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刺鲸TXT下载->刺鲸-> 40.第40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刺鲸 40.第40章

    小见快成长

    马小也最先知道这件事,那天是傍晚, 周末的校园相对寂寥。

    他约来梁旭打了会儿篮球, 两人正坐场边休息。

    莫可焱从远处走来,讲出这件事的时候, 梁旭差点惊掉下巴,抢着要看她把名字纹在了哪儿。

    “胳膊。”莫可焱说。

    “快给我看看。”

    “你滚蛋。”她笑着骂:“大冷天的怎么看?”

    “就看一眼, 咱见识见识。”

    “刚纹的,裹着纱布呢。”

    马小也站旁边始终一言未发,面色有些严峻。

    几句话先把梁旭支走,两人找个背风的地方坐着,莫可焱半褪外套,撕下肩膀的纱布给他看。

    “马小也”三个字, 龙飞凤舞,周边是一些繁复花纹。刚刚刻完, 皮肤红肿未退。

    印象中那天似乎没说几句话, 但马小也第一次吻了她, 有些冲动,有些亢奋。

    她和李久路不同,久路像水, 平淡无奇默默流淌,自身像藏着一股强大力量, 能载舟, 当然亦能覆舟。她从他的指缝溜走, 抓不住, 好像也从未属于过他,她身体里总透着一股阴郁,缺乏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跟开朗。

    但可焱却完全相反,她像一把烈火,大胆地、炽热地燃烧自己的青春,连亲吻都能释放一种能量。

    这使他心中刚刚破土的幼芽迅速生长,十七八岁的年纪,向往跟探索,经不起半点诱惑。

    马小也骑车回家时,头脑才冷静下来,突然想到李久路,心中充满愧疚感。

    车子一拐,便骑到老人院门口。

    已深秋,天色黑的愈发早,墙边停了辆摩托,有个男人从上面下来,借着前镜弓身整了整鬓角。

    他穿黑夹克和牛仔裤,边敲门边点一支烟,半靠墙边,长腿交叠。

    马小也往后缩了缩,认出他是雨夜接走李久路那人。

    他离得远,隐约听见他应声,那人随后迅速掐掉烟,又去照摩托前镜,舔了舔手指尖,在头发上抹两把。

    不多时,那扇小门从里面推开,李久路探出头来。

    久路心中有种预感会是他,所以开门时并未惊讶。

    一股烟味儿冲鼻,久路拽着门把,身体挡住缝隙,很官方的口气说:“老人院关门了,探望要等明天。”

    驰见挑眉:“装不认识?”

    久路停顿半刻:“我们的确不怎么熟。”

    “那天你要我保守秘密的时候,可不是这态度。”他指下雨那晚,目睹两个人当街亲吻。

    “你想拿这个威胁我多久?”

    驰见半真半假:“到你结束早恋。”

    “……”

    李久路瞪着他,半天没挪眼。

    驰见领教过她微愠的眼神,让他难以直视又不舍离开,这种心情太矛盾,想不透这双眼怎会那样清澈,同时又像藏着无限内容。

    他莫名想起那天水中自由摆动的黑色身躯,温顺、沉默,同时又充满神秘感,那种感觉像极了海洋深处并不时见的庞大生物。

    驰见被自己的想法搞得鲜花怒放,不禁拳头抵住嘴唇,暗笑两声。

    久路更不爽,唇线抿笔直:“我关门了。”她闷声说。

    “别,别。”驰见心里有根羽毛扫来扫去,绷住表情,“不闹了,我来看外婆。”

    李久路挡着没有动。

    他舔舔嘴角:“别拿你那小眼神儿看我,容易坏事儿。”

    驰见手掌罩住她眼睛向后轻轻一推,握住她手腕,将她手指和门把分离。

    李久路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间掉了个个,他手拿开时,人已经进入院子里。

    突如其来的碰触,让久路很是难为情,更别扭的是,他刚才说话那种语气,有些低沉,有些无奈,还有些……蛊惑人心。

    “外婆呢?”他却没事儿人一样。

    李久路调整自己:“在看电视。”

    她扭了下手腕儿,挣脱他钳制的另一只手,看了看他,从口袋掏出一小片口香糖递过去:“你烟味儿太大。对了,”她淡淡的说:“其实我已经十八了,不存在你说的早恋。”

    “哦?”驰见挑着眉毛接过口香糖,笑得人畜无害。

    “我上学晚。”

    “哦。”

    驰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抬眼,李久路没等她,早就进去了。

    有些老人习惯晚睡,聚集到活动中心,正看电视。宽敞的大厅,中间摆一张通长木桌,一侧是窗,相对的另一侧墙上挂着电视机。

    老人们围绕长桌而坐,目光齐刷刷望着同一个方向。

    驰见一眼瞧见坐在最后面的外婆,快步走过去:“呦,我瞧瞧,这是谁家老太太?”

