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0.军阀男主想报社1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0.军阀男主想报社1

    昏暗狭小的小房间里,穿着蓝白条纹囚服的陈柏川静静的坐在床边。哪怕是在这个时刻,他的头发依然整整齐齐,面容依然俊逸。一身囚服在这么狼狈的环境中硬是穿出了拍时尚大片的感觉。

    但陈柏川本人显然没有这个自觉,更何况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在。此时他的低着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里面躺着几个小小的装着五颜六色液体的瓶子。

    良久,他将几个小小的瓶子放在床上,这个小房间里没有桌子,然后将瓶子一个个打开,将每个瓶子的里的液体分开倒入,这瓶一滴,那瓶两滴,所有的配制方法都烂熟于心。

    这么多年下来,但只看外面的颜色,和液体之间的不同之处,他就知道这分别是哪些原料。

    很快,他手里就出现一瓶专为自己调配的药剂。他很平静的将其倒入口中,然后从床底摸出一把薄薄的刀片,面无表情,眼神冷静的直接一刀划下一片薄薄的肉。火辣辣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让他整个人忍不住哆嗦。

    他没有停下,认识继续冷静的一刀又一刀,很快,身下就聚集了一小摊殷红的血液。他看着这些血液,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放松解脱的笑。

    药剂发作,一股剧痛袭来,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捏住一般。他捏着刀片的手一把按住抽痛的心脏,然后忍着令人尖叫的疼痛,继续一刀又一刀。

    原来就是这样的痛啊……他心里想着。

    哪怕手在颤抖,他也没有停止在身上划刀的动作。血液在身上汇聚得越来越多,很快就如同铺了一大片地毯一般,将他整个人环绕在中间。

    他的手停了下来,也没有了支撑身体的力气,因为不间断的疼痛,身体还会微不可查的抽动一下。他整个人坐在大片的血液中靠在床边,微微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你是这项研究的主要药剂师,你叫陈柏川是吧?我现在跟你说的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知道你并不知情,所有的跟我一样的试验者。”

    长着大大眼睛的女孩穿着宽大的白裙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

    ……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来看我?”穿着蓝白囚服的陈柏川仿佛卸下了重担一般,整个人格外轻松。他舒适的靠着椅背,看着邱笑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光。

    他没有问陈桓为什么会排斥邱笑的血液,从警察闯进实验室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再也没办法碰那些药剂,也没法再进行自己的研究了。而邱笑再如何也与自己无关了。

    这是一个探监室,本来陈柏川这样的重刑犯是没办法探视的。但因为张婷的关系,现在邱笑才能跟陈柏川面对面坐着。

    邱笑毫无情绪的冷眼看着他,“对,因为我觉得需要把所有试验品遭受的痛苦,你都要尝一遍才行。”

    陈柏川苦笑一声,此刻他的眼里总算有了愧疚,他说道:“我向给那些造成痛苦的人道歉。”

    “呵,难道道歉就够了吗?”邱笑放在桌下的手紧紧的握着,只需要道歉,那那些被抓去的又该如何自处?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只需要一发简单的子弹就能了却这所有,那对那些失去健康、失去性命的人又多么的不公平。

    “就这样吧。”邱笑再也无法忍耐一般,站起身看了陈柏川一眼,然后从他身边走过。

    “如果你真想还清罪孽,那就自己将你加注在别人身上的痛苦尝试一遍。”

    这是邱笑对陈柏川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陈柏川在目送邱笑离开的背影之后,摊开手掌,手心放着的是刚刚邱笑从自己身边走过,塞进来的几个小小的药瓶。

    光从外面的颜色看,陈柏川就知道,这是自己放在实验室的药剂。

    也只有自己知道,如何将它们配比,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和痛苦。

    他突然一手抬起,仰头遮住眼睛,拿着药瓶的手死死的握着。

    ……

    “宿主,目标人物喝下了自己调制的药剂,在挣扎的过程中,用早就准备好的刀片,在自己身上割下52片肉,最后失血而亡。这个数字是他做实验以来死亡的试验品数。”系统在邱笑刚走出监狱大门不远的时候说道。

    邱笑抬眼看向天空的太阳,明晃晃的刺眼,“少了。”

    还有那么多没死却失去健康的人呢?还有那么多破碎的家庭呢?

