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39.药剂师男主想报社14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39.药剂师男主想报社14

    哈?谁的血?换到谁身上?邱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陈桓居然想要把邱笑的血换到他身上?

    “这不可能。”陈柏川脸色一冷,站起来,斩钉截铁的拒绝,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伫立在实验室里,给人压迫感十足。

    他扫视着站在墙角的陆秉,压抑着怒火问陈桓,“你从哪里知道的?”

    陈桓撑起瘦弱得身体,露出来的手臂纤细得想跟小细杆。他眼睛里爆发出来对求生的渴望一览无遗,“咳……整个实验室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以为咳……咳只要关上实验室的门,只让你咳……一个人做实验,我就咳……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你明知道咳……这个301号的特殊,却一点咳……口风也不漏,陈柏川,我看你咳……跟你那个死了的妈一样,巴不得我去死!”

    陈柏川眼风扫过陈桓因为愤怒脸颊染上丝丝红晕的脸庞,冷冷的说道:“你再敢这么说我妈?你信不信我让这辈子都只能这样了?”

    陈桓跟被掐了脖子的鸡一样,嗓子哽在那说不出话来,他细瘦的手臂实在撑不起自己的身体,只能放弃的重新坐回轮椅,整个人瘫软在里面。呼哧呼哧扯着粗气。就像人死之前最后的挣扎一般。

    但陈柏川知道,这个人可不会那么轻易去死,不然的话,也不会拖着这样的身体,硬生生又活了20多年。

    陈柏川看着瘫软在轮椅中的陈桓,眼里的情绪既冷漠又复杂,他知道这是他的父亲,一个从来没给过他父爱的父亲。

    他恨他,恨他为什么辜负了自己的母亲,让自己从出生就活在两人的不幸中。

    但是他也同情他,虽然他不值得同情,但是这是自己的父亲,看着他拖着这幅躯体苟延残喘,他同样不好受。

    所以他没拒绝陈桓让他研究药剂的要求,在这个地下实验室里,不停的在这些无辜的人身上做着实验。

    对,无辜的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些试验品是无辜的。但是谁不是无辜的呢?他呢?从出生就被定义的人难道不无辜吗?

    他恨这个世界,恨着这些人,凭什么只有自己,从出生就背负罪孽?

    但是邱笑不一样,她的血液是如此的纯净,仿佛能净化一切一般,每次从她体内抽出血液,他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害怕自己这一身污秽沾染了这一份纯净,又疯狂的想让这片纯净被染黑。

    但是现在有一个跟自己一样肮脏的人妄图染指这一片纯净,他怎么可能答应。哪怕被染黑,也只能是自己来动手。

    邱笑沉默的坐着,虽然对陈桓说要跟自己换血极其不爽,但是对面前的父子斗法,还是乐见其成的。

    她和陈柏川都没发现,跌坐在轮椅上的陈桓给在墙角站着的陆秉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原本站在边上的陆秉不动声色的走到了陈柏川身边。

    等陈柏川反应过来时,已经整个人肢体没有任何知觉的倒在了地上,他凤眸狠狠的看向坐在边上的陈桓。

    陈桓压根就是有备而来……

    而邱笑察觉到不对,第一时间就准备迅速往门外跑去,跑出去两步,就跟陈柏川一样四肢瘫软的倒在了地上。她眼睛对着陆秉的方向,却见他手里拿着跟自己在陈柏川那里见过的,一模一样的控制器。

    该死的手环……

    陈桓自己艰难的推着轮子,挪到躺在地上只有眼珠子能动弹的陈柏川身边,他脸上的红晕已经退散,恢复成了一片惨白。

    他看着陈柏川的表情是不带丝毫掩饰的厌恶。“如果你不是我儿子,遗传到你那个死了的妈在药剂上的天赋?你以为我真想靠你吗?”

    陈柏川眼睛里充满愤懑,他拼命想站起来,却完全没办法挪动四肢。

    陈桓现在不指望陈柏川了,想到自己只要能换上那个301号的血液,就能重获健康,瘦弱的身体都兴奋得颤抖起来。

    “把301号放在实验台上。”轮子从陈柏川的视线内渐渐远去。

    而躺在地上的邱笑则被陆秉一把抱起来,然后放在实验台上。

    很快就有另外一些穿白大褂的人进来,从他们带来的仪器以及装扮来看,这一伙是专业的医生。

    一根根细细的针管扎入邱笑的身体,有鲜红的血液顺着管子从她体内流走,慢慢的传输到另一个实验台上躺着的陈桓体内。

    躺在地上没人管的陈柏川眼睛眨也不眨的牢牢盯着那些充满了鲜血的管子。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此刻脸颊青筋凸起,脸部涨得通红,红血丝渐渐充斥着他的眼睛。他咬着牙拼命的想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掌控,去扯开那些连接管。阻止那些纯净的血液流入那个自己恨的男人体内。

