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3.军阀男主想报社4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3.军阀男主想报社4

    到了邱笑跟卫百战约好的那一天, 邱笑给自己穿上一条暗蓝色下摆绣了片片落花的旗袍, 得亏这具身体的身材好,体态修长, 身姿匀称,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不然在戏台上也不会引得那么多人追捧.除了唱得确实扎实之外, 还有一点就是动作优美, 不偏不滞,看起来也赏心悦目。

    这件旗袍颜色挑人, 像她这个年纪其实穿粉色或者其他浅色旗袍更好, 不然现在正流行的西洋裙也不错。但是邱笑不,没死之前的她在国外的时候, 就喜欢穿旗袍。现在能有幸生活在这个年代,不把旗袍穿够本怎么行

    好在她皮肤白, 穿上这件挑人的旗袍却是恰恰好的合适。年轻人, 皮肤底子好,邱笑只是加深了眉毛的修饰, 再抹上前天逛街买珊瑚色口红,镜子里呈现出一个活脱脱这个年代的摩登女郎。既鲜嫩又成熟, 像一颗红透了樱桃, 颤巍巍的枝头挂着, 等着人来采撷。

    出门的时候住隔壁屋的金玲正好出来, 看见邱笑这副打扮, 惊艳的同时又了然。这丫头昨天后来看到新闻, 昨晚都追问了一晚上自己跟卫都督的关系。

    什么关系?难道跟她说自己就是进去吃个饭,结果被卫都督抓进去给他打掩护,原因是卫都督爱吃甜食?别说金玲不会信,要是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也决计是不会信的。邱笑好不容易借口困了,才把什么消息也没打探出来的金玲打发回去。

    “哟,邱笑你这是去哪呢?”金玲一挑细长的眉毛,嘴里酸酸的问道,昨晚磨了大半饷,嘴皮子都磨干了也没从邱笑嘴里撬出一点口风。

    今天又打扮得这么娇娇俏俏的出去,这要是去跟卫都督有约还好,这要是跟其他人……哼哼,谁不知道现在的邱老板声名鹊起。连南边都有大家族派人过来请邱老板过去唱戏,面子大得很那。

    这外面还有不少世家的公子排着队送花送珠宝给邱老板,求着美艳绝伦的邱老板赏个面子吃顿饭。

    现在邱笑又搭上了卫都督这个金大腿,没准过不了多久就要抬进都督府了。

    金玲承认自己是嫉妒了,一开始邱笑跟自己一块在后面打杂的时候还好,虽然知道邱笑每天努力的跟着前辈练唱功,但是戏班子的人都想着上台表演,自己也不例外。

    但是后来邱笑被班主发现,直接让她唱青衣,还是台柱子。自己呢,只能跟着她唱边上的小丫鬟。现在整个平城都知道怡梨戏院出了个邱老板,原本跟她一块打杂过来的自己却没几个人知道。

    不过现在金玲还是跟邱笑做着好姐妹的样子,想着万一邱笑混出头了没准还能拉自己一把,所以哪怕是嫉妒,也像姐妹之间的争风吃醋一般,无伤大雅。

    对于金玲语气里的酸意,邱笑并不放在心上,自己唱戏也只是因为知道卫百战爱听而已,对唱戏这一块可谈不上有多喜欢,“今儿天气不错,我出去走走。”邱笑一手遮在额前,看着外面暖暖的天空说道。

    金玲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嘴里接着道:“那行,你好好玩,就是啊,可别跟刘姐姐似的,玩着玩着就忘了回戏院的门了,玩到别人家去了。”

    刘姐姐是之前唱青衣的,跟现在的邱笑一样,受人追捧得很,只不过现在已经是别人家的姨太太了。

    邱笑知道金玲什么意思,她珊瑚色的唇一勾,淡淡笑道:“放心吧,这里还有你呢,怎么着也得记着我的金玲姐姐还在院里。”

    金玲心下一安,能记着自己就好,她眼睛一瞪,手一甩,嗔道:“快去吧,再不走天都要黑了。”

