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天降横财一百亿TXT下载->天降横财一百亿-> 186.舞会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天降横财一百亿 186.舞会

    亲爱的, 是不是跳订啦,只能稍后再看啦~【微博-晋江江子归】

    其实让许芮震惊的,不仅是骆涵的身高, 还有他的颜值。

    如果说,小时候就是因为看脸, 小许芮才愿意带小冰块一起玩。那么现在, 小冰块的脸已经好看到犯规的程度了。

    骆涵是那种混得很好看的混血儿, 瘦削立体的脸部轮廓,双眸深邃, 唇形分明。这种看一眼就挪不开眼睛的长相, 除了英俊也没有第二个词可以概括。

    更何况,还配上了他绝对加分的身高,以及自带降温的气场,就像是从T台上走下来的男超模。即使他穿得很简单,只是一件裁剪精良的纽扣领白衬衣, 一条灰黑色西裤。

    许芮忽然有种感觉,骆涵的健康和命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而他显然是那种,上帝为他打开了全部的门和窗, 结果雷雨夜, 被闪电嫉恨的劈死了。

    系统1212:“你是想说, 木秀于林, 风必摧之吗?”

    没想到系统还挺有文化, 许芮干笑,“就你掉书袋,我这叫通俗易懂。”

    意思的确差不多,就好像骆涵看到许芮时,眼中也一样是惊。不过不是震惊,是藏于他眼底的惊喜,带着绵绵的笑意,足以融化坚冰。

    许芮当然也长大了,就像光叔说的,比起小时候还要漂亮,她双眼睛弯弯,墨瞳分外清澈,笑起来总是带着暖暖的温度,高挑苗条的身形里,更是装满了无限生命力。

    骆涵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微微笑了笑:“饿了吗?有梅婶的栗子蛋糕可以吃。”

    许芮立马回过神来,四处张望:“在哪儿呢,我就说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香味。”

    “在外面餐桌上。”

    “走走走,我们一起去吃。”

    许芮高兴的跳了两步,走到骆涵身边,伸手要挽他,“我扶你过去。”

    “我……好,谢谢。”

    骆涵不觉得自己有这么虚弱,但是对方的手臂搭过来时,他又舍不得松开了,因为太软了。

    许芮怪道:“跟我有什么好客气的。”

    骆涵轻轻“嗯”了一声,面不改色的让对方挽着,肩膀挨着肩膀,微一偏头,还能闻到一阵熟悉的气息。很好闻,忍不住想要闻到更多。

    只是骆涵偏头时,许芮也回过头。

    两人双目对望,这样的距离,就好像骆涵梦里相似的情景……他喉头滑动,垂眸侧开了视线。

    许芮见他挺大个人,却比小时候还拘谨,开玩笑说:“你这是怎么了?我们可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小伙伴!你要是跟我生分了,我可饶不了你。”

    骆涵的唇角抽了抽,听到后面一句又微微上扬。

    小时候许芮这么说完,就会把他抱起来玩转飞机,乐此不疲。

    光叔却噗嗤一声乐了,“你们哪里一起穿过开裆裤,最多也就一起穿个纸尿裤。”

    许芮吐了吐舌头道:“差不多啦,哎呀,蛋糕真香。”

    她将餐椅拉开,扶了骆涵坐下后,就盯上了桌子上的栗子蛋糕,驾轻就熟的切了四份。一份给骆涵,一份给自己,一份给钱晓丽和光叔。

    给骆涵的那块,许芮顺手将奶油给推了,眨了眨眼说:“看我,现在都还记得你不吃奶油,是不是超感动?”

    骆涵其实也不怎么爱吃栗子蛋糕,太腻。

    但是听了这句话后,他却不由自主的舀了一大勺到嘴里,眼睛看的却是许芮的方向。吃到嘴里的甜,也不知道是那句话甜,还是蛋糕甜。

    许芮吃了两口蛋糕,便问起了骆涵的病情,以前她什么都不懂,现在毕竟两世为人。

    可惜,骆涵说到病情时,好像不大愿意多说的样子。

    这让许芮更担心了,连蛋糕都好吃不起来了,眼前不免浮现起上辈子的惨剧。

    她握住骆涵的手,认真的说:“骆弟弟,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骆涵之所以不愿意多说,只是不想让她认为自己身体很差。虽然他身体不算好,但是比起从前,这几年他的努力,还有手术后各种方案调养,他相信他会越来越健康。

    他想要活得健康,这样才能做他想做的事。

    只是当许芮将手覆盖过来时,骆涵就忘了初衷,竟觉得被认为身体虚弱糟糕也不错。

    不过看到她毫不掩饰的担忧时,骆涵有些不忍心,许芮一向乐天,很少这样。他没有收回手,反而回握住了许芮,“我真的好多了,别担心。”

    许芮才不信,瞪了他一眼,“别骗我了,光叔路上都和我说了。再说了,如果你真的好多了,还能一回国就住院?”

