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38.药剂师男主想报社13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38.药剂师男主想报社13

    自从头一天陈柏川用邱笑的血测试过之后,陈柏川仿佛爱上了这种试验方式,每天都让人把邱笑带下去,然后当着邱笑的面不停的给其他的试验品注射药剂或者病毒,当试验品出现痛苦反应之后,又抽出邱笑的血液注射进试验品的身体。

    可惜的是,无论他怎么去修改,都没办法改变邱笑的血液净化掉那些试验品体内病毒或者药剂的事实。

    而邱笑从开始的愤怒渐渐变得麻木,短短几天,整个人也越来越瘦弱苍白。

    而陈柏川的报社分也随着试验一次次失败不断的在降低,直到只剩下5分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马上任务就要完成了。”系统提醒道。

    “恩。”邱笑注视着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毫无波动。

    “宿主,这次还是完成任务就离开吗?”许久没跟邱笑聊过的系统,感觉到了邱笑情绪的不对。

    邱笑眼睫如蝶翼纷飞般眨了眨,“不,不会马上离开。”

    “那你想做什么?”系统追问道。

    邱笑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把陈柏川加注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的痛苦都还给他。”

    可能是邱笑语气里的恨意太明显了,系统得知了邱笑的打算,就不再说什么了。毕竟,宿主只要完成任务就行,至于还想做什么,会发生什么,都是宿主的自主意识,系统无法干涉。

    这天,邱笑再次被带入陈柏川的实验室,照例是几个无知无觉的试验品已经躺在了实验台上。

    陈柏川难得的没有穿梭在试验品中间,观察每个试验品的身体数据,而是端着一杯咖啡,安静的坐在实验室里放着的椅子上。

    看见邱笑进来,他伸出一只手,指向他对面的一把空椅子,“坐。”

    邱笑犹豫了下,走过去,坐了下来,静观其变。

    醇厚的咖啡香在两人之间蔓延,邱笑不经意的吸了吸鼻子,突然想起,自己自从开始做任务之后,一直没再碰过咖啡。而自己没死之前,最后要喝的东西,就是咖啡,当时是因为加班,实在熬不住的自己倒了杯咖啡,想用它来清醒下头脑。

    可惜,似乎那杯咖啡还没喝到嘴里,自己就不省人事了,然后就莫名其妙接触了系统。

    陈柏川一直没开口,而是安安静静的一口一口喝着咖啡,邱笑脸色苍白的坐在他对面,宽大的长裙套在她身上显得她愈发瘦削了,她主动开口问道:“今天又需要做什么?”

    无非就是抽自己的血,然后给那些躺在实验台上的试验品注射药剂。

    相比较第一次惨烈的情况,邱笑现在已经能很冷静的面对这些场景了,也不知道陈柏川是大发慈悲还是怎么的,后面的试验品都只是在身体出现初期反应的时候,就会将邱笑的血液注射进去,所以后面的试验品身体遭受的伤害并不是很大。

    邱笑可不感激陈柏川后面仁慈,她一直忘不了那个挣扎扭曲的少年,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目睹又是一回事。她无法想象在自己没出现之前,这里试验品每次被迫实验时都要遭受这种痛苦,甚至有很多人因为熬不过去而死亡。

    而这个所谓的药剂天才,打着为了人类才研究的基因升级药剂的旗号,但其实都是建立在这些试验品的痛苦与死亡上的。

    陈柏川看了一眼邱笑,发现她已经厌恶到一点也不想看自己,哪怕是在问话,眼睛也没有投注在他身上,而是面无表情的盯着茶几上的一个空药瓶上。

    不知怎么的他心里有些烦躁,他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有袅袅热气从杯中升起。

    “我待会会让人把这些试验品送回去,以后我不会再用这些试验品来做实验了。”陈柏川说完这些话,看到邱笑的眼睛转移到自己身上,他撇开眼神,接着说道。

    “就像你说的,既然只有你是我通往成功的唯一阻碍,那只要的我的药剂能在你这成功就行,其他人并不需要了。”

    邱笑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她迟疑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陈柏川侧头看着实验台上躺着试验品们,点了点头,“恩。”

    也就是说系统说的解救所有试验品这一个辅助任务就可以直接完成了,邱笑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了,对于陈柏川突然的举动也没空去细想。她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实验室的门却被人从外面直接推开了。

    而坐在她对面的陈柏川看着实验室的门,突然站了起来,恭谨的喊道:“父亲。”

    邱笑回头看去,就看到两列黑衣人从外面一直站到了里面,而陆秉正推着一张轮椅往里进来

    轮椅里坐着坐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年约40多的中年人,单从五官来看,那一双凤眸跟陈柏川的一模一样。却比陈柏川更锐利也更冷漠。当他看向你的时候,仿佛被一只饿狼盯住一般,不由自主的从内心害怕到颤抖。

    这,就是整个研究院背后的操作者,也就是陈柏川的爸爸?

