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TXT下载->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75.终章7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每个男主都报社[快穿] 75.终章7

    邱笑几乎是弹跳着从北木览腿上跳起来, 然后脚下不稳的踩到了北木览垂到了地上的衣角。而北木览被邱笑的动作吓得够呛,不慌的心也跟着慌乱了起来, 他忙起身伸手去捞眼看着就要摔倒的邱笑, 然后忘了自己的衣角被邱笑踩在脚下。

    北木览只来得及把邱笑搂在怀里,然后往旁边的病床上倒去,争取降低至最小伤害。

    邱笑晕头转向的倒在病床上,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同样眼睛眨巴眨巴, 趴在自己身上的北木览。然后一起往门口刘丽敏方向看去。

    刘丽敏也是眼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弄得一脸懵,从自己进门看到女儿跨坐在贝医师腿上, 像是女儿正在调戏贝医师,姿势暧昧, 再到贝医师为了护住自己的女儿, 两人直接摔倒在病床上, 还是男上女下的姿势。这会倒成了贝医师强迫闺女一样, 姿势更暧昧了。

    哪怕她见多了世面,看到眼前这幅情景也忍不住捂着嘴巴, 以免自己惊呼出声。

    等邱笑和北木览手忙脚乱的坐起来, 整理好自己, 刘丽敏已经坐在椅子上喝了好几被茶来压惊。

    刘丽敏看了看头发丝还有些凌乱的女儿坐在床上小心讨好的看着自己, 又看了看站在床边,脸颊泛红异常羞涩的贝医师, 她又喝了口水, 然后才开口对邱笑说道:“怎么回事?”

    她眼睛不瞎, 一进来就看到女儿的豪放坐姿也就算了, 再到后面一系列问题。再看看贝医师现在脸红样,哪有以前在他们面前的半分镇定自若。这里面没点猫腻,她是不信的。但一般都是这样,先得问自己人。

    邱笑正准备说话,就被北木览抢了先,“阿姨好,其实我跟笑笑是在国外就认识的。”

    刘丽敏狐疑的看了看他,对他说的话不大相信,然而自己女儿在边上拼命点头,让她又不得不信。“这样啊,那你是不是知道邱笑出事了?”

    北木览和邱笑对视一眼,北木览点了点头解释道:“是的,我是知道笑笑出了事所以特意过来的。”

    刘丽敏垂眸默默说道:“难怪,我说怎么这么巧,刚好医生就推荐了催眠医师,这些都是你安排的吧?”

    “没错。”北木览大方承认,反正已经被撞见了,瞒下去对自己和邱笑一点好处都没有,不如承认,以求在刘丽敏这博得一个好印象。

    “其实,其实我跟笑笑在国外就在一起了,后来也是我当年年少轻狂,笑笑生我的气,就分手了,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爱着笑笑的。”北木览又说了一番表白的话,然后看向邱笑心知肚明的眼神,做出愧疚状。

    刘丽敏总算明白了,原来贝医师跟自己女儿当年就在一起过,她又想到女儿在回国后,一直到现在都没谈恋爱,难道就是在等贝医师?

    刘丽敏对贝医师印象一直特别好,不仅是他帮助自己的女儿醒过来,还因为他在跟自己和邱鹏民接触的时候,一直彬彬有礼,非常亲和。

    那现在一切都说得过去了,这个贝医师因为一直喜欢着自己女儿,所以听说她出事,为了能帮到自己女儿,就直接赶了过来。又为了不让自己和邱鹏民起疑,干脆装作不认识女儿的样子。

    她又想到女儿能醒过来,可能也是因为贝医师是她喜欢的人的原因。想到这里,刘丽敏心口有点酸酸的。但随之而来的是自责,如果不是她对女儿关心不够,又怎么会不知道女儿当初在大学谈了男朋友呢?

    至于其他更多的细节,刘丽敏没有深想,她现在只是沉浸在自责中,甚至因为想到女儿极有可能是受到情伤,才这么多年单身一个人生活这么久,而哭了出来。

    刘丽敏默默的擦着眼泪,而北木览看到准丈母娘突然哭了,还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瞪大了眼睛惊慌的看着邱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邱笑看到她妈突然哭,就明白她想到了什么。以前她跟她妈每年都见得不多,因为她妈是再嫁,而且她又是艺术家,平时仪态都是高贵典雅的。但自从自己醒来后,她妈跟泪筏子打开了似的,哭过不少次,甚至有一次继父过来看她,结果她妈又哭了,还惹得她继父瞪了她好几眼。

    她知道她妈为什么哭,其他女人到她妈这个年纪,是更年期,变得比以前暴躁;她妈倒好,确实越来越小女人,不是外表,而是内心,越来越心软。她哭就是觉得对不起自己,没照顾好自己。

    但其实邱笑并不在乎这些,她从来不觉得她爸和她妈有哪里对不起自己的,最初她可能觉得不适应,但是渐渐长大,也能理解父母。所以,分开有时候并不是坏事。

    “妈,你别哭了。”邱笑冲慌乱的北木览点点头,然后下床,走到她妈身边,搂着她小声安抚:“你哭什么啊?这会贝医师还在呢!”

