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 从单向多 192 虚数的投放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 从单向多 192 虚数的投放

    当确六点钟投放的队伍彻底消失后,太阳变成了橘红色,如果看一看城市楼房中的阴暗角落,一些幽魂已经在窗口中闪烁,似乎对夜晚开始了新的期待。行走在这个萧索的城市中,卢安淡淡的吐了一口气。

    随着穿越者的离去,穿越者带来的热闹也即将离去。一个个轮回者要么逃离,要么死,要么被迫留在这个世界当凡人(有用的会被元一收容,没用的会被元一留在这个世界。)

    卢安顺着元一的提示来到了海边,见到了最后的漏网之鱼,也见到原本应该死掉的人。

    而这个世界的剧情依旧是被影响了,原剧情中本体慕斯将毁于核弹的死伤中,而他现在还在这个城市,卢安在海边的堤坝看到了他。

    换另一人的视角

    本体慕斯开着车顺着堤坝缓缓的行驶,海边大量的虔诚拜神的求拯救的人群让本体慕斯感觉到烦躁,看着大海上大量漂浮的绿藻团,本体慕斯十分无言。脱离了噬魂组后,慕斯看到这一幕幕场景,思考逐渐的恢复了加入噬魂组之前的状态。碳水化合物身躯的生理节律有序导致了情绪渐渐的有序。

    当然情绪理智有序的慕斯对着骤变的环境,渐渐感觉到了压抑,整个世界都疯了。在海边缓慢的开车,突然慕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面朝大海屹立在大坝上。慕斯急忙停下了车辆。

    走上了大坝,随后确定了,这就是自己的熟人。

    当本体慕斯看到卢安的时候,微微一楞,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你还活着?”

    卢安点了点头。本体慕斯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说道:“那么大家也还没事吧。”慕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卢安。

    通过预演卢安明白,慕斯希望听到的事实是“信息态的自己并没有丧心病狂炸毁噬魂组基地。”本体慕斯不想承认自己有这么丧心病狂的想法。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卢安说道:“当你逃出来的时候,我乘坐船逃出来的。随后我就看到岛屿上升起的核爆。”

    听到这本体慕斯颓废的放下了手臂,王者海面变强撑祈祷的人群,莫名其妙的笑了笑说道:“你是和他们是一伙的吧,正是有先知先觉的预见性呢。”(在预演中,本体慕斯在有时候会问“你们都是未来人?”)

    本体慕斯所说的他们是刺血队的轮回者,只是这些轮回者搞起宗教后,本体慕斯就默默的离开了,(其实还是在卫布等人的特殊手段监控下。)所以本体慕斯并没有看到卢安干掉刺血队一队人的场景。

    卢安顿了顿说道:“我刚来机械店,他们可能已经乘坐机械突围了。我坐船回来迟了一步。”

    卢安顺着慕斯的疑问,将他话里的那一伙人,说成了机械店邦鲁一行逃走的人。

    本体慕斯看到卢安表现未能赶上邦鲁一行人的遗憾表情。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则说道:“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卢安一摇一晃的走下堤坝,扭头对慕斯叹息的说道:“能怎么办,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发言权了,我不应该对执掌风浪的大人物们指手画脚。”卢安一边说着自己才明白的话一边蹲了下来对,着一波又一波怕打堤坝的海面伸出了手。卢安手掌伸出的方向正对着数百米外众多海藻团中其中的一朵。

    在距离卢安数百米外,还在海水中伪装成藻群飘荡的孙抗,心里一紧。卢安的手看似对着海面无疑是的伸出,但是手指指着的方向就是孙抗。战斗打到现在,就剩孙抗这一条漏网之鱼了。

    在剧情开始之前,迫于卫布的压力,孙抗的电磁替身没有派往舰队,孙抗就已经离开,刚好错开了剧情,今天早上他收到了团战的指令,在海面上飘荡预计今天傍晚登陆,但是就在今天一下午,所有的轮回者全部被卢安解决。

    虽然孙抗没有参加任何战斗,但是随着今天一下午空间不断的更新信息,孙抗知道自己错过了很激烈的时刻。也知道了,这么多天在自己身边真正憋到最后登场的boss是谁。

    而这边慕斯没有看懂卢安这个动作,他还在思考着卢安的话。

    慕斯看了看卢安说道:“你真的是未成年人吗?”

