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9.军阀男主想报社10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49.军阀男主想报社10

    “邱老板, 这边请。”邱笑一进包厢,就见胡书逸坐在桌里面。抬手对自己指向对面的位置。

    邱笑并不诧异,一大清早就来了一个穿军装的到戏院找自己,说是有人有请。班主和金玲倒是都认为这是都督派人过来请她的。

    不过, 邱笑想到前几天在甑糕店门口,胡书逸回头望向自己的眼神, 就知道当时他没做的事,总要找个机会来寻自己的。不过既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派下属过来, 说明并没有危险了。

    胡书逸抬手倒了杯茶,推到对面:“劳烦邱老板跑这一趟。”

    邱笑步履款款的走到位置上,侧身坐下,看着胡书逸没剩几根的胡子, 笑着说道:“胡部长有请,我还能不来?”

    胡书逸眯了眯眼睛, 示意邱笑尝尝面前的茶, “邱老板尝尝, 这味道如何。”

    邱笑伸出手, 端起桌面上的茶杯, 修得精细的指甲涂上了艳丽的红色丹蔻,这还是邱笑让身边的小丫头到洋行里去买的,这颜色漂亮得她很是喜欢。现在这艳红色在白瓷茶杯的衬托下, 愈发好看。

    邱笑尝了一口就放下了, “口感鲜甜, 入喉余香, 喉底回甘,这可是上好的铁观音。”

    胡书逸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诧异的看向邱笑,感慨道:“没想到邱老板也是好茶之人。”

    邱笑淡然一笑,自己哪是什么好茶的,在国外呆那么几年,一天天就是喝什么可乐雪碧。

    而自己的父亲其实是爱喝茶的,回国后偶尔去父亲那呆一会,总会被他拉着喝茶,一喝就是一下午。其实自己知道,不过是父亲想跟自己多待会,借着喝茶也能聊聊。

    这铁观音在父亲那喝过不少,所以邱笑在这茶刚入口的时候就尝出来了。

    邱笑摇了摇头,画着斜长眼线的眼睛眨眨,正色道:“胡部长,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吧,这茶喝不喝其实都可以。”

    胡书逸也放下茶杯,收起之前寒暄的情绪,眼神锐利的看着邱笑,“既然邱老板这么说,那我就只好不说暗话了。”

    他站起来,穿着长衫的老头身姿不再挺拔,背也微微驮着,他走到窗边,背对着邱笑说道:“邱老板应该知道,我对于邱老板擅自将都督带去那个地方,并且还差点让都督陷入危险,是非常愤怒的。”

    邱笑点头,说道:“自然是清楚的,毕竟,胡部长那天后来看我的眼神,可是让小女子后怕不已。”

    胡书逸手放在背后,“看来邱老板感知危险的能力还是很出众的。”

    邱笑回忆起当时胡书逸看过来的眼神,冰冷、漠然,邱笑毫不怀疑,他会杀了自己,“身为生活在底层的人,对于危险总是要敏感一些的。”

    胡书转过身,头顶泛白的头发在窗外投过来的光下都显得透明了,“不过,有人可是亲口保下邱老板。”

    邱笑想到当时胡书逸弯腰跟做在车里的卫百战说话,而卫百战还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嘴里说了些什么,自己隔得远,什么也没听到。现在听胡书逸这话里的意思,那当时就是卫百战拦下了胡书逸。

    邱笑甜蜜一笑,“那我就只好感谢保下我的人了。”

    胡书逸默默的挪开眼睛,深觉自己这颗单身了50多年的心受到了伤害,小年轻真是太讨厌了。

    “不过,胡某人还是必须在这里对胡老板说两句话,首先,胡某人感谢邱老板用心良苦;第二希望以后邱老板多多考虑后果,毕竟,都督对整个北方是极其重要的存在。”

    邱笑抿了抿唇,其实那天遭遇了那样的事,她也后怕,所以并不做反驳,不过有些事还是需要反驳的,“难道胡部长不认为,都督其实并不需要这样的保护吗?”

    胡书逸叹了口气,“胡某人又何尝不明白。”下一刻,他转头眼神晶亮的看着邱笑,对她微一拱手,“所以胡某人还是要再次感激邱老板的用心的良苦。”

    话未说尽,但是邱笑已经明白胡书逸感激的是什么了,她侧开身体避开这一礼,然后对胡书逸一挑眉,“胡部长先别急着谢,因为恐怕过后胡部长要谢我的可就更多了。”

    胡书逸听清楚邱笑说的话,激动的上前道:“邱老板的意思是?”

    邱笑微微点头,“还需要胡部长多多配合,保证不会让胡部长失望就是了。”

    “好,好。”胡书逸垂下眼睛,连连称好,对邱笑说的话并无多少怀疑,毕竟,现在都督的改变自己可是看在眼里的。

    他正对着邱笑又是深深一礼,“若是邱老板有需要胡某人的地方,还请尽管提出来。”

    邱笑对着老头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一碰到他家都督的问题就看得比谁都重,不过听到他这么说,她笑得像只狐狸一样,说道:“还真有胡部长帮忙的地方。”

    ……

    到了宴会那一天,邱笑特意跟班主请了个假,说明了情况,现在戏院因为自己,其实已经带动了好一批戏迷。所以偶尔自己不出场,并不会又太大影响,下面没出头的院里的孩子估计还巴不得自己不出场呢。

    班主心里是不太乐意的,院里的顶梁柱成天往外跑算什么事?不过见邱笑态度诚恳,虽然邱笑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就是都督那边有请。班主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跟都督说,邱笑今晚还要登台,没法跟您出去吧。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吧?