    骆涵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语气略不自在:“这是个意外。”

    光叔也像是想起什么,帮腔道:“真的是意外,福官就是昨晚发病的……”

    骆涵忽然打断他,“好了。”

    光叔吞下一口蛋糕,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许芮也不知道,不过她看骆涵一副不自然的样子,就觉得他一定是怕自己担心,所以才安慰她的。

    哎,这家伙,还和小时候一样。

    受不了、难受、不舒服,全都自己干忍着,都不和她说。

    还装出一副和她玩得很高兴的样子,搞得她现在想起来,觉得特别愧疚。

    小时候她实在是太皮了,骆涵到现在还没完全好,说不定也和她当年到处带人家胡闹有关。

    许芮看着骆涵,好一阵唉声叹气,忧心自责之情溢于言表。

    骆涵被她这样看着,感动得心里都快开出一朵花来。

    她果然是很在意自己的。

    并没有忘了他。

    浮想联翩中,骆涵不知不觉的将整块栗子蛋糕都吃完了,还一点都不觉得腻。

    许芮的注意力都在骆涵身上,聊着聊着,她便留意到骆涵的脸有些红。

    骆涵的皮肤非常白皙,忽然有些红,就很是明显。

    这可吓坏了许芮,她正操心着小伙伴的身体健康呢,就见他状态不对,连忙喊了一声刚进门的护士。

    “护士姐姐,你快来一下,看看我骆弟弟是不是发烧了?”

    “好的,我来量下.体温。”

    “不用。”

    骆涵抿了抿唇,皱眉拒绝。

    “一下子就好了,您的状态万一发烧可就不好了。”

    护士对于少东家肯定服务好上加好,尤其是少东的脸确实有些红,于是毫不犹豫的就上了体温枪。随着“嘀”的一声,护士低头看了看,“啊,没事,体温很正常。”

    许芮松了口气,重新恢复了笑容,却发现骆涵脸色有些臭臭的。

    要是以前,许芮肯定会去捏他的脸,让他不要坏脾气。但是现在,她的手刚伸出去,又缩回来了,哎,跟病人实在没法较真。

    骆涵的余光瞟到她伸手,本来要笑了,但是眼见她收了手回去,不由有些失落。

    许芮也很失落。

    她和骆涵那是多少年的小伙伴,这种束手束脚的相处方式真是不习惯。

    也不自在,不痛快。

    更要紧的是,这样的相处方式,总是提醒着许芮,骆涵身体不好,而且还会有意外发生。

    既然已经到了德爱医院,许芮当然不会让意外再次发生,不过还不够,她得快些让骆涵的心脏恢复健康。这样他们才能恢复正常的相处,愉快的玩耍。

    许芮:“对了,你之前说,我赢得的福利要如何传播?”

    系统1212:“小同志记性真差,福利要通过血液、唾液,或者体.液传播。”

    许芮一听,想了想说:“我和他的血型不一样,血液肯定不行,唾液和体.液……”

    许芮毕竟是快要读完大学的人,基本医疗常识还是有的,唾液和体.液意味着什么,她当然也懂。体.液这种浮夸的方式肯定不在选项内,问题是唾液传播也很棘手啊。

    许芮需要确认一下,“这个唾液要如何传播?怎么才算传播?”

    系统1212:“这很难理解吗?将你的唾液和他的唾液交换,不就算传播了吗?”

    许芮:“……”

    系统1212:“有什么问题吗?”

    许芮:“当然有问题!这样的方式,用中文来说叫作接吻。”

    系统1212:“所以呢?”

    许芮:“那是情侣才会做的,而我们只是小伙伴!”

