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23 放松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23 放松

    从元一空间退出来后,卢安又开始了了一天稳定的作息,简单的洗漱后卢安行走在街道上。周围的环境还是那么和谐,街道上十五岁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如往常一样蹦跳的行走。

    卢安站在街道上看了看周围默念道:“这里,这时,真的很好。可是我似乎厌倦了平淡。”

    现在第二类预演的跳脱的想法(**与冲动),和第一类预演遵循现实的实际举动(理智和自审)。又发生了冲突。

    “我竟然有了冲动,是日子过得太平淡了。”卢安对自己现在的状态下达了定义。在昨天晚上当新平丝试图寻找合作的时候。

    卢安的理智是赞同这种先做一个任务,因为与其等待,不如先在做一次任务占据主动。然而卢安发现自己的冲动也是赞成去做这个任务,虽然冲动的目的和理智是一致的,但是冲动的理由和理智的理由不一样,卢安的冲动是因为现在的生活太平淡了。当冲动的自己听到这个任务的时候,自己竟然不是警醒担心。而是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虽然下决定做任务时,理智和冲动不冲突,但是一旦开始任务两种想法必然会让自己做出不一样的行动。这不是好事,站在理智的角度上,卢安担心自己冲动下会做出一些作死的行为(做的时候,不考虑严重的后果。)所以卢安理智对自己现在渴望刺激的冲动很无语。这是一种做了觉得自己很愚蠢,不做觉得很不爽的感觉。第二类预演,不用像现实那样约束自己,所以在第二类预演中想多了,有些感觉会影响自己。

    自我的矛盾性,卢安经常感觉到,自己也经常在理智和冲动之间做相互妥协的中庸行为。只有妥协不了才会发生严重的自我冲突。

    这次卢安也在也快平复了自己的犹豫。

    途经临渊学院,卢安停住了脚步:“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只是如何能够确定我的行为是在结捕鱼的网,而不是作茧自缚呢?”

    卢安混入人流中走进了校园,如果这个学校算出勤率的话,卢安在这个学校的课基本都翘了。至于大型校园活动,卢安也没怎么参加,话说那种活动除了让校领导面子上好看一点,能在报纸上多几篇宣传报道,用卢安的话来说——管我屁事?

    今天走到这里,卢安觉得自己要转换一下环境。还有十六个小时,即将进入下一场任务。所以在这十六个小时中,

    用卢安此时的想法来解释,“当精神状况,人格情况,有很多都是不正常的,那就用正常的行为轨迹,将自己这些不正常给掩盖掉。”

    卢安在学校的走了几圈,上课铃响起了,校园中变得空旷起来,觉得自己在空旷的校区中瞎逛有些不符合气氛,就走到了校园的东北角落林荫中,那里有一个池塘,卢安决定小小的放松一下。

    镜头切换到虎部的有关天数的试验所,盛儒星正在忙着批复一份份文件,这些文件是刚到的。卢安请了一天的假期,这些相关工作。是可以挤压到明天在处理,而盛儒星现在觉得没必要积压,当然更是想检查一下卢安这些天的工作,所以盛儒星在做一项项工作时,同时看看卢安前面是按照什么流程处理的。时不时的询问实验室其他人。(如果卢安不认真,盛儒星这么一检查,就能发现卢安平时工作的问题。)

    然而盛儒星现在发现卢安是很严谨,所有的工作项目在列表中条条框框的罗列,所以的验算结果,整齐的排列。

    更具大量的计算统计,分析了各个群体的人生活特征,分别统计出“天数”可能是哪一个行业的人概率。罗列的数据很多,后面皆标注了日期,但是盛儒星看的一目了然。没有丝毫凌乱。

    看到了工作日志里记录一项项工作步骤,盛儒星皱了皱眉头:“他是在那里工作实习过?”

    卢安现在刚过十六岁生日,但在这个世界的年龄阶段依旧是个少年。但是在日常工作中做事,显得非常老手。卢安在三战中是技术兵种,三战高度信息化,几乎人人都是技术兵种,没有大老粗。

    主业将自己负责的设备数据提供信息准时上报,给指挥部提供按按钮打击的依据,次要任务才是冒着被攻击的风险巡逻,保障危险战区内的设备稳定运行。并不是和平年代有些人从电视剧中的那种深入敌后威风凛凛的特种兵。

    基本上就是要求有勇气在危险环境下,依旧能够完成和和平时期一样技术难度的工作。

    三战士兵并不是杀人老手,就像现代遵循保密制度的人也不是有些人想的那种能够承受言行拷打的,而是熟读规章制度,知道什么该给,什么不该给。你在军队体系中,敌人没机会来拷打你。

    信息时代的战斗,九成的军人工作并不是冷兵器时代那么热血,而是能在艰苦环境下尽职尽责,能严格完成制度要求的复杂的任务,只有极少数人驾驶战机,驾驶战舰,坦克热血的战斗。这就像大国的航天局,送一个人上太空,世人只看到宇航员,却看不到幕后数以万计的技术负责人。

