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综水浒]女配不薄命TXT下载->[综水浒]女配不薄命-> 28.玉兰篇(1)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综水浒]女配不薄命 28.玉兰篇(1)

    倪溪从上个世界死去后, 灵魂回归虚无。

    黑暗中,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问她:“是否删除情感记忆?”

    倪溪沉默了下,说道:“删除吧。”

    很快, 一道无形的光束扫到她的身上, 倪溪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记忆翻滚, 她与吴用初识, 互生好感,吴用上梁山, 以及两人最后在一起相守了一辈子的记忆, 一一浮现。

    最后, 如同潮起潮落, 慢慢的消逝不见。

    等到她睁开眼睛,那双眼清澈剔透,看不见任何杂质。

    “下个世界,宿主——玉兰!”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再次说道。

    话音刚落,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在黑暗中凭空出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逐渐向倪溪吞噬而来。

    倪溪做好了准备, 张开双臂任凭自己整个人被卷入这个黑洞中,不断的坠落……

    …………

    “玉兰, 你快看, 那位便是武义士!”

    庭院内, 许多丫鬟挤在朱红色走廊里, 像在看稀奇似的纷纷偷偷拿眼去往庭院那头去看。

    其中一个清秀的小丫鬟悄悄扯了扯旁边的女子。

    那名被唤作玉兰的女子生的格外美貌,只见她脸如莲萼,一张樱桃小口,两道弯弯的远山青眉,眼含秋水,身姿曼妙,杨柳细腰盈盈一握。

    光是看着,就让人不禁生起无尽的怜惜之意来。

    叫做玉兰的女子神色恍惚了下,很快恢复了正常。

    正是倪溪。

    她快速的在脑海里浏览了一遍记忆,很快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这次穿的女配名叫玉兰,是孟州东平府张都监府中的一名养娘,因曲儿唱的好人又长得美,颇为张都监喜爱。

    原著中,武松自从替兄报仇后,被发配到了这里,后来结识了小管营金眼彪施恩,帮施恩打走了蒋门神。

    蒋门神是张团练的人,张团练心生不忿便让自己的结义哥哥设下了圈套,用计陷害了武松,所幸施恩知恩图报,想法子把武松的罪名减轻,刺配恩州牢城。

    武松平白受人冤枉,自然不会轻易罢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星夜杀了蒋门神张团练以及他的结义哥哥那一大家子人。

    这就是水浒中血溅鸳鸯楼的故事。

    张团练的那位结义哥哥,正是张都监张蒙方。

    而玉兰,也是在武松的这次大开杀戒中被他迁怒朝心窝里的一刀搠死的。

    可怜玉兰年纪轻轻,正是人生的美好年华,就这样香消玉殒。

    可要说玉兰无辜,也不尽然。

    原著中,张都监设计陷害武松的时候,趁武松酒醉,派人大叫府内有贼,武松连忙起身去帮忙抓贼,就是玉兰指引的路线,说贼往后花园里去了。

    武松信了,等到花园去寻贼人的时候,却被早早安排在花园埋伏的一群军汉拿板凳绊翻,捉住了武松。

    他一身的武艺,却因为轻信了人被张都监设计当做贼人抓住,后来有了这牢狱之灾。

    这对于武松来说,是极为憋屈的。

    张都监曾在宴席上将玉兰指给武松,说起来,武松还算是玉兰名义上的“未婚夫。”

    或许她曾经也对这个未婚夫有所期待,或许她曾经也幻想过以后的生活。

    可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养娘,张都监的命令,又怎是她能违背的呢?

    最后,她还是死在了武松的手上。

    临死前的那句“苦也”,成为了她对武松的最后一句话。

    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否后悔过愧疚过。

    而现在,距离玉兰死去还有三个月。

    距离张都监陷害武松的那天,还有将近一个月。

    倪溪回过神来,顺着旁边人指的方向去看,只庭院那边的花园边,有一个汉子正在使枪弄棒。

    那棍棒舞的出神入化,一劈一搠犹如山石崩裂尘沙飞扬,让人看着就心惊胆战。

    再看看那舞棍棒的汉子,只见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睛犹如寒星冷光乍现,眉若刷漆,斜飞入鬓,当真是英雄般的人物。

    倪溪还没说话,旁边的灵儿就兴奋额介绍起来,“这武义士倒是一表人才,听说之前是戴罪之身,老爷前些时日把他带进府中,深受老爷的喜爱。老爷与他寸步不离,说什么都依。”

    没人注意到倪溪嘴角拉起的那抹嘲讽,谁说张都监是真心喜爱武松,只不过是做戏要做全套,为了降低武松的防备心罢了。

    为了陷害武松,真是费了好大的心思。

    她的视线遥遥落在武松身上,不知不觉忘了收回去,正在沉思间,武松恰好停了手中的棍棒歇息。

    似有所觉,他的目光看向了这边。

    倪溪与那目光遥遥对上,不禁一惊,愣在了那里。

    这道目光冰冷无情,不掺杂任何的情感,虽没有什么恶意,可就是这随便的一眼,也让被注视的人心生寒意。

    这就是武松。

    所幸他只是随便一看,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再说灵儿,她在那叽叽喳喳的说了大半天,却不见倪溪回答,又见倪溪木木的站在这儿,她跺了跺脚,道:“玉兰,你怎么不说话?”

    倪溪玉手轻抚住头部,蹙眉道:“可能是累了,头有点晕。”

    灵儿这下不生气了,忙跑过去关切的搀住倪溪,“没事吧?我先扶你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倪溪轻轻嗯了一声,刚穿过来,这个身体的精神有点撑不住。

    在灵儿的搀扶下,她慢慢的走开。

    临走前,又看了花园一眼。

    那个身影,早已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