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无穷重阻TXT下载->无穷重阻->正文 寒武纪 215 “怂” 可以安全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无穷重阻正文 寒武纪 215 “怂” 可以安全

    在滚筒大地中,龙部落的攻击被遏制住了,两百壮年男子的损失对龙部落来说是一个重大损失,是伤了龙部落元气的损失,可以预见,在未来时间龙部落会研制战车,然后攻击其他小部落,在未获取绝对人力优势,技术优势前,不会继续向南扩张。

    而遏制住龙部落的槐树部落也没有继续向北,槐树部落中到是有一些人想要继续向北扩张,但是被卢安压下来了。

    卢安的理由只有一个,这里不是地中海地区,继续扩张的话,整个部落就会走奴隶贸易经济。而没有地中海那个有利的交通环境,建立一个和龙部落对立且征战不休的槐树部落对卢安是没有意义的。

    卢安最终的目的是试探巨轴的反应,当人类大规模从事农业活动,加剧生态圈的压力时,巨轴上的势力会做什么。

    争霸固然很快意,但是卢安还是记得自己最初的目的的。安排着人手在河道附近开辟大量的农田,建造城市,制造牛车。现在的领土如果完全农耕的话,完全可以容纳五万人。

    如果继续增大领土,忽视生产人口形成聚集地的形成,扩大的领土反而不容易掌控。这个滚筒内又不是核弹时代,只是石器陶器时代,在春秋时期面积最大的是楚国,但是最强的都是中原那帮农耕国。因为人口多。而且这个时代国家的领土只有农田地区的价值才是最高的。

    所以卢安在这个世界定下了给滚筒内的槐树部落定下了五年计划,在这五年计划中,最重要的事就是修建四个城池,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城墙可能就是土堆,2到3米的黄土城墙,以四座城池为根基开垦附近的农田。

    至于其他的争霸什么的,卢安没打算在这个滚筒内争霸,只要对面推不了自己的基地就行了,至于未来,也就是这个滚筒世界二三十年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槐国的人,动辄五年向着前面拍一个城市基地,最多五十年,就能在这个滚筒世界内取得压倒性的霸权。用绝对的人力,生产力,碾压走奴隶经济的陆上国度。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卢安也没想和同为时空佣兵的北方三人组争斗。用北方三人组的眼光来看,卢安现在是特别怂表现,守着几块农业用地,不走战争扩张道路,不追求在任务世界中把所有原始人都整合起来。

    当然还有一点,卢安明明时空佣兵的等级非常高,可以下达强制命令。卢安却一直没有使用。一开始三个人还有些担忧,但是随着卢安在这个世界越来越保守,数个月后,这三个人的行动也越来越开放了,用于憾等人的想法:“卢安既然不愿意当主角,那么我们就来做这个时期的主角。”

    龙部落的军队在南边受挫后,立刻组建了更大的部队,当然这只更大的部队并不是向南发动进攻,找回场子,而是攻击其他弱小的部落。

    当然龙部落也只能攻击这些小的部落,如果没有新的奴隶进入农田的话,他们的经济会在扩军后走向崩溃。打槐树部落容易获得奴隶?还是打这些小部落容易获得奴隶?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

    随着龙部落将军队,出现在一个个部落,将一群群男女奴隶绑了回去。龙部落战败的创伤很快就恢复了。随着大量的奴隶加入。龙部落内部一些种子开始萌生。

    “嘿咻,嘿咻,”奴隶们喊着号子,推动着一个个巨大的木头,这些奴隶全身沾满泥巴,全身只有腰部有一块草袋遮蔽,头发乱糟糟犹如杂草,发出了难闻的汉威,而在奴隶旁边,监工们拿着皮鞭子,在奴隶队伍周围游走,看到那一个奴隶在偷懒,“啪”一个皮鞭子抽了下去。

    在奴隶的背上抽出了红色的痕迹。其中一位奴隶看了看扬鞭的监工,咬了咬牙,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两个小时后,巨大的木头被推到了工地上,

    鞭子将奴隶们赶下来。赶到了工地上,奴隶们有的在用脚踩着黄土将黄土内的水分和土壤踩均匀,有的则是在用石器给树木剥皮。石器不是金属器,很容易断裂,而让石器断裂的奴隶们会得到两鞭子。

