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1 伪装者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1 伪装者

    人类作为第四纪进化出来的食物链顶端生物,最大的特点就是脑子要比其他动物要发达。比如说现在猎杀食肉恐龙,最有效的方式不是正面硬刚,而是派一个人在恐龙面前扭屁股,把食肉恐龙勾引过来。在恐龙发动冲过来的时候,上绊马索。等到恐龙重心不稳的时候,周围人拿着长矛四面八方围上去。

    不用围死,在几米外停下来,这时候恐龙面对四面八方都是尖锐的长矛是很慌乱。左右难以顾及的。就像草原上围殴野牛的鬃狗,就是前后左右围住野牛。这时候鬃狗再往后面掏肛。没错现在卢安这只小队也就是这个战术。长矛在前面围住,然后后面一个人负责用一根带着尖锐石片的大长矛负责爆菊。

    被爆菊的食肉恐龙会猛然扭头,注意,当恐龙猛然扭头的时候,另一侧脖子弯曲露出来了,这时候那一侧的人只要抓紧机会刺上去就行了。鬃狗也就是这种战术,掏肛,然后野牛转身,头往左边转,右边空门打开,头往右边转,左边空门打开。鬃狗就直接上去咬,而人类的长矛更长。只要配合的好没理由会失败。

    地球进化史上,有一种生物的习性和食肉恐龙很像,也是两脚走路,靠着伸头猎杀猎物。这就是恐鸟。身高三米,曾是美洲大陆的扛把子。不过貌似狼等看起来较小生物移居过去。这帮傻鸟就开始大灭绝了。当然也有一说是人类灭的。

    第四纪的猎食性哺乳动物,比侏罗纪时代的恐龙强的就是脑子。

    至于现在的哺乳类动物也是弱渣,哺乳类动物现在已经诞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将会被压一亿年,三叠纪期间诞生的哺乳类估计差不多要灭绝了,侏罗纪时代诞生的哺乳类,估计在白垩纪也要濒危。如果不是白垩纪末期天降正义,哺乳类断然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而第四纪哺乳类之所以变强,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冰期和间冰期。所有动物都要动脑子,该迁徙的迁徙,该做窝的做窝,该冬眠的学会冬眠。撑不过的都要死。

    卢安突然发现,即使不是人类,就是一群狼群,到达侏罗纪早期时代,可能都能做到称霸。这是进化优势。

    可是脑子越强越好吗?现在卢安的队伍面临的危机,可能是可能是人类脑里面想的太复杂的原因。而在这个越来越孤寂的环境下,大家越来越极端。

    卢安通过预演试探的方法,将每一个人的情况都有了解,司轩是想维护社会的固有道德,大男子主义承担一切,保护弱者。殊不知环境已经改变了。如果不适当调整,将每一个人的责任义务分配公平,工业时代的道德根本无法在原始社会的生产力下维系。

    即使司轩能够坚持下来,其他人坚持不下来。在面对恐龙的时候是极容易受伤的。在危险中穿梭,看到群体内有一部分人贡献极小,却吃着好东西,享受着安全。心里是绝对不平衡。

    那位女白领心安理得的在,司轩坚持的道德规则下享受,早有人不满,只是大部分人一开始并不说,只是等待表态的机会。赵成功和司轩打架时,这些人在拉架的过程中已经表态了。

    而赵成功则是想彻底撕毁一切道德,建立狼群规则,头狼做主,然后头狼的亲信处于次级统治的地位。至于异性,则是彻底沦为物品。说实在话,这个规则放在原始社会是正确的,原始社会的生产力只能维持这样的社会制度。

    但是赵成功的想法,难以推广。大家不可能一直在原始社会中,元一说过,大家会回去的。没人会彻底抛弃道德,遵循这种原始野蛮的社会规则。

    剩下的就是中立派系,这其中立派系又分为可自我生存派系,和寄生派系,李三祥,卢安,以及白露就是自我生存派系,卢安和白露是想在任务中自保,李三祥现在到底想什么,卢安无法判断,但是卢安可以判定李三祥的城府最深。

    李三祥考虑到了每一个人,也试图拉拢每一个人,当卢安决定独自外出的时候李三祥则是阻止了卢安。因为李三祥将卢安计算在可用人力范围内。

    卢安也看到了李三祥也做了白露这位女教师的工作。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心,局势不会失控,同时也对其他几个女性强调她们的人生安全是有保障的,李三祥和蔼的目光就犹如领导下乡安慰农民一样。

    但是真的以为李三祥就是一个好好先生,那就错了。官员这个词不是无能的代表,而是让别人看起来有些无能,其实大家往往只能看到这些人的表象。

    自从司轩和赵成功打架后,队伍在原地停留了两天,气氛非常僵硬,然而最终气氛被一个人的死亡而打破。

    刘兰死了,具体死的过程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在早上言芸和刘兰大妈一起去打水,可是一个小时只见言芸慌慌张张的从丛林中返回,梨花带泪的看似十分惊恐的告诉大家,刘大妈被水中的怪兽拖走了。

