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综]政治系女子TXT下载->[综]政治系女子-> 123.番外三(2)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综]政治系女子 123.番外三(2)

    防盗章, 防盗比例只有30%,爱跳着看的亲等一等嘛

    吉原的天空又亮起来了,大多数人都觉得昨晚和平常的夜晚没什么两样。或许有少数敏锐的人感知到有什么不同, 不过就是想一想,觉得是最近太累了。

    但是事情的确已经发生, 两边的牌面都已经打开了, 非常清楚对方的招数——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轻松, 一个月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对方哪有那么轻易放弃。

    莉现在寸步不离地跟着火之国大贵族, 哪怕是出门也是有她陪伴的, 旁的人见了还会问一句。

    火之国大贵族倒是演技很好,温柔地看了看‘竹姬小姐’这才说。

    “没办法,实在是太喜欢竹姬小姐了,喜欢到就算分开一小会儿也觉得不能忍受。啊,大概是觉得我这样太缠人了吧, 竹姬小姐心情不大好了。”

    “哈哈,藤原大人的心情实在不是不可以理解的。像竹姬小姐这样的美人可不能放松,不小心就会被别的男人献殷勤啊。”

    话是这么说,私底下却有消息流传出来。

    都说火之国大贵族是为了防止竹姬变心才这样寸步不离地带着她,有人曾经看过, 几乎每次竹姬出门就远远跟随的一名忍者大人曾经很亲近地同她说话。

    在吉原这个地方, 花魁有自己的尊严。

    如果一个男人成为了花魁的入幕之宾, 那么在这段时间内就不能和别的游女密切了, 直到两人好聚好散。但花魁倒是可以接触别的男人, 吃醋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那个忍者就是猿飞庆助,现在两个人都要成天跟着火之国大贵族,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于是有了这样的流言。

    “有誓永不忘,明日不可期。今宵相逢后,妾愿命归西。”

    莉抱着一把三味线弹奏,和歌声吐露,这是一个悲戚的故事。本来也是女歌人所作,大概男人很喜欢这个调调吧,女人至死不渝的爱情什么的。

    千手扉间站在雇主后面,静静地听这一曲。现在两边的雇主其实已经完全清楚了两边是不死不休,但是还要装作和和气气的样子。

    这样的宴会千手扉间的雇主依旧每回都会参加,带着千手扉间,倒是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恐吓了。

    火之国大贵族却才是真的演技派,整个人镇定的不得了,倒是一点看不出他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和他寒暄的人,就是想要除掉他的人。

    在这一点上千手扉间也不遑多让,或者他的神色本来就看不出什么,或者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总算发挥了作用。

    总之再次看到莉,心中毫无波动,他再也不看她了——或者他是死了也说不定。

    莉的表演简直完美无缺,甚至因为眉梢眼角比起以前多出来的一点忧郁显得她更有魅力了。

    就像午夜开放的莲花,越清冷越甜美。她坐在那里就是不可不看的风景,听她歌唱,哪怕知道这不是对自己的誓言,却没有男人能够抵挡的住。

    这一场遇见,两个人连对视都没有,猿飞庆助可以证明这一切。他在旁边看到全部,只是嘲讽地笑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毫无交集,实际上已经暗潮汹涌。

    千手扉间要杀死的目标正是宇智波莉要保护的,两个人都在暗自警惕。藏在黑色的河水之下的是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的攻与防、战与守、心机与策略、试探与反击。

    大自然里有一些动物,相爱就是一场战斗,求偶伴随的是最大的危险,一面相爱,一面防备着要被杀死。

    真是极致的浪漫,但身处其中才知道那样近乎杀死了一次自己。

    宴会完毕当然是火之国大贵族告辞离去的时候,莉也是姿态高雅地跟着——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她和千手扉间几乎是擦身而过,她防备着他,他也防备着他,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即使已经越来越远,两个人的心思却还是放在对方身上,简直一刻也不能松懈。在不能相思以后,这是唯一光明正大的相互‘挂念’。

    “真是可怜啊,扉间君需要我的帮忙吗?”大庭广众之下猿飞庆助出现了。

    千手扉间和他一起坐到了一家面屋。

    “你是很清楚没办法再这样的街道上动手的吧,所以来找我做什么,这根本毫无意义。”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并不是由意义来决定的,我来找扉间君只是关心以前的同伴罢了。怎么,扉间君现在需要帮助吗?”

