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强扭的瓜超甜甜甜TXT下载->强扭的瓜超甜甜甜-> 69.捉虫!!你有她疼吗?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强扭的瓜超甜甜甜 69.捉虫!!你有她疼吗?

    此为昙霸防盗章, 因为您购买的章节没到百分之五十,补足即可!  裴域很享受她眼底难得流露的惊叹之色,顿时大手一挥, 嘚瑟道, “还有哪道不会的?哥一并教你。”

    闻言, 庄青昙连忙摇头, 她才不需要他来教她,有他在身边只会更加影响她的学习状态, 她只希望他赶紧从她房间出去。

    裴域睨了她一眼, 显然不太相信, 他指了指另一道类似的题, “解这一道看看。”

    她抿了抿唇,硬着头皮去解答,本以为看了一次他的方法后自己就会做的了,然而解到一半的时候还是卡住了.....

    裴域也没嘲笑她,直接指点道,“那个方程式错了。”

    她抬笔改。

    “这个数字也算错了。”

    她又改,然而他又指出了其他错误并且吐槽道, “没想到你数学这么差啊?”

    庄青昙心里想翻个白眼。

    一道题在他指点下顺利地解完后, 裴域又问她哪里不会,庄青昙又摇头表示全会了, 裴域又瞥了她一眼, 随意指了一道让她解, 结果她又解不出来....

    裴域忍不住屈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谁教你不懂装懂的?”

    平生第一次被男性敲了一下脑袋的庄青昙愣了一下, 随即脸色怪异地看向了他。

    同样平生第一次做出敲女生脑门这种亲昵动作的裴域回想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心底也有种怪怪的情绪划过,见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他好整以暇地勾唇,“看我做什么,我有说错?”

    庄青昙脸色不太好看,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想上洗手间。”

    “嗯,去吧。”裴域批准道。

    庄青昙放下资料站了起来,见裴域还坐着不动,不由道,“你...不下去跟她们聊天吗?”

    裴域姿势惬意地坐在地板上,一脚伸直,一脚曲起,背靠着她的床,翻白眼道,“我闲着没事跟一群妇女聊什么天?”

    楼下的庄潇潇有些委屈,还青春芳华的她却在他眼里沦落成妇女了吗......

    “快去快回!”裴域摆了摆手,随意拿起她的数学课本,显然是要教她到底了.....

    庄青昙暗地地跺了一下脚,只得匆匆去上完洗手间回来。

    裴域看着她坐得离他几乎隔了一米远,不由皱眉,“你坐那么远做什么?”

    庄青昙只得挪过来。

    少女的清香隐隐飘过来,他看着她那双蜷缩在裙摆里只露出修剪干净的脚趾,每一个都小巧白皙得跟精美品一样。

    裴域淡淡道,“早知道你喜欢坐在地板上,上次在商场时就应该喊我给你买一张地毯。”

    庄青昙微微一怔,不甚在乎道,“这又没什么。”

    “地上寒气重,你一个女孩子都不懂这些?”

    庄青昙抿唇,不服气道,“那你一个男的为什么懂?”

    裴域没有再说话,他能说他是看他爸和他妈秀恩爱长大的么?

    裴域翻看着庄青昙的数学作业本,在看到她这短时间的数学成绩都在及格线徘徊时,眉头皱了皱。

    “你是不是高二下半个学期都没怎么学?”他一针见血。

    一般来说,新的内容都是承接在旧的内容基础上加深的,如果旧的知识点不扎实,新的内容无论如何都掌握不了,而且从她错的题目看来,大部分的出错点都在高二那一部分。

    裴域这才注意到她不远处的书桌上放了基本高二的数学课本和相关辅导资料。

    庄青昙双手抱着膝盖,挽在耳边的一缕长发掉了下来贴在脸颊边,显得她整个人柔美动人。

    听到裴域的话,她抿了抿唇,轻声道,“我,高二第二个学期只上了一半就辍学了。”

    那时候母亲病重,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各种麻烦事也接踵而至的,她便无心上学了。

    闻言,裴域看着她的发顶,心中微微一动,他不用问也能大概猜到她辍学的原因。

    也许正是因为遭遇了变故,她性格才没有庄沁如和庄冬洋那样活泼开朗,一直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安安静静,内敛沉淀吧。

    就在此时,门口处忽然传来脚步声,一身白色短袖休闲裤阳光十足的庄冬洋出现在庄青昙的房间门口,他惊愕地看着两人道,“表哥,你怎么在我二姐姐的房间里?!”

    两人闻声看过去,见到是他后,裴域微微皱眉道,“我在这里有什么问题?”