    外婆昂头辨认了一会儿,笑起来:“小见来了啊!”她偶尔不糊涂时,也会认出他。

    “是我啊,外婆。”驰见蹲下,轻声说。

    李久路站在不远处,第一次听他用这么温柔的口气说话,不带一点流痞和轻浮。

    她搬来凳子,放在他身后。

    护工还在后面的桌上切水果,久路本来在帮忙,被敲门声打断,水果只装了一半。

    她把装好的水果端到长桌,分给每一位老人。

    分完一圈儿,她走到驰见旁边:“奶奶,吃蜜瓜。”多出一人,久路自然而然又拿出两条,放在外婆面前的碟子里。

    驰见抬眼,冲她笑起来。

    李久路视线便被吸引过去。他淡笑的时候,嘴角半寸的地方有个小小的窝儿,而且只有左侧有。

    久路忽然手痒,想拿指尖戳得更深些。意识到有这念头时,她背过手去,偷偷蜷缩手指并握紧。

    驰见:“给我的?”

    “你不想吃?”

    他眼睛定在她脸上,咬着瓜:“甜么?”

    久路目光淡淡:“你尝不出来?”

    她说完转头要走,被外婆喊住。住进来这段日子,也偶尔有交集,李久路在这群老人面前,反而心无芥蒂,笑容也会真诚许多。外婆时糊涂时清醒,却也认得了她。

    她隔着驰见拉她手:“丫头,坐下一块儿吃。”

    身后孙奶奶也说:“好几天没见你,学习很忙吗?”

    久路说:“是啊,马上月考了,今天在房间做一天习题,我妈让我放松一下,来这儿陪陪你们。”

    “好孩子。”孙奶奶道:“快坐,我们看电视。”

    久路笑笑,刚想拒绝。驰见长腿一伸,从后面勾过来一把椅子,顶到她膝窝的位置。又往前轻轻一撞,久路膝盖弯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为保持身体平衡,她扶了下他肩膀,两人紧挨着,被夹在孙奶奶和陈英菊中间。

    坐下就不好意思马上起来。她往旁边挪了挪。

    “真做一天题?”驰见微弓着身,凑到她耳边。

    “是啊。”

    “谎话精。”

    李久路没理他。

    几秒后,唇上一凉,她本能抿唇舔了下,一缕甜丝丝的味道。

    驰见见她不动,又递了递:“吃瓜。”

    李久路后撤着脑袋接过去,半天才咬了口。

    侧面的视线一直在,她渐渐抵不住,转头:“干嘛?”

    “甜吗?”

    “……”久路看着他嘴角,闷闷道:“嗯。”

    她很不习惯这种视线不受自己控制,轻易被别人吸引的感觉,所以后来驰见再说什么,她都没看他,也爱答不理。

    电视正放一挡娱乐节目,里面主持人和嘉宾欢声笑语,把气氛搞得很热闹。

    这里的老人和外面生活的老人有些不同,即使在看很欢乐的节目,也目光呆滞,笑意不达眼底,闹腾的声音和他们的安静状态形成强烈对比。

    久路习以为常。

    驰见却是第一次感受,难免觉得气氛压抑。他忽然有些庆幸外婆得了这种病,最起码糊涂的时候,什么都放下了。

    没等节目结束,久路就找借口回了房。

    偷着翻了会儿杂志,洗完澡,很早就睡下了。

    转天礼拜一,到班级时听见梁旭瞎嚷嚷。

    只要他知道的,就不是秘密,李久路很快听说莫可焱在身上刻字的事儿。

    一整天,马小也异常沉闷,没跟同学踢球去,不断做着习题,很少和莫可焱说话,更不敢看李久路。

    下晚自习以后,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

    天黑透,冷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树枝枯败,行人稀少,月光也显得又白又惨淡。

    马小也终于开口:“本以为闹着玩儿的,谁想到她来真的。”

    “你被吓到了吗?”久路问:“还是有点感动呢?”