    刘丽敏也是一时没控制住,听到女儿说的,结果北木览非常有眼力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眼泪,不太好意思的对北木览笑了笑,“实在是抱歉!”

    邱笑拍了拍她妈的手,嗔道:“您跟他道什么歉啊!”

    刘丽敏心情平静下来,瞥了邱笑一眼,佯做要追责的问道:“你还好意思说,那天你们俩还自我介绍啥的,是不是故意当着我的面假装的?”

    刘丽敏知道这俩人的关系后,就想到了那天在楼下公园碰到的事,现在仔细想想,就发现当时贝医师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眼神似乎一直看着自己女儿呢。而邱笑呢,似乎没什么表情的样子,难不成还在生气?两人还玩什么不认识的戏码。

    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生气呢?

    要不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反正刘丽敏现在想想贝医师跟自己接触的时候,谦和有礼的样子,就满意得不行了。

    北木览也是听刘丽敏提到上次公园碰到,才突然想到了这么一茬,正准备找个理由解释的时候,结果刘丽敏自己都找好了借口。

    邱笑看着他一脸懵逼的样子,耸了耸肩,表示不用担心。

    有时候女人脑补起来,能演一部360集还带上部总部下部的电视连续剧,哪怕是艺术家也不例外。

    “行了,妈,您心里明白就好,还问出来做什么呀?”邱笑搂着刘丽敏,害羞的撒娇道。

    刘丽敏爱怜的抱着她,笑道:“妈妈不就多了两句嘴嘛,瞧你这嘴嘟的,行了行了,妈不问了总可以吧。”

    邱笑扭了扭身体,闹闹腾腾的。

    北木览在一旁满眼笑意的看着,以前邱笑跟他在一起后,除了喜欢逗自己,也喜欢这么赖在自己怀里闹腾。

    母女俩腻歪了好一阵子,刘丽敏才突然反应过来北木览还站着呢。

    “哎哟,瞧我这脑子,贝医师,你坐吧,老站着像什么样子。”

    北木览忙摆手,“不用,不用,我站着就行。”这会怎么敢做,还不如站着更显得恭敬的。“您叫我木览就行,木览是我的字。”

    邱笑在一旁直翻白眼,指了指另一张床边的椅子,说道:“让你坐你就坐嘛,在这客气什么?”

    这么高个子杵在那,自己不嫌站得累,坐着的人仰着脖子看还累呢。

    北木览对邱笑言听计从,马上走到另一张椅子上恭谨的坐下,两腿并地紧紧的,腰板挺直,头昂着,手规矩的放在双膝上,跟小学生练坐姿时一模一样。

    邱笑和刘丽敏看着看着就笑了。刘丽敏从北木览走过去到坐下,眼睛的满意都快溢出来了。

    瞧瞧这身高,瞧瞧这医生白大褂穿的,再瞧瞧这宽肩窄腰。啧,别的不说,她女儿的眼光随她。

    她前夫年轻的时候就是有名的帅小伙子,不然她也看不上。哪怕是再嫁,选的也是长得好看的。她的审美不止在作品上高标准,在看人方面也是高标准。

    北木览现在极力展示出自己最好的姿态给丈母娘看,心里其实紧张得不行,但是面上还尽量绷住。

    邱笑越看越忍不住笑,到最后直接又笑倒在她妈怀里。

    刘丽敏拍了拍她,等她笑过了,才开口说道:“行了,也这个点了,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一趟。”

    邱笑拉住刘丽敏,撒娇道:“怎么就走啊?”

    刘丽敏瞪她,“你当你妈没事啊,我学生有个画展要开,我去帮忙看一眼。”

    邱笑闻言,有气无力的扑倒在病床上,摆了摆手,“走吧走吧。”

    北木览忙站起来,恭敬的说道:“阿姨,我送您吧。”

    刘丽敏恨铁不成钢出拍了下邱笑,“还是木览懂事,你都不主动开口说送我。”

    被夸奖了的北木览避开邱笑瞪过来的眼神,然后小心谨慎的打开门,让刘丽敏先走出去。他快走两步到邱笑床边,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我马上回来。”

    邱笑推他,“行了,你先把我妈应付过去吧。”

    什么有事?不就是想接着拷问北木览嘛,只不过当着自己的面不太好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