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187 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187 狠

    作为一位主管后勤的支援者,元一的控制力做的非常好,在四点钟空间决定强行恢复张铭的真气天赋时,四点钟空间给了张铭一个倒计时。而元一看到自己无法阻止四点钟,也给了卢安一个倒计时。

    所谓的强行恢复,并不单单是只恢复张铭的真气,这种恢复就像盲目空投物资,空投的目的原本是为了让特种部队有足够的弹药,但是盲目的空投,有时候会空投到反#政府武装手里。

    四点钟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四点钟空间认为张铭更习惯真气充盈下的战斗,眼下这种凡人的战斗,怎么看都无法发挥张铭的战斗经验。而相反,卢安在这种不附加任何超能力的格斗中打法异常凌厉。卢安一举一动没有任何凝滞,呼吸与肌肉用力时留劲的配合,甚至上肢挥舞时候,胸肌运动,导致呼吸多少簇簇空气,都巧之又巧的与全身配合。

    这是什么概念内,一个二阶,一个貌似就没有加过任何超能天赋的二阶。四点钟空间现在都有些感叹卢安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这到底是要在低魔世界经历多少次搏杀啊?

    如果继续保持这种肉搏战,四点钟空间判断,此时心中已经有怯意的张铭不出意外将被被抹喉。所以四点钟空间决定将战斗拉回到张铭熟悉的状态。

    强行恢复其兑换的血统,甚至不顾及这样恢复,导致卢安亦有可能获得四点钟空间的能力投放。

    然而四点钟空间在这次较量中又错了。四点钟空间给张铭的倒计时,要比元一给的倒计时慢零点零一秒。至于原因?那是元一突然减缓了压制,出现了这零点零一秒的提前。

    元一给卢安提供了准确的时间,而四点钟空间没能给张铭提供准确的时间。

    这就导致了双方同时恢复了高能的真气力量。卢安手上的匕首快了一步爆发出了尖锐的罡气,抢先发动了进攻,而原本也准备在能力恢复后反击的张铭,愕然发现能力恢复提前了那么一丢丢。张铭熟悉无比的罡气力量只能后发,抵挡卢安直刺的匕首上窜出同类型力量。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然而时间上慢了一个节拍,只能进行防御。否则进攻在半路上,自己就已经败了。

    张铭这能抬起那个完后的手臂,形成了一个罡气罩进行格挡。在撞击中,犹如数公斤炸药爆炸,张铭犹如炮弹一样撞在车道左侧厚实的水泥墙上,全身的罡气护住了他,所以他撞击的墙壁上并不是骨头渣子和碎末,而是恐怖裂纹,而张铭格挡的那个胳臂里面的骨头已经粉碎。

    然而张铭顾不得疼痛,一跃而起,撞碎了车道上方的玻璃面,大量玻璃渣洒落,而就在这个视野不佳的时候卢安甩出了自己的匕首,罡气控制的匕首犹如一道弧形的流光,直击杀张铭腹部。但是张铭凌空用腿反踢了一下,刀刃在张铭的腿上开了一个口子,而匕首当的一声插在了地面上。

    张铭的窜走后,哗啦啦的玻璃才从半空落在地面上,不是玻璃落下的太慢,而是张铭逃得太快了。在阳光的照射下,地面犹如洒满冰糖一样洁白。

    战斗结束后元一立刻弹出了光幕:“刚才目标为重要目标,此穿越怪在他身上布置节点众多。建议追赶。可以获取重大战果”

    卢安嘀咕道:“现在也都不提奖励了吗?”元一说道:“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任意选择被你采集的轮回者身上的能力,本次任务结束后,我可以为你定制。”

    卢安摆了摆手说道:“免了,现在我发现,在你这混,最不缺的就是投送的能力。”这句话是卢安的感慨。见识到缴获的异能后,卢安发现投送能力对元一这帮穿越怪来说,就像游戏编程员对游戏敲几个数值编程一样。

    卢安搞掉了一个轮回者,元一分分钟就能将尚在运作的能力体系安在卢安的身上。那么这样一来,在主世界中必须忍着不能用,在任务世界中必须忍着不能暴露,自己平时拥有过多的能力又有何用?