    而高中生,身怀幻想,或许有知识,但是不知道将知识如何实际运用于生产,不知道和同伴一起合作利用知识,不知道如何和同伴形成一个能公平分配工作任务的组织。

    总之,盛儒星是真的没找到卢安工作上的差错。所以在查了半天后,盛儒星关掉了电脑,盛儒星觉得还是将工作留给明天休假结束的卢安来做比较好。

    正当盛儒星准备开门的时候,砰的一声,门突然被开了,当然可以看到门开的瞬间,是一只穿着白色皮靴的脚将门踹开的。

    门口盛怡苒对着夏星瑞说道:“星瑞姐姐,你要找的嫌疑犯就在里面,请你逮捕他,不要和我客气”话音未落,房间里面传来了盛怡苒熟悉的咳嗽声音。

    盛怡苒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当她刚想溜的时候门内,传来了盛儒星的声音:“怡苒,带着客人进来吧。”眼见逃不掉,原本抱着幸灾乐祸之心过来找事的盛怡苒,耷拉着头走了带着夏星瑞走了进去。

    当二人进入后,盛怡苒看了看周围,对盛儒星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卢安呢?”盛儒星说道:“他请假了,我来检查最近的工作情况。”

    盛怡苒略带挑事的语气说道:“他工作犯错了,你要抄他鱿鱼了。”

    盛儒星略带叹息的目光看着盛怡苒:“他的工作非常细心,我只是觉得,你何时能够像他一样,耐心细致。”

    听到这种别人家孩子怎样怎样的话,盛怡苒露出不屑,但是又不得不又低下头来。

    盛儒星将目光转向夏星瑞笑着说道:“星瑞,应急治安部,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夏星瑞表现的非常得体(淑女)的说道:“盛部长客气了,只是有一些事情需要找贵方的卢安帮忙,不知道能否带我见他一面。”

    盛儒星说道:“抱歉,他今天刚刚请假。”一旁的盛怡苒嘀咕道:“东窗事发,畏罪潜逃。”

    盛儒星没有理会盛怡苒一旁的话,对夏星瑞笑了笑说道:“让我查一查他的位置,嗯是在临渊学院。那是他进入崇明区后的入学的学校。”在电脑屏幕上,很快通过手机定位就查到了卢安的位置。

    盛儒星点了一下屏幕上粗糙的地图上的红点,说道:“让我看一看他是在?”盛儒星将屏幕上的地图切换到整个校区各个摄像头的监控,“嗯,他好像是在花园里。”

    盛怡苒伸着头看了看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他竟然在玩水?”

    镜头切换到卢安这边。

    当觉得无趣的时候,钓鱼是一项很好的活动。

    古往今来,无数钓鱼爱好者陶醉于此,他们怀着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生活的激情,走向河边、湖畔,享受生机盎然的野外生活情趣,领略赏心悦目的湖光山色。深谷的清风吹走了城市的喧嚣,钓竿的颤动带给老人以童子般的欢乐,只要一竿在手,性情暴躁的小伙子也会“静如处子”......此中乐趣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噼里啪啦,湖水里的一条鱼正在激烈的摆动,尽管还在水中,这条金鱼就像是脱离了水在岸边乱跳一样。水面上大量的水花四溅,然而无论这条鱼怎么挣扎,都是在水体原地挣扎。鱼尾巴鱼鳍被无阻化带不动一丝一毫水流。四周的水对于这条鱼来说就像是一小块超流体空间。鱼儿挣扎累了,一个绑在竹竿上,捞金鱼的网兜远远的伸过来,将挣扎累了的鱼捞上来,淅沥沥的水花从鱼尾巴上滴下来,鱼儿脱水后挣扎了一下,然而没动几下由安静了,只留下鱼鳃一张一合,就像跑完长跑的人,在大口喘气,卢安将这条金色的鱼丢掉的第三个铁桶中。

    卢安附近摆放六个桶,每个桶里面都有大量的鱼,都是卢安从湖水里面捞出来的。而且按照卢安自己的强迫症,将全身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红鱼放一桶,将全身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黑金鱼放一桶,白色的,金色的,还有色彩都有花鱼,以及体型超过两斤的大鱼,分类放。水面上一般都是七八个金鱼挣扎的水花在水面上扩散一条条涟漪,卢安就像挖矿一样由着自己的性捞。

    对普通人捞金鱼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很多时候无伤大雅,但是卢安现在的成簇状态,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不普通的。

    整个池塘的金鱼逐渐减少的场面让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有点过分。兴趣盎然捞鱼玩的卢安,突然愣了愣,抬起头看着校门口的方向,几秒后,一辆车停在了门口,两个美丽的“麻烦”下车后直径朝着卢安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