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82 时间为尊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82 时间为尊

    卢安看了看城墙,城墙斑驳的表面下,墙体内部一个个深度三十厘米的不规则断裂面在卢安的视觉感觉中显示,这些深藏于墙体内部的面,是卢安想要看到,让数百个预演中的自己执行行动,所提供上来的画面信息。

    而预演中的卢安是怎么看到墙体内部深度三十厘米的面呢?因为现在卢安口袋里有一个小炸弹。在预演中只要将这个小炸弹打到城墙里面爆炸,爆炸冲击波会在墙体里面挖下来一大块,这样的话预演中的卢安就看到了。大量反馈给四十多个自己,四十多个自己在统合一下传递感觉。就形成了卢安现在能清晰感觉到墙体大量断裂面的视角。

    而在现实中,给预演提供可能的那一枚小炸弹,一直好好的呆在卢安的口袋里面。

    现实中,卢安看了看城墙上趴着的狙击手。这位狙击手正在瞄准卢安,看到卢安的目光看过来,这位狙击手明白了自己已经暴露,他刚准备开枪,突然感觉脚下的原本坚硬的墙砖突然失去了支撑。

    轰的一声,狙击手站的位置,大量的墙砖垮塌下来,就像大暴雨后,山体垮塌一样。原因很简单,卢安在明白墙体内部的面就把把无阻面布置到了墙体里,这个墙体在自然重力的作用下直接垮下来一大块。就和山体浸水发生泥石流的效果是一样的。

    现在无阻面的布置几乎是想让那里垮,那里就能垮。如果卢安再装逼一些,抬起手一指房屋城楼就倒塌,那就和指尖放射无形剑气的效果很像了。

    目光所及,视野所向,自我执行六百次未来的预演的信息支援下,无阻超能的破坏力达到卢安过去想都没有想过的程度。过去想不到是因为过去做不到。

    墙体上的垮塌犹如泥石流瀑布一样,砖块和碎石,犹如流水一样从六米高的墙头上流淌下来,那名狙击手虽然没有摔死,但是被随即落下来陆地石头砸断了胳臂和枪管。预计这场战斗后续时间,那堆在墙脚的土石中,这位狙击手都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卢安算是手下留情了,如果随后掉下来的石头低端包裹一点无阻面的话,那是击穿人体的。

    城市中早已经没有了行人,当一队士兵杀气腾腾的冲向卢安时,行人就开始躲在一边。当这些士兵刚刚列好队准备用刺刀阵型冲击,卢安动手了,这个街道上宛如地震一样,到处都是高空坠物,好死不死的正好砸到这些人。

    落石并不多,但是所有士兵全部中招,这种巧合就像街道两侧早有人埋伏在号令之下,突然丢掷石头。

    士兵倒在了地面上,抱着自己流血的创口或者逃亡或者胆寒的瘫在路面上,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看着周围,寻找伏击自己的大部队。

    而处于街道中的卢安静静地站在街道上行走。宛如平常人逛花园一样走过街道。

    突然卢安停下了脚步,拿出了弹弓,这是卢安进入城市后第一次使用弹药。在此之前的战斗中城市中到处都是耸立的楼房,高楼上的重力势能随时可以转化为动能。而无阻界面又能将动能的杀伤力剧增。——整个城市都是卢安的弹药库。

    而现在卢安拉弓消耗自己身上携带弹药,则是做超远程打击,卢安从挎包中取出了一个大弹体(进入这个任务前卢安携带两种弹体之一。)现在卢安乱带了十四个这样的大弹体。

    随着卢安将弹弓拉满,十几厘米长的弹丸,一下子弹射到了天空,随后尾部犹如打火机摩擦一样喷出了一丝火花,然后火花骤然变大,形成喷射火焰,这个弹丸在不完全燃烧的黑烟中升空。

    上升到五十米后,由于速度加快,灌入弹体的空气流速增加,开始完全燃烧,黑烟消失。

    很快消失在天空中,弹体的轨迹在天空中进行了多次折转,在现实中,肉眼难以看到这种弹体,但是现实中,卢安可不是根据现实中的情况来判断弹体轨迹的,而是根据现实中的可能性来判断弹体的位置。

    弹体只要更改内部阻力,灌入的空气过多,就会爆发出明亮的火光,这种爆发在现实中是可能性,然而在预演中,卢安看到了这种可能性对四十个自己做出了反馈,所以现实中的卢安得到了多个和现实同步动作的自己的感觉叠加。对天空中的弹丸位置有清晰的感知。

    有了感知,有了精细化控制,这种弹体运转的相当灵活。

    弹丸的上升到了五百米的高空然后,犹如弹道导弹一样快速掉头,最终以每秒2300米的速度直接落下。最终在最四十米的高度解除部分无阻面,由于空气摩擦在最后四十米的距离上近乎一道光,犹如一道闪电直击目标。

