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22 人不能作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22 人不能作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然而卢安觉得异常安心,因为自己有事做,时间都被利用了,当自己专注去想做一件事的时候,那些无聊的杂念就无影无踪了,而对于卢安来说,让自己困扰重重的预演胡乱预演的机会都非常少。

    现在卢安拿着一个弹弓的在街上走这,这个世界的东方依然是禁枪的。而卢安现在手上拿的,在法律定义上是玩具,尽管这东西使用钢珠#弹丸最大射程可以到达一百米,有效射程是四五十米。

    卢安没有用钢珠#弹,使用的是自己制作的一种流线型弹头,材料是铝质易拉罐,用喷枪将易拉罐铝壳融了,银白色的铝液体进入泥范中制作的。只做了这些手指大小的弹丸,流线体的弹丸尾部带着浅浅的尾翼,作为弹道稳定。

    弹头侧面有两个孔,在铸造弹丸的时候卢安在弹体内制造了空腔。这两个孔就是连接内部空腔的,首先一个小孔用锡箔纸密封,用焊接设备将锡箔纸焊上去。用针头往空腔中注入异丙酚(强力麻醉药。)然后在用焊枪将另一小块锡箔纸焊上去。

    一旦这种尖锥流线弹头打入人体,脖颈以下非要害部位,弹头受到挤压,麻醉药就会从两个小孔喷出来。该种麻醉药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在临床使用量为0.2~0.7㎎/㎏。一般人的体重有那么几十公斤,而且弹丸中的药物无法像静脉注射那样让人充分吸收,卢安预估自己这东西不会打死人,会让人失去战斗能力。对卢安来说,敌人失去战斗力就好。

    现在在预演中,卢安在街道上对一个个人实射,虽然在战斗时预演可以提高正确率,可是武器还是要熟练使用最好,在非战时预演是有必要的。平时越熟练那么战时预演的次数越少。在预演中卢安瞄准的都是领口下方中弹,这地方是衣服少的地方。(大家都没有带围巾。)

    预演里,中弹的人在剧痛中用一各种表情看着卢安,有不可思议,有愤怒,有恐慌的大喊。现实中卢安依旧是拿着弹弓在街道上行走,面无表情的和身边一个个人擦肩而过。而在数十秒之前,这一个个人都被卢安在预演中攻击过。

    在街道上完成预演后,卢安返回家中,做完了一天运动开始躺在床上,构思自己下一次任务的准备。

    弹弓用于远战,而近战卢安选择匕首。匕首长三十公分,刀刃长十八公分。着锋利的齿背和刀背上的鲨鱼嘴切口,

    攻击方式非常简单凶横,反手握匕首(刀刃从握拳小拇指方向出)攻击只有两种,反划和下刺。正握匕首(刀刃从握拳大拇指部位出。)攻击方式较多——直刺。划,砍,劈。

    卢安前世是经过三战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徒手格斗根本无法和匕首术相比,匕首术打起来是要人命。至于军刺卢安想了想决定不带,因为军刺是放在步枪上拼刺用的。任务世界不可能时时刻刻带着步枪。

    而这种匕首在本位面的品牌叫做毒牙。附送一个打气设备(测量血压的可以用手挤压打气设备。)匕首正中央可以插入一个(吸管大小)空心钢条。说明书中说道这是可以在野外对大型野兽具有致死性的刀具。

    这是卢安在本世界能够带入任务世界的两项武器装备。卢安除了武器装备卢安还购买了军粮,等一系列备用物资。

    至于那些买不到的物资,卢安准备到元一空间中用购买。

    卢安在元一空间内购买的东西也就是一把手枪,价格一个功勋点,永远保修(回到空间后修理),每次任务配发一千发子弹。低级武侠世界,低级古代魔法世界等一系列禁用。

    手枪都是这个价格,狙击步枪的价格稍贵五个功勋。在卢安看来,元一空间的军火价格对时空佣兵非常友好。至于武侠世界魔法世界禁用这个缺点。话说像魔法武侠这些抢手的世界,卢安认为现在没自己的份。都被元一内部的时空佣兵组织瓜分了。

    至于挑选手枪,以色列的兔子(沙漠#之鹰)被卢安直接排除,这枪后坐力方面的缺点,两公斤的重量先不说,八发的容弹量让卢安不能忍。

    卢安相中的是格洛#克18,标准弹夹容弹量十七发,子弹口径九毫米。弹头重量7.45克。可以全自动射击。空枪重量只有636克。

    其中卢安相中这款枪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在查阅资料中,发现这枪用的子弹用的经典的手枪弹,在任务世界中好搞到手。

    进入空间后,卢安立刻拿起了自己兑换这把枪,在空间里,这把枪的子弹是无限的。所以卢安射了很多次。而在空间中对其他人射击也是有效的,会感觉到疼痛,以及被重伤的虚弱。可是在濒死状态下会启动保护机制,时空佣兵无论受到多么严重的伤,也会缓缓的恢复,只是在大街上开枪爆人家脑袋是很得罪人的事情。