    当卢安看到言芸这一幕的时候,仔细的看着言芸,然后预演了几个场景,发现言芸的惊恐是真的,第一次杀人后的惊恐,在预演场景中,卢安直接指认,是言芸杀的。言芸的表情犹如见鬼了一样。语无伦次将该漏的马脚都漏出来了。

    当然卢安并没有拆穿,拆穿后,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刘兰之死,李三祥参与了。得罪李三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死了人,所以队伍中凝滞的气氛被危机感打破了。正义感十足是司轩脸上露出了想要过去看一看意向,但是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李三祥用悲痛的语气打断了:“情况危险,现在我们再也不能损失人手了。现在开始大家最好集体行动。”

    三言两语间,李三祥以人手少,和过于危险为理由阻止了大家到河边调查。通过预演和对回溯卢安看了看每一个人都表情,着重看了看一下言芸的表情,言芸的表情是一种心突然放下来表现,而其他人,则是表示对李三祥赞同,并没有注意言芸。

    看到言芸这个样子,卢安心里暗道:“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骤降,此言不虚。”(言芸为了稳定司轩的领导权不惜亲手染血)

    李三祥看了看司轩说道:“那么现在我们现在就走?”

    司轩点了点头。就在大家定下来一致意见时,赵成功撇着脸说道:“且慢。”

    司轩瞪了赵成功,超成功也毫不示弱的看着司轩。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李三祥站出来说道:“大家冷静,冷静,成功啊你是我们队伍的作用毋容置疑,你说说你的意见。我们一定会细心听取。”

    赵成功瞥了司轩一眼,司轩正要发作,却被言芸握住了胳臂,轻轻的摇了摇。超成功说道:“现在人手少了,大家的需要带的东西多了,非战斗者负责拿着行礼,战斗者可以轻松一些拿着武器对外警戒特殊情况。”

    李三祥拍了拍手说道:“很好,成功说的有道理啊。”李三祥将头扭过来,用非常虚心的态度问道:“大块头,你看呢?”

    司轩皱了皱眉头,随后看了看队伍中的女人,现在的女人皆默不作声。司轩也随即也点了点头。表示对赵成功的意见默认。但是看到赵成功的脸上挂着得意的样子,司轩忍不住了说道:“我决不允许在发生类似前天晚上的事情。”司轩的语气很重。

    然而赵成功,用轻哼一声回应。

    看到这一切,卢安感觉到自己又学到了。如果刘兰大妈还在的话,遇到这种男人强制分摊任务,一定会跳出说风凉话,这种上了岁数的老妇女,就像三国的弥衡(裸奔击鼓骂曹操的那个)你不能直接用强硬手段对付她。和她怼相当于拉低自己的层次。

    当刘大妈这个积极为妇女争夺权益的代表不在了,而现在的剩下的这些女队员,都比较矜持,没有表示反对。所以默认了安排。队伍任务分配的改革成功进行。

    卢安忽然回想起来几个月前刘大妈将李三祥狗血淋头场面,又在预演中看了看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迹象的李三祥。心里不禁哀叹道:“天灾难躲,**难防。”

    队伍再一次出发了,大家继续朝着东方走。

    地面上树枝被踩的咔嚓咔嚓作响,不知不觉中丛林变得十分安静。所有人都开始警觉起来,握紧了手里的木枪。

    卢安拿着弓箭背着包走在队伍的最中央,自己背包两侧插满了削好的箭。卢安屏住了呼吸,一层层预演在脑海中播放。

    突然卢安从背包左侧抽出了一根箭。迅速搭弓箭,拇指捏着弓箭,将弦拉满,捏着弓箭的拇指将弓箭微微轻调。而在这零点三秒钟之内。卢安预演了了十二下,预演中射了十二支箭。所有的风向,和劲道无需计算,轨迹都预演到了,箭离弦而出。十二次!机枪一样的预演!只为了一箭命中。

    在前方二十六米的灌木丛中,发出一个高两点五米的,头上有鸡冠的食肉恐龙猛然跳出来发出了一阵惨嚎。这只食肉恐龙的色调和周围的灌木丛一致,极难被发现,它埋伏在草丛中,在草丛中伸出来一个头就和裸子植物的树枝一样。在卢安的预演中它跳了出来,所以被卢安先发制龙了。

    尖锐的木箭正中这只恐龙的眼窝,当队伍拿起标枪准备反击的时候,又一道线从卢安手中放出。

    相隔不到零点两秒,第二箭射瞎了,这只食肉龙的第二只眼睛。在其张开嘴巴惨嚎的时候卢安取出第三只箭,第三只箭是卢安特制的,用黏土烧的箭头,用植物胶粘上的箭杆,第三只剑正中食肉龙的嘴巴。没入喉管,两厘米。血管大出血。三连发。

