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19 混乱之始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19 混乱之始

    “篡改者,本名汤宏康,原有超能等级三级,超能效果为强化,在x年x月x日,在xx处接受xx实验,实验失败,原有超能发生不可避免弱化,后来天索研究所接受,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恢复性治疗,根据该实验人员的手写记录,汤宏康强化超能在2036年5月12日消失,但是根据赞助者的要求,尚未停止维生舱供养,然而接下来的十五个小时目标新城代谢速度为正常剧烈运动时的7倍,在13日18时36,汤宏康体内出现了第二异能。在十五日,天索实验室准备进一步观察时,汤宏康离开实验室,赞助者删除了所有数据。”

    卢安看了看光屏上出现的这一大段字,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扭头对给自己看这些资料的盛儒星问道:“xxx年月日,到底是什么时候,xx处到底是那里,xx实验到底有事什么实验呢?”

    盛儒星看了看卢安说道:“你是不是赞助者?”

    卢安反问道:“到底是谁找我?”

    盛儒星说道:“嗯,是何孔。他遭到破坏分子的袭击,想要找你协助调查。”

    卢安说道:“他负责的事物的安全等级,比我现在参与两个项目的安全等级要高吗?”

    盛儒星说道:“这个,没有,所以他是请你协助。”

    卢安说道:“无可奉告。”卢安用官僚气十足的口气说道。

    盛儒星愣了愣,盛儒星想要劝说一下,他可不是想帮何孔办事,而是汤宏康的属性替换很有研究价值,本着雁过拔毛的理念,得知卢安能联系到汤宏康,想要主动下手。

    卢安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协助,这个事件,他给的有关他们的信息都是xx,却又详细的调查了我的行踪。他的行踪很可疑,我有权判定这是一种间谍行为,按照规章制度,我要向上申报。”

    这就是卢安处于体系中,且熟悉规则的好处。在前世国家各个部门的运行,对很多资料都是保密的,比如说地质,常年气象数据,水文数据,不是哪家企业要,这些相关部门就能立刻提供数据的。这涉及到了安全。如果这些公司不提交申请报告,不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批,不明确的指出所要数据的范围和使用范畴,地质部门,气象部门,水利部门,是不能给数据的。

    同理,虎部也是同样的管理规则。各个部门的重要人员都要服从保密制度,没有上面明确审批的要求,完全可以以无可奉告来回答,何孔的要求属于三无要求,没说自己干什么,没说准备做什么,也没说要卢安做什么配合。只是单单的要请卢安配合调查。

    对于这种要求,官面上的回答是无可奉告,而用粗话直接说:“你算根葱。”也是没问题的。

    然而卢安也知道,盛儒星也是知道规章制度的。卢安所在的天数项目,还是盛儒星为主负责人。知道规章制度的盛儒星却让卢安违背规章制度来帮助何孔调查,很显然何孔应该是求了盛儒星办这件事。

    在卢安看来盛儒星应该是处于利益的角度答应来了这件事,但是盛儒星不敢直接下行政命令,这就不同于封建制度里面一言堂,在现代文明时代,管理上业务主管有决策权,有人事权,有绩效评定的权利,但是不能为所欲为,不能随便开出体制内的职工。不能随便违规泄漏数据,不能违规使用资金。(可以找漏洞,但是不能明着做。)

    这就是现代文明相对于封建时代的有着组织性优势的原因。制度规范了权利,清末中国最清廉的部门是英国人控制的海关部门,不是因为英国人天生高义,而是当时处于工业文明的英国人制度要比封建时代的清朝要好。

    所以纵然盛儒星在某些部门是卢安的上司,只要盛儒星不明确下达纸质文件命令担起一切调查后果,卢安就可以用无可奉告来回绝。

    话说现在卢安从事几个项目的等级都挺高的。而且就连安全部门挂号保护卢安自己的那个小组(卢安自己是头)等级也很高。现在卢安倒打一耙,对何孔不明目的对自己调查的行为像上面上报,这就足够何孔对上面好好的解释,那几个xx到底是什么了。

    要不然卢安进入虎部的组织干什么?卢安可不是单纯的给虎部打工。

    没错卢安身上是有虎部这个组织非常非常感兴趣的东西。但是问题是虎部现在不知道,如果虎部想要知道,必须有人去调查。

    但是现在卢安造成的结果就是,虎部内部的负责调查的相关人员觉得调查卢安的难度太大,太麻烦,从而大家都下意识的规避,反正卢安也没什么要调查的。(调查员也是人,不是领导想要做,就卖力的做,他们也会下意识的权衡利弊,尽量不会给自己找任务。)

