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65 被搞定的“NPC”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65 被搞定的“NPC”

    夜晚再一次降临了,辑魂警局里上班的人越来越多了,而卢安则是将电动大门锁好,预备下班。在下班的路上,现实中卢安低着头,然而各个第二类预演正在兴奋做下班后无所拘束的事情。

    卢安的预演中,这个可能性的世界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用各种心态观察。一种又一种未来被自己尝试着。

    比如说未来的时候卢安有可能释放幽魂来到另一个人的脑后,在这个人目瞪口呆之间,读取这个个人的的信息。尽管现实中这个人是在自己的对面。

    预演中的信息直接跳跃到了自己的脑海中,让自己知道这些未来的发生的事情。看到自己在预演中强行入侵他人的思维,在某第二类预演中有些谨慎卢安不由得担忧道:“我是不是肆无忌惮了点。”

    但是这样的担忧仅被少量的第二类预演里的自己担忧,结果被自己的理智有限的接受,造成的效果仅仅是其他第二类预演的自己在执行窥探有**突破禁忌的快感,就像上课传纸条,夜晚在被窝里面发短信,这些事情在在自己感觉到有些不好的前提下做的不亦乐乎。

    卢安有五十多个第二类预演,几乎每时每刻至少有三十多个第二类预演的自己在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的控制的电磁替身贴在别人的后颈,读取别人的脑海中的信息。读取然后忘记,然后再读取。

    然而这么做的卢安很快得到了元一的警告:“发现目标,对方有可能已经察觉你的举动造成的影响,但尚未确定你的存在,请停止在预演中对制定目标的思维窥探。”

    在距离六十米外,孙抗跟在慕斯的后面,慕斯对这位新队友说道:“今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出任务,你可以发表意见,但是没我的允许你不能擅自行动。”

    面对猪脚的要求,孙抗刚想点头,但是愣了愣,看到这一幕时,慕斯误以为自己的语气没有表达清楚,再次重复了一边说道:“一切行动听我的指挥,懂吗?”缓过神来的孙抗点了点头。

    在刚刚孙抗发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慕斯的命令,而是来自于自己空间下达的警告:“其他势力正在对你进行窥探,请谨慎观察可疑目标。”

    六点钟空间对轮回者是控制的,当卢安从在预演中读取轮回者的信息,六点钟空间是感应到了自己控制的轮回者被试探了,但是卢安的这种预演中试探六点钟空间还无法获得更多有效的信息。

    因为在这个位面上孙抗对高维的感知能力较弱,如果要换上白露,当白露被卢安在预演中攻击,在现实时间线白露能够很明确的对卢安有警惕感觉产生。如果高维控制的是白露,读取白露的感觉就能很明白的知道是卢安在探查。

    举一个通俗易懂的例子,高维的存在就像一个垂钓者,垂钓往水中垂落的是鱼钩,那么只能感觉到鱼碰到鱼钩时浮标的移动。并不知道水下鱼群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若是鱼钩上有个机械摄像头,就能看到鱼钩周围鱼群的情况。这是鱼钩的差别,不是垂钓者的错。

    现在并非六点钟空间无能,而是他垂下来的鱼钩(丢下来受他控制的轮回者),连一阶都不是。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轮回者的思维被触碰了,但是到底是哪一个触碰的,根据孙抗现在在位面上看到,感觉到,闻到的信息,这是判断不出来的。也许是几百米外高楼上另一个轮回者在动用特殊的侦查手段,也许是在自己身后,甚至有可能是主角身上有东西。

    当然若是六点钟空间亲自投影自己的完整态身躯到达这个位面,就相当于潜水员到海里潜水,能够清楚的看到水底的鱼群。但是没有哪一个空间会这么做。

    然而在卢安这边,卢安刚刚通过预演中的控制电磁替身读取了孙抗的部分信息,同步感知卢安所见事物的元一,就立刻判定了孙抗就是轮回者。

    卢安在这个位面看信息的方式远超其他时空佣兵,其他时空佣兵搜集信息的情况是钓鱼线,卢安就是一张网,而且还是绝户网。

    窥探,当别人不知道的自己窥探,没人管自己的时候,窥探是忍不住的,但是突然有人告诉自己自己的窥探被发现了,那就不妙了。

    得知自己的行为可能被高维的存在看到,在所有第二类预演中,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卢安停止了所有的电磁替身操作,甚至所有第二类预演在数秒之内,保持和第一类预演的动作一模一样。(由此可见,在危险的压力下,卢安能做出远超自己想象的事情。)