    在这种高压统治下,原本在部落自由自在生活的人,现在战战兢兢的劳动。而在工地左边一个兽皮帐内,地面上铺着厚厚的草席竹席。里面传来雌性的声音声和男子的嘿咻声音。

    在帐子内的是于憾,滚筒大地内所有的人都来自维生舱,所以女性的样貌并不差。只要不经过风霜的璀璨和劳动的打磨,她们的皮肤是很好的。

    而这些皮肤姣好容貌上佳的女性是龙部落上位者专享的贡品。在完成了对北边的统一,同时确定了卢安很怂后,大权在握的于憾很自然而然的开始了人生赢家的生活。

    这个世界没有网络,不能打牌,打游戏消遣,所以也就只能搞些这样的娱乐。至于会不会引起他人的愤恨。——于憾:“老子现在就是奴隶主。我的军队随时做好镇压奴隶暴动的准备。”

    在一阵神清气爽的发泄后,于憾从堕落气息浓重的营帐中走了出来。看了看营帐外面水桶滴水计时器。拿起了一个陶烟斗,抽了一口旱烟。随后朝着营地走过去。

    于憾站在土台上看着自己的宫殿,喃喃的说道:“再过三个月就有新房子住了,我受够了半夜身上被蜈蚣爬上脸的糟糕日子了。”

    畅想了一下自己在这个世界建造的大宅子,于憾笑了笑。

    二十分钟后,于憾到了另一个大树下面,和其他两位时空佣兵见面了。

    于憾问道:“南边的泥鳅这几天在干什么?”

    董明说道:“种地。貌似在统计稻谷施肥的规律。”

    于憾愣了一下:“他当这里是农业教育基地?”

    董明说道:“目前来看,他似乎乐在其中。”

    杨杰问道:“也没看到他玩女人,嗯,我想问一下,他不会是女的吧。”

    于憾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董明否定道:“他有喉结。别乱猜。”

    于憾顿了顿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任务要完成到什么程度才行?该不会是要把整个滚筒区域都统一了,元一才会放我么回去吧?”

    董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必须和他商量商量情况。”

    镜头切换到南边,和北边的三位时空佣兵不同。卢安很明显的发现了怪异的事情,这个事情出乎卢安的意料外,而元一对此不问不答,更是卢安觉得意外。

    在北边三位时空佣兵眼里,卢安的行为他们是不认同的。

    在他们看来,卢安不在这个滚筒世界为王,是弱受。但是在卢安眼中自己已经把槐树部落百分百称霸可能留在几十年后。

    在他们看来,卢安不使用命令权限,成为四人团队的核心,是没有进取心,但是在卢安看来,此时在这个原始社会里,没事的时候用不着对他人下达无意义的要求。

    在他们看来,卢安在这个世界不放纵的生活,是个胆怯的怪人,然而卢安时刻记得自己给自己定的自尊自爱自谨,也时刻记得自己被元一盯着,元一随时可能挖坑。

    卢安的确很怂,但是卢安的目光比所有人都远,对潜在的危险更敏感。

    随着北方龙部落的攻击,很多人死亡了,血肉被机械鸟采集,这个太空飞船保持着人数的稳定,很多人又被投放到了这个世界。

    一些人被龙部落掠夺,再次变为奴隶,龙部落的奴隶,只有两种方式能够变成平民,第一种是战斗中获得军功,第二种则是被赦免。

    而另一些人被槐树部落捕捉,变成农奴。农奴如果种田产量高,会被赦免为庶民。如果认识文字,通过算数考核,会成为公民,如果能够成功的使用度量衡,能够参与水车的制作,土地的丈量,货币的管理,那么就会成为士。在向上则是大夫。

    从上述方案来看,很显然卢安制定的规则更好,北边三个时空佣兵制定的规则更能让自己随性。至于效果短时间内看不出来效果,因为现在双方势力的支柱都是强壮的战士,而且目前势力都很小,两个势力的人口扩大数倍,统治结构彻底完成一轮人员更替后,制度优势才会显现出来。

    至于你要问为什么北方三个时空佣兵不用更好的制度,嗯,多吃蔬菜少吃肉,多做运动少上网,早睡早起,多喝水,大家都知道这是健康的生活,但是多数人都会因为“随性”而违上述老生常谈的道理。

    卢安的自律自谨是自我缺点放大数百倍搞得自己快完蛋后,才养成的。而这三位时空佣兵,目前很随心,觉得住的不好,就盖一座宫殿,觉得娱乐少了,就扩一下后宫。想要我行我素的时候,就在开心的时候动用一下赦免的权利,在不高兴的时候动用一下将平民贬为奴隶的权利。

    滚筒大地北边的三位时空佣兵对未来一无所知时,而卢安此时发现了自己的领地里有几个怪异的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