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74 挣脱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74 挣脱

    卢安没能坐等到孙抗搞事情,因为剧情继续向前推了。

    在今天早饭后,所有人被要求集合,排队站在了大厅中。而加纳的投影出现,开始了鼓动人心的演讲。演讲的主题是参加战争获得荣誉。

    看着加纳的投影在眉飞色舞的。卢安的某第二类预演中忍不住的比划了一个中指给了加纳。然而这个第二类预演中卢安比划了中指后,不过这个中指被加纳发现了,随卢安就立刻被加纳指派的机器人拖下来去了。这一条第二类预演终结。而这个第二类预演被其他情绪态下的第二类预演认为是无用预演。并且告诫自己老老实实的看剧情不要做无用的情绪发泄。

    要是每一个第二类预演都控制不住情绪,让第二类预演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终结,那么卢安等于是自己掐了自己“眼睛。”(预演传递的感觉此时已经是卢安的眼睛了。)

    话题回来。

    有一个第二类预演控制不住情绪,导致被终结。说明了卢安此时对战争的感觉。前世和平时代打着灰蛊8即时战略游戏的时候,孟位能中二的高喊“诸君,我喜欢战争。”

    而现在卢安看到战争就想躲,无论是在主世界还是现在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前世的思想教育太成功了,(为何而战的政治教育。),而这个世界,卢安对这个即将崩坏的世界是很无感的。

    当加纳在上面宣传勇敢战斗将获得的荣耀,以及巨大的财富。卢安大部分第二类预演,偷偷在心里吐槽:“你们的崩坏,关我屁事。”而脸上一脸严肃。

    当加纳犹如邪教教主一样对14噬魂组成员,宣扬战斗意义。卢安则是用各种恶搞心态,将加纳看成一个小丑。丝毫没有被周围气氛感染了。

    但是卢安很快就不能抱着玩世不恭的心态了,因为自己要躺倒睡仓里,让另一个意识进入电磁替身彻底脱体去战场了,这剧情完全出乎了卢安意料之外,而且猪脚的剧情终究会走向何方,卢安一无所知。

    只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人格分离。

    当电磁替身在预演中没有可能和本体进行信息对接时(卢安电磁替身内的信息直接跳跃到卢安的脑海里,取决于预演中电磁替身和本体在短时间内完成对接的可能性)。那么存放于两个电磁替身中的意识就彻底分离了,将按照不同的经历开始新的记忆。

    本体呆在基地,而电磁替身中的意识将乘坐航空飞机到达了战区,按照指挥官的命令投放到战场上。这时候电磁替身内的意识将经历什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卢安对自己很不放心啊。

    卢安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怀疑过自己。卢安对自己吐槽道:“我胆小,我贪财,我狂妄,我暴躁,所有糟糕的缺点我都有。哎。真的要遭到巨大的诱惑,遭到严刑拷打,在狂妄的土壤中发芽,我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已经躺在睡仓中的卢安,通过预演看了看睡床外的自己的噬魂体,看到装着噬魂体的盒子被机器推车运走后,卢安彻底的感觉自己一部分丢失了。

    当本体看着自己,电磁替身中的卢安也看着本体的“自己”,当噬魂体彻底被机器人收拢后,两个自己毫无接触的可能,两个意识都无法了解另一个思维载体(一个是身躯一个是电磁替身)里的自己想法,分离开始了。本体卢安感觉到自己突然失去了一部分前一秒还在运转的想法。

    而电磁替身中的卢安(下面简称信息态卢安,这个称呼和留在本体的本体卢安相对应)猛然感觉到自己很多情绪的重负消失了。本体的那些不同预演下的担忧,烦恼,再也无法投送到电磁替身中了,仿佛一瞬间,自己的忧愁一下子被割除了。随着电磁替身被放到一个信息盒子中,卢安感觉到自己突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自己的视角突然被色餐斑斓的像素构成的虚拟世界覆盖。

    这个虚拟世界中,天空是蓝色的,草地是路测的,花儿散发着很鲜明的香气。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

    然而信息态卢安短暂的无忧没有持续多久,卢安也并没有沉浸在这个美好的信息世界中,电磁替身中的卢安再次开启了多条第二类预演

    信息态卢安感受着这周围信息世界构建的低像素世界(我的世界游戏那种,零点一毫米方块构成的世界,比较真实)默默地选择坐在大树树荫下。

    这个信息的世界中数值随着风摇动,但是卢安只能微微的感觉到脸上的热量流失,至于风吹拂过脸颊脸上汗毛晃动的那种感觉,这个信息世界尚无法做出来。(模拟气流运动最考虑运算量,如果气流吹拂后的扩散湍流变化那么容易能被计算机模拟的话,21世纪超算就能算准天气了,各个航空大国也用不着将建造风洞了。)

    卢安随后开始细细的摸着看着听着周围的一切,随后幽幽的的说道:“虚假的世界。”

    卢安这么说是有理由的,卢安明锐的感知从方方面面都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虚假,首先花的香味,在现实世界中每一朵花儿的香味都是不一样的,因为水分和光照,哪怕同一种花的香味都用浓和淡之分。

