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7.军阀男主想报社8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7.军阀男主想报社8

    卫都督的车没有开进这个街口, 所以两人还是按原路走回去。

    吃饱的两人顺着城区的小巷子,慢悠悠的散着步,享受难得的静谧。

    卫百战一直板着一张刀刻的脸,心里却想着刚刚自己的所见所闻。当甑糕香甜的味道褪去,印刻在脑海里,是做甑糕的老太太不肯收钱时布满老人斑苍老的手;是衣衫褴褛的老人说着卫都督派人帮助老百姓, 那带着星星泪光浑浊的眼睛;是小朋友蹦跳着说要当兵纯粹开心的笑颜;还有女学生那谈起卫都督崇拜的表情。

    这些都是卫百战从来没体会的, 虽然他现在身材高大,看上去是个非常魁梧的男人。但是他喜欢听戏,这是因为以前被姨太太关在柜子里的时候, 门口总有一个老嬷嬷,喜欢唱些缠绵悱恻的戏, 那时他听不懂,但是他能感受到里面的情绪。这是他被关在狭小、黑暗的柜子里, 唯一让他觉得不害怕、不孤独的声音。

    因为小时候的遭遇,所以他敏感,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吓破了单。他的父亲, 是一位大军阀,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他唯一的孩子, 可能他也不想管自己吧,毕竟,自己一点也不像父亲, 是个顶天立地, 仿佛能抗下所有的男人。他就是个虚有其表, 内里一直懦弱的人。

    但是想到那些人对自己的夸赞,想到自己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情绪。尽管他清楚这些事情并不是他下的命令,让他听到那些赞扬总有种自己是小偷的感觉。

    但是,他想努,努力一下,让自己真正的能问心无愧的接受这些赞扬。可是,自己真的可以吗?

    “那个小哲和他奶奶,其实是从南方逃难过来的。”邱笑的绣花鞋踩在青石板上,突然开口说道,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谧。

    卫百战疑惑的转过头,只见邱笑眼神飘渺的注视着前方。

    “小哲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在逃难的路上去世的。”邱笑接着说。“您肯定记得几年前的南方突然割裂,几大势力之间开战的事情吧?”

    卫百战回忆,好像正好是父亲刚过世一段时间,南方突然开始打仗,然后还试图将北方一起拉进去,并且当时有大波难民涌入整个北方。

    还是胡叔叔一个人想出了对策,在极力避开战争的同时,接纳了那些难民。只不过,胡叔叔为了巩固他刚接任都督的威望,对外宣称,这些全部都是他下的命令。但其实,那段时间都是胡叔叔在彻夜不眠的想着对策,书房用来休息的床榻上,一觉睡到天明,而自己只是在会议中按照胡叔叔教自己的话,说出不是自己想出来的方法。

    而胡叔叔也是在那段时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下来。

    想到胡叔叔慈爱的看着自己,笑呵呵帮自己处理一些自己无法处理的文件的时候,一股名为愧疚的情绪涌上了他的心头。

    自己真的很没用,哪怕父亲和胡叔叔从来没说过自己,但自己确实很让人失望吧。

    “当初小哲他们刚进入平城,刘婆还生了重病,是小哲靠在药堂做小工,和在码头背沙袋赚钱,才把刘婆救了回来。”

    卫百战眼前浮现了刚刚那个青年俊秀的脸庞和如青葱的身姿还有刘婆那笑呵呵的模样,实在无法想象他们原来经历过这么多痛苦和苦难。

    “不过都督确实帮了他们很多,”邱笑灿笑着看他,明媚得像五月的太阳,温暖和煦,“听刘婆说,后来还是都督派底下的人统一安置难民,才让他们刚进平城有个住的地方呢,我觉得都督特别棒,是个特别好特别好的都督。您看,底下的人都特别敬重您呢。”

    特别好……特别好的都督?卫百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情绪,在邱笑满含敬佩和笑意的眼神中,一股激动的、慷慨的、羞愧的种种不同的情绪一点点顺着他的血管,爬上他的胸膛,汇聚在心脏处。

    既然这么多人都经历过苦难,甚至比自己经历的还痛苦得多,都能不放弃的往上攀爬。

    那么明明应该肩负重担的自己,却一次次的逃避着,这样的自己,怎么配得上特别好三个字,怎么能承受他们的崇拜和敬重。

    “宿主,目标人物报社分降低100分。”

    “目标人物报社分降低100分。”

    “目标人物报社分降低200分。”

    “我天哪,宿主你太厉害了,这个报社分降得实在太爽了。”

    邱笑注视着卫百战越来越坚定的脚步,在心里说道:“本来卫百战就是一个单纯的人,只要找到了痛点,报社分确实会比较好刷。”

    “恩恩,如果能一口气完成任务就好了。”系统叹息道。

    邱笑也有点可惜,刚刚一直提示降报社分的时候,邱笑的心也难得的激动了一把,“慢慢来吧,不着急。”邱笑说道,这次能降这么多,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好了,就到这吧,我就不打扰我们敬爱的都督去工作了。”邱笑站在巷子的出口,对面对而站的卫百战巧笑倩兮,眸子中全是调皮的光。

    卫百战虎目眨了眨,默默的挪开对视的眼睛,转向街边的一辆小汽车上,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不打扰。”

    邱笑微微倾身,凑近卫百战,近距离观察那已经红透了的耳根,眸子完成一道新月,“真的吗?”

