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2 无法继续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2 无法继续

    一只大鸟停在树梢上,这只长着细碎小尖牙的鸟,好奇的看着地面上直立行走的且没有尾巴的两足生物,而地面上的两足生物也看着他。

    赵成功看了看树梢上的鸟,又看了看地面上的拿着弓箭的卢安,不由得说道:“卧槽,这个世界的动物到底有多蠢。”

    一旁的李三祥说道:“不是它蠢,而是它们没见过人类。”

    在工业时代,人类早已经习惯了自己霸主的姿态,走在地球表面,在地面上蹦跳的鸟,看到人类靠近都往天上飞,猫狗除了护崽的时候才会攻击人类平常的时候,看到人类走过来都是后撤,至于动物伤人,几乎所有的动物伤人都是意外。整个自然界除了老虎这几种顶级的食肉动物,还残留敢主动对人类挥爪子捕猎的本能。其他动物,比如说单一的野狼在野外遇到成年人类,那是直接跑。

    少有的几种能敢捕食人类动物,在人类意识到动物保护之前,都开始濒临灭绝了。人类到底有多可怕?第四纪的动物完全可以发言。人类已经习惯了小动物的畏惧。南极的一些岛屿上有些小动物没见过人,从而不害怕人,人类自己感到有趣。

    现在卢安在十二米的地方举着弓箭,要换上人类文明时代的那些鸟类看到这么近的距离有人类这么不怀好意,早就有多远飞多远了。

    将视角切换到卢安这里,当卢安举着弓箭对准鸟类的时候,脑海中在跳跃着一次次预演信息。

    预演1到10,立刻转身,先射杀赵成功。当弓弦拉满的情况下,骨质的箭头,分别在几次预演中贯穿了左眼窝右眼窝,鼻子,咽喉。等多处一击必杀的位置。鲜血飙射。众人的目瞪口呆,接在预演中出现。

    在十二次预演中,杀掉赵成功后,立刻抽出第二只箭,而这时候,李三祥最先反应过来大吼一身冲上来。抡起了的镶嵌锋锐石片的木棒。一棒子敲在卢安的脑门上,这次预演终结。

    在第十六次预演中,喉咙插着箭的李三祥用无法理解的目光盯着卢安,倒在了卢安面前,随后两秒后,卢安被司轩的长矛戳穿胸膛。这次预演结束。

    在第二十七次预演中,李三祥举棒敲击的时候,卢安完成行走中放箭刺入李三祥的动作,当射出箭后,没有看李三祥的而是直接接过李三祥刚举起的棒子。这时候喉部中箭李三祥还没来得及倒下,但是全身劲道已经软了。卢安拿起棒子同时,将弓一甩,荡开司轩刺出的木枪,舞动刚到手的棒子,将棒子上尖锐的石片敲在司轩的太阳穴上。

    在四十五次预演中,卢安确定可以杀掉三个人然后撤退。

    在六十五次连续十次预演都成功后撤,卢安停止了预演。

    现实中卢安松开了弓弦,骨质箭头,直奔树梢,飞鸟发现不对刚刚微微张开翅膀,脖子就被射穿了,一头从树梢中摔下来。看到这只鸟摔下来后。卢安将脑海中激烈的预演甩开。开始集中注意力回溯刚刚箭从弩箭上发射的过程。

    干得漂亮,司轩拍了拍卢安的肩膀,卢安面前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而卢安心里皱了皱眉头,第六个月了,由于卢安的自己的箭术展现,一定程度上弥合了队伍的矛盾。在原始社会,猎杀猎物的能力就相当于生产力。生产力提高,且掌握该生产力的人不寻求更高权利,这一部分增加的生产力是能弥合社会矛盾的。

    当能够以更安全的方式获取更多的食物时。就不必冒着大危险,捕杀大型恐龙了。由于不需要冒危险,所以队伍中的冲突也就小了。那种“老子冒着这么大风险和野兽搏杀,你们却在后方坐享其成”的心里不平衡,也就少了很多。

    但是随着自己变成杀戮的主力,卢安发现了不对劲,那就是自己预演时间越来越长了,在非主动的情况下,已经到达了四秒钟。而在主观情况下,预演时间已经可以达到十五秒。一开始卢安以为随着时间流逝,这个预演的时间会越用越短,而这几天卢安发现不是这样,自己在这个队伍中住家开始承担猎杀主力。屠杀的四只大型恐龙自己都有出力。而且是关键性的一击,上来就将大型恐龙的眼睛给射瞎了。