    马小也欲言又止,但最终没说出一句话。

    久路看着地面,然后轻轻笑了下:“如果因为这个感动,我也可以的。”

    “什么?”马小也扶着车把停住。

    久路回头看他,摇了摇头:“我是说,别人对你的态度我无法干涉,关键是你的态度,你懂吗?”

    马小也心虚的很,手心里全是汗,直视她那双眼睛的时候,下意识点了下头。

    久路说:“从初三到现在,我记得你说过,希望我们能陪伴彼此,更长久一些。”

    两人站在冷风瑟瑟的胡同口,对视几秒,马小也跨上自行车:“上来吧,送你回家。”

    一路无话。

    马小也把她送到老人院门口,车把转了个方向,脚掌稳稳踩在地面上。

    李久路说:“那……明天见。”

    “等等。”一股冲动涌上来,马小也打算把事情说清楚。

    这时候,老人院的大门从里面拉开,周克一身休闲装束,插兜走出来。

    门外的两人本能退开一步,彼此之间保持得体距离。

    周克明显愣了下,随后笑着:“你们放学了?”

    久路点头,也客气的说:“周叔叔,这么晚还出去。”

    “去办点事儿。”

    马小也看一眼李久路,又去看周克:“叔叔好。”

    周克点点头,冲久路:“快进去吧,时间不早了。也让你同学早点回家。”

    交代几句,周克离开。

    他身影消失在转角,久路缓缓收回视线:“你刚才想说什么?”

    马小也也跟她望着同一个方向,两车轮无意识前后滑动:“也没什么事儿,就告诉你早点睡。”

    晚一些时候,久路洗完澡出来。

    回想这些天马小也的变化,心中有了算计。

    擦头发的动作缓下来,坐床边安静一会儿,久路打定主意,从抽屉里翻出记录同学电话的小本子。

    电话接通那刻,梁旭很兴奋:“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李久路,你可从来没给我打过电话。”

    久路直接问:“上次你说……你有朋友会刺青,等考完试能带我去一趟吗?”

    梁旭满口答应,问东问西。

    久路随便敷衍了两句,求人办事,也不好说完直接撂电话。

    通话结束时,已经十分钟以后。

    头发半干,久路拿来吹风机,嗡嗡电流声中,隐约听见几声脆响。

    她关掉开关,又仔细听,的确有石子儿轻轻打在窗户上,似乎还有人低声呼唤她名字。

    李久路几乎瞬间听出是谁。

    清掉窗台的东西,她推开窗,昏暗的视线下,果然看到驰见站在那里。

    “…….”

    静了片刻,久路扭开他钳制的手腕儿,闷头往回走。

    “你上哪儿去?”

    “去付钱。”

    驰见几步跟上,掏出皮手套来带。他这人喜欢装酷耍帅,冬天穿得从来都比别人少,一件夹克式羽绒服,拉链一直拉到嘴唇下;下面是黑色休闲裤,里面却只穿一条秋裤,一双腿笔直修长,没有冬天应该有的臃肿:皮鞋擦锃亮,似乎也是单的。

    不过不可否认,这样子确实蛮帅气。

    久路懒得看他,去音响店把钱付了。

    老板插着腰,鼻子往外喷气:“良心发现给送回来了?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平时少吃几块儿糖,磁带的钱就省出来了。”

    “我不吃糖的。”

    门外的人噗嗤一声笑出来,手指蹭了蹭眉头。

    老板气得直咬牙,把钱从她手上夺下来,没好气的扔进抽屉。

    久路抿抿唇,九十度深鞠躬:“对不起,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

    老板看她态度诚恳,硬撑着哼了声。

    久路:“我以前常来光顾的,买过好多磁带,还有那边的小说也经常租……这次有人着急拉我出去,”她说着指了指外面:“所以来不及付钱……真的是意外。”

    老板表情松动:“行了行了,我看你也挺眼熟的,下次别犯就行。”

    “谢谢。”

    久路又鞠一躬,转身出去。

    轻轻关上身后的门,一阵烟草味道飘过来,她脚步停下片刻。

    驰见懒懒靠在墙边,捏着烟身向下弹了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