    “系统,我血液中的净化能力可以收回吗?”邱笑眼睛看着那些血液慢慢往陈桓那边传入,在心里冷静的问道。

    “可以的。”系统迅速回答。

    邱笑眨了眨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恶意的笑,“那请把我血液中的净化能力收回。”

    一个没有净化能力的血液进入到体内,会是什么体验呢。

    邱笑亲眼见证了一个因为突兀的接受了陌生的,不匹配的血液,人会产生什么反应。

    陈桓先是摇摆着头部,然后整个人开始抽搐,并且发出呕吐的声音,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是变得跟纸一样。呼吸声音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急促。他挣扎着又佝偻着整个瘦小的身躯。

    他看起来痛苦极了,随着血液进入体内越来越多,他很快又痛苦得身体全部扭曲,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他意识到可能是输血的问题,无法承受这种痛苦的他,想活下去的本能让他伸出细瘦的手,试图把扎在自己身上的连接管扯开,如砂砾摩擦过的声音嘶哑着喊道。

    “救……我。”

    那群医生反应过来不对,很快冲上来,将连接管扯开。但是陈桓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根本经受不了这个折腾,没过几分钟,就维持着扭曲的身体静静的躺在了实验台上。眼睛并未闭上,里面是未消失的惊恐。

    陈柏川在陈桓出现反应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对,因为根据以往拿邱笑的血液做过的实验来看,邱笑的血液进入任何人体内都不会出现异常反应,可以说除了能净化病毒和药剂之外,相当于血液中的万金油。

    但是在进入陈桓体内的时候,却变得完全不一样,在陈桓刚开始挣扎的时候,陈柏川的眼神就变了,陈桓的反应完全就是输错血液的表现。

    他瞪大了一双凤眼看着陈桓的挣扎直到无力的停止,他心里清楚,这个早该死去的男人终于离开了。

    他以为他会有一点难过,但是却只有一点遗憾和怅然。他果然是这个男人的孩子,跟他一样冷血。

    他眼珠转向另一边躺着的邱笑身上,却发现,邱笑身上的连接管并未撤下,从陈桓身上扯下来的连接管被随意的扔在地上,而邱笑身体里的血液正顺着连接管一点点流出,地面上已经流淌了殷红的一小片。

    他目眦尽裂,嗓子在这个时候发出‘赫赫’的声音。一直没办法动弹的四肢也艰难的开始有了些许轻微的挪动。又因为强制的移动被骨骼挪位的的剧痛侵袭,但是他眼睛眨也不眨,依然试图伸出双手。

    你不能死,要死也应该死在我手里……

    邱笑随着越来越冷的身体,只想骂人,tm的还有一个人的连接管没取下来,你们这么多医生眼睛是糊shi了吗?

    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流逝,眼睛也越来越沉,迷迷糊糊的只想闭上眼睛睡一会。

    她脑海里走马观花一般,突然定格在原来的自己念大学的时候。

    独自在国外生活的自己,哪怕修炼成了有名的舞会达人,却再也没碰到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那一年圣诞,学校放假,同住的室友也兴奋的告别自己回家了。

    而自己呢?尽管父母重组家庭后对自己依然关心,但是她知道,哪怕这个假期回去后也还是独自生活而已,与在国外没什么区别。

    所以她婉拒了父母的邀请,而是选择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度过这一整个假期。

    昏天暗地的宅了几天之后,打开冰箱,却发现所有的食物都没有了。她看了眼时间,决定出去采购一堆食物储存起来。不然真等到圣诞节,可能很多食物都买不到。

    室友有一辆车,在回家之前直接将钥匙扔给了邱笑,让邱笑需要的时候拿着用。

    许久没有碰车的她小心翼翼的驾驶着,在对向行驶的大卡车摇摆着车头冲过来的时候,果断急转方向,撞到路边的树上。

    邱笑整个身体弹出去,脑袋重重的砸到车顶,然后又被安全带扯回来。

    粘腻的血液顺着她的额头滑下来,在陷入昏迷之前,邱笑听到自己这边车门被打开,然后一个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声无奈的说道:“第一次见你,像只落单的鹌鹑一样可怜兮兮的。第二次见你,又像只倒霉的鹌鹑一样可怜兮兮。”

    ‘你才鹌鹑,你全家都鹌鹑!’

    邱笑努力睁开眼睛看过去,却瞬间被黑暗侵袭。

    于是那个假期,邱笑是带着伤过的。

    邱笑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些,此时她只能躺在冷冰冰的实验台上,眼皮越来越重,直到她彻底的坚持不下去,陷入昏迷的时候,邱笑听到了除了系统传入的提示声,“恭喜宿主,本次任务完成。”

    还有一道巨大的破门声,以及有些熟悉的女声,“全部都不许动。”

    怎么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