    猿飞庆助吸溜一口荞麦面,点点头。

    千手扉间是拿猿飞庆助这样不按牌理出牌的没办法的,只是口气冷硬。

    “现在我们已经是任务里的敌人了,想要找个机会决出胜负的话我正有此意。顺便把你的尸体带回猿飞一族,这样才是最好的。”

    “我可没有对决的想法了,毕竟我爱的姬殿已经和你分开了,和扉间君赌上性命打一场就不合适了。我大概是赢不了扉间君的,会死人的啊。我死了也不是大事,但是我的姬殿啊,真是舍不得。”

    荞麦面已经吃完,猿飞庆助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汤,站起身认认真真对千手扉间说。

    “我终于发现了一件事,我是真的爱上了我的姬殿,这里面当然也有扉间君的功劳,总之扉间君千万不要动摇哦,不然我真的会豁出性命的。”

    面屋里只剩下千手扉间一个人,他突然抬头看了看门外,已经完全清楚猿飞庆助是因为一个女人才站到宇智波那边的了,而这个女人就是‘交手’的那个。

    他的心里弥漫着一种可笑的荒谬,所以猿飞庆助那家伙是把他千手扉间当成是他一样的人了吗!

    一但他决定的事情绝无更改,中间摇摇欲坠的动摇已经是极限了,但是最终命运还是会回到正轨的。

    所以千手扉间这样的男人永远有立场去对别人残忍,包括后来的对宇智波一族的偏执,因为他对自己才是最残忍的。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决定好了’他放下钱币在桌上,走出了面屋。不过今天的夕阳是不是有些不同,让人也忍不住软弱起来。

    夜晚到来了,这几天反而夜晚才是最紧张的时候。毕竟白天都在大庭广众下,可以施展的手段有限。

    晚上就是真的可以攻击的时候,每晚都是神经紧张到天明,唯一的支撑是只要再坚持几天,一切就会尘埃落定。

    猿飞庆助撑着下巴看莉在细心打磨她的那把肋差袖里雪和各样忍具,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比她看任何人的时候都要专注。

    好像是在准备什么,总之就是那种大事之前都会很专注地做好一切。

    “啊,真的非常相像。”

    “相像什么?”莉随口敷衍道。

    “就是莉大人准备战斗的样子啊,明明是为了防备敌人才这样专心致志。但是啊怎么说都像是少女准备见最爱的人呢,想必扉间君那边也是一样的。初恋的男子,想见又觉得时机还不对。”

    “即使敌对,但是脑子里却只有对方,我都有些嫉妒了,不然我也试着做莉大人的对手吧。”

    猿飞庆助半真半假地说着。

    莉把打磨和保养好的工具一样一样放到自己最方便的地方,眼神也不分给猿飞庆助一分。

    “放弃吧,你做不到的。”

    说话间莉的一枚千本正好从猿飞庆助的脖子擦过,非常微妙的一击。猿飞庆助已经感受到了武器独特的凉意,但是脖子上连一道红痕都没有。

    虽然只是普通的攻击,但是已经显示出了主人的最高技艺。

    “如果做我的敌人的话,会死的哦。”

    莉微笑着说:“假如上一次的对手是你而不是千手扉间的话,你应该早就死了。”

    “总之庆助君不要再试探什么了,我已经感到十分厌烦了。一边精神紧绷注意敌人,一边又有你这样不断打扰的同伴。”

    莉起身要去火之国大贵族那边看着,却被坐着的猿飞庆助拉住了和服衣摆,有些可怜巴巴地说:“最后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就一定会死?难道莉大人不能像对扉间君那样放放水吗!我们可是相处了这么久。”

    “千手扉间能活下来可不是我放水的结果,那个男人的实力可能在我之上,不过正好是我的主场罢了,我哪有资格给他放水。如果换成是你的话,在同伴赶来之前就应该断气了吧。就算我想放水,也没有机会。”

    前面的话还是解释,后面的话又是毫不留情的嘲笑了。

    猿飞庆助像是一下被打击到消沉了,立刻大字躺倒在了地板上。侧着头看莉拉开纸门,不死心地说。

    “莉大人不要这样说啊,我也是很强的!话说当年我还是猿飞一族著名的天才,那时候千手扉间也不是对手哦!”

    还没有个所以然,原本关闭的纸门被拉开,火之国大贵族已经出来了。

    那边新来的忍者一半去照顾之前战斗中受伤的人,另一些人向千手扉间汇报新情况。

    “扉间大人,任务已经结束了,天光院大人已经下达了停止任务的命令,佣金照完成支付,另外任务也算完成,族里的声誉也不会受到影响。”

    千手扉间没有说话,但是他旁边一个身受重伤的千手精英却不肯就此撤退。

    “怎么在这个时候放弃!已经死去族人算什么!敌人可是宇智波和猿飞一族的叛逆,这是超出任务之外的!”