    哪怕陈柏川因为赎罪,自己早就准备刀片用来惩罚自己,哪怕他喝下了自己调配的药剂,但还是太轻易了。

    他死亡了,就脱离了一切,但还有那么多人的天再也亮不起来了。

    “走吧。”邱笑对系统说道,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也该离开了。

    “好的。”

    ……

    邱笑做完这次的任务,躺在一片黑暗的虚空中沉睡了很久很久。

    梦里几个世界的人纷纷扰扰的出现,但是在醒来之后,邱笑却一点也不记得梦里发生了什么。

    “宿主,你已经醒了吗?”系统的机械音在虚空中响起。

    邱笑申了个大大的懒腰,恢复了原本的活力,元气满满的问道,“系统,我这次任务完成后获得的任务值有多少?”这次自己的任务完成还算优秀吧,毕竟是堪比a、b级任务。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更何况还救了那么多人,怎么着也得给自己多点任务值。

    “恭喜宿主,由于这次的任务宿主完成的特别出色,并且在宿主过去之后,没有任何试验品死亡。挽回了大多数人的性命,所以任务值有足足30点哦!”

    “是吗?那太好了。”邱笑听到任务值居然有这么多,高兴得都想要转圈圈了。

    “既然这样,我要赶快接下一个任务了,系统。”邱笑信心满满的喊道。

    系统马上将邱笑下一个任务内容报出来,“好的,下一个任务是b级任务。目标人物是一名军阀,却在自己统治区遭到进攻的时候,选择了带领部下脱逃,导致几十万统治区内的平民被烧伤掳掠。”

    “等等……”邱笑扶额,“这种难道也是报社?”报社难道不是报复社会吗?就像前几个目标人物一样,其实都是有报社倾向的?

    这个目标人物因为没有迎战,选择逃跑,居然也是报社?

    “是的,因为原本是他管理的统治区,由于他没有保护好这些地区,导致无数人流离失所,造成大面积的平民死亡。所以,原本是他的责任却没有完成,死亡的人和失去家园的人都憎恨着他,这也是一种报社行为。”系统义正言辞的说道。

    邱笑能怎么办?只能接受了,她问道:“那目标人物的报社分有多少?”

    “1000分报社值。”

    好吧,造成那么多人死亡,确实应该有这么高分,甚至这个分可能还低了点。于是邱笑直接问出来了,“既然由于目标人物没有完成他的应该承担的责任,造成那么多伤亡,怎么报社分却不怎么高的样子?”

    “恩……”系统卡壳了一下,在邱笑预感不太好的时候逃避的说道:“你,你过去就知道了,走了哈。”

    “喂,你给我说清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整花钿

    没揣菱花

    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戏台上站着一位戴着水钻头面,额前贴片子、脑后绾发髻,垂下三绺长发,两小绺在胸前,一大绺在身后,身着浅粉绣花帔的青衣。

    扮相清丽脱俗,唱腔圆润软糯,清悠绵长。当得起一出戏结束之后,台下不断抛上来的各色珠宝项链,恩……还有一根大金条子。

    刚在台上唱完的正是邱笑,在被系统直接扔到一个戏班子成为相当不起眼的一个打杂小丫头身上后。邱笑懵归懵,但还是抓着想躲起来的系统逼供。

    结果以前知无不尽的系统这回怎么着都不肯透露目标人物多余的信息,没办法,邱笑还是逼着系统告知了目标人物最大的兴趣爱好。

    得知居然是听戏曲之后,邱笑就跟系统要了一个a.b级任务的专属福利,一副天生就该唱戏的好嗓子。

    然后呆在后面跟着戏班子各色行家后面偷摸着学习了足足大半年,才“偶然”间在某一天清晨,躲在戏班子放行头的小房间里,跟班主来个惊艳耳球的偶遇。

    好吧,早就命令系统观察班主行踪的邱笑是清楚班主有早起检查行头的癖好。

    第一次听见邱笑唱戏的班主如获至宝,再加上戏班子里原来的顶梁青衣给人做姨太太去了,下面练着的又没有能拿得出手唱青衣的。总不能就是老生、武生、小生在戏台上窜来窜去吧。