    邱笑挥了挥手,踩着高跟鞋步履袅袅在回廊里往戏院门口走去,等走到前边戏台子的地方,又见到班主正背着手往里走。

    “班主,我出去一趟。”毕竟是自己班主,碰到人了总得打声招呼。

    班主看到邱笑,笑还没带到脸上呢,又耸拉着眉毛开始犯愁,现在这些人,怎么就这么不安定呢?这才几天啊,才出名,就跟卫都督扯上关系了。

    本来还想能借着邱笑让戏院名头再往上走走,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谁知道卫都督啥时候就把人接走了。

    前天才出门跟卫都督吃过饭,今天又穿得这么精致要出门,唉……

    班主站在邱笑面前,笑笑着说道:“出门啊,银钱够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支点。”班主这也只是客套话,卫都督还能让女人出钱不成?不过想借着邱笑在卫都督面前留点好印象罢了。

    果然,邱笑摆摆手,笑意盈盈的拒绝,“不用,今儿就随便出去逛逛。”

    班主连连点头,“好,好。”

    ……

    邱笑坐在上次跟卫百战一块吃饭的包厢里,笑得一脸娇艳的看着对面的山羊胡老头胡书逸,特么的今天卫百战没来。

    胡书逸眼神意味不明的扫过已经摆在桌上的水晶糕桂花糕和杏仁酥,抬手捋了捋山羊胡,再看向对面若无其事的邱笑时笑道:“邱老板,没想到你也喜欢吃这些糕点啊,老朽也特别喜欢吃,不过我还以为女人为了身材都会克制呢,毕竟……”胡书逸眼神落在邱笑露在外面的藕臂上,“邱老板可是要登台表演的人,应该比普通女人更为在意自己的身材吧!”

    ‘老狐狸’邱笑心里暗道。

    既然今天是胡书逸来,肯定是有备而来,估计自己的情况都调查得一清二楚,所以邱笑自然不会傻乎乎去问卫百战为什么没来的问题。

    听完胡书逸这么指向明显的话语,邱笑坦然的看向他,一改在卫百战面前盈盈秋水的模样,爽利道:“可真是巧了,这还是上次凑巧跟卫都督碰上,卫都督很有绅士风度,说这里的糕点还行,身边的胡部长就爱吃这些,所以特意点了让我尝尝。我这不是尝过之后就喜欢上了嘛,要说宴遇楼的师傅手艺还真是绝了,我这吃了才过一天呢,就想得不行。今儿趁着天气好,又过来尝尝。”

    说罢,邱笑倒像是因为嘴馋不好意思一般,用手轻轻掩住口鼻,继续笑道:“是至于身材嘛!为了口腹之欲,总得对自己下得了狠手,比如,我今天吃完这些糕点,回去就得练功练到半夜。”

    胡书逸听完邱笑说的,面色不变,依然一副笑呵呵的表情,“这口腹之欲确实不是说能控制就能控制的,邱老板这么坦然,是个明白人啊。”

    那当然明白,不明白就不是吃糕点了,而是吃枪子了。

    邱笑眼尾一挑,端得是媚态十足,“胡部长可是高看了,我那里是什么明白人,这还不是没胡部长这么日理万机,闲得慌,随便琢磨的瞎道理嘛。前儿个我吃完回去,都被院里的人笑话,说是为了吃的都不顾自己身体了。这我可怎么说,只能告诉大家宴遇楼的糕点好吃啊,他们都准备过来尝尝呢。”

    “不过我这嘴馋的形象啊,可算是落到实处了。”

    胡书逸见邱笑这副模样,哈哈哈大笑出声,“哈哈哈哈,跟邱老板说话有意思,难怪外面那么多人一掷千金只为跟邱老板说说话。”

    “您这是又说笑了,邱老板这个名头不过是大家看得起罢了,自己什么身份,我还是看得清的,身份低微,只能任人摆布而已。”邱笑画着长眼线的眼睛垂下,看着桌面,神情自怜的说道。

    胡书逸泛白的眉尾抖动了下,像是明白了邱笑话里的苦楚,安慰道:“邱老板不必自艾,都督可是非常欣赏你的,能得邱老板红袖添香,也是都督幸事。”