    “只可惜忍者大人们只能当作一份任务处理了。”原本没有人注意的火之国大贵族已经步入到庭院中了。

    “局势已经改变了,天光院大人已经屈服。如果只看眼前的话,后路堪忧啊。”

    莉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刻回身。她知道这件事已经完结了,不用再防备什么。

    “这样啊,似乎应该恭喜藤原大人了,终于得偿所愿。”病危的火之国大名应该已经死了,而继承位置的正是眼前这位火之国大贵族。

    这个时代的大名确实被架空,名义上是各地城主效忠的对象,其实有名无实。

    火之国大名却是例外,因为他保住了相当大的一块直属领地。这样看来本身就是一位大城主,加上大义名分,的确是火之国最有权威的位置了。

    千手是深深扎根于火之国的忍族,绝对不会和火之国大名作对的。忍者是很强没错,但是现实不是武力就能决定一切。

    千手扉间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莉就是这样笃定。

    千手扉间是这些千手里面身份最高的存在,他闭了闭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新任的火之国大名,只是中途经过莉的时候微微停顿——只有他自己知道。

    最终他让人照顾伤员,安排死去族人的遗体。

    “那么,就在此告退了!”

    又是猿飞庆助的满身伤,对此他也无可奈何。

    他是不想承认自己实力差的,毕竟是曾经的天才,流浪大陆的时候也从来游刃有余。但是这一次任务两场战斗他都受伤严重,也无话可说。

    莉用医疗忍术为他疗伤,两个人不说话。猿飞庆助因为莉难得温柔的神情着迷,忽然领悟了什么。

    “莉有什么愿望吗?我想替你完成。”

    这是猿飞庆助第一次叫莉的名字,宇智波莉却没在意。顺手包扎以后只是摸了摸他有点卷曲的头发,这时候还真有点可爱。

    “你少装腔作势就是帮大忙了,这一次任务算是有惊无险,没什么值得去做的了,就这样吧。”

    猿飞庆助却不满意了,这时候他忽然升起的满腔柔情无处宣泄——所以永远也别猜测这个男人想到了什么。

    这时候的莉已经很累了,除了战斗和连日以来精力消耗,另一种则是对千手扉间的——战斗中手起刀落实在太容易了,似乎没有一点犹豫。

    但是对不想下手的人下手,刻意当作没有这回事,足够让她筋疲力尽。

    几天以来第一个完整的睡眠,梦里并不安稳,身后有恐怖的怪物再追她。她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做到!至于做到什么才能逃脱,不记得了。

    第二天一切如常,没有人知道昨夜已经发生了什么性命攸关的事情。只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了藤原即将继承火之国大名的位置,前来恭喜罢了。

    整个吉原的游女更加嫉妒竹姬了,谁都知道凭着大名的权势轻而易举就可以被赎身。

    然后就到火之国大名的宫殿里过着舒适奢华的生活,和吉原的辛酸痛苦再也没有瓜葛。

    藤原接受了大家的祝贺,表示即将要离开吉原。不过离开之前会在吉原举办一次宴会,算是答谢大家的祝贺。

    莉当然在宴会上表演了节目,那是一曲舞蹈,但并不是这边流行的舞蹈。换上了更加相似女忍者的服饰,手上是一把没有开刃的刀,正是刀剑的舞蹈。

    剑舞是舞蹈,所以并不能像是真的舞刀弄剑一样,两者差别巨大而微妙。莉是刀剑的高手,但是剑舞的话可不能带出杀人者的姿态。

    莉这时候的剑不再是杀人的工具,她成了她自己的化身。

    又薄又脆又凉,刀掠过空气,空气察觉到她的忧伤;刀经过风的周围,所以风也知道她的脆弱;刀斩在每个人的心里,于是每个人都知道了她珍贵的眼泪。

    千手扉间也知道,他没有离开吉原,他站在吉原一家游女屋高高的屋顶上,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莉全部的表演。

    他的位置隐蔽而小心,但是怎么可能瞒过莉的感知,她抬头就看到了。两个人已经完完全全地理解了对方的意思,莉又很快低下头。

    千手扉间看完了莉的表演就走了,最终也只能说‘那样的手拿刀剑的时候是最可怕的武器,却让人当作观赏品,不过确实怪好看’。

    “所以这就是你想说的了?这也,这也实在是不会说话,以后对女孩子只要说后面一句就可以了。”莉来到千手扉间等待她的偏僻庭院里。

    两个人对视已经知道是约定的意思,不去想是不是千手对宇智波的阴谋。

    千手扉间这个男人的确心机深沉,而且对宇智波做出什么都不奇怪。但是莉是如此笃定的,这个男人可以杀她,但却无法欺骗她。

    “不会再有别的女孩子了,有你已经是最大的麻烦了。”

    这一次的千手扉间简直温柔的不可思议,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他缓慢地看着莉,似乎是要把这个女孩子刻在心里一样——现在这个留在他心里的是喜欢的女孩子,将来战场上遇到的是宇智波!

