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龙阙TXT下载->龙阙-> 300.战后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龙阙 300.战后

    第300章

    秦凤仪一战大胜山蛮,当晚城内便流传了亲王殿下如何威武的传说。待得第二日, 凤凰城那里传来消息, 说是一切平安,未见山蛮来犯。说实在的, 没有山蛮进犯,乃是好事, 一城的人都庆幸的很,独有一人,实在是遗憾坏了,那就是跟着秦凤仪到南夷的亲卫将领潘琛。潘琛被秦凤仪派来驻守凤凰城,而凤凰城的地理位置,较南夷城要往东百里。山蛮自西而犯, 自然是先打南夷城的,山蛮的首领也是这个意思。主要是, 听人说现下南夷城富的了不得, 好多的富商。以往南夷穷的喝西北风的时候, 山蛮也没来过,主要是,来了也是一群穷鬼, 能抢啥啊?何况,一旦出兵, 还会招来朝廷的大军。山蛮虽则自占一州, 却也没有猖狂到认为自己能与朝廷的大军相抗衡。所以, 山蛮以往都没来过。这不是秦凤仪来了南夷, 开始了南夷建设,山蛮听说,现在的南夷城,银子跟淌水似的那么多。山蛮就打算来抢一票,也是多年未打仗的缘故,要知道,如果是去岁过来,估计就是有冯将军的两万兵马,章颜等人想对抗山蛮都非易事,无他,冯将军的两万人马一直是不全的,如今的足员两万,是秦凤仪给他补上的。而且,秦凤仪简直是牙缝里省钱,给冯将军手下的兵把不齐的装备都给补齐了,比建新城更早的是,自从听冯将军说了象军一则用火攻,一则用强弓劲弩。秦凤仪是个把事情放在心里的人,一直跟柳舅舅想法子呢。床弩也是早就开始做的,这些事,也就秦凤仪身边的人几个近人知道。

    先时,大家都觉着秦凤仪其实有些个大惊小怪,无他,山蛮与南夷州,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山蛮来犯,大胜之际,诸人无不庆幸,幸亏当初听了秦凤仪的话,早早的把床弩制了出来。

    而且,秦凤仪颇有些毒辣手段,其实,主要也是冯将军把象军说的颇是厉害,秦凤仪还怕床弩不能重伤象兵,还让章太医配置了毒性药粉,就是为了能重伤象军。

    然后,重伤的不只是象军,在战场上清点过山蛮的尸身以及冯将军诸人带回的山蛮的头颅后,接下来几天都有百姓带着山蛮的脑袋来领赏,秦凤仪还说呢,“咱们南夷百姓就是勇武啊。”

    章颜笑道,“是殿下令将士们刀枪淬毒,有一些山蛮,若是为刀箭所伤,便是一时逃过了冯将军等人的追捕,身子也不大成了。殿下的战后通缉令,一颗山蛮的脑袋十两银子,不要说受了伤的山蛮,便是没受伤的,倘是遇着当地百姓,也是有死无生。”

    秦凤仪想到几个受灾的县城,咬牙道,“这些杀千刀的王八羔子,总有一日,我要平了他!”

    章颜道,“有两个县的县令殉城了,一则是家眷安置,二则也要上书朝廷,三则眼下县中不能无主事之人。”

    秦凤仪叹道,“家眷那里先接到南夷城来,在驿馆安置,那两个县令,总要叫他们魂归故里。另则就是各县的安抚事宜,总这么着不是个事儿啊,咱们离他们远,得了信儿,各县已是遭了秧。哎,我每想到,心下倒很是不好过。”

    章颜道,“眼下咱们这里,先不论建新房的事,就是兵马上,再待个三五年,臣便有与山蛮一争高下的信心。”

    秦凤仪道,“老章,每年百姓都有徭役,你也知道,我很少把个百姓们拉出来叫他们做那些个活计。何苦呢,还不如花点儿银子交给商贾办呢,百姓们也能多赚几个银子,咱们这里也省心。可经了今次战事,那两个受灾的县城,枉死的两位县令,城里的百姓们。我想着,每年让各县百姓轮批到各州,跟着军队练一练。然后,各乡各村,都发他们些刀枪,县里的捕头捕块们和县衙的兵马,也要练起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

    章颜道,“殿下主意是好的,只是,若百姓都到州府,这路上就是一笔开销,这笔开销,还算是小到,到各州府,吃穿用度,都是银子。这笔银子,摊到每个人身上没多少,但是,咱们南夷州在册的百姓就有十万之众呢。再者,殿下的心焦,臣明白。其实,不如慢慢来,先让县里的兵马分批到州府训练,再让他们回头去教乡里与县里的青壮,只要各县尽心,臣想着,问题不大。”

    秦凤仪点点头,“你想的比我想的周全,就这么办吧,你拟出个章程来。”

    章颜应了。

    章颜提醒秦凤仪,“殿下上书朝廷,不妨与朝廷说一说这事,也能多从工部要些兵械才好。”