    还有味道,一个花瓣放在嘴里,嚼碎的程度不同,味觉扩散的程度也就不同,而在这个世界中这些花瓣进入嘴里设定是入口即化,然后是甜味信息在扩散到嘴里。

    还有视觉,在现实世界里,卢安看到的是一个可能性的世界,叶子的下落可能性多样,自己稍微动一下,扰动的气流都能让叶子偏转的轨迹发生变化。而在这个虚拟世界,只要自己不触碰,在旁边飞快的跑过,都无法影响叶子悠然下落的轨迹。

    乍一看这个世界很有趣,但是时间一长,卢安感觉到压抑,这是一个匮乏可能性的世界。虽然色彩艳丽,花儿遍地,但是没有从起始,兴盛,衰落的各个状态。一切都是同样的色彩。

    不过让信息态卢安感觉到宽慰的时,自己没跟丢孙抗,用电磁替身到复杂战场上进行电子信息战(卢安是这么理解的)现在同样是信息态孙抗也要跟着过来。出现在了这个信息的世界中。

    由于感知的差异,孙抗(孙抗不是一阶,卢安状态曾在和白露交战的时候极短时间内达到二阶,现在临近二阶)孙抗对这个电子世界远不如卢安这么敏感,他没有感觉到压抑。和现实中的差异,他的自动脑补和现实中一致。(就像视觉欺骗效应一样,普通人大脑就修正残缺信息。)

    孙抗看到这个世界则是表现的非常好奇。似乎没感觉到任何压抑的样子。这让卢安很奇怪,然而当卢安看到其他人的反应都如他一样。

    卢安延伸了一条预演,不由得对自己提问道:“难道是我的问题。”卢安开始衍生出一些谨慎,怀疑的情绪态对自己的情况开始预演。

    当卢安开始大规模预演的时候,卢安发现自己眼前的像素世界开始跳跃出一个个红蓝黄色彩的光点,就像电视机花屏的前兆一样。用卢安还是孟位的记忆来说,就像用全息头盔玩游戏,突然这个头盔算不过来了,所以发生了影像重叠了。

    而卢安在不同的预演中做不同的动作的时候,渐渐地发现自己预演中的某些动作,开始残留在这个电磁世界里。卢安看着自己身边的残像愣了愣。

    让我们将视角拉到外界,卢安此时的电磁替身储存在一个玻璃管中,玻璃管周围贴着各种电器元件发送电磁讯号灌输给卢安,这些信息构成了信息态卢安此时看到的信息世界。

    然而现在这个控制卢安信息态感官的系统当机了,在系统在对接卢安这个电磁替身中,发现电磁替身前一秒钟卢安在跑,然而紧接着又变成了一直坐在原地(信息还可以查到坐在原地的时候另一个时间线,系统的一连串处置。),有的信号信息显示了卢安砍了一棵树,然而这个电信号信息瞬间又折跃走了,替换成了另一个卢安爬树的信息。

    这个系统是有逻辑的,而卢安电磁替身中,各种预演线跳跃到现实里莫民奇妙的记忆思维电流信号,直接打乱了系统处理这个世界情况的逻辑运算。

    卢安脑海里的预演,就是各个时间线脑海思维运转电信号,里面的电子,跃迁到了现在时间线,形成电信号。然后形成现在的想法。在过去的卢安的预演也最多是在自己的脑海中出现了其他时间线自己的想法,不影响身躯外面的物理变化。

    但是现在,这个运算系统直接对接卢安电磁思维载体,结果替身上频繁的电信号跃迁来,然后有跃迁走的现象,影响了系统不知道该如何反馈给卢安正确的环境信息。

    随着卢安预演的越来越频繁,信息态卢安面前信息世界直接花屏了,信息态的卢安终于看到了外界的样子。自己是在一个玻璃管中,外面有着众多停滞的信号发射器,而自己并不是孤独的,在自己周围有着众多的玻璃管每一个玻璃管中都有一个安静电磁替身,接受着信号发射器提供的信息。

    而根据仓体灰尘的颤动,卢安意识到这些玻璃管都是在飞机的仓内,自己这些电磁替身正在运往战场的路上。

    卢安的观察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周围的电讯息系统就再一次启动了,电磁发射信号对准了卢安电磁替身的核心,随着一束激光束没入卢安电磁替身核心信号接口。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卢安耳边响起:“对不起系统故障,打扰你的休息时间,我们正在调试,保证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这个语音并不能代表上面的诚意,在和平地区的城市中大部分电子商店为人们提供这种虚拟世界的服务时,出现了这样的故障都会用万分抱歉的语气来回应。

    随着周围的像素再一次清晰起来。卢安叹了一口气,默默的想到:“这对我来说应该是牢笼吧。”

    这是卢安的想法,卢安没有说出来,卢安的想法是电磁替身核心内运转的,而一旦说出来,便是对这个世界的表达。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会这个虚拟世界记入上传系统的。卢安的多个时间线的想法,表达的各种行动(信息范畴),刚刚挣脱了信息世界能容纳的范畴。

    系统正在自查这个故障,卢安无论如何都不能表达什么(说话是一种表达)让这个世界系统查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