    然而很快元一就打消了卢安的恐慌,明白了自己只要不探查目标的大脑(就像鱼不碰鱼钩)对面高维上的存在对自己是不知情的(就像垂钓者不知道鱼在水下做怎样的舞蹈。)

    所以卢安在预演中又开始了浪了,大量的电磁替身避开了孙抗探查了其他人。紧接着,又把警局中其他几个轮回者个身份给摸透了。

    至于摸透了后,该怎么处理呢?卢安看了看元一列表这些轮回者带来的血统能力,元一根据卢安搞到的信息,做了个列表上,这些列表上的信息并不完全,但是饶是如此,卢安看了看这帮超人带的各种能力和道具。决定自己还是洗洗睡了。

    到这个世界,卢安的无阻超能是属于清空状态,卢安并没有携带任何战斗型超能,战斗手段相当有限。

    似乎感觉到了卢安对眼下的危险过于担忧,态度有些消极,元一答道:“请积极收集情报,相关战略支援已经处于准备状态。请在自己认为最恰当的方式,介入战斗,本次战斗奖励优厚。”

    卢安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只要我认为代价合适,我会在这个任务做好我分内的事情。”

    元一说道:“处于规则,我现在无法对你的想法进行过分干涉,但是我友情提示你,按照现在探明的目标中,你不算弱者。”

    这时候外界,卢安走下了楼梯刚好和前来上班的慕斯照面,慕斯看到了卢安露出了职业微笑说道:“卢安,今天有空吗?”

    卢安歪了歪头说道:“现在我下班。”慕斯脸上有些尴尬说道:“这个我知道,你能抽空和我走一趟吗?我现在需要一个机械师。”

    卢安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将机械店电话号码传输给了慕斯说道:“电话给你了。”卢安的意思很明白,有事花钱去找别人。

    卢安的斤斤计较让一旁的孙抗不由的咧了一下嘴,看着对下班休息时间寸土不让的卢安,孙抗不由的吐槽道:“少年啊,你这样忤逆未来的魔王,总有一天,你是要后悔的。”

    而其实卢安根本不知道慕斯是主角,只知道慕斯现在这里是主剧情发生的地方,慕斯可能是主剧情发生的关键人物。(元一知道慕斯是主角,但是没和卢安说。)而卢安只关心出现在这里穿越者。由于不知道哪一个是重要的剧情人物,卢安只关注剧情激化烈度,不具体关心哪一个人,就像食肉动物关心草场丰美,能引来的食草动物,但是绝不会关心哪一种草在几分嫩的时候好吃。

    所以在孙抗看来,卢安对慕斯说话非常放肆。

    卢安在对话中,甚至调出了少年妇女劳动者保护法信息传输给了慕斯。(这个世界的法律,妇女有产假,育儿假,少年工必须按时上下班,不得加班。)

    慕斯面对下班急于回家的卢安有些无奈。卢安是真的没把慕斯当主角看。为了下班的睡觉休息时间,和慕斯寸土不让。

    至于卢安对一旁的孙抗是什么态度?卢安认为孙抗现在是满血状态,这个状态的轮回者,卢安认为自己想都不要想,等到未来这个世界的剧情激化起来。总会有残血的人出现,(同样同草原的食肉动物作比喻,草原的食肉动物从来不会捕猎身强体健的动物,因为失手的概率大,贸然捕猎反而会浪费精力,体力。)

    至于现在,卢安只关心睡觉,吃饭,以及融入这个世界的工作,等待机会。

    不过卢安不想提前掺和到剧烈剧情中浪费精力,但是有人并不想放过卢安。

    对于轮回者来说搞定难缠的npc,能提高主角的好感度。在他们看来,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让原本就工作很累的主角,更加念头不通达,更加不稳定。

    孙抗出手了太拍了拍卢安的肩膀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你很累,不过你觉得多做一点,不是更好一点吗?”

    这句话非常没有逻辑,站在二十二世纪的角度上卢安能从多个角度上反驳。但是卢安没有反驳。会因为这句话蕴含着精神偏转,卢安受到了影响。在现实思想,一些觉得刚刚慕斯说的很对,自己是应该贡献一下劳动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

    当然这些信息在卢安脑海里面出现(预演提前现实,应该是提前数十秒出现在卢安脑海里),卢安的第二类预演直接爆发到了三百七十个,每一个第二类预演都是至少数分钟的思考方式。孙抗仅仅是在卢安的现实碳基身躯中插入了“某些想法是正确的”信息。在高维上卢安的“自己们”立刻将这些残留在现实身躯脑海的信息,否定。

    而且不单单是否定,还有一些其他考量,比如说卢安要注重自己路人的身份。

    所以在现实中,卢安目光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孙抗,又看了看慕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