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54 相遇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54 相遇

    卢安很头疼,因为自己遇到了一个蛮横的家伙,这家伙做事可能根本不考虑后果。

    在预演中,如果卢安返回教室,宿舍,校内商场这一类人员密集的地方,这位追踪者不会有任何顾及,他会从上到下,把整个房子子拆开,把里面的人一个个扔出来。虽然无人受伤,但是这动静非常大,房屋被巨大的力量拆毁,数吨中的承重墙,被巨大的力量抬到天空,丢进了附近的空地。掀起大片的尘埃冲击波。而房屋的人则会被丢到另一边的空地上。

    预演中看到了这种场景,让卢安非常无语,这是五级。五级来找自己,卢安觉得这可能是有点误会。

    卢安转进了一个小巷子,因为卢安不认为事情搞大了对自己有好处。对方好像不怕过多的目光。似乎在彻底闹大后还非常享受众人敬畏的目光。

    这家伙不怕,卢安怕。这家伙砸完东西很可能会有依仗拍拍屁股走人了。没人敢拦住他,但是自己怎么办?和这样顶级的超能者有牵连,以后走到哪里都没办法安生了,自己一定会上了某些人的重要名单。这不符合卢安的规则。

    手指轻轻在空气中滑过,从小巷的左边到右边,一条线在微光中出现,然后静静的隐藏在空气中,这是一个直径两毫米的长两米,内部包裹空气的圆柱体。当遇到外来撞击的时候,圆柱面均匀挤压,内部的空气会被圆柱均匀压缩成一条线,但是不会变形。

    这就是一条刚性的线条,有无阻界面包裹,这个气体柱子外围的膜不允许机械力转化为内能。遇到挤压线条会被膜传导的压力挤压的越细。

    整个线条越有切割性。只要这个刚性线两端和小巷两壁的两个接触点可以承受整条线传递的冲击力。那么这个支撑膜的空气,则不会泄漏。(可以理解为一个直径两毫米的充气棒子,但是这个棒子强度非常好。)如果不能将线和墙壁连接的两端敲断,而是硬冲这条线,会遭遇切割。

    妥协,卢安的无阻超能是现有物质在各种规则上妥协到极致的结果。一方面受到现有各个规则的束缚,无法到达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另一方面也影响了各个物理现象,所以衍生的用法非常多。

    拉出一条密闭的空气柱。是卢安杀招式之一。卢安不仅仅在现实中拉出了一条线,还在预演中拉出了一条条线。在预演中做过,意味着可以现实中可以快速拉线,不必担心控制精度的问题。

    然而过了一会卢安,将线撤了下去,不再布置。因为卢安发现对方并不是来杀自己。那么自己这些应对是不恰当的。战力如此强大的存在,卢安要么以骤烈的方式反抗,要么默默承受,无法做到不瘟不火的抵挡。因为只有在对面诧异的瞬间,才有机会干掉这种对手。当然卢安也知道,只要自己一击不中,给卢九重造成了致命却没有立刻致死的伤害,自己会被巨大的引力压成一团肉泥,

    卢九重从一开始就没有杀卢安的心思,所以非常大意。卢安撤掉了所有杀招是因为,干掉这个家伙,天知道会引来什么样的存在。

    卢九重走到了小巷中时,看到了卢安,脸上露出了“捉到你了”的微笑,整个小巷陡然一沉,引力的骤然变化,让卢安不得不扶墙。抵挡重力的变化。

    卢九重看到卢安,笑了笑,逐渐将引力加到了六倍。卢安顺势坐了下来。看到卢安这个样子,卢九重晃了晃脑袋说道:“真弱啊,枉我对你有

    所期待。”

    卢安木愣愣的看着卢九重,但是此时在卢安的预演中,卢九重已经死了十七次了。在预演中卢九重最常见的死法,就是地面突然一滑,他跌倒了,然后脖子在靠在突然出现的刚性线条上,脖颈大出血。最后眉心中弹,死于卢安的弹弓下。

    卢安的能力很特殊,在卢安的视角中,敌人的强弱并不单单看空间上展示的力量,还有时间段上的强弱,对手注意力集中的时候是强,对手注意力疏忽的时候是致命弱点,普通人无法看到时间,所以看不到弱点,而卢安现在的视角则是能看到时间上的弱点。卢安的敌人不可拥有侥幸,也不会存在,因为任何疏忽,就是卢安在时间尺度上看到的弱点。

    现在看似卢安随时能够实现反杀。如果卢九重真的决定收卢安的人头,最终的结局会和游戏中的结局一样,卢九重玩游戏往往死的很憋屈。(太浪)。

    也正因为卢安在未来一分钟的预演中,都没有看到卢九重下任何重手,只是言语上的威胁,卢安也没有在现实中爆发。

    看着卢九重不屑的表情,卢安低眉顺眼的解释道:“我的超能力刚刚觉醒。”

    卢九重用很高的声音盖过卢安的音调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刚刚觉醒。所以才过来看看你。你啊,真是引力系之耻。”

    预演中,卢安已经明白这个,十九岁的话唠,叫做卢九重,知道这个话唠的姓名,卢安立刻知道问题出在哪了。问题出在了自己的身份。

    “元一给自己单排的身份还真是复杂。”卢安不由得吐槽道。“元一套路深”

    知道了因果后,卢安立刻恭维说道:“没想过和你比。你的能力,太强。”面对眼前这个高傲的家伙,卢安自然是要顺毛摸。

    卢安的话让卢九重非常得意,处于高兴中的卢九重语气上一点谦虚都没有:“和我比,哈哈,这正是个笑话。米粒之光竟敢和皓月争辉。”

    卢安貌似羞愧的补充道:“我之前并没有见过,您这样强大的超能者。不知我何时的罪过你?”