    卢安说道:“犯了一些错误后,成熟了一点,可能应该算一个青少年吧。世界向右我向左,在自由中思考责任,在压迫下逐权利,看到某些事明显是是错的,就小心翼翼的往相反的方向一步步谨慎寻找正确的位置,而不是一脚迈入另一个极端。整个社会犹如烘炉,而我终究会淬炼出我。”

    卢安扭头对慕斯笑了笑说道:“警察叔叔,这就是我最近学到的。”

    慕斯深深地看了看卢安然后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么走吧,去一起说服那个我。”

    卢安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去吧,自己想要对自己说的话,自己劝说自己最有效。还有,”

    卢安郑重其事的对慕斯说道:“你是个瘟神,你离我越远越好,这句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

    慕斯看了看卢安,笑了说道:“可是我们有缘啊。”

    卢安说道:“是啊,孽缘。”

    慕斯突然间笑了笑说道:“你说得对,该我做的,不该拉你下水,嗯,等我做完了那件事,我还会找你的。”

    看着慕斯开车离开后,卢安默默说道:“虽然不会再见面的。但是我由衷的祝愿你,希望你能在信息态的你即将归来时候,勇敢的面对。”

    现实中卢安对海水方向笑着大喊道:“别在打主角的主意了,我们该走了。”长长的音调伴随着海浪颇为悠扬。

    卢安和慕斯相见,虽然是卢安有意与他相遇的,但是卢安和慕斯的相遇也并不是什么巧合。因为孙抗是准备来找慕斯的,所以他预备是从海面上靠近,让慕斯发现,然后在慕斯拯救下,搭上慕斯的车。然后继续控制剧情,孙抗试图用剧情来翻盘的小心思还没有死掉。

    但是卢安长达六分钟的预演看到了这一幕,直接在海岸边上等着孙抗了。这就是卢安和慕斯的相遇的必然。就像蛇生理上不需要天然荧石,但是荧光石周围有蛇出没是必然的(因为荧光石周围招蚊子,蚊子召青蛙,青蛙让蛇前来捕猎。)

    卢安手上轻轻一点,海上的水流骤然涌动,一股水流将孙抗推到了岸边。卢安就像救人一样,拖着孙抗的胳臂上岸,这个动作和预演中,慕斯救孙抗一样。

    在水里泡很长时间的孙抗脸色非常白,可能是水泡的,也可能是心情很糟糕,任由卢安将自己拖到岸边。

    当孙抗上岸后,瘫在地面上,而卢安也在孙抗两米外靠着堤坝躺下。两人一起靠在堤坝上,就像朋友一样。而事实上,就在卢安拖曳孙抗的时候,孙抗体内的异能已经被卢安抽出来了。孙抗已经没有任何反抗力了。而随着孙抗这个最后的轮回者失去抵抗力,本次战斗画下了一个句号。

    卢安对孙抗摆了摆手,示意孙抗找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同时说道:“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已经不是敌人了。”

    孙抗绷紧了肌肉,然而很快松弛了下来,他有些颓燃的说道:“结束了吗。”

    卢安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所有的穿越队伍,要么彻底消失,要么不携带任何力量,而且这一天,我和你们交战的记忆,你们也都会快速忘去。而我也将快速被召回,这个世界已经平静了。”

    听到了卢安自称‘我’,而不是‘我们’,孙抗:“你只有一个人吗?”

    卢安看了看开始垂入海平面的太阳,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我,与你们交战的人也就只有我。”

    孙抗惊异的说道:“你干掉了我们全部。”

    卢安说道:“是的,我的空间,辅助我,解决了这个位面所有严重超标的历史扰动源。”

    孙抗问道:“严重超标?你说的是我们开支线剧情的行为吗?”

    卢安说道:“可能是吧。”

    孙抗问道:“标准从何而来?这是虚幻的东西吧。”

    开了多条预演思考了孙抗所提的这个问题后,现实中卢安坐了起来对孙抗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个标准本来就不是客观存在的。”

    卢安指了指天空上的星辰,海洋,背后的大地,说道:“相对于星辰,海洋,大地这些客观存在的事物,我们身边的法律,理想,情怀,都是人类虚构的东西,但是这种虚构的东西却黏合了我们,我们会为了爱国情怀,组织成军队和敌人战斗。我们会为了理想一起合作,我们会为了情怀手牵手。因为我们选择相信了这些虚幻的东西是我们所求的。让这些虚幻的东西变成了对现实的影响。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差别啊。