    “你们在干什么?做作业?”庄冬洋疑惑地走了进来。

    刚才他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玩游戏,时不时抬头看对面大姐的房间还没有人回来就以为庄青昙也还没放学,要不是刚刚注意到有个人影经过去了卫生间,才想到过来庄青昙房间看一看,他都不知道原来她早就回来了,而且还跟表哥在一起....

    “玩你的去,别在这里搅和。”裴域板起脸,不喜欢这个小子来破坏氛围。

    “我没搅和啊。”庄冬洋眨巴了下眼睛,见他们都坐在地板上,他也跑到庄青昙另一边挨着她坐了下来,看着她手上那些课本资料,好奇道,“二姐姐你在补习吗?”

    被一左一右两个男的夹着,庄青昙越发觉得不自然极了,听到他这样问,她便‘嗯’了一声。

    “我看看.....”庄冬洋拿过一本高二的数学书翻看了几页后,顿时热心道,“二姐姐,你要温习高二的内容?这些我都会耶,要我帮你吗?”

    虽然他才上初三,但他天资聪颖,初三的课程即便老师还没教到他就已经彻底攻克完了,平时课堂上闲着没事的话,他就开始专研高一高二的知识。

    “其他好的不会,就会吹牛!”裴域冷嘲。

    闻言庄冬洋不开心了,“谁说我吹牛了?我真的都会!”

    裴域随手拿笔圈了一道题出来丢给他,“既然会就解来看看!”

    庄冬洋接过来,一鼓作气,“解就解!”

    庄青昙:“......”

    这到底是谁在补习?

    两分钟后,庄冬洋转这笔,皱眉道,“这道是高二跟高三知识点结合的题.....”

    他还没自学到高三呢!

    “不会?”裴域一把连纸带笔地夺过来,斜睨了他一眼,鄙视道,“不会就别在这里装X!”

    现在已经有一个不懂非要说懂的了,他可不希望再来一个!

    “我....”庄冬洋被他的话气得满脸开始涨红。

    “出去。”裴域冷淡地命令道。

    “凭什么你让我出去我就要出去?这是我姐姐的房间!”

    庄冬洋顶撞完裴域后,就凑近庄青昙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二姐姐,你别让我出去好不好?我也是想帮你的!”

    庄青昙蹙着眉,心不在焉又有点烦躁得不知怎么处理眼前的局面。

    而就在他们争执的时候,房间门口此时又多了几个人影。

    原来刚才裴域借口上楼后,楼下黎兰芳她们苦等了好一会都不见他下来,就厚着脸皮让姚欣带她们母女上楼来参观一下了。

    姚欣看见二楼上每个房间都没人,只听见最后庄青昙那间房间有声音便好奇地寻了过来,刚好就看见自己儿子和外甥正围着庄青昙争论的一幕.....

    姚欣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原本看向庄青昙淡漠的目光里多了些许不悦的裂痕。

    而跟在她身后的黎兰芳和庄潇潇见此也面带讶意。

    庄潇潇也算和庄冬洋一块儿长大的,他这种男生表面上看起来呆萌好说话,但实际上是高冷得话都不想跟你说一句的,更别说裴域那种高高在上的少爷人物了.....可如今他们两人丝毫不顾形象地跟那个女生一起坐在地板上的那一幕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庄青昙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姚欣看她目光的转变,她心里暗道了一声不妙。

    姚欣皮笑肉不笑道,“你们....楼下有大厅不去的,堵在青昙的房间里干什么呀?”

    裴域脸上有着一而再被打搅的不耐,他语气淡淡道,“教两个屁孩数学。”

    话一落,庄冬洋正要不忿地反驳,坐在中间的庄青昙忽然几不可见地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他漆黑的大眼睛对上她清泉般的眸子,灵光一闪下,庄冬洋就领会到她的意思了,话音一转,他扁着嘴对姚欣说道,“妈妈,我有道数学题不会,过来请教二姐姐,可结果二姐姐也不会,然后表哥就过来教我们了.....”

    庄冬洋附和着裴域,把他只教庄青昙一人的事实说成了教他们两个,这样一来,很多别人眼里未成形的想法就被及时扭转了过来。

    果然,他的话一落,姚欣等人顿时恍然大悟,眼底的异样光芒一下子消弭了不少。

    两个小时后,一身笔挺西装,斯文俊秀的他在一个比较偏远的镇区下了车。

    路是水泥路,但路很脏很多灰尘,周围一排过去都是一两层陈旧简陋的平房,隔得大老远那边还隐隐看到一个电子大厂,很多穿着蓝色的职业服的打工者从这条道路上经过,看到这么一辆崭新高档的奔驰以及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时,都纷纷瞟多了几眼。

    周围各种各样的目光庄桥都恍若未闻,面不改色地走向路边的一栋简朴的小平楼。

    庄桥这十几年来真正来看过他这个二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若不是这次接到她母亲突然去世的消息,他估计都不会过来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