    与卫百战呆得越久,就会发现卫百战真的是很好玩的人,这是邱笑这么几次接触后得出来的结论,碰到过那么多心思深沉的人,这样单纯的男人真是太难得了,让邱笑忍不住想多逗逗他。

    卫百战嗅到邱笑身上清浅的香水味,忍不住抽动了鼻子想多闻几下,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怎么越跳越快了,尤其是邱笑靠近的时候,他既想也靠近她又想远远的逃开,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真的。”他点了点头。

    邱笑不知道实情,但是自己却是知道的,其实自己的工作,不过是看看无关紧要的文件,然后根据胡叔叔的意见,下达一些指令而已。要不然就是去参加一个无聊的会议或者是宴会。

    想到宴会,他突然眼睛一亮,过两天就有个宴会,所以……

    下一秒,他盯着小汽车的眼睛一凛,伸手迅速抓过对面的邱笑搂进自己怀里,然后抱着她一个转身躲进了巷子里面。

    然后就有一道枪声响起,卫百战背对着墙壁炸开了一个小小的弹孔。

    被卫百战突然搂进怀里的邱笑一开始还有些茫然,怎么这人突然间这么主动了,不是刚刚还羞涩得像个小男孩一样吗?

    不过当卫百战搂着自己一个转圈躲进小巷子的时候,邱笑就发现了不对劲,毕竟,在她印象里,卫百战也不像是会做什么少女心的事。

    果不其然,当自己亲眼看到一枚弹孔出现在墙壁上的时候,邱笑心一凉,这是碰到了在吃甑糕前担心碰到的暗杀。

    邱笑缩在卫百战的怀里,静静的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感受到他搂着自己腰的手也在微微发着抖。她突然有点心疼了,一个不具备高层管理者能力的人突然被推向一个高位,属于自己原本的情绪都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甚至连原本的性格都需要抹杀。

    连这样的时刻,他脸色都不能改变,不能尖叫,不能害怕,他必须镇定,因为边上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后面跟着的亲卫早已经迅速的窜出去了几个,还余下三个守在卫百战和邱笑身边,眼神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卫百战舒缓了下自己的情绪,低头看向搂在自己怀里娇小的女人,对上她眼里自己看不懂的情绪,心突然变得软软的,“别怕。”他安慰道。

    虽然自己害怕得不行,但是现在有个更弱小的人在在自己怀里,跟上次在戏院后台一样,这种感觉其实还不错。

    邱笑摇了摇头,默默的将头靠着他胸膛。外面不时传来女人男人的尖叫声,和‘砰砰’的木仓声,可以看出双方现在对抗得很激烈。

    邱笑侧着头往上看,发现现在自己和卫百战呆着的地方并不安全,至少如果有人从上方居民的窗子,拿着一把木仓就能对着下面扫射了。

    邱笑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卫百战看向自己,然后指了指上面的窗子,说道:“这里不安全,我们走。”

    卫百战也觉得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心里权衡了一下,迅速招过三个亲卫,冷静的下达命令,“现在马上回到刚刚的甑糕店,这里不安全。”

    然后卫百战松开邱笑,改成拉着她的手,在巷子中迅速的撤离。

    邱笑跟着卫百战小跑着,她看着卫百战牢牢握着自己的手,有种两人好像亡命天涯的情侣的感觉。

    只不过他们确实是在亡命,但却不是情侣。

    好在来暗杀的人并没有在这一路设下什么陷阱,几人安然无恙的到了甑糕店门口,只是可能听到了前街的动静,所以甑糕店的门牢牢的关上了。

    三名亲卫掩护着邱笑和卫百战上前敲门,“婆,是我,邱丫头。”邱笑小声对着门里说道,耳朵还能听到前街传来的木仓声。

    ‘吱呀’门打开了,刘婆婆警惕的将门打开,表情严肃的催促道,“快点进来,快。”

    等人全部进来了,又迅速将门关上,边上的小哲和几个学生还搬了几张桌子抵着门。

    这时,邱笑和卫百战才发现,满屋子的学生还没走了,此时都一脸的惊慌的看着邱笑他们。

    “邱丫头,没事吧,前街发生什么事,怎么突然有木仓声呢?”老太太是从南方逃难来的,当年的南方也跟现在一样,街面上走不得人,经常有军队一列列的跑来跑去,看得人又紧张又害怕。好不容易在北方过了几年安生日子,结果现在这是?又不安稳了?老太太有点发愁。

    说没事实在太假了,但是说实话又怕吓到老人家,正当邱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抵好门的小哲走过来,环着刘婆婆的肩膀,安慰道:“婆,你放心,现在可是在都督的地界,还能出什么事?”

    刘婆婆听孙子这么说,脸色好看了点,确实,现在可是在都督的地界,绝对是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来来,邱丫头和这个黑脸小伙子,还有后面的几个小伙子,你们还是在里面坐。”被安抚住的刘婆婆恢复了以往的热情,还是打开了之前邱笑吃甑糕时呆的房间,招呼着他们进去。

    等邱笑和卫百战重新坐下来,小哲又端了一碟甑糕进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放下碟子的时候,他笑眯眯的扫了眼环着卫百战站着的亲卫。

    小声说道:“您应该就是都督吧?”

    邱笑:小伙子眼睛很厉害嘛!

    卫嘟嘟:马甲掉了!

    小哲:怎么这么多木仓抵着我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