    那么卢安身上让虎部这个大组织感兴趣的东西,虎部这个组织是永远不知道的。对卢安来说用不着对抗一个庞大的组织,只要挖好能让调查者感觉到麻烦的坑,让几个人吃亏,那么组织内就没人搞自己了。

    “咳咳”盛儒星有的尴尬。卢安的表现根本就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像一个老油条。十五岁的少年面对调查,要么是恐慌不知所措,要么是感到被压迫,激起血性和庞大的组织对抗,卢安倒好。

    现在盛儒星总算体会到张天阙当时找自己叙述的那种想暴跳如雷的感觉了。(戎星过后,卢安一向能动脑子,绝不动手。如果要动脑子算计人,那可能尚有不足,但是防止被人算计,那是绰绰有余。至于对卢安动手,卢安还没占据什么让别人认为可以动手的利益。)

    盛儒星看了看周围,有些小声说道:“嗯,都是兄弟部门,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告知上面,何孔他也是太急了。多个研究所被摧毁。”

    卢安说道:“那关我屁事,就算是我过去资助的人在现在犯了法。法学上只要我资助不在资助者的犯罪时间内,与我何干。如果现在资助的人未来可能犯罪,呵呵,那大家都别给红十字会捐款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现在找我麻烦,这是什么道理。而且当时是他处理情况不当,导致人家找上门来医闹,怎么把锅往我这里丢。我招谁惹谁了我。篡改者犯了法,你们抓他去。别把你们之间的问题扯到我这里来,这事和我没关系。”

    卢安说完拿了其手机准备对光屏进行拍照。盛儒星说道:“你干什么?”

    卢安说道:“我要留个证据。”(注,如果此事发生大规模泄密的,但是不关卢安的事情,何孔那里没有下达正式文件,也就意味着他在非正式文件里面给的一切资料,其他人没有给他保密的义务。而他则是要承担一切泄密的义务。美国竞选邮件门事件中,用私人邮件发送国家公文的性质就是这么恶劣。)

    盛儒星有些无语了,看到卢安这个样子,根本看不出来卢安其实是有着强大超能力的。一般少年要是愤怒,一般表现的很直接,用最直接的的方式来破坏,如果能动手,就用拳头来表示愤怒,当然如果有超能就用超能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同时表达自己的愤怒是何等与众不同,何等严重。

    现在卢安的泄愤,看起来不是最暴力的,但是搞的事情绝对是能让某人翻不了身的。

    盛儒星终究是把卢安劝说住了,“卢安,你冷静,冷静,你的事情我一定给你找个公道,你做的没错,但是你的处理方法不要这么冲动,好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盛儒星彻底更改了过去把卢安当成小孩看的眼光。——盛儒星:“这娃娃天生继承了卢家的血统,使坏的能力简直是如出一辙。”

    镜头从卢安这边毛毛雨中的争吵中转移。

    在崇明区外,上千万正常人居住的浦东城中,街道的灯光将整个城市照耀的刺眼。穿着夹克的汤宏康拿着一瓶苹果味的多气泡饮料瓶,往嘴里灌入。嗯按照崇明城的规则,一般超能力这是不能轻易离开崇明城的。主要是防止正常社会制度被打乱。

    汤宏康的情况是种种巧合。当初临渊和何孔的三号试验所为了防止倒查实验失败的事故原因,尽快的将责任推卸干净,急匆匆的给汤宏康下达了超能无害化的鉴定书。让汤宏康不具备在崇明城长期滞留的资格。

    但是结果被某人强行给续了,而且发生了非常罕见的第二种超能发育的现象,那个研究所刚想测试,结果卢安直接中断,汤宏康直接出来了。而资质审定刚刚改过,超能等级无害化的等级。到现在也没有再次测定。

    汤宏康突然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阳光不正常的强烈。汤宏康看了看前方。——一个男子斜靠在电线杆上。指尖犹如白炽灯一样发出了强烈的光。

    汤宏康嘴唇动了动说道:“太阳之子。”

    刘宇笑了笑,转向汤宏康说道:“难得你能认得我。”

    汤宏康说道:“泰山学院的大日之光。我当初也是诸多仰视你的一员。”

    刘宇说道:“那么和我走吧,篡改者。”

    汤宏康愣了愣一下然后用不屑的笑容说道:“这就是给我取的代号吗,真没水平。天赐之才这个代号怎么样。”

    刘宇说道:“太拗口了。”汤宏康说道:“那就叫天才吧。”刘宇接着说道:“太不要脸了。”

    汤宏康说道:“嗯,我觉得日光之子这个代号,也挺猥琐的,你觉得呢?要不我们到陈记面馆商量一下。点一个菜。慢慢讨论一下我们的代号应命名”

    刘宇左手微微抬起,手中汇聚这明亮的光团,说道:“不必了,我的代号,我这就给你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