符合他身材的力气,一把就将邱笑从后备箱拽出来,扔到地上。

    从来没被这么对待过的邱笑,忍着摔在地上的疼痛,晕头转向的挪着身子坐起来,而不是难看的倒在地上。

    等她回神,白蒙蒙和张婷已经被拖出来扔在她身边了。

    白蒙蒙又低声抽泣起来,脸上沾了灰,混着眼泪极其狼狈。

    张婷这回倒是没哭,而是柔弱的撑起身体,小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抓我来干什么?”

    邱笑扫了一眼周围,这辆车停在一栋高约三层楼的砖灰色房子的小铁门前,门前站着一个壮硕的男人在跟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抽烟说话,从他们时不时看向自己这个方向,就能猜出来,他们谈论的是被抓来的她们三人。而那个壮硕的男人应该就是瘦猴喊的‘大哥’。

    那边张婷柔弱的姿态仿佛引起了瘦猴的兴趣,他蹲下来色眯眯的看着张婷,龇笑着露出一口大黄牙,“妹妹,你这样不行啊?你这太弱了,我怕你进去没两天,就得抬出来。”他的头往铁门的方向努了努,眼神里恶质满溢。

    张婷原本看瘦猴对邱笑长得好看有兴趣,觉得他是个好色的人,于是想着趁机勾引一下,万一成功了,没准还能跟着他,然后再伺机逃出去,总比未来不明的好。

    她硬挤出来红润因为瘦猴的几句话瞬间变得苍白,什么意思?被抬出来是什么意思?她扭头看向车头对着的大建筑,里面是什么,她猜不到;但是她能肯定,一定不是她能承受的。

    见张婷被自己吓到,瘦猴神经质的笑了两声,然后站起来走到一旁,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不一会,那个壮硕的男人就带着穿制服的几人往这边走来。

    壮硕的男人脸上有一个明显的疤痕,几乎横跨了整张脸,本来凶狠的表情因为这个疤痕更添了几份不好惹。

    壮硕男人走过来见邱笑几人坐在地上,手脚还捆着,一个巴掌拍到瘦猴头上。

    “抽什么抽?怎么不把腿上的绳子解开?”

    瘦猴被拍得手一抖,手里夹着的烟掉在了地上,他赔笑着说道:“我这不是看她们有人敢踹车,觉得是聪明的么,解开绳子就跑了怎么办?”

    壮硕男人又一个巴掌呼上去,“都到这了怎么跑?”

    瘦猴其实忘了解开,跟‘大哥’开开玩笑,没想到居然挨了两巴掌,他耸拉着一张脸蹲下来,嘴里嘟囔着“大哥,你真太不幽默了,一点玩笑都不能开。”手里拿着小刀飞快的将邱笑几人腿上绑着的绳子切开,但是被绑在手上的绳子却没有动。

    全程,穿制服的几个人都面无表情的在边上看着这边。等邱笑几人腿上的绳子解开,才过来一人手里拎着一个站起来。

    邱笑几人被迫站起来,晃了几下才站稳身体,从这个情形来看,就是双方交接完毕,现在这几个穿制服的是要把他们带进去了。

    白蒙蒙哭着喊道:“你们这是要把我们带去哪?”

    瘦猴将小刀收起来,嗤笑着回答:“当然是好玩的地方。”

    壮硕男人随意扫了这边一眼,然后转身准备上车走人,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问被钳制住的邱笑几人,“后备箱那,是谁的主意?”

    邱笑几人正被穿制服的人推着往前走,听到壮硕男人的问话,她站住了,“我……”眼神里是异常的冷静与自持。

    壮硕男人眼神意味不明的在她身上扫过,脸上的疤愈发的狰狞了。

    “快走,”身后的男人不耐烦的又推了一把,邱笑酿跄着往前走了几步。

    距离那个小铁门越来越近……

    邱笑几人很快被推着进入了铁门里面,进去就是一片漆黑,邱笑她们眼睛也看不清,被推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直到走了三分钟,才走到一个有亮光的门口,进去才发现居然是一个很大的浴室,里面分了男区和女区。

    那几个制服男将三人手上绑着的绳子解开,然后递给她们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袋子,一人一个,从触手的柔软度来看,应该是衣服。

    白蒙蒙和张婷又哭又滚又摔的,身上早就脏兮兮的了,邱笑倒还好,但依然形容狼狈。只是现在似乎不是洗澡的时候,但是既然人家把他们领到这,那就说明这个澡是洗定了的。

    这个浴室里暂时没有其他人,邱笑走进去的同时仔细查看了周围,发现整个浴室都是封闭的,只有进来的地方是入口和出口。

    “邱笑,这里都是封闭的。”显然,白蒙蒙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而张婷则低着头,一言未发。

    邱笑淡淡的“嗯”了一声,不经意的扫过头顶的几个不引人注意的红点。

    要不是系统说这里有监控,邱笑还真发现不了这么隐蔽的监控。

    为了防止白蒙蒙多嘴,她转身搂住她,从监控里看,就好像一个女生在安慰另一个女生一样,但只有白蒙蒙知道,邱笑在她耳边留下三个字。

    “别多话。”

    走在一边沉默的张婷的看到这副情景,眼神微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