    这就相当于替人保管钱财,钱财放在自己这里放着,一丝一毫都不能挪用。那还不如不要这个钱。至于张铭的这个能力是挺不错的,但是卢安有无阻能力的话,已经能在主世界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要是再保有这样的强大的罡气能力,并不是有两份喜悦。而是有麻烦。这个麻烦就是元一认为卢安能力够了直接丢到危险的世界里去。雪菜和东马是不可兼得的。

    元一的德行卢安再清楚不过了,给的能力绝对不是让自己炫耀的,而是让自己去解决麻烦的。

    所以卢安对元一的“体贴”安排,十分感动,然而却拒绝了。

    至于多能力是什么样子的,卢安现在就是,为了确保多种能力不相互冲突,元一给了卢安一个切换机制。

    不过切换的过程中,却可以产生同时使用多种能力的现象。卢安很快就调节出了切换状态。

    如果有一个明确的立体示意图,美乐的剑气能力用蓝色的线条标注,孙敏的武道能力是绿色的线条。此时在卢安的体内,蓝色的线条和绿色的线条是此长彼消,当卢安需要攻击的时候蓝色的线条可以覆盖全身,锋芒毕露,绿色能量线条将顺着血管内敛到心脏骨骼部位。

    当然这两种力量实际上是冲突的,绿色线条和蓝色线条在卢安的人体模型上从未接触过,在两股力量不接触的身躯地带,其实就是弱点。只要在合适的实际往这里刺一下,卢安的身上多种能量线条就会混杂,然后混乱,最后暴走。

    当然想要在卢安这里找到合适的时机很难,卢安在切换的时候,各种力量体系在身躯中的增长和消失的节奏把握的相当好。

    卢安在凹着的机动车道中,等了一分三十四秒的时间,突然脚下暴起了罡气,突然一跃而起。从六米深的机动车道,看着街道那个正在移动的阴影,卢安的指尖却迸射除了寒芒。

    慕容冲看到寒星一样的剑气扫过来的时候,连忙向往一旁大楼里的黑暗深处渗入。如果慕容冲能骂人的话,一定会破口大骂,卢安狡猾狡猾的。

    在刚刚的战斗中张铭从凹陷的机动车道中跳出来,双臂皆残,还被一道刀刃给划破了腿,狼狈的逃跑,但是过了十几秒钟,慕容冲没见到卢安跳出来。所以他决定过来看一看。如果可以的话,慕容冲想确定一下战况,然后去收割残血张铭。在慕容冲看来张铭逃得很快,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就能彻底除去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大敌,所以他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然而现在他被卢安逮住了。而且慕容冲感觉到卢安就是在等他,卢安的左手点射出剑气,而双眼冒出了大量的黑色气体,黑色气体像墨水一样流动到了卢安的右手指尖,随着卢安右手指尖的快速画动,一个个黑色的符文凌空形成,然后犹如洒水一样朝着黑暗的阴影点射过去。

    地上的那一滩阴影,被这些剑气点击,随着砖瓦破碎,黑色的阴影露出了手臂的和头发这样的实体,就像墨水画里面的的人显现出形态。当慕容冲再次试图没入地面阴影,又可以说是人走进了墨水画里面。

    然而随着一道道符文点上去,地面黑色的阴影,就犹如黑色的磨碎中点上了红色的墨水一样,鲜艳的红色在阴影中扩散着。

    慕容冲在一间超市中里面被迫显现出形态,他全身有着火焰灼烧的痕迹。而且还冒着烟。没等慕容冲喘息,卢安轰的一声从窗口撞了进来,随后,开始了战略压制。

    张铭的队友王天慧被卢安拿下,所以能执行战略压制,而慕容冲的队友倪驰被卢安拿下,所以也是能够执行战略压制的。

    卢安顺手抄起了挂在货架上的长刀,貌似是切肉的,另一手拎起了一个平底锅。看到卢安这个样子,慕容冲发现自己能力消失后在短暂的惊讶后,抡起了一旁的灭火器。

    比起张铭之间的战斗,卢安和慕容冲的战斗只有瞬间。但是慕容冲的运气不如张铭。同样是二阶,张铭在主动进攻后失败,然后成功的溜走了。而慕容冲则是直接伏击。从战斗风格来说,张铭是强攻型的,而慕容冲是伏击型的。

    五秒后,卢安摸了摸自己的头,现在是卢安伤得最重的一次,虽然有平底锅遮挡了一下,但是右边的头骨出现了裂纹,卢安感觉到大脑中晕乎乎的。而慕容冲则是喉咙被刀子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正在地面上努力的喘息。血液流淌了一地。

    在这种低端的战斗中双方都伤的很重,不过卢安尚有行动能力,推到了一个货物架子砸在了慕容冲身上,然后点燃了打火机。在大火中慕容冲用尽了最后的力量挣扎。而卢安有条不紊的给自己的脑袋喷药水。看着火焰里慕容冲的挣扎。

    一分钟后,当慕容冲烧的奄奄一息后,卢安踩住慕容冲用手按在了他的后脑上,拿掉了他的节点同时植入了元一的节点。(出乎卢安的意料外他并没有因为高维之间的节点争夺而死亡)。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卢安解除了战略压制,从慕容冲的空间袋中拿了一颗丹药丢进了他的嘴里。

    丧失白火空间提供的天赋后,慕容冲吞咽掉了这个丹药,望着卢安说道:“你好狠。”卢安淡淡的说道:“不狠一点,没法从你们手里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