    动物看到狮子老虎,只会用吼叫和同类相互交流这个实实在在的危险,而原始人,却会构想狮子是部落的守护生命,勇气力量的化身。从而将原本不相关的大家弥合起来,形成了部落,而爱国情怀又将一个个血缘遥远的大家弥合成了国家,而动物群体血缘一旦遥远,就开始分裂成了两个群动物,永远不可能变成人类国家那样一大群。

    而标准这种东西,也就是大家选择相信,遵守,最后形成的虚幻之物,而我们却将他变成了现实。”

    听到卢安的叙述,孙抗张了张嘴,面对卢安这种:“我的标准相对于这个世界是假的,但是这种标准,我们定了你们既要遵守”的霸道想要反驳,但是最终闭上了嘴。

    只是孙抗不知道,卢安在现实中的这一番话主要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自己说的。

    《人类简史》这本书在卢安的上一世是有的。论脑容量,智人不如尼安德特人,论强壮尼安德特人能从熊那里抢洞穴。然而最终尼安德特人被智人灭了。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各方面数据占优的种族,被智人灭了?

    按照《人类简史》的说法,智人发生了认知革命,大脑的基因跳跃了一下,最后发展出了能够描述虚幻事物的语言,这个意义不下于虚数对数学发展的意义,大量的智人在语言传递的虚概念(图腾)聚合,形成了集合之力,虽然单打独斗打不过尼安德特人,最后携带制作精美的石器,跨时代的语言配合,完成了逆袭,完成了在一万年内横扫星球这样的现实。(别笑这是愚昧迷信的残留,二十一世纪还有人在电影院门口,高喊游戏虚拟的阵营口号,为了部落,为了联盟相互斗殴。因为有人为这个虚拟概念而骄傲所以敢为这个虚拟的概念动拳头挨拳头。)

    智人可能不清楚为什么,然而现在卢安回望过去豁然开朗,回收整个任务中自己的变化,每一个情绪态,曾让卢安差点分裂。然而最终乐观和悲观,兴奋和沮丧,激动和颓废,吐槽和严肃,这种种看似不相关的情绪态,最终黏合了。

    如果任何一个单一的自我情绪态,都可能被慕容冲,张铭这些二阶虐打,但是结果就是,这些人被元一支援的卢安压着打。不可否认,元一的支援是有用的,但是整场任务中,慕容冲最先投诚,张沐沐也投诚,但是元一没有用着两个人,哪怕卢安后期任务有些放水,元一也是认准卢安。这绝不能用元一很专一来解释。

    一个个弱小的卢安开始在自我虚拟的概念下融合,都开始自觉的遵守一些事情,这就是强大。——元一也是承认这一点的。

    从对世界扰动的角度来看,本次任务中,虽然卢安依旧是靠着元一截获的异能进行战斗。并不像其他轮回者一样修炼力量。但是卢安发展相对于其他轮回者来说是最踏实的。

    被认为是虚幻的概念,其实是从最小的物理量开始干扰的,然后逐渐扩大,变成大规模的现实变化。

    国家概念,星辰大海情怀相对于实际的自然实物,是虚幻的,然而人类却在这个宇宙中构成了现实存在的文明。这种虚幻概念的载体,来源于人类能够描述虚幻概念的语言,而这种语言来自于地球七万年前,人类大脑基因变动。航天飞机,跨海大桥这些实实在在的宏伟事物,来自于七万年前的基因那最小的扰动。

    而穿越怪这类高维生命的,投送在正常人眼中,就像无中生有在一个位面发生。将异能,仙剑成为了现实。高维的数据,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虚数的数据,在一个时间上量子可能发生的多种扰动,这种可能是不可能在位面上全部展现的,薛定谔的猫有多种可能的死法,但是打开箱子中,能让大家看到死法只有一种。位面上是不可能让一只猫死一百次的。然而穿越怪就这么将量子全部可能显现出来的虚数数据(可能性),顺着最小的物理单位——井口一样的量子,就这么投送下来了。

    是的,穿越怪的投送,就是这样。本质上和人类文明将原本不存在的虚幻,变成实实在在对客观高山,大海,河流事物的影响变成实物的本质是一样的。

    而卢安现在多个情绪态的自己,所诞生能黏合自己全部情绪的存在。却将某种虚数的概念,投送到现实物理世界的信息层面。

    强大的元一能投放各种超能在各种位面,而卢安似乎投放了一个“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