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69.终章1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69.终章1

    “系统, 这次的任务值完成了多少?”邱笑坐在虚空之中, 环抱着自己问道。

    在上一个世界,她跟北木览过了一辈子,因为她是人类,寿命有限的原因;所以短短几十年之后, 就垂垂老矣。而北木览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模样, 甚至连身上那股单纯的稚气都没有任何变化。

    在临死前, 她布满了老年斑干瘦如枯枝的手抚摸着北木览年轻的脸, “我马上就要走了, 你要记得好好吃饭。”

    北木览看着面前这个早就不再年轻的女人, 感受着她枯瘦的手抚摸在自己脸上的力度, 一如以往清澈的眼睛里,大颗大颗的泪水滴落下来, 他一个劲的摇着脑袋:“笑笑, 你再陪陪我好不好?”

    邱笑想伸手将他的泪水擦去,怎么都这么些年了, 还是这种傻孩子的样子呢?“别哭了,我会陪着你的。”

    “你骗人,你一定不会陪着我的,你的灵魂都不属于这。”北木览拉用力掐着她的手, 辩驳道。自己早就发现邱笑的灵魂不属于这, 所以其他人哪怕死后都能变成鬼, 但是邱笑不能, 甚至连她死后会去哪, 他都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邱笑浑浊的眼睛震惊的注视着北木览。

    北木览吻了吻她的手,低声说道:“我是妖啊,我能看到很多你看不到的东西,比如你的身体和灵魂就一直是不契合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邱笑还能说什么,她声音越发虚弱的说道:“那,那你到现在才说出来?”

    北木览起身凑到她的耳边,眼里的泪水一直没停下来,“笑笑,你安心睡吧,你放心,不管你到哪,我都会找到你的。”

    邱笑再也撑不住眼皮,听到他这么说,只是轻微的扯动了下嘴角。

    好啊,我等着你。

    ……

    “本次任务,宿主的任务值完成60点。”系统的电子音响起。

    邱笑环抱着双腿,一动也不动的坐着,“系统,我还要完成多少个任务?”她累了,真的有些累了,从前她一心想着回到原来的世界。每次的任务都玩儿似的,不投入感情,随时随地潇洒的离开。

    但是在尝过了一世温情之后,无论是心还是身体,都陷入了异常的疲惫。

    “本系统在根据紧密的计算之后,在这里需要恭喜宿主,您的任务已全部完成。”系统说道。

    邱笑猛的抬起自己的脑袋,两个大大黑亮的眼睛从手肘中露出惊喜的眼神,“真的吗?”她尖声问道。所有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吗?

    “是的,任务已全部完成。”系统肯定道。“宿主可以安心的睡一觉,等您睡醒,就会发现自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那……”邱笑惊喜的站起来,在虚空中走来走去,心中的那份疲惫早已消失不见,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你是不是也会消失?”

    “是的。”系统的电子音没有任何起伏的说道。

    邱笑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什么感觉,对于系统,她是感激的,如果没有它的存在,那她死了就是死了,再也没有回去的可能。虽然能回去的机会是自己做任务换来的,但是在做任务的过程中,系统也不断的帮助自己,不然那些任务也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在这么多个世界里,也只有它是陪伴自己最久的。所以在知道自己醒来,就再也见不到它的时候,心里难免会有些失落。

    “我会想你的。”邱笑认真的说道,其实自己跟系统关系并不算亲厚,两人没有太多的交流,更多的是任务之间的对接,所以她只能说,在未来,她会想起做任务的时候的日子,也会想起这个系统。

    “恩,我也会想你的。”系统的电子音依然平板。但邱笑眼眶却有些热热的,百般滋味都涌了上来。

    ……

    邱笑顶着巨疼的脑袋想从床上爬了起来,但又因为身体过于虚弱脱力的垂倒在床榻上。她无力的躺着,只有眼睛能四处转动打量着自己身处何地。

    看情况应该是在医院里,也不知道这是哪家医院,环境还不错。周围都是白色的,只除了窗帘是浅浅的蓝色,正有微风吹过,将窗帘荡起一**涟漪。窗台上还放着几盆小小的绿色的多肉,给这个单调的房间增加了一些活力。

    不过系统不是说回到死亡之前吗?怎么死亡之前是在医院?

    知道系统不咋靠谱的邱笑也没多想,只是想着可能是回到猝死之后,看这个情况应该不是猝死,不然可不会在医院醒来,而是在太平间的冰柜里了。

    邱笑琢磨着可能系统把自己的死亡改成了晕倒,自己在办公室晕倒,当时不止自己在加班,还有其他同事也在,并且当天就有项目报表要给自己看的,所以只要发现自己晕倒了,把自己送到医院是理所应当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通知自己的父母,如果通知了的话,应该也快赶到了吧。

    邱笑这么想着,没注意到门被打开了,一个中年妇女拎着一个保温饭盒从外面走进来。她边进门边大声说道:“笑笑啊,你看妈妈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是你最爱吃的冬瓜炖排骨哦,妈妈炖了四个小时呢。”

    然后她看向床上,正对上邱笑睁开的眼睛。中年妇女手中的保温饭盒掉在了地上,咕噜噜的滚远。她的眼眶渐渐泛红,手也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邱笑眼睛也有些酸,她睁大了一双眼睛,嘴里无声的喊了句:“妈。”