    再说了,戏班子里的经典曲目就得青衣来。

    可把班主愁得呀,头发都要白一大把,结果呢?大清早照例来看看行头,就碰上了戏班子未来的希望。

    哪里还管得上邱笑也就只有唱得好这一点,连台都从来没登上去过,动作啥的都不会做。

    但是还好青衣主要就是唱功,动作幅度比较小,行动也比较稳重。

    所以班主亲自压着邱笑训练了好一段时间,就把她赶上台让她重夺戏班子的荣耀。

    好在系统给的这副嗓子确实是天生唱戏的料了,邱笑自登台唱了两场而已。

    整个平城都传遍了,怡梨戏院来了唱得能勾魂的青衣,在戏院外面听一声半响都能把魂勾进去了。

    直接导致了后面只要外面听说有邱老板的戏,当晚的戏票一定脱销。还有人宁愿偷摸着进来站一晚上,就为了听邱笑唱一段戏。

    直接把班主给乐坏了,专门给邱笑配了2个小丫头,让邱笑什么事也不用干,吩咐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

    这些安排也正和邱笑的意,要知道这次的目标人物可就是平城统治者,绝对的大佬,就喜欢听戏。哪里有戏唱得好,他就带着人往哪钻。

    邱笑身上的装扮还没卸下,坐在后面梳妆台前思索着,自己刚刚是不是在台上看到了大金条?

    边上一个穿着袄裙,外罩坎肩,腰系汗巾子扮相的正是邱笑戏中的丫鬟“春香”,但人真名不□□香,而是叫金玲。

    邱笑刚听到的时候还心里感慨,瞧瞧人家这爹妈,名字取得多前卫,直接叫“精灵”了。这要是长了副尖尖耳朵,估计就能飞了。

    此时金玲也没顾得上卸妆,而是激动得说道:“邱笑,你看到了吗?那么多人扔钱,扔珠宝,刚刚要不是我躲得快,就被一根大金条子砸中了。”

    邱笑眨了眨眼睛,据说平城这位绝对的大佬听到好听的戏,就喜欢让随从往戏台子上扔金条。

    邱笑一个起身,吓得金玲直拍胸脯,嘴里嘟囔着,“吓死我了,你这是要干啥啊?”

    邱笑也没顾得上回答,要是猜对了,这次的目标人物可就在戏园子了,自己折腾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碰上这位难见的目标人物吗。

    虽然要不是听说进大佬的府门如果没有帖子,刚站到门边就能被看门的拿着木仓抵着脑袋,邱笑早就爬墙翻进去了。

    她越过吓到的金玲往外冲去,金玲还在后面喊,“邱笑,你干什么呢?妆也不卸啦?不说好了咱们出去逛街吗?”

    现在还逛啥街啊?逛?

    邱笑从一个个园子里的小包厢窗口悄咪咪经过,时不时拿手扣个眼从窗子往里看,这要是被人看到了,都能当贼抓起来。

    就在邱笑以为人是不是走了的时候,经过一个窗户就听到里面传来如泣如诉,相当幽怨的哭声,差点没吓得邱笑一个激灵,这哭得怎么有点像女鬼索命呢?

    “都督,您要是再哭下去,明天就没法参加会议了。”一个温和的男声无奈的劝道。

    邱笑要走的脚步一顿,心里抓狂的问系统,“这次的目标人物是不是大家都叫卫都督?卫百战?”

    系统给了邱笑一个绝望的回答,“是的。”

    然后邱笑更绝望的听到窗户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铿锵的、带着浓重哭腔的男声说道:“可是……可是……我忍不住嘛!杜丽娘和柳梦梅实在是太感人了,嘤嘤嘤……”

    我去nm的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