    时空佣兵不是在任务世界中接下非常大的梁子,不会相互斗殴。而实际上斗殴也不少。而现在进入元一空间时,卢安一边预演着如何在短时间内干掉更多的人时,恰好遇到了这么一场冲突。而且冲突一方卢安很熟悉,单方面的熟悉。

    无血从一栋大厦中走出来,而随后街道上有一位年轻男子抱着胸,拦住了无血,无血看了看这位男子,同时又看了看他挂在腰间的长剑。立刻转身离开,可是在后面数百米,一位抱着双管步枪的女士,用激光发射器的光点指在了无血转身后面前五米的位置。

    街道上的平民级别时空佣兵看到冲突的是贵族,纷纷离开,为斗殴留下宽阔的街道。而卢安则是躲在视角盲区角落中,通过不断走出角落的预演观察这场冲突。

    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如果是在外面预演异能被动发动,卢安看到小混混街头斗殴有多远走多远,然后报警。因为预演了太多不必要的东西让卢安嫌烦。

    而现在在元一空间中,异能可以主动发动,卢安就轻松多了。自己认为有用的才预演,认为没用的,根本不预演下去,不让这次预演发生。

    这就像去书店,被动预演就是从书架上打开一本书就要从头到尾看完。主动预演就是打开一本书,看了几页,认为不必要看就可以扔掉。

    所以在外面卢安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一种门口没有书店,桌子上就没有父母买的试卷册的心态。而如果是自己主动,那书店还是挺有趣的。躲在小巷的卢安现在挺有兴趣的看着外面的冲突,且给自己看热闹行为找的理由是“了解元一空间的贵族们的情报很有必要。”

    拦住无血的男子,手中出现了卡片,卡面上闪烁着一条条光线线路,而更多的符号线路环绕在卡片周围的空气中,而这位男子的胳臂上也是有众多明亮的线路从体表浮现,和卡片对接供,为这个卡片供能。

    随着卡片周围的符号跳跃,周围的空气凝结出了一个个甲片,和刀刃。

    而无血眯了眯眼睛看了看这个男子,一道道光壁布设在自己周围。

    无血用牙缝里挤出了声音说道:“逐天!”

    这位叫做逐天的男子面带微笑的说道:“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不敢相信情报。你不是该去死吗?现在又在这里。”

    无血:“你很失望吧。”

    逐天摇了摇头说道:“不不不,我很开心,因为一下子杀了你,是在太便宜你做的那些事了。”

    而这时候无血周围出现了数道金色的光柱,轰击在无血周围的光壁上,光壁猛然凹陷,无血脸上一阵惨白。而凹陷的光壁立刻恢复,将金色的光柱弹了回去,光柱子轰击在周围的街道墙壁上,厚实的建筑砖墙上,出现拇指粗的裂纹。一些混凝土碎块直接从墙面上崩了出来。墙壁剥落处可以看见内部的钢筋。

    然而战斗的情况很快就看不到了,大量的裂纹出现的同时,大量的粉尘充斥在空气中,能见度很快下降到三米以内,只能看到灰色的粉尘中各种各样的闪光。且混乱的气流朝着周围扫荡。

    卢安在预演中多次冲入战团中几乎是刚刚靠近就被秒了,秒自己的有无血也有其他人。两方成员均把冲出来的卢安看做了对手的棋子,所以优先解决。解决一个平民的小棋子双方都觉得没什么。

    卢安可以判定,一共有七个人在围殴无血。

    而胜负很快分了出来,无血被破防了,他的一条大腿被锋利无比的丝线给切了下来。紧接着一条条丝线穿过了无血的身躯,避开了要害将无血吊起来,避开要害并不是仁慈,在空间中击中要害就意味着进入濒死保护状态。他们不想让无血这么快就进入濒死保护状态。

    逐天用脚猛踹无血的嘴,鲜血和断了的门牙从无血嘴中喷出来,逐天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无血说道:“迟早有一天我要杀死你。”

    随后一脚将无血踢到旁边的小巷中,踢这一脚的时候,逐天脸上的态度就像将垃圾丢掉阴暗墙脚态度一样。至于毁坏的公物,逐天潇洒的从自己的光幕上勾了一笔。街道上的灰尘和砖瓦立刻恢复到了墙面上,一切物品变回了原状。

    当所有人离开后,卢安看了看,角落中那个不成人形的家伙,心里很尴尬。卢安并不是因为现在的危险,现在的无血对自己毫无威胁。卢安感觉到尴尬是因为未来的可能会发生的风险。和什么样的人接触有什么样的危险,和吸毒的人常接触,吸毒的人没钱的时候肯定要找你借钱。所以遇到这些问题人士,卢安的处事原则是尽早断掉所有关系。

    现在无血就是一个问题人士,如果是正常预演卢安完全可以早点规避这种意外,双方形同陌路。这就是卢安认为自己玩脱了的原因。预演都在看热闹,没有预演撤离的方案,对别人来说是意外,而对卢安来说这种能规避的事情没规避,是自身得意忘形下的失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