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快穿不如撩男主TXT下载->快穿不如撩男主-> 71.大哥,砍谁你说 04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快穿不如撩男主 71.大哥,砍谁你说 04

    这是FangDaoZhang这是FangDaoZhang  夏壬壬知道他不想让彼此为难, 装成被他忽悠地团团转的模样,眨巴眨巴眼睛,说:“原来这样啊, 那家里的事情忙完之后, 要快点回学校哦。”

    路森点头说:“好好好!”

    夏壬壬又说:“真的要快点回来哦, 我还没有好好地感谢过你, 连请你吃馄饨还是请你吃饺子这么复杂的问题,我都考虑好了, 就等你回来了!”

    路森说是吗那你可真棒。

    夏壬壬笑嘻嘻地点头, 说我走啦!然后就不带一丝留恋地走了。

    望着那道背影, 路森莫名觉得有点失望, 说走就走,真的不考虑依依惜别地缠绵一下?

    接下来夏壬壬,哦不,系统就把自己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学习当中去。

    没过几天,张纵家里就出了事情。这一大家人日子过得太顺遂,就没有了警戒心,黑心黑肺的事情做了太多, 留了太多把柄, 终于阴沟里翻了船,撤职的撤职, 入狱的入狱, 留下的老弱妇孺收拾包裹就跑路了。

    夏壬壬和系统放了心, 默默关注夏壬壬的路森也放了心。

    一模考试结果下来, 夏壬壬又得了个第一。

    这个时候,已经距离他最后一次见路森一个星期了。夏壬壬猛夸系统超级棒,系统看着他沉迷于游戏,把任务丢到一边的样子,叹了口气。

    夏壬壬问:“你为什么叹气?”

    系统说:“你的心里是不是真的只有游戏了?”

    夏壬壬深情地告诉系统:“我的心里,永远有一个属于你的位置。”

    系统呸了一声,问他:“你还记得路森吗?你还记得任务吗?”

    “哦?”夏壬壬惊讶道,“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

    系统:“……”好绝望。

    夏壬壬说:“骗你的,嘿嘿。”

    于是下一秒,路森就像是感知到他的想法一样,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

    夏壬壬一开口就问:“你到底是喜欢吃馄饨,还是喜欢吃饺子!”

    路森一愣,想起来他指的是什么,笑道:“我喜欢吃小可爱。”

    夏壬壬问他家里的事情还没有忙完吗,怎么还不来学校。

    路森绕过他的问题,说:“小可爱,今晚记得给我留个门,我去找你。”

    “你说啥?”夏壬壬问,“你打算对我图谋不轨吗?”

    路森知道他在开玩笑,就笑得更加变态:“嘿嘿嘿,小可爱,洗干净等我。”

    挂完电话,夏壬壬还真就去洗了个澡。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路森告诉夏壬壬自己来了。夏壬壬屁颠屁颠地把他接回家里,告诉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那种认真的样子,让路森忍不住怀疑,这傻孩子不会真的打算以身相许吧?

    他闻了闻对方身上清甜的气味,又捏捏对方的耳垂和脸蛋,遗憾道:“太嫩了,下不了口,你还是请我吃饺子吧。”

    夏壬壬就打开冰箱,从冷冻室里拎出一袋速冻水饺,说:“呐,吃吧。”

    水饺包装袋直冒冷气,路森嘴角抽搐了一下,问道:“你晚上还没吃吗?”

    夏壬壬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我忘了。”

    路森心疼地摸摸他的头,感叹傻孩子一个人生活不容易。

    他说:“别急,哥哥给你煮水饺吃。”

    于是转身去厨房里煮水饺去了。

    速冻水饺承担着江湖救急的重要作用,十几分钟后,夏壬壬的面前就摆上了一盘白胖白胖的饺子,香喷喷的热气直往鼻子里钻。

    夏壬壬吃了一口,激动地说:“好吃不过饺子!”

    路森:“不要指望我会接下一句。”

    “下一句是什么?”夏壬壬问。

    他抬起脸看着路森,热气氤氲中,那张小脸带着粉润的色泽,懵懂地表情让路森心头一跳。

    “没有下一句,吃你的吧。”路森很正经地说。

    夏壬壬一边和系统吐槽这人假正经,一边乖乖地埋头继续吃,等着路森和他说话。

    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路森今晚为什么要过来找他,总觉得对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一直等到那盘饺子被吃完,他也没从路森嘴里知道原因。

    路森喜欢这里。不是因为这里的布置有家的温馨和甜蜜,而是因为这里是夏壬壬住的地方。他又像那个周末一样,收拾夏壬壬的碗筷,又替夏壬壬收拾了房间。

    原主喜欢胡乱丢东西,夏壬壬也有样学样。地板上七零八落地放着书本、手办之类的东西。路森收拾的时候很快乐。每一个被丢在地板上的东西,都沾染着小可爱的气息。

    最后他又开始收拾夏壬壬的书桌,书桌上的试卷题集一堆一堆的,可以看出来他的小可爱真的私底下很努力上进!