    人类的杀戮给自然界的带来的改变是剧烈的,哪怕是最简单的标枪木棒,对于只会用爪牙的动物来说是开挂。正常情况没有陨星天降这类大天灾,自然界繁盛的大型动物灭绝过程是漫长的,而人类开始使用工具,然后发展文明,却发掘了很多几千年前有现在却没有的史前动物,很显然在人类走过的历史上,物种正在快速灭绝。

    破坏生态平衡,在这个时空剧烈改动物质能量轨迹。卢安变成直接杀手后,预演的时间越来越长。直接的副作用就是大量的预演,在一开始射鸟的时候,就开始预演反手屠杀队友。

    对于自己这样的表现,卢安给自己的评价是疯了。

    就像二战后人类两个谁都不想打核大战的强权,在为核大战做疯狂准备,准备在核大战中获得名义上的获胜。所谓名义上的获胜,就是自己将死未死苟延残喘,对方死透。这种拼全身残废给对方写完墓志铭然后咽气的“胜利”。简直可笑。

    当年的美苏两国孜孜不倦的追求,核弹早就能把对方的国家结构灭掉(无法把人种抹杀,),却孜孜不倦的造更多核弹。而冷战的时候,双方就开始为了这种可笑的战略目的,一次次战争推演,工业准备,把国家力量压榨到了极限。

    其实两百枚十万吨级核弹打到一个中美苏这个级别国家的所有大城市,这个国家组织就已经崩溃了。

    两千枚核弹和两百枚核弹的区别,是两百枚核弹可能会让这个国家几个月后因为饥荒而崩溃。两千枚核弹会让一个国家几天内崩溃。但是效果都是一样的。这就如同没有解药的时候,被眼镜王蛇咬一口和咬两口的结果一样。

    至于灭绝人种,中美苏广阔的领土,十万枚核弹都无法做到将农村荒原地区全覆盖。

    所以冷战时,美国和苏联搞出来的核战战略,是可笑的不切实际的两百枚核弹就能达到灭国威慑,却要制定几千枚核导弹的战略。

    而现在卢安对自己这种时间太多,难以克制的预演,给出的评价就是“大量的预演毫无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大量浪费时间,消耗异能储备。

    卢安针对队友的预演杀戮至少二十七次,几乎两天一次。这是非常疯狂的行为,但是结合卢安现在的处境。常人根本无法理解,每秒钟三十多个念头滋生,三十多个自己在未来数秒中做各种选择。一次次相同的场景不断的在脑海中重复。

    卢安已经非常努力分心周围了,没到一处,就预演向着周围各个方向奔跑探查。连地上的每一个小草下的蟑螂,都翻了出来。当其他人在丛林难免被蚊虫叮咬,至于卢安这边从未有过,因为周围的蚊虫已经在多次预演中被发现,然后在快落在身上的时候被拍死了。

    这个丛林对卢安一点都不危险,三秒钟看到未来的被动技能,卢安在预演中,对十米内的丛林进行侦查。然而真正的危险是来源于自己。这种度日如月的趋势如果不遏制的话。天晓得自己会做出些什么。

    而现在卢安已经克制住了,比如说标枪这个技能,卢安一直没有在众人面前用过。卢安在预演中发现,如果采用标枪,更能对大型恐龙做到可怖的杀伤。现在卢安只是在众人面前显现出射术天赋,要是在标枪上展现天赋,杀戮可能会更多。然而卢安真的不敢杀了。

    当看到未来是一个被动技能,而不是婊子一样招之即来挥之既去的主动技能。这个技能急切需要的时候是非常好的技能,但是时时刻刻发动简直就是诅咒。时间的诅咒。

    一头龙鸟栽下来,树上的其他龙鸟没有反应过来。卢安再次抽了第二支箭,立刻拉开动物筋腱的弓弦,嘣的一声,弓弦断了。卢安的手指猛然甩了一下,然后伸进了嘴里。手指上列出了一个大口子。

    李三祥看了一下卢安的手,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猎杀大型恐龙,用得着拉这么满的弓弦吗?这是第三次了。”

    卢安难为的笑了笑说道:“劲道越足,箭的轨道越直。”

    李三祥看了看卢安流血的手指,摇了摇头说道:“这几天别拉弓了。当心伤口感染。”

    这时候卢安启动预演,问道:“李叔?”

    李三祥反问道:“怎么了?”

    卢安说道:“队伍现在的气氛?”

    李三祥露出笑容说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大家都会平安无事的。”

    在预演中,卢安看到了李三祥脸上露出了让人心安的笑容,一点也不作假。就如一个长辈一样。

    预演完毕后,现实中,卢安低了头回去了,而李三祥似乎想再说几句叮嘱,却看着卢安闷头转身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李三祥扭头看了看赵成功,眼中凝了一下。又转头看了看队伍中某个人,眼中按下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