    头天卫百战特意派了身边的亲卫来告诉邱笑,让她等着自己来接,所以邱笑梳妆打扮好,就安心的等着卫百战过来。

    到了约定的时间,邱笑走出戏院,就看到院门口不远的街边,停着一辆小汽车。随着自己出来,小汽车后座的车窗摇下来,露出卫百战那张面无表情冷硬的脸。随后,卫百战从车上下来,1米9几的大高个穿着笔挺的西服配上一件黑色大衣,真是帅气极了。

    邱笑不否认自己被铺面而来的荷尔蒙熏得有些迷糊,她穿过街道走到卫百战面前,巧笑倩兮的看着他,“都督今儿个格外的帅气嘛。”

    卫百战不好意思的伸手摸了摸鼻梁,眼里的惊艳不加掩饰,他由衷的夸赞道,“你,你也很好看。”

    这可不是说假话,今天邱笑穿的是昨天亲卫一道送来的礼服,一条流沙金紧身大露背晚礼服,裙摆像鱼尾一样撩开,可能也是考虑到礼服是大露背的,所以还特意搭配了一条毛绒绒的披肩,脚底下踩着流沙金色的高跟鞋。

    邱笑还注意到了卫百战的领带也是流沙金色的,跟自己身上的礼服正配套。两人站在街边,男士低头眼神温柔的看着女士,女士抬头笑眯眯的看着男士,看在旁人眼里犹如一幅精致的油画一般。

    卫百战拉开车门,绅士的邀请邱笑入内,然后自己再钻进去,坐在她旁边。

    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邱笑看在眼里觉得好笑,怎么这人突然拘谨了这么多?

    随着车慢慢启动,行驶在路上,邱笑开口问道,“都督,您还没告诉我今天是怎样的宴会呢?”

    卫百战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真的还没跟邱笑说过,他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是南方刘家举办的一次宴会。”

    “刘家?”邱笑疑惑的皱起眉毛,迟疑的问道:“是我知道的那个刘家吗?现在南方应该有不少地区是他们掌控的吧?”

    卫百战赞赏的看了眼邱笑,没想到她还会关注这些,最近自己也一直在研究南方的这些掌控着权利的世家,正好可以跟邱笑说说:“没错,就是那个刘家,前几天的暗杀其实就是他们安排的。”

    邱笑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嘴巴一撇,不高兴的说道:“居然还有脸邀请您参加。”

    卫百战被她可爱的表情逗得柔化了冷硬的表情,僵硬的放在膝盖上的手也放松了下来,他有些随意的靠着,“这就是世家的‘气度’,前一秒恨不得要了你的命,下一秒又能随时与你称兄道弟。”

    邱笑嘟囔道:“恶心,就是为了利益而已。”

    卫百战侧头看她,眸中泛出星星点点的笑意,为她的直言而笑。

    确实很恶心……

    小汽车仿佛开了很久,停在了一个灯火辉煌的公馆面前,门童在看到小汽车后就机灵的拉开了铁门,小汽车并没有像其他车一样停在了外面,而是直接开进铁门,停在了公馆门口。

    里面的人也知道了动静,一个穿着长衫的矮胖中年男人笑得像弥勒佛一样从里面出来,候在车门边上。

    卫百战长腿一跨出去,那人就迎了上了,等卫百战站直,就拉着他的手亲热的寒暄道:“卫都督,哎哟,卫都督过来可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卫百战说道:“哪里哪里,刘督军热情相邀,卫某人岂能不来捧场。”然后又说道:“刘督军请稍等,我这还有位美丽的女士需要我邀请出来才肯下车。”

    刘奇敏腆着肚子,脸色有一瞬间不太好看,前段时间自己去信,想让这个年轻的都督跟自己女儿认识一下,被拒绝了,他并没有太当回事,如果计划成功,其实认识不认识都无所谓。

    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既然这样,自己就想着趁着这个宴会再次介绍自己女儿给这位都督。谁成想,人居然自己带了位女士。

    看这位的态度,就知道车内的女士在这位都督心里,地位绝对不低。

    刘奇敏不以为然,不过是女人嘛……他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位女郎能让这个管理整个北方的都督这么重视。

    “您在外面说的,我可都听见了,什么叫我非得要您邀请才肯下车的啊?”

    刘奇敏首先听到的就是一道娇蛮清甜的女声,随后一只涂着大红色丹蔻的白嫩小手搭在了卫百战伸出的手里。一只流沙金色的高跟鞋从车内伸出,踩在了铺在车边了的地毯上。再然后,穿着流沙金紧身长裙的女郎就从车内整个出来了。

    发型是时下最摩登的烫发,但是却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身材高挑修长,玲珑有致,皮肤也紧实细腻。

    一张小巧的鹅蛋脸,上挑细长眉毛,还有那一嗔一笑皆在眼里的媚眼儿。倒不是说是个多好看的女人,但绝对是个吸引人的女人。

    “爹地,你怎么出来这么久啊?”一道甜腻的声音从刘奇敏身后传来,然后一个穿着洋装,头上戴着纱帽的女郎从后面走出来。

    她看到正在给邱笑披上披肩的卫百战,瞪大了一双眼睛,“爹地,这位先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