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历史军事->代汉TXT下载->代汉-> 第一百零三章 混乱之夜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代汉 第一百零三章 混乱之夜

    在场无论董卓还是丁原,包括叶昭带来的大多数围观之人,目光都被那战场上的吕布吸引,不管人品如何,此人在战场上,确实很容易成为焦点,但叶昭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在吕布身上久待,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张辽身上。

    在这一场西凉军和并州军的混战中,张辽并不抢眼,但并州军的冲锋除了丁原喊得那一声算是下达了进攻命令之外,几乎整个并州军的指挥,都是由张辽来协调完成的,组织冲锋,切割敌军,趁势而上却在敌军箭雨降临之前停止追击,避免并州军出现太大的伤亡。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才是一个大将该有的样子,不排除吕布对这一仗的作用,若非他将西凉军的士气给压制,就算有张辽,并州军也不可能胜的这么轻松,但如果二选一的话,叶昭更倾向于张辽这样的将领,不争功,却能地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最大。

    吕布虽勇,但这样的勇将叶昭有办法收拾,反倒是张辽这种擅长行军布阵的将领,若真是敌对,收拾起来不容易。

    那边丁原已经开始收兵,自然也注意到一旁观战的叶昭。

    “义父,不若将其一并解决!?”吕布见叶昭已经调转马头要走,有些跃跃欲试的道,他想跟叶昭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每一次都被叶昭莫名其妙的避开了。

    “休要放肆!”丁原皱了皱眉,自己目前跟叶昭还无冲突,贸然树敌,很容易遭到董卓和叶昭的夹攻,今日一战,气也消了大半,既然袁绍已经心生退意,他准备试一试看能否与叶昭联手。

    吕布脸一黑,这才刚打了一场胜仗,原本挺好的心情,丁原这么一说,顿时让吕布颇为丧气,只能眼看着叶昭带着一群亲卫扬长而去。

    “立刻派人,密切注意董卓动向,任何风吹草动,尽数报来。”叶昭回营之后,立刻命人给城中张月传讯,同时对方悦道:“令三军备战,这几日会有仗要打。”

    “喏!”方悦没有多问,闻言只是躬身领命。

    而洛阳城中,董卓兵败而回,勒令封锁洛阳各门,哪怕是叶昭所占的西门,也派了重兵看守。

    董府之中,董卓召集众将议事,只是说道那吕布,众将尽皆缄口不言,吕布凶威,给众人带来的压力太大,哪怕是华雄,在亲身体验了一番吕布的勇武之后,也失了斗志。

    若说那典韦厉害,也不过是在步下,马上战未必是他华雄对手,但吕布可是实打实的马上将,之前华雄没跟吕布正面交锋,若是正面交锋,华雄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活着回来。

    “吕布当真如此神勇?”李儒有些好奇道,他没有跟着去出战,本以为西凉军占据优势,当可战而胜之,谁知却是大败亏输,这让李儒有些吃惊。

    董卓叹了口气道:“某也算见过各路猛将,然吕布之勇,冠绝当世,我若得之,何愁天下不定!”

    “那便招降他!”李儒笑道。

    “此人乃丁原假子,怎会投降?”董卓叹息一声。

    “主公,末将愿意一试!”董卓帐下,一人走出,对着董卓躬身道,董卓看向来人,乃新任虎贲中郎将李肃。

    “哦?”董卓看向李肃道:“你有何计,能说降吕布?”

    “回主公,我与那吕布乃同乡,自幼相识!”李肃笑道:“据我所知,吕布在并州军中素有军威,丁原认他为假子,也是为稳定军心,然对其多有防范,主公可知,那吕布现居何职?”

    董卓摇了摇头,怎么说,吕布这样的猛将,该是都尉之类的职位吧。

    “如今吕布,不过丁原帐下一主簿!”李肃笑道。

    “如此猛将,竟只为一主簿?”董卓闻言,惊愕的看向李肃,在得到李肃肯定的答复后,忍不住摇头叹道:“丁原当真无胆之辈,如此猛将,却弃之不用,合该为我所得,只是今日我与吕布方才战罢,你欲如何说服于他?”

    “某闻主公有宝马一匹,名曰赤兔,能日行千里,末将斗胆,敢请主公以此马再配以金银财物,必能说降吕布来投!”李肃躬身道。

    董卓有些犹豫,金银财物倒也罢了,他如今占据洛阳府库,这些东西真不缺,但一匹宝马对一名武将来说,堪称是第二生命,董卓也是好马之人,那赤兔本是他准备驯服的坐骑,如今却要拱手送人,这心中多少有些不愿。

    一旁的李儒见状,微笑道:“岳父既然志在天下,又何惜一马?若能得吕布来投,则洛阳局势必将大变,主公不但能得吕布,更能尽得并州精锐,何乐不为?”