    秦凤仪真不想对景安帝低头,只是一想到战事中遭秧的百姓,也便顾不得许多了。

    说一回两县的灾情,此次毕竟是算是大胜,秦凤仪心下亦是欢喜的,尤其冯将军,不负秦凤仪所望,果然骁勇善战。

    秦凤仪与冯将军说起此次战事,冯将军道,“是山蛮大意了,他们以为自己是突袭,没想到咱们早有准备。他们的象兵虽则勇猛,但直接把象兵放在前锋,也委实没动脑子,咱们床弩直接就把象兵给收拾了。如果山蛮人多些心思,把象兵放在两翼,或者先用步兵,中间再用象兵,咱们这里就要吃亏了。”

    秦凤仪笑道,“你连他们失误在哪儿都晓得,想来便是他们再如何变幻军阵,你已有成竹在胸。”

    冯将军打仗上十分谦虚,连忙道,“可不敢这么说,不过,臣也想过如何应对。”

    秦凤仪笑,“正好潘将军也过来了,这回山蛮没去凤凰城,可是把他给馋坏了。若是他问你象军之事,只管也与他说一说。他一直在京城,对象军可是没见过的。”

    冯将军正色道,“臣必知无不言。”

    秦凤仪点点头,“你们都是我麾下大将,如我左右手一般。对了,封赏单子拟出来了吗?”

    冯将军自袖中取出,“已是拟好了。”

    秦凤仪接了,看过这些立有战功的将领,有些不熟悉的,难免问一问冯将军,君臣二人商量了一下请封战功之事。秦凤仪把这单子给了赵长史,与赵长史道,“你先收着,章李二位太医那里,也叫他们拟出个单子来。”

    赵长史连忙应了。

    秦凤仪起身,与冯将军道,“来,咱们去伤兵营看一看受伤的将士们去。”

    冯将军忙道,“殿下,军中不大整洁,要不,臣令他们整理一番,殿下再去。”

    “好不啰嗦,整理什么,都受伤了,本王过去瞧瞧他们。”秦凤仪亲去探望这些个受伤的将士,很是感动了大家一回,觉着亲王殿下委实仁义。秦凤仪瞧过,卫生条件还是可以的,只是山蛮可恨,刀枪上也是淬了毒的。不过,让秦凤仪觉着解气的是,山蛮的毒,没有他叫章太医配的更毒。秦凤仪就瞧见边儿上一排砂锅熬药呢。秦凤仪叮嘱大家好生养身子,说了些鼓励大家的话,而且,过些天,朝廷的赏赐就下来了,让大家好生修养。

    至于那些战亡的兵士,这回并没有高级将领战亡,便也死了两百多人,这两百多兵士的抚恤之事自不消说。秦凤仪看抚恤单子,见既有南夷本地人,也有外头征兵然后调到南夷来的。朝廷抚恤实在有限,一人也就十两银子。秦凤仪与赵长史商量着,从内库再一人补贴十两。

    秦凤仪忙战后之事时,整个南夷都因这次亲王殿下的大胜而沸腾了起来,茶馆里、饭庄里,都是在说亲王殿下的英姿。尤其是亲王殿下的料事如神,大战象军,主要是,把大象拉出去埋的场景,许多百姓都瞧见了。尤其如今南夷城热闹,大家更是说的不亦乐乎。

    当然,这里头有没有舆论引导,便只有巡抚衙门的人才知晓了。

    不过,这些茶余饭后说一说的,都是无事时的消谴。尽管也有人觉着南夷城不大安全,会有战事,但,秦凤仪一战大捷,还是安心的多,担心的少。何况,商人逐利,不要说南夷城大捷,便是败了,只要这里有生意,一样有的是商贾愿意来。

    这是商贾的天性!

    秦凤仪此一战,真正触动的是几家大商号的大东家,尤其是,他们还有幸随秦凤仪城楼观战。便是晋商银号的何老东家,都私下与自己的长子说,“不得了不得了,殿下真乃人中龙凤。”

    何少东家倒没能上城楼一观,还问父亲,“当真是外人传言的那般。”

    “你没见当时情形,殿下站在城楼,任城外刀光剑影,殿下没有半分动容。你知道此战为何能大捷不?”何老东家还卖了个关子,待儿子问时,他方道,“殿下啊,是早料到会有山蛮来犯。”

    “这般神机妙算!”

    “可见殿下心智啊。”何老东家感慨。

    余下几家,皆因秦凤仪大胜,无形中对亲王殿下多了几分敬畏。不说别个,就秦凤仪的年纪,谁家没有二十出头的子孙啊,就是再出众的子孙,遇到这样兵临城下,不吓瘫就是好的人。看看亲王殿下,是何等风姿!

    何况,亲王殿下可是在民间长大的,便有这样的胆色与谋略,可见殿下资质出众,实属罕见哪。有这样的殿下镇守南夷,非但经商放心,而且,这一笔投资,想必殿下是不会让他们折本的。

    商贾们对于亲王殿下做出了新的估量,土人们亦是如此。

    几家族长又碰了一次面,十位族长,只有阿花族长是亲眼所见当时战事,阿花族长感慨道,“殿下的大军如猛虎,山蛮大王的象军如羔羊。”

    然后,秦凤仪发现,非但阿金部落同意了献出矿山,其他九个部落也主动找他商谈下山事宜了。还有族长听说秦凤信先给阿金请封了官位而吃醋哩,说亲王殿下应该第一个跟他们说,他们早就准备下山来为亲王殿下效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