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13 令人上火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13 令人上火

    在医疗车中,刘宇看着身穿打着吊瓶处于输液,脸上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憔悴的少女,有些震惊的说道:“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夏星瑞咬牙说道:“我的伤不碍事。刘宇,我们的有大麻烦了。”

    刘宇说道:“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同时双手握住了夏星瑞的手。夏星瑞脸上微红,随后正色说道:“是一个空间能力者,我查了一下全球数据,并无此人。说明对方是其他组织雪藏的特殊超能者。”

    “空间系?”刘宇愣愣,不自觉的想起了十几分钟前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女孩。然后回忆起浅空的眼神,那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连忙默念道:“怎么可能会那么巧。”

    夏星瑞以为刘宇是震撼,连忙说道:“不仅仅是空间系四级那么简单,还有。”刘宇问道“还有什么?”

    夏星瑞皱了皱眉她想起了当时战斗的场面,那种犹如洞彻自己反应的跳跃,夏星瑞叹了一口气说道:“嗯,我发现我和她交战的时候,还有第三人在场。”

    夏星瑞打开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大小的盒子,打开盒子,盒子内是一块从集装箱上切割下来的钢板,钢板中央有一个弹孔,弹孔的裂纹和玻璃窗被石子砸破一样的裂纹一样。

    这是最后交战最后那两枚警告浅空的弹丸打在集装箱钢板造成的破片,这是卢安在和浅空遭遇时,在现实中唯一打出的两枚实弹。

    两颗包裹无阻膜的石子最终在无阻膜解除后的变成砂砾。但是集装箱的钢板裂纹显示了这一击的痕迹,钢板就犹如玻璃一样裂开。

    ”刘宇说道:“子弹?”

    夏星瑞说道:“不是子弹,如果是子弹的话,弹孔附近会有大面积凹陷,而这个你看,就像直接洞穿,就像水刀刺穿钢板一样,这应该是超能做到的。”夏星瑞补充道:“速度系。”

    刘宇说道:“是敌是友?”

    夏星瑞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反正这两发攻击后,和我交战的那位空间系卓越者,停手了,然后消失了。当时我的情况很糟糕,如果那位空间系卓越者继续攻击的话,我可能就见不到你了。”夏星瑞表现的心有余悸。

    刘宇说道:“没那么糟糕。呃,这是”刘宇看到了夏星瑞一叠照片,还有夏星瑞自己画的一张素描,都是一叠叠尸体从地下中挖出来的。

    夏星瑞:“现在消息处于封锁状态。”

    刘宇夺过这一把照片和素描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夏星瑞说道:“就是这样。事到如今如今,虎部已经启动动了最高警戒。”

    夏星瑞的铩羽而归,让虎部上层非常震惊,浅空的破坏力是可怖的。

    此时在大城市中,一组组从崇明城派出一组组别动队,开着车子在城市中穿行。然而他们防备的目标已经离开了。

    一架大型客机从跑道上缓缓起飞,飞机起后起落架缓缓的闭合,在巨大的起落架上突然一整闪烁,浅空站在了即将收起的起落架上,狂风将她的头发向后拉直。她看着这座城市,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座城市。用意义不明的语气说道说道:“我还会再回来的。”

    起落架缓缓回弹,飞机下方的自动盖板将起落架的位置遮盖好,整架飞机的下方变得光滑,而浅空再次闪烁回到了飞机的行礼仓中。

    镜头切换到泥鳅部门。

    卢安拎着一瓶果汁,一大袋红烧海贝返回时,看到了早已等候的一队身穿动力铠甲的武装人员,为首的是张天阙,而张天阙看到卢安到达立刻迎了过来,说道:“卢安(大家对四级超能者一般直呼代号,但是卢安这个代号,他们都叫的别扭)你终于回来了。”

    卢安:“怎么了?”张天阙说道:“有不明入侵者进入城市,上峰下达一级戒备。”说吧张天阙将电子证件交给卢安验证,上面写着第601号行动组。在预演中查询了一下这个行动组是存在的,通过特殊的验证码可以查询到这个行动组的保密级别很高(虎部的反应特别快)

    卢安:“嗯,那你们不去忙吗?”张天阙说道:“121个重点警戒点中,你是第六个。”

    卢安想了想心里明白了,现在除了龙部知道卢安的超能等级是四级,减阻超能可以高度集中话变成零阻超能,玄鸟和虎部的档案上,卢安依旧是三级超能者,属于脆弱且高产出的目标。卢安作为这些部门的重要财产,当然是要重点保护的。尤其是这次入侵者展现了空间系超能,将另一位四级逼到山穷水尽。

    想透了原因后,卢安明白了这些人的想法,刚想顺从张天阙一起到安全区域,而成簇状态下能让卢安看到了张天阙身后的那些身着动力铠甲的人。卢安多想一想,卢安决定用另一种反应来应对,卢安发现自己貌似是挺受重视的。

    卢安笑着说道:“所以,从现在开始,虎部觉得有必要用一个借口来限制住我的人身自由,将我收容在一个可控制的范围?是吗?”