    而目标是一个房顶,房顶上腾起了数米高的烟尘。

    在目标二十米外,全身裹在防护罩中的穆尘飞心有余悸的看着,房顶上的大坑。穆尘飞心有余悸的并不单单是因为这种能击穿自己护盾致死自己的攻击。还有另一种原因。

    现在的穆尘飞已经成功下载了卢安的时间异能,在刚刚穆尘飞预演了八次,八次站位都不同。但是八次预演中,自己大范围攻击都没法打出来。这八次预演中,如果那一次自己不在最后一步停止发动大范围攻击进行躲避。自己必死。

    看到了未来,穆尘飞心中不敢抱了一丝侥幸,未来一片虚无的预演让穆尘飞心里发寒。

    看着房顶上直径一点五米的大坑和蔓延到整个房顶的蛛网裂纹。穆尘飞有些恍惚,他恍然间明白了八个小时之前,卢安那种不似生死战斗对话态度。

    穆尘飞脸上露出一丝恨色在现实中喊道:“妈的,你是看不起我是吗。”然而正当他准备动用光束聚集能力打击卢安的时候,他陡然色变,连忙不顾形象的滚到了一边,一枚钢钉从他耳边擦过

    看了看自己的锦衣沾满了灰尘,穆尘飞感觉饿到一种浓浓的别侮辱的感觉。穆尘飞似乎感觉到卢安在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表演。自从穆尘飞获取复制异能以来,他感觉到自己从没有想今天一样难堪。一时间穆尘飞在愤怒和恐慌双重作用下变得面红耳赤。

    当然穆尘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六百米外卢安在预演中看到穆尘飞没动作后,心里默念道:“我现在还有资格和平的劝说。”

    卢安认为自己是处于劝说状态,穆尘飞的八次预演,卢安都给他留下了躲闪的道路,如果卢安不是劝说,而是直接想杀死穆尘飞,完全能让穆尘飞在预演中看到的一个场面,现实中则安排必杀的场面。用多个预演执行迷惑,最终在现实中执行最后骤然执行自己另一套打击方案。

    空间为王,时间为尊。空间为王是因为在所有运动中空间的运动无轨迹,这种无轨迹对物体位置的改变。空间能力对物质做出的改变很明显能看得到,空间能对世界称王。

    而时间则是俯视,俯视外界一切物质的轨迹变化。任而世界任何超能到了时间系面前都要俯首。

    通俗一点如果现在是回合制游戏,卢安的回合是每秒上千次,穆尘飞每秒回合只有八次。穆尘飞不缺能力,他有上万种能力等待切换,但是他没时间用出来,可以理解为他想用,但是他的回合没了。穆尘飞如果不到任迪面前,他是能称王的,他和别人能玩回合制游戏,而在卢安这里现在是即时游戏。

    时间能力绝不会和其他能力平起平坐,一旦时间异能利用率高一点(就像勤奋的人比懒惰的人高一点)在时间异能的加持下,可以出现巨大的鸿沟。

    现在卢安和穆尘飞预演对预演,纵然穆尘飞的能切换数万种能力,但是在固定时间段上,他只能拿出来哪一点。在现在的战斗中,一切能力如果没有预演的信息支援,拿出来的异能不是拿慢了,就是拿错了。整个过程就像学渣在临考前一晚上的挣扎,面对学霸的碾压一样。

    预演异能高高在上,一切异能皆要臣服在预演能力指挥下。时间能力不是婊子,是一个要以认真态度对待的能力,你尊它,它让你为尊。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和别的异能一起收入后宫的。

    穆尘飞没有预演异能,只会看到自己现实中一次失败,有了预演异能就多看到自己几次失败。(高维的战斗也是类似的,条形码空间之所以会看到那个高维上的完美,那是条形码空间没资格瞻仰其全貌,就像现在穆尘飞只能做八次预演,无法看到卢安几百次预演到底是什么体系。)

    轰的一声,又是一道弹丸从高空中落下来,打穿了半米厚度的墙角,枣核大小的贯穿墙体后,枣核的锥柱底盘撞击带来的动能释放,将大量的碎片沿着贯穿口喷射。碎片打在了穆尘飞的脸上,穆尘飞脸上一条红色的血流滴了下来。穆尘飞心中最后一丝对抗的残念燃尽。尽管卢安看起来和凡人无异,行走跳跃都是那么谨慎,看不出任何超人的体能。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计划了四十次进攻,每一次进攻都筹划了一分钟,每一次都进行了上百次预演。然而每一次都失败了,每一刚想在现实中实现,(想实现却被卢安在预演中看到了)卢安的打击就过来了。

    这种做什么都被人算到下一步,然后被压制的感觉。让穆尘飞喘不过气来,最终穆尘飞终于忍不住了,随着空间异能的发动,穆尘飞远离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