    邱笑抬眼看他,这么会功夫眼角就跟摸了层胭脂似的,泛着浅樱色的红,听胡书逸又提起卫百战,她脸颊也染上一层红晕,像娇羞的新嫁娘一般,“这是都督怜爱,可不敢多求。”

    胡书逸眸中精光一闪,从怀里掏出一只金怀表,看了眼时间,然后遗憾的站起身说道:“跟邱老板谈这么久都忘了时间,胡某就不打扰邱老板用餐,对了,都督可是把邱老板放在了心上,还望邱老板能多赏都督的面。”

    邱笑跟着站起来,满面羞意的娇笑道:“瞧您说的,怪不好意思的,我也,我也是将都督放在心上的。”

    胡书逸定定着看着她,半响,又扫过桌面未动的菜色,“以后都督就请邱老板多多照顾了,这菜都凉了,让人重新换一桌,水晶糕多加一份,如何?邱老板要还想来吃宴遇楼的糕点,直接报都督府的名字,这也是都督跟胡某特意交代的。”

    邱笑松了口气,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那劳烦您代为传达,多谢都督了。”

    “好的,胡某愧疚,打扰邱老板多时,告辞了。”

    ……

    等桌子上的菜色全部换过,人也都退了干净,邱笑才长舒一口气,放松的靠在椅背上。

    抬手揉了揉了有些抽疼的太阳穴,还真是太久没跟人打机锋了,这才这么几句话,自己倒是先脑袋疼了。

    不过这胡书逸不愧是卫干戈托付的人,确实一心一意为卫百战考虑,不然也不会亲自过来探探自己。

    还好自己身份没问题,这胡书逸算是放心自己了,把自己拉到了同一个阵营里。虽然不至于完全放心自己,但是以后自己再想见卫百战,也会方便许多。

    ……

    再次把自己吃撑了的邱笑晚上登台表演的时候唱得直犯恶心,还好自己顶住了。倒是金玲见邱笑状态不对,在后台问了好几遍,邱笑都推说是自己今天吃错了东西。

    好不容易把今天的剧目唱完,满天洒下来的珠宝首饰金条子,恩?金条子?

    这是白天没见着卫都督,晚上卫都督自己来了?

    邱笑坐在后面梳妆室里给自己卸妆,心里想着待会去卫都督那边打声招呼,得让他知道,随便放女人鸽子是很恐怖的,尤其是都督还变成了糟心小老头,哪怕这不是他的本意,也不可原谅。

    结果还没等邱笑全卸完呢,脸上妆才卸了一半,眼睛周围还黑糊糊的,人就自己过来了,把另一边也在卸妆的金玲下了一跳,怎么一回头边上就多了一个熊一样的壮汉。

    但是看清楚是谁后,又硬生生把惊呼给压了回去,对上卫百战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没敢搭话。而是极有眼色的顶着一脸花妆出去了,反正也不是来找自己的。

    邱笑也是感觉到周遭怎么都安静了,结果睁着一对黑糊糊的熊猫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卫百战。

    邱笑:走路不带声的是吧?刚刚还在的那些人呢?

    “你来干什么啊?”邱笑拧过身子,没好气的说道,明显是生气了,身上的戏服还没脱下来,小腰被宽宽的腰带扣着,更显得纤细了几分,这一转一拧之间,都害怕折了。

    卫百战看得眼睛发热,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进来了,自己上午准备出门去宴遇楼的,但是胡叔叔突然让自己参加一个会议,这种会议以前也参加过,不需要自己说什么,板着脸就行。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去宴遇楼吃水晶糕呢。

    但是胡叔叔说自己老胳膊老腿不想动弹了,没办法,自己就去了一趟,那肯定中午就不能在宴遇楼吃了。想到前天那个唱杜丽娘的女人那么期盼的看着自己,卫百战心里就莫名其妙的打鼓,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自己。

    卫百战想跟胡叔叔说有约来着,但是会议又重要,话到嘴边好几次都没说出口。

    “就来看看。”卫百战虎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