    夏壬壬洗好澡躺在床上,像个大爷,对着老妈子似的路森指手画脚。

    “那本书我还没看,放第二个架子上。”

    “那支笔丢了,不好用。”

    ……如此等等。

    路森享受着这种感觉,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意。直到他在书架上翻出一叠信,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夏壬壬意识到他的变化,问他怎么了。

    “这个,你还留着?”他指着信封上的落款,反问道。

    落款是陈荷,那个被原主深深喜欢着的女生。这些信都是夏壬壬穿来之前存在的,原主将它们收藏着,夏壬壬也没有必要在意。

    路森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心想这小兔崽子果然是个笔直笔直的家伙啊,表面上看起来分得潇潇洒洒,指不定私底下怎么缅怀自己的爱情呢!

    青春期的孩子是矫情的,尤其是原主和陈荷这样喜欢读书的孩子。两人刚开始认识,就是在某社区网站组织的线下同城读书会上。

    夏壬壬翻看过那些信纸,当时他问系统为什么原主和陈荷都这么沉迷于写读书笔记。系统说他是个没有情调的糙汉子。

    “你放回去吧。”夏壬壬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路森将东西都放回原处,调笑道:“你还真是痴情啊。”

    夏壬壬低着头,沉默不语。

    灯光在他脸上打下阴影,看起来有些伤感。路森心里闷闷的,找不到宣泄口。

    接下来气氛又恢复原样。

    两人偶尔交流几句,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竟然也没觉得尴尬。

    半夜十二点多的时候 ,夏壬壬打着哈欠躺倒在床上,用软绵绵地声音告诉路森:他要睡了。

    路森没像之前那几晚等他睡着,而是直接将他抱进自己怀里。

    他困得迷迷糊糊,皱了皱眉,扭动了几下。

    “你离我远点啊,这样怎么睡得着。”

    路森听着他嘟哝时软糯的嗓音,目光又深又沉,藏着一种叫人看不懂的情绪。夏壬壬一抬眼,就和这样的目光撞上。

    他心中微微诧异,总觉得路森今晚一直怪怪的。

    “睡吧,哥哥抱着你睡觉。”路森咧嘴笑了一下。

    那种诡异的感觉在夏壬壬心头一闪而过,就找不回来了。他嗫嚅了几句,很快就在对方的怀里沉睡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家里没有路森的影子。

    夏壬壬穿着睡衣,揉着乱乱的头发,在家里转了一圈,一切都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好像夜里来了个田螺姑娘。

    他打算给他的田螺姑娘发个短信,道一声谢谢。田螺姑娘的信息却抢先一步发过来了。

    信息上的内容很简单,就四个字:“乖,我走了。”

    夏壬壬以为这个“走”,是回家。

    实际上这个“走”,是真正的离别。

    路森走了,养父秉持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将人送国外去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夏壬壬,哭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

    “嘤嘤嘤臭男人,睡完就跑!负心汉!”

    系统说:“还不是你技术不好,没让人家爽到。”

    夏壬壬惊呆了:“爸爸,这些天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系统说:“我经历了知识的洗礼,现在浑身充满力量!”

    夏壬壬说:“开车的力量?”

    系统没吭声,转而问道:“现在与主线剧情彻底脱离了,你打算怎么办?”

    夏壬壬绝望地看着天空:“天下之大,人海茫茫,我要怎么才能和他重逢……”

    这是个问题。

    夏壬壬也不可能会贸然去国外找路森,于是过起了清心寡欲的备考生活,每天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地跑。

    系统没有从他脸上看到对于做任务的焦虑,反而觉得他每天都过得很轻松自在。

    夏壬壬说:“我喜欢这种生活,简单,纯粹。”

    系统附和说:“是啊。”

    正准备再委婉地提醒他一下,不要忘了自己是个有任务在身的人,就听到夏壬壬继续说:“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能拿着满分的卷子装逼!感谢爸爸给我选择了这样一个身体,爸爸我爱你!”

    系统:“把你的狗头伸过来,让爸爸摸摸。”

    任务进展到现在,系统发现这位宿主骨子里就有一种吃瓜看戏的天分,能旁观,绝不掺和,执行任务不算消极,但绝不积极。

    周朝生面无表情地拦腰截住他,把他拽进怀里。

    “不进宫了吗?”周朝生问。

    夏壬壬听着他阴森森的语气,心里发怵,下意识地要捂住胸口,周朝生先他一步,将手探进他怀里,从里面抽出来一封信。

    夏壬壬连忙去抢,双手却被对方反剪到背后。

    那封从夏壬壬身上取出来的信被迅速展开,上面是一幅狼型图腾图案,每一处细节都栩栩如生。

    周朝生当然认得这副图腾。

    “你要害我?”他沉声道。

    夏壬壬快速地瞟了眼他的表情,然后意识到自己要玩火**了。

    “是你画的?”周朝生又问。

    夏壬壬面如死灰,一副任他宰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