    卢九重绕着卢安走了一圈,仔细的看了看卢安,然后打了一个哈哈,说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说完甩了一张卡片给了卢安。

    卢九重说道:“人体发育离不开营养供应,超能的成长离不开适合的开发环境,引力异能的训练离不开,大型引力设备。你的超能,属于引力系的支系,在高频引力震荡环境下被开发的效果最好。相关设施地址在这张金卡上。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卢安看了看这个某高等会所的卡片,问道:“这个给我,我要付出什么?”

    卢九重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背对着卢安摆了摆手说道:“好好提高你的超能等级吧。下次再见到你,不要让我这么失望了。”

    当卢九重彻底离开后,卢安舒了一口气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卢安从容的将卡片塞到口袋中,站了起来,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

    卢安将自己的弹弓取出来,摸了一下口袋中十颗弹丸,卢安低声说道:“没有战斗,比我想的要好。未来会遇到什么,到时候再说吧。”随后卢安行色匆匆的朝着自己的住宿走过去。

    而在另一边,卢九重则是迈着轻盈的脚步,用余光扫着周围,离开卢安后,卢九重琢磨了一会,拿起了手机,点开了地图,轻轻的按了“超能开发所”这个关键词,电子地图上出现了大量的标示红点。

    卢九重看了一下地图,收起了手机,立刻转身,嗖的一下,不顾街道周围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悬浮到了空中,快速朝着另一个方向窜去。

    卢九重乘兴而来尽兴而去。见卢安是如此,在等的不耐烦了,会开一局手机游戏。然而见卢安,却没有尽兴。卢安比卢九重中想象的中的要识相的多。卢九重原本是蓄足了兴致,来一场完美的力量展示,来让卢安膜拜。

    对于卢九重来说,这个过程最好是,卢安先有眼不识泰山,然后遇到自己强大力量倍感惊诧,最后不得不低头,承认自己的冒失。

    这个过程是不是有点熟悉?没错这就是很多人希望的游戏过程,一局游戏,如果对面太早认输,那就没意思了,最好是自己占据上风,对面苦苦挣扎,最后无能为力给自己砍爆了,这才一场完美的游戏。如果一场游戏在五分钟之内就赢了,对面全退,总有些意犹未尽。那么尽快开下一盘。

    对卢九重来说,见卢安这个过程就让他有些意犹未尽,卢安的弱者气息,让卢九重实在没有兴致去继续碾压卢安。

    卢安的“你强,我弱。我不远不如你。不敢和你战斗。”回答的太干脆了。至于继续脚踩一个二级超能者,卢九重实在是没有任何兴致。

    不过离开卢安后,想想自己这两天监视卢安,又等了这么长时间,过程如此复杂,结果却又如此简单。卢九重觉得自己还没有用力事情结束的太快了。所以精力旺盛的他,突然记起来,孙柏要求的事情,他去找新的挑战了。

    当天晚上,在浦东城以东洋面,一座高十六米的直径二十米的水峰犹如一个个小山涌向虎部的岛屿,在岛屿周围的一座座高塔,在与水峰碰撞后轰然摧垮,就像砂土一样不堪一击。

    当这个水峰靠近虎部的的基地时,岛屿内部的掩体中,响起了的大片的警告。剧烈的引力异常现象,让虎部高层们明白了是谁来了。

    一位身材窈窕,凹凸有致的女子,身着粉红色衣裳,站在了海边,无惧的看着一公里外的,着高耸的水峰,在她前面一堵堵冰墙耸立。

    当她向前行走的时候,冰墙上尖锐的冰刺,犹如幻灭的水晶一样消失。海水不断冻结,大片冰块凝结,在她脚底一座冰山缓缓凝聚,浮出海面。将她托举到和水峰相当的高度。

    这位二十六七岁御姐模样的女子虎部的神眷者,代号为熵。(只有四级上的超能者才能有代号,卢安所在的班级,年轻的学生们给自己取代号,是不在被官方承认的。)

    熵和坤(卢九重)在这片海面遭遇了,五级对五级的战斗开始了。

    不过这一切暂时和卢安无关,镜头切换

    卢安回到住所,平平淡淡的煮了一锅饭。用蒸锅闷熟了了一锅白菜,拨开了卤肉的包装袋。开始了平凡的生活。在等待饭菜加热过程时,卢安抛弃了一个弹丸,在预演中不断练习,在弹丸内部变换无阻界面。

    无阻界面犹如流动的水纹一样在卢安铸造的弹丸内部变换覆盖部位。完成了练习后,卢安稳稳的接住了这个弹丸,淡淡的说道:“这里的天骄何其多,但我若下场,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