    董卓闻言咬了咬牙,点头道:“便依你之计,立刻去说降那吕布!”

    李肃当即领命,连夜带了赤兔、金银去往吕布营中说服吕布,而吕布也没让董卓失望,当夜不但收了赤兔、财货,更直接拎刀入帐,斩杀丁原。

    另一边,叶昭得知董卓派出李肃之后,便有了动作,这边吕布刚刚杀了丁原,正要趁势集结并州兵马前去投靠董卓,叶昭便率领大军突袭了并州军大营。

    夜色如墨,对于叶昭的突然杀到,没有任何能预料到,一时间,并州军营大乱。

    叶昭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尽量收编一些并州军,是以只是命人四处放火,同时宣布丁原死讯。

    “叶侯这是何意!?”张辽带着数百并州军,挡在叶昭身前,看着杀入营中的人马,怒喝道。

    “吕布大逆不道,弑杀丁原,本侯最厌烦的,便是这等为利益而背信弃义,弑主之徒,今日特来擒杀!”叶昭坐在马背上,好似整暇的看着张辽道。

    “叶侯此言,可有凭证?”张辽皱眉道。

    “不信的话,你可去往建阳公帐中一看究竟。”叶昭笑道。

    “叶侯休要诓骗与我!”张辽见周围一众将士面露惶惑,皱眉道:“你又不在我军中,怎知我军中发生了何事?”

    “本侯生而异于常人,有未卜先知之能!”叶昭随口胡扯道,他也不知道吕布现在有没有杀了丁原,不过事已至此,张辽还有这并州军,他是收编定了:“文远可敢跟我一赌?”

    “如何赌?”张辽看着叶昭,面色不善。

    “我赌那吕布此刻已经弑杀丁原,若是不中,本侯这便离去,并且向朝廷请罪,自贬官爵,若是被本侯不幸言重,文远入我麾下!”叶昭不急不慢的道。

    张辽看向叶昭:“叶侯虽然位高权重,但亦是军人,可知这军中,断无戏言!”

    “就算不在军中,本侯也从不说妄语!”叶昭一挥手,方悦立刻命人吹起响号,散入营中纵火的将士迅速集结,并州军也开始朝这边集结,叶昭看向张辽笑道:“文远可敢与我一赌?”

    张辽见叶昭说的郑重,想到自入中原以来,吕布与丁原之间越见尖锐的关系,再加上这么大的动静,丁原与吕布竟然都未出现,心中有了几分动摇,再看叶昭身后将士,竟是将兵马尽数调集过来,心中发沉,有心拖延,当下点头道:“既然如此,末将不自量力,与叶侯一赌,不求叶侯自贬官爵,只望叶侯能够言而有信,速速退兵!”

    “本侯向来一言九鼎!”叶昭闻言,对张辽的喜爱之意更添几分,进退有度,不贪,有大将之风,一指张辽笑道:“纵使没有并州军,今夜能得文远,胜过十万雄兵!”

    “叶侯谬赞,胜负还未定!”张辽默默一拱手,扭头看向身旁几名亲信道:“快去请刺史与奉先前来!”

    “喏!”亲信闻言,掉头就走。

    不一会儿,但闻马蹄声起,只见吕布骑了一匹从未见过的宝马飞奔而来,远远的见到叶昭,便厉声大喝:“好贼子,我不找你,你却敢来此生事,今日定叫你有来无回!”

    叶昭看到吕布的坐骑,不惊反喜,一指吕布笑道:“文远且看清了!那马颈之上的人头。”

    张辽回头看去,却见吕布浑身鲜血,那坐下神骏马儿颈间,赫然正是丁原首级。

    “吕布,汝安敢弑杀刺史!?”张辽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突然厉声喝道。

    “丁原待我如何,尔等不知?”吕布一勒马缰,皱眉看着张辽道:“我为他杀敌立功,他却视我如仇敌,处处弹压,今日我奉董公之命,斩杀于他,尔等还不下马,随我前去投奔董公!”

    “糊涂!”张辽闻言,狠狠地怒骂一声,策马冲向吕布,举枪便刺。

    “文远,你疯了!”吕布反手将方天画戟一挂,磕开张辽长枪,皱眉道。

    “疯的是你!”张辽自知不敌,退回阵中,指着吕布道:“被人算计还不自知,你欲将我并州将士皆带入死路不成!?”

    吕布为何会杀丁原他不知道,但从叶昭这么快得到消息就能看出,吕布这一次,定然是被人算计了,自己被算计也罢了,连带着张辽也莫名其妙的被叶昭给算计了,这让张辽更加恼恨。

    吕布杀了丁原,心中也有几分亏欠,闻言有些气弱,但事已至此,也再无他路,当即不理张辽和叶昭,一举方天画戟道:“我等入中原,所为何求?愿意与某搏个前程的,皆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