    自欺欺人,或许吧。这都不像是千手扉间的作风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这样——犹豫不决、拖泥带水、乏善可陈、软弱为难,以及最重要的,和一个宇智波搅合在一起。

    他这个样子都出乎了莉的预料,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知道的千手扉间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莉抿了抿嘴唇,忽然笑了,挽住千手扉间的手臂。没有用忍者的能力,让人惊奇的是千手扉间没有一点防备,真的让她挽住了。

    “大人,这一次来找小女的话只是看一次不是太可惜了吗?不如明天我们出去玩吧,在美好的日子里就是要留下美好的记忆——这应该是我一生对您唯一的请求,就看在这一份‘缘’上吧。”

    “好。”

    少女仰着头的时候和最初的样子重合上来了,千手扉间不能拒绝。

    他只能告诉自己,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意外’,就当是告别吧,让自己能够亲手斩断最后的软弱。在吉原里遇见的女人,出了吉原以后这份缘分终了。

    “所以你们就这样约定了?”猿飞庆助给莉又倒了一杯酒。

    莉刚刚回来的时候他是真的被她的脸色吓到了,没什么生气的样子,但是猿飞庆助知道这是莉真的生气了才会这样。

    他知道莉是去见千手扉间的,还特意避开了,没想到莉会这样回来——难道是千手扉间做了什么?

    他心里首先排除了这个可能,千手扉间那个人,他可不懂女人。他不会去哄一个女人开心,也不会惹一个女人生气。或许只能说事情因他而起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莉——猿飞庆助略略收拾眼前两个人造成的杯盘狼藉,然后带着太刀出鞘特有的流畅声音中轻轻拔出刀。

    用白棉布一点点擦拭过,对着莉似乎是缱绻情深,又似乎是无动于衷。

    “长乐姬是因为扉间君生气了吗?你生气的样子真令人心痛啊。不如,我替你杀了扉间君!”

    “你管理好自己就好。”

    莉似乎并没有因此生气,也并没有把猿飞庆助的话当作真的玩笑,她知道他真的干得出来。

    “你杀不了他,而且你杀了他也没有用。”

    莉推开窗子看着外面两只在树上相依的小鸟,头也不回。

    “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我发现他比我想的要喜欢我,这是最坏的情况,因为我知道我没那么喜欢他。”

    “我当然是喜欢他的,很有好感,但是让我放弃并不难——他今天和我说那句话,都不像是千手扉间那个男人了。让一个人变得不像自己,但我只是一份很普通的喜欢。”

    莉努力地解释自己的罪恶感,但即使如此她就是没办法给出完全平等的感情。

    “真羡慕扉间君啊!我只想要莉一点点喜欢,一点点就好,但是就是没有。莉用不着觉得歉疚,你的喜欢很珍贵,所以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猿飞庆助看着莉,一时都没有说话。

    “我记得十年前也看过这样的月光一次,那一次我的哥哥死了。”他喝了一口茶露出舒适的表情。

    “听起来似乎是不详的预告啊。”莉端起另外一只茶碗,完全符合礼仪地饮茶。

    “您的茶道技艺非常的好,请再给我一杯好吗?”

    他放下茶碗,又似乎是有些惆怅地看向窗子外面的明月,悠悠地说。

    “我的大哥是一个好人,对我们这些弟弟也很好,我至今记得他教我骑马的事。不过只有死掉的他才是最好的大哥,不然我就没有今天的位置了。”

    “因此说这是吉祥的预兆也是没有错的。”

    预兆说明不了什么,所有的一切还是要靠忍者的战斗来做了结。当莉冲出屋子的时候直接和千手扉间的忍具撞在了一起,这时候她的反应简直不可思议!

    像是这些苦无还没有出发,莉就直接直接预料到了这些苦无的归处。

    她顺着风的流动,几乎是贴着苦无射出的轨迹避开,同时攻向敌人的节奏也没有停滞。这样精细的把握,真是一点力气和时间都没有浪费。

    既然已经互相知道了身份,两边的人就没有再遮遮掩掩了,莉和千手扉间都没有再戴上任务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