    张天阙愣愣,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你想错了,这个,容我慢慢和你解释。”

    卢安走进了实验室,走在了张天阙的前面,淡淡的说道:“负责监视我的是哪一个部门?”

    张天阙说道:“白虎别动队负责你的安全,嗯不是监视。”张天阙着重语气的再次解释了一边。

    卢安说道:“如果不是监视,给我挂一个职位。”卢安打量了一下张天阙身后的人,笑着说道:“既然我是重要的安全目标,那么负责我安全的小组,我来当头怎么样?”

    张天阙愣了愣,说道:“你?”卢安笑了笑说道:“让我加入,我自然就没有理由怀疑你们在背着我算计我什么。”

    张天阙迟疑说道:“这个部门的工作。你?”张天阙想说那个保护部门的工作非常繁杂,如果卢安瞎指挥,可能会添乱。

    卢安说道:“我很懒得,不会管事的。只是看看,具体工作,还是交给有热情的下属。嗯,我负责运筹帷幄,确保第六号重点目标(卢安自己)的安全。”

    张天阙愣了愣,因为他也是暗中负责监察卢安的成员之一。卢安的想法很清奇,按照卢安的方法。保护卢安的命令将先交给卢安,然后再由卢安传达任务,命令经过了二道传递。

    卢安获得这个权利不单单是指派成员保护自己权利,如果卢安感觉到有人监视自己,完全可以以敌对组织图谋不轨为理由,逮捕和审讯那个重新组织起来的组织。所以重新组织起来一个组织很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混乱。这就是卢安的思路,与其被监视的不爽,不如加入其中。

    如果之前卢安提这个要求是没用的,而现在这个时候,整个行动组需要自己配合的时候,自己的要求就必须要重视了。这就是光阴此来造成的好处。

    张天阙现在很无奈,如果在此之前,只不过是监视卢安这个老实孩子,那么如果答应卢安的要求后,工作性质将变成伺候卢安。

    对于卢安来说,身边肯定有暗中监视的苍蝇,这一点是肯定不会变的,虎部还没有那么心大,虎部的上层必定是要寻求对卢安的可控。卢安没法改变这些上层的想法,但是能将下层执行命令规则变动到有利于自己的方向。

    虽然还是被监视,监视者会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对自己提出建议。但是监视者不会给自己捣乱,还得要听自己的命令。

    张天阙说道:“你知道怎么管理一个部门吗?”卢安笑着说道:“当然知道,我肯定不会自己忙的要死,一手抓人事部门,一手抓绩效考核。一年的工作是优还是劣,工资奖金是高还是低,我说的算,这样的话,大家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干活的。当然我这个人还是很民主的,我要是干得不好,你们可以像上面反馈嘛。”

    张天阙有种吐血的感觉,他突然感觉到面对了一个衙内。上面那帮老爷怎么可能听下面人工资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只有卢安想逃跑这种大事才会接受反馈。人事任命,奖金优劣,这都部门职员在乎的。

    张天阙嘴角抽了抽说道:“嗯,那么好,我会和他们说的,现在你先和我回去。”张天阙心里暗骂:“等到这次危机过去了,就不需要你配合了,我们继续保持低危险级别的监控就行了。”

    卢安摆了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还有事,就此别过吧。”说罢卢安想要离开,然而张天阙身后的人试图阻拦。但是机械足和地面擦出了剧烈的火花。(这是刚性碰撞后产生的现象,这是卢安的警告)

    张天阙抬起手制止了自己队员的进一步行动。张天阙皱了皱眉说道:“卢安,以你现在三级的实力,外面极度危险,入侵者杀你不费吹灰之力,你不怕吗?”

    卢安感觉到了自己有一种想笑的冲动,那个危险程度极高的空间系入侵者,几个小时前在自己面前就和兔子一样乖。

    然而卢安维持着警惕性十足的样子说道:“我不是吓大的。别想骗我套上链子。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以保护我的名义想要把我卖给敌对势力。我要见盛儒星。”

    张天阙感觉到自己有点抖,是气得。现在的卢安真让人上火。一天前看到卢安还觉得卢安挺不错的,但是现在卢安明显是在卡自己。是的,卢安不是在要挟虎部,而是专门在要挟自己具体执行的人。

    张天阙现在恨不得,那个入侵者在下一秒直接出现把卢安的人头收了。这样的话就能对上面解释是这次工作失败的原因,并非自己的原因,而是情况实在特殊。

    然而张天阙的畅想最终是不可能实现的。卢安好好的站在这里,一副狗屎运十足的样子,危险至极的入侵者没有出现。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一脸阴沉的张天阙打电话到了上面。将目前的情况告知上面。

    卢安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张天阙,笑了笑。同时心里暗道:“组织越大,人心越难以一致,有时候用不着对抗组织,组织之之所以强大是在分工中赋予每个人责任。就像打一块石头用不着一巴掌拍上去石头纹丝不动,而是用钢钎针对一点石头上部分会承受不住力道变成碎石子掉落。都是人,谁不为自己考虑呢?当个人认为自己的责任和其他人相比太高,而报酬却不足。那么谁还能保持对责任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