    中年妇女也就是邱笑的妈妈刘丽敏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她抬手遮住自己的嘴巴呜咽出声。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她向来是愧疚的;尤其是她和她爸离婚之后,又重组了家庭,难免会对这个女儿有所忽视。

    但不代表他们不关心这个女儿,毕竟是俩人的第一个孩子,他们在她小的时候也给尽了疼宠。所以哪怕他们离婚了,都约好了不能忽视这个女儿,对于邱笑的要求,也几乎是有求必应。自己后来组成的家庭生的孩子有的,也一定要给这个女儿留一份。

    在邱笑出国读书回来之后,虽然她会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自己,但是刘丽敏还是感觉到邱笑对自己的生疏,她无奈的同时又无可奈何,只能维持着母女情谊,不浅不淡的接触着。

    但是在接到邱笑同事的电话说是晕倒在公司,生命垂危之后。她忽然感觉天都要塌了,不管他们现在关系如何,但这是自己拼命生下来的孩子。她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碰到这样的事。

    在医院碰到邱笑的爸爸,两人几十年没见了,再见居然是在女儿的急诊室外面。两人都在自责对女儿的关心不够,他们没有指责对方。因为他们两人心中都有愧,无法那么理直气壮的去指责对方。如果不是他们大人的选择,怎么会让邱笑成为一个在外人看来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呢?

    当医生从急诊室出来,说自己的女儿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时候,刘丽敏心痛得恨不得死过去,自己才二十多岁的,大好人生都没享受过的女儿,居然可能成为植物人。

    几乎是一夜之间,刘丽敏和邱笑的爸爸邱鹏民都苍老了十岁不止。两个在离婚后就没对邱笑尽过多少父母责任的人,下定了决心哪怕邱笑成为植物人,也要好好照顾她,哪怕她再也醒不过来。

    这间在邱笑看来是病房的地方其实不是医院,而是她爸联系的疗养所,在这个疗养所里,基本都是身患重病的人。又因为这个疗养所环境非常的好,所以在这里疗养的也非富即贵。自然这个疗养所价格是很高的。

    邱笑的爸爸是开了一个中型公司,公司产值还可以,能赚到钱,也可以负担邱笑在疗养所的费用,但不管是疗养所还是其他药物治疗,其实这都是一大笔资金。为此,邱笑的后妈,也就是她爸爸后娶的老婆,不知道在她爸面前抱怨了多少回。

    结果一颗浓浓爱女心的邱鹏民眼睛一瞪:我给我女儿看病怎么啦?别说我给我女儿花了这么多钱,我哪怕是把公司卖了,也要给她把病看好。

    邱笑的后妈没办法,只能暗地里嘀咕:前妻生的女儿金贵,那自己生的孩子呢?但到底不敢在邱鹏民面前再多说一句了,就怕邱鹏民真的一气之下把公司卖了全给邱笑治病。

    刘丽敏是一个画家,这么些年也有些名声,再嫁的丈夫也是的成功的商人,对于自己的妻子要照顾之前的女儿,不仅没有意见,反而大赞妻子是一个好母亲,并且直接让妻子有要求就提,甚至还说让妻子将邱笑接回来。他也见过邱笑,知道邱笑是个好孩子,跟自己的妻子一样温柔。

    刘丽敏感动之余,还是决定将邱笑放在疗养院,毕竟疗养院对病人需求更了解些,最多就是自己累点,每天过来陪女儿,再看看这边有没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所以哪怕邱笑在病床上昏迷了几个月,其实方方面面被照顾得比她自己生活还精细些。

    刘丽敏也是知道植物人需要家人都说说话,聊聊天。知道自己女儿爱吃,所以经常变着花样做点吃的带过来,哪怕她只能闻闻,但是万一呢?刘丽敏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

    结果今天这个万一就实现了,看到自己无声无息躺在病床上几个月的女儿,睁开了一双眼睛,还能用口型喊自己妈,这怎么能不让刘丽敏激动得哭出来。

    “笑笑,笑笑,”刘丽敏扑到邱笑床边,摸着她瘦削的脸蛋喊道:“你可算是醒了,你是想要了妈妈的命啊!”

    邱笑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想抬手给她擦眼泪的力都没有,只能用口型说道:别哭,妈。

    刘丽敏看懂了,哭得更厉害了。

    邱笑也是第一次见刘丽敏这么失态的样子,因为她是画家,身上总是有一股优雅温婉的气质。小时候邱笑很喜欢自己的妈妈,因为她很好看,身上香香的。从她有记忆力以来,就从来没见过刘丽敏哭,哪怕是跟她爸爸吵架吵得最凶的时候,也从来都没哭过。

    现在见她为了自己哭成这样,连脸都比之前自己去看她苍老了几分,她的心里又是酸又是疼。

    她挣扎着抬起一只手,轻轻拍在刘丽敏的背上,裂开一张嘴笑着表示自己没事,安抚着她。

    刘丽敏哭够了,轻轻点了点邱笑昏迷这段时间瘦得没有一点肉的脸,“你还有脸笑,你知道你昏迷了六个月吗?这六个月你知道我和你爸是怎么过来的吗?”

    六个月?邱笑眼睛瞪大,不是回到死亡之前也就算了,居然还昏迷了六个月?邱笑现在想把不靠谱的系统拎出来质问。

    平白让自己老了六个月,不知道六个月对一个快30岁的女人有多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