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凰娇TXT下载->凰娇-> 第322章消息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凰娇 第322章消息

    文祁知道弟弟在想什么,隐瞒了什么,他们是双胞胎啊,有些东西不需要说一个眼神就懂了彼此的心意,这是一种神奇的默契,外人不会懂的。

    “傻瓜,这只是开始,咋了,我被人非议你就嫌弃姐姐,不要我了?”文祁歪着头盯着一直低着头的弟弟,不其然看到了弟弟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来。

    突然有点愕然,也有些感动,文麟其实很坚强,大小也没哭过,被她揍一顿是常事,从来没为啥事掉过眼泪,还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是爷们男子汉,哪能整日哭哭啼啼的,那像什么样?

    这是第一次见文麟为自己这个姐姐哭鼻子,一时有些怔楞住了。

    文麟一面哭一面擦眼泪,表情无奈又难受的说道:“姐,伴读都这么说,外面人会怎么说呀?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恶毒?”

    姐姐牺牲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们全都看不到,却在那里嘲讽姐姐权力欲太重,简直令人发指。

    “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嫁好了,你养我好不好?”

    文祁笑了笑,手臂勾着文麟的肩膀,哥俩好的架势,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仿佛他们在说的事情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完全不值得在意。

    “好。我养你!”文麟把头埋在文祁颈间,心里涩涩的疼。

    姐弟俩一唱一和的好像天要塌了似得,气的秦熙白他们一眼,“去,胡说什么呢?什么不嫁了,可不要胡说了。”

    “哈哈哈!父皇已经给我弄公主府了,我还有点铺子农庄啥的,以后我不嫁也没事,我爹养我嘞。”

    文祁哈哈一笑,也不是很在意,这样的事一出不管怎么样还是有影响的,以后的事说不准,但起码几年内她不用担心嫁人的事了,正好专心在军营博点军功,正和她心愿了,不用在担心这些琐事了。

    “傻瓜,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你放心好了,不要那么悲观。”秦熙拧着眉头劝道。

    “就是啊,那几个不开眼,有两个是女孩我们爷们不好欺负女孩,但那个不长脑袋的男孩是老四身边的,被我们揍了一顿。”

    “老四,这里头有他什么事啊?”文祁扭头好奇的问道。

    “可能真有点事呢,还在查呢。”文辛扁扁嘴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眼神复杂中带着鄙视的情绪。

    正说着前面徐德柱过来了,行了礼禀报道:“回太后,公主五皇子,两位小主子,前头得了消息,老奴过来禀报一声。四皇子被摁在书房打了板子,一同被打的还有那个伴读,哦对了,这次还有两个女伴读也被一块打了,就是没脱裤子。皇上下令打完后伴读送回家去不要了。并表示口德不好。”

    “我就说皇上肯定疼爱长宁的么,怎么会不管呢。”秦熙舒口气拍掌大笑。

    “就是应该送出去,这些个伴读都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文辛也觉得有些伴读因为家世好,也没少欺负他们宗室庶出的孩子。

    文祁眯着眼笑笑,“我真不在乎,只要你们信任我就足够了,别人说什么和我有什么相干呢,我也不和他们过日子。见了我不是照样要行礼,有本事让我行礼呀?我是公主我怕什么呢!我老子是帝王,不服也得给我憋着。”

    她讥嘲的笑了笑,眼里带着愉悦的光,她真的没担心过,反倒觉得这次事件可以让自己晚几年说亲也挺好的,她现在一心就是想在军营混个名堂出来,干点正事,目前还不适合过早说亲事。

    文辛笑着点头,“对没错,就是这话,不服气憋肚里。”

    秦熙瞧着文祁并不像是吃心的样,怎么反倒瞧着很松口气了似得,好像真的不愿意成亲,难道说是因为这件事恶心到了?还是因为其他的呢。

    “也不能这样说,你别为这样的事糟心,不值得。”

    秦熙纠结艰难的劝慰,这种事实在不该来回提起,但不提又害怕她吃心。

    文祁哈哈大笑,“熙哥哥,我没难过呀,真的这几年我很想博点军功回来露个脸,确实不想这么早被这些事绊住脚。”

    “对了你刚才说这里头有文彦的事,因为什么?”文祁没错漏文辛刚才那个表情,下意识地追问。

    “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打晕的小宫女吧,她不是文晴宫里的人,和文晴也没啥关系,她是文彦皇子所的人。”文辛表情有些纠结和担忧的望着她。

    文祁楞了一下,眨眨眼,“你说的是真的?他为什么要派人引开我,还是他知道些什么?我是他亲妹妹呀?我被人羞辱他很有脸面?”

    对于这个事实文祁有点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外人说什么当他放屁好了。

    但萧文彦再不喜欢也是亲哥哥,这是血缘亲情,她认为可以不喜欢不和睦,我当你是亲戚家的哥哥都行,但出了门我绝对不会做任何有损亲兄弟颜面的事,这是底线也是必须的。

    万万也没有想到萧文彦竟然会干这样的事出来,让外人来羞辱自己的妹妹,不惜帮着外人搞大自己妹妹的肚子,这简直……

    太后昨夜没听到,这会子也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是不是搞错了?再怎么样也是亲妹妹,不能这样坑害吧。”

    文辛也抿抿嘴,一脸吞了苍蝇似得恶心难受劲,表情也是极为愤恨不齿。

    “我父王负责审问,基本差不多了,这里头牵扯的人还挺多的,这个李昭这些日子在后宫可没少搅风搅雨的,这事恍惚还有贵妃的手笔帮衬呢。”

    文祁仰起头,好半响沉默着,良久才幽幽的说道:“看来终究是我自己大意了,我就说怎么发了信号好半天也没人来救我呢,原来这是里应外合啊。”

    “姐,你别为这起小人难受,不值得。”文麟怕她在吃心,身体还没好透呢。

    文祁抬手阻止他要说的话,“我去见父皇,我要知道事实的真相,我想知道谁这么疼爱我呢。”

    “回太后,孝雯公主来了。”

    “传,你先跟哀家去见见你姑母吧,此事容后再议,待哀家问清楚才好。”太后冷下脸来拍拍孙女的手,稍安勿躁。

    “好,我也该谢谢姑母那日疼我了,没有她为我说话我说不得还得费点功夫呢。”文祁感激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