    “父亲,你怎么过来了?”陈柏川上前几步,不动声色扫过陆秉低垂的眼睛,然后从陆秉手里接过父亲的轮椅扶手。

    而陆秉被陈柏川看过,默默的退到一旁,身体颤抖了下。

    陈恒如狼一般的眼神在看到在看到陈柏川的时候却越发冷厉,他如砂砾摩擦的声音响起,“咳……咳,我要是不过来,你是不是准备将所有的试验品都放走了,咳。”

    只短短说一句话,就咳得撕心裂肺的陈桓脸色越发苍白,而唇色却艳红似血。

    陈柏川对陈桓这种身体状况视若无睹,因为他从小到大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以前还小的时候,自己会冲上去焦急的问,‘父亲怎么样了?’

    但是却只会被这个明明虚弱得仿佛马上就要死掉的人一把推开,他如砂砾摩擦过声音会恶狠狠的质问自己。是不是想让他死掉,是不是跟他母亲一样,想让他下去陪她。

    然后他会腥红着一双眼睛疯狂的大喊,“绝对不可能,自己绝对不会下去。”

    小时候的陈柏川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亲是这样的,直到有一天躲在花园里,听到佣人的聊天,才知道了为什么。

    自己母亲为了父亲,不顾一切的嫁给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收获幸福。却在丈夫一次次的夜不归宿中渐渐崩溃,同样作为药剂师的她。终于在生下陈柏川之后,将自己配置的药剂倒入了陈桓的酒里,而自己也一瓶药剂下肚,抛下陈柏川走了。

    可惜的是,陈桓被抢救过来了,却从此疾病缠身,终身不能解脱,并且恨毒了陈柏川,因为这是造成他一生痛苦的女人生的,哪怕他是自己的种。

    但陈柏川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陈桓的儿子,他早就跟他母亲一块下去了。因为陈桓在被抢救回来之后,就丧失了作为男人的尊严。

    所以哪怕他再恨陈柏川,也没有下死手折磨他,可是,在陈桓的默认下,陈柏川的童年过得并不好。

    直到陈桓发现陈柏川遗传了他母亲的药剂天赋,陈桓才开始重视起这个他恨毒了的儿子。

    因为他想让陈桓研究出能让他重新恢复健康身体的药剂,而这次的基因升级药剂,就是他得知当基因升级后,身体素质将发生全新的变化,所以,才有了之后邱笑知道的剧情。

    “我需要咳……一个解释,为什么咳咳……放走抓来的那些试验品。”陈桓外露的厌恶表情,充分表明了他对陈柏川的不满意。

    陈柏川将他推向茶几边上,一改之前的恭谨态度,懒散的重新坐回椅子,满不在乎的说道:“放了又怎么样?我乐意。”

    陈桓被他的态度刺激到,胸膛跟拉风箱一样极具起伏,“你知道咳……这些试验品抓过来,需要我打点咳……咳多少?才让人咳……不追究吗?你现在说放咳……就放,这是把明晃晃的把柄递咳……给那些追查的人!”

    陈柏川嗤笑一声,跟陈桓相似的凤眸一片淡漠,“那又如何,我还准备今天全放了呢!”

    陈桓见陈柏川不像说笑,他冷静下来,冷笑道:“陈柏川咳……如果你把这些咳……试验品都放出去,咳……咳就凭你这沾满了咳……血液的手,你以为你能躲过去。”

    陈柏川头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看着陈桓说道:“那正好,咱两一块去陪我妈?一家人总要齐齐整整的在一起嘛。”说着说着,陈柏川神经质的笑起来,那神情完全不把生死放在眼里。

    邱笑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飞速的在头脑里缕清这对父子的关系。所以陈柏川跟他父亲的关系一点也不好,看起来,陈柏川母亲的死也另有隐情,不然陈柏川不会说出一起下去陪他妈的话。

    而抓试验品其实是他父亲做的,但即便是这样,不少试验品死在陈柏川的药剂里却是事实。所以这些完全改变不了邱笑对他的厌恶,只是现在,邱笑恨的又多了一个人,就是陈桓。

    听到陈柏川说一起下去,陈桓瞳孔一缩,他平复下情绪,对陈柏川说道:“你不要忘了咳……你答应过我的,这是你妈欠我的。咳……咳。”

    陈柏川早就厌恶了陈桓这种急切求生的态度,他知道陈桓还想接着活下去,想健健康康的活下去,身体残缺破败了这多年的一个人,却比任何人都怕死。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但是今天这些试验品,我都会放走。”陈柏川不容置喙的说道,连看都不想看自己边上这个男人。

    陈桓见陈柏川态度一丝也不动摇,良久,他如砂砾摩擦的声音突然笑起来,邱笑明显感觉到那狼一样的眼神落在了自己身上。

    “咳……你想放人也可以,但是我要把咳……咳这个女孩身上的血全换到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