    系统1212:“哦,那你可以选择不传播,我看你的小伙伴活个十年应该没问题。”

    许芮被系统噎得一口气没回过来,连心口都堵住,难受极了。就像又听到了骆涵的死讯一样,而骆涵死前都惦念着她,死后都帮助了她。

    做人不能那么自私。

    何况,她一点也不喜欢病恹恹的骆弟弟。

    许芮暗暗摇头,咬牙下了决心:“传,我必须要传。”

    《天降横财一百亿》12

    许芮怎么会不知道,毕竟这部网络剧在她进大学那年,可是火遍全网。

    那时候,网络剧还是一片蓝海,《和皇帝同居的日子》算是第一批吃到螃蟹的人。而他的团队,就是后来的家明影视工作室,陆续推出过很多人气很高的网络剧,还有网络节目。

    可以说,连许芮这样对娱乐并没有太过关注的人都印象深刻。

    当然,也要感谢同寝室的三个追剧狂魔。

    不过,这些许芮只能烂在肚子里,回答的是另一番说辞。

    “我下楼拿东西的时候,听你团队里的人在说,听名字觉得挺有意思的。”

    温家明一听是夸奖,马上就忘了前后有点不一致的地方,乐道:“剧情更有意思,就是讲古代一个三宫六院的皇帝,穿越到女主角家里……”

    许芮对剧情早有耳闻,甚至还看过两集,毕竟是那么火的网络剧。不过她还是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听完了温家明叙述的全过程。

    温家明巴拉巴拉说完,“……就是这样,怎么样,有意思吧?”

    “非常有意思,怎么不先拍这部呢?”

    不仅许芮这么问,夏诗雅也觉得剧情有趣,问了同样的问题:“是啊,怎么不拍这个,这个比你那个现代剧有意思多了。你那现代剧,小白花带球跑,多老套啊。”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皇帝这个剧更好啊?但是客观条件不允许啊!”

    温家明叹气,掰着指头说:“这部剧有穿回古代的戏份,来来回回的还不少,这样成本马上就高了!要找地方布景吧?要另外弄道具吧?还有妆发?服饰?样样都是钱!现代剧多好,衣服还能自备……”

    说白了,一个字,钱。

    许芮听后,简单明了的问:“你拍这部剧的成本多少?怕那部剧的成本多少?缺口有多大?”

    温家明只当她好奇,直接就说了:“这部剧带球跑只拍七集,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么长的呢,幸亏之前拍的剧数据好,有人投广告。每集二十分钟,成本压缩一下八到十万每集,七集的成本至少六七十万,我现在的钱才够拍一半呢,还得继续找老板……”

    许芮想了想,说:“找我,我给这部剧投钱。”

    “你投钱?”温家明怔了怔,“这可不是几千几万的事……”

    许芮“唔”了一声,“我先投二十万。”

    温家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了一眼夏诗雅。

    夏诗雅见他一脸傻样,哼笑道:“这么大一豪门千金坐你对面,还不赶紧抱大腿!”

    温家明摘掉眼镜擦了擦,夸张的说:“我有眼不识泰山,小芮芮是哪家千金?”

    夏诗雅嘿嘿两声,一字一顿的说:“祝、弘、森的外孙女。”

    “我勒个去!”

    温家明猛地站了起来,绕着餐桌跑了一圈,然后抱着许芮的手说:“土豪我们做朋友!”

    许芮被他的表演逗乐了,“别闹了,我分出来单过,没你想的那么土豪。”

    话虽这么说,其实许芮也渐渐发现,当她的任务资金越来越大后,她祝家的身份就能派上很多用场。比如钱财的来源,大家丝毫不会怀疑。

    还有怀璧其罪,她身后有祝家,大部分人也会忌惮一些。

    就好像此时许芮这么说,温家明也只当她是谦虚,“像你这种层次的,撒一把零花钱也比我求爷爷告奶奶弄的钱多了!”

    “你少来!”

    夏诗雅见他真动了念头,又有些怕许芮吃亏了,忙道:“再多钱投你身上也是打水漂,还没放银行里的利息多!许芮,别心软,他弄钱的花招多着呢!”

    这点许芮完全相信,毕竟之后能真正拍出他客观条件不允许的《皇帝》剧,肯定是后来花了不少功夫。当然,也有前期其他剧积攒的功劳。

    比如现在这部小白花带球跑,肯定为温家明后来拍古装网剧积累了金钱和名气。

    所以,许芮猜测这部剧即使没有《皇帝》大火,但也不可能蚀本。

    即使蚀本她也要投,不然更没机会插手《皇帝》了。

    许芮脑子灵活,大约是家学渊源,对做生意一向有天分,一下子就捋顺这些弯弯绕绕。

    她笑了笑说:“我就是投二十万试试水,如果拍出来赚钱了,以后再多砸点钱让你拍那个《和皇帝同居的日子》。”

    许芮的口气听上去就像是花钱买开心,豪爽程度便是富家女夏诗雅,也有些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