    十秒钟后这只食肉龙被戳倒后,司轩和李三祥将箭拔出来后带着诡异的眼神看了看卢安。除了第三只箭黏合了羽毛,有稳定的飞行路线。前面两只木箭由于空气阻力的原因是弧线飞行。而就是这样的弧线,正好命中了眼眶。这种技能堪称神奇了。

    卢安看到大家看着自己解释道:“刚刚发现草丛的眼睛,距离大家太近了,是实在来不及示警”卢安主观状态下,只有两秒秒钟的时间预演,在一秒钟的时间大声呼喊预警,这只食肉龙会提前跳出来。所以卢安直接选择拉弓。

    至于展现出这能力,卢安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这么做,卢安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形成一些威慑。在现在这个混乱的队伍中,想要自保,有时候是应该让人忌惮一点的。毕竟自己的岁数太小了,过去大家的话语权很平均,而现在队伍逐渐开始集权,几个成年男子的话语权越来越大。

    如果继续任由自己在队伍中被忽略。首先自己不是女子,没人怜香惜玉。作为战力最弱的男子,有时候是可以在大家默认下可以被牺牲的。安全,卢安意识到了自己现在不安全的处境。

    这时候赵成功也看了看箭头,看到箭头上浸润的红色血迹,体会了一下箭头入射眼眶的深度。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至于李三祥则是非常热心的走过来,将三支箭还给,卢安,用略带欣喜的语气说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卢安说道:“以前玩弹弓,至于这种弓箭,我最近才熟悉。”其实卢安玩枪比玩弹弓熟悉,三战的时候卢安是配枪巡逻的。至于现在打的这么准,卢安自己都承认这是作弊。狙击手对风速影响弹道的预判,根本比不上卢安现在的预演。

    李三祥点了点头:“现在掌握了就好,晚上你要什么样的箭头,我们帮你制作。”

    卢安也默默的点了点头,卢安不得不承认,虽说司轩正义感十足,但是要选择站队的话,站在李三祥这边其实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半个小时后,大家将这只食肉龙的筋腱抽离,将大腿四肢卸掉后,继续开始前进,通过猎杀这只头戴鸡冠的食肉龙,卢安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增加了一些东西,预演的时间又略微的增长了,非主观状态下增涨到了1.1秒。主观状态下增长到了三点三秒。保持非主观状态下,会持续几个月的时间。

    在此之前,卢安杀过各种小动物。然而都没有什么改变。唯独现在,杀掉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才感觉增加。“食物链顶端生物?”卢安突然吐槽道:“难道这怪异的能力还讲究经验值?”吐槽完毕后卢安自己摇了摇头。

    卢安并不知道自己杀掉的是一只三叠龙,一个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死亡后,该生物的领地上,生物界的物质能量流淌的终端被截断了。在这只食肉龙的领地气味没有消散前,是不会有其他的食肉龙来填补这个物质能量的流淌的空位的。

    在高维空间上来看,空间轴时间轴上,原本预定轨道的大量粒子轨迹在短时间内剧烈偏离轨迹。杀掉一只蝼蚁对自然界的物质能量循环不算什么,但是杀掉一只猛兽,就有了剧烈偏移,其实每一个遵循自我进化意志的生命都会造成蝴蝶效应。每一个生物生存都是不断的对粒子世界的固有粒子轨迹进行篡改,而突然之间在短时间内动手抹杀掉一个生命,那是大篡改。至于谁是最主要最后的篡改者,这对卢安很重要。

    如果现在卢安牵引一颗小行星毁灭上亿恐龙,卢安无疑是此事件的最后篡改者。如果卢安牵引一颗小行星砸到二十一世纪的地球,结果被地球的核弹偏离航道,那么最主要最后的篡改者是地球上的发射核弹的人类。

    说的通俗一点,在短期内(一到两分钟内或者五分钟内也可以),自己为主要因素,杀死一只关乎大片能量物质的变化的食物链顶端生物。卢安现在的异能会有增幅。这种振幅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减弱,在两三个月后最后恢复为基态——前观一秒后顾十秒。

    杀戮发动过程时间越长异能增幅越小。杀戮过程中其他智慧个体参与的影响越多,异能增幅越小。(例如历史进程,发动时间长,亿万人推动,异能是不可能有多大的增幅的。)。杀戮越多,增幅越大,(例如在一个村子的饮用水总投毒。尽管发动时间长达几个小时。但是造成的影响源于投毒者。异能有大量增幅)

    现在卢安对自己的异能所知甚少,卢安自己还处于初级摸索阶段。而现在,面对自己新生后的能力,卢安态度并不是欣喜,而是带着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