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打野来给我当狗[电竞]TXT下载->打野来给我当狗[电竞]-> 106.Bo106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打野来给我当狗[电竞] 106.Bo106

    江星愿绕了下视野, 走到靠近QW下路双人组的河道草丛。

    为了给中单游走作预备,陆如风提早一分钟就一直压得很紧,QW的辅助抽不出空档去做河道视野, 但也知道那边不安全,走位往靠墙的方向挪, 避免突然杀出一只灵活的盲僧。江星愿稍稍观察了一下, 问道:“能Q到吗?”

    比赛中, 陆如风难得地老实:“不太肯定。”

    “那就闪R,他们交闪你就往闪的方向出Q, 我拉大的时候, 小光接大。”

    “行。”

    选手之间的沟通,不需要太详细的话,每一个英雄就算不怎么会玩,技能衔接和小连招肯定是懂的,有时不需要指挥, 队友就能接上控制链——当然说了更好,沟通不足出现脱节的情况也有。这也是路人王永远打不过职业队的原因,Rank王者局的配合度,和天天在一块打训练赛的职业队是无法比拟的,那些你觉得对面反应不过来的细节, 他们就是能反应过来。

    发条的大招, 和她的球息息相关——‘指令:冲击波’, 对周围敌军造成大量魔法伤害并将他们朝球的方向击飞。一个完美的发条大招, 从视角效果上来看, 就是一群敌人被拉向发条球边,同时血量被削掉一大截。发条的球可以通过E技能‘指令:防卫’作为盾放到队友身上,然后让队友冲锋陷阵,发条在背后拉大的配合。

    带巨额伤害,又有控制,这个大招也是发条在多个版本安身立命的关键。

    虽然发条是知名的刷子中单,江星愿也更喜欢单人操作能秀的英雄,但发条依然被她玩过很多次,这个英雄玩得好,团战太厉害了。

    但这个大招是可以放空的,对面也不是看见球往球脸上撞的楞头青。

    在乔远出现在上路的野区的眼位视野范围内时,QW下路两人才稍稍松了口气。

    芒果打信号:“中单差不多该上线了,我有点慌,你们注意下啊。”

    “好。”

    然而说什么就来什么。

    就在发条魔灵到达草丛的同时,陆如风点了下信号,闪现放出大招‘灵魂镣铐’——对附近的敌方英雄套上暗黑枷锁,给他们减速,逼闪现,不闪出距离,三秒后就会吃到陆如风的魔法伤害并且晕眩一秒多。

    在卢锡安有大招的时候,被定在原地,那就预备被圣枪的子弹洗脸吧。

    女警交闪的同时也飞快拉E想往后再位移一段距离,然而陆如风的近距离Q已经将她禁锢在原地。旁边锤石辅助心道不妙,钩向池小光旁边的小兵——圣枪有位移,钩不中的,他只是想要Q技能的位移,将自己拉到卢锡安旁边,牵制他。

    只要AD打不出伤害,就莫甘娜一个人,打不死女警的。

    想得很好,但这不是一场二打二。

    女警旁边,从草丛里,赫然转出一个金属圆球,圆嘟嘟的,煞是可爱。

    ——指令:冲击波!

    女警前方一小块的画面震荡了一下,将她往前拉的同时,池小光先用E技能‘冷酷追击’往左前方冲刺了一小段的距离,脱离锤石的骚扰,与大招‘圣枪洗礼’同时激活,子弹光束喷薄而出,洗了女警一头一脸,配合发条和辅助的伤害,将交过双终的女警格杀当场。

    而把自己反向钩往LG的ADC面前的锤石,既没办法保下自家AD,又被发条随之收下人头。

    陆如风:“Nice!这波舒服了。”

    “可惜。”

    “可惜什么?”

    “不是双杀。”

    由于发条先手大招,江星愿自然不可能留着技能抢人头,女警残血的时候她所有技能都在冷却,卢锡安就充当了一个补足伤害的角色。

    池小光捂紧了女警的人头,警惕地发了个撤退信号,暗示队友该回中路去了。

    就在此时,蜘蛛和辛德拉从下路LG三人后方的草丛露头。

    解说KuKu刚从这波血腥的Gank中喘一口气,接着分析战况:“QW满状态的中野来到下路!这时候LG三人都没有大招了,发条作战能力下降一个档次,全灭是不太可能,但以这中野组合的爆发力,捞回一个人头……也有点难……要看LG怎么撤退了。”

    LG三人一致退回己方防御塔的方向,但是QW中野是截了他们尾巴,怎么也能追上。

    江星愿:“小光靠上走,他们打谁,陆如风给谁盾。”

    这是让AD冒风险了。

    听上去很不科学,但出自信任队友——陆如风在开团留人的时候,已经交过闪现,而池小光有闪还有位移技能,本身不大容易死,万一对面中野打他,套个魔法盾就行了。QW中野的控制技能都有抬手动作——从玩家发出攻击指令,到英雄做出完整攻击动作,技能发射到目标身上,需要一定时间,这个就叫抬手动作,也称攻击前摇。

    说得俗套点,《英雄联盟》里的英雄,就像一个有强迫症的人,你想抽人耳光,要把手抬起来,扇第二下,得先把手收回来,再抬起手。对普通玩家来说,补兵很难,很多时候因为肉眼看到小兵要补最后一刀的时候,等攻击前摇过了,小兵也死了,于是漏刀。

    当然,把这个前摇后摇形容得好像一个世界那么长,很好反应的样子。

    在实际时间上,不会超过0.7秒,部份英雄更短。

    而要通过英雄抬手动作来做出应对,这个反应要有多快?

    江星愿做得到,也觉得自己的队友能办到。

    “好。”

    池小光习以为常地答应下来,反正队内指挥从来不是他,逆来顺受地护送两个队友走。

    QW中野试探性地甩了两套控制技能,被他走位扭开一个,用魔法盾抵消掉剩下的伤害,眼见击杀可能性不高,两人果然不敢深入追杀。

    “做得不错。”江星愿夸奖。

    “嗯。”

    池小光羞涩地应声,被厉害的队友表扬了有点高兴,他不知道的是,江星愿内心正估摸着——走位果然很好,逼一下还能更好,以后应该可以对他下达更苛刻的任务……

    “QW好气啊!”

    解说朝楚猛地想起来:“是了,QW中野都是魔法伤伤害,莫甘娜的盾一给,他们就懵圈了,依我看,既然打野要选蜘蛛,Ban吉格斯还不如Ban莫甘娜。”

    是真的没想到。

    赛场上也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以为可以放,放了没关系,理论上能打,然后实战就傻了。

    QW的指挥后知后觉地想到,也许对面有个莫甘娜,就不应该想着从下路打开局面了。

    搞上路那个孤儿不好吗?

    幡然醒悟,为时已晚。

    乔远并不喜欢放养上路的打法,也不执着于非要跟中单一起走,江星愿说一个人能搞定,他就去照顾上路了。下路有了优势,也知道这对中野对下路构不成什么威胁,他便一直照顾上路,做视野保护,打上野2V2,他还是有很大信心的。

    至于QW的中单……

    芒果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六级后,拿到一个人头优势的江星愿打法越发凶猛,只要有大招就往前压,没有就怂一下。

    QW打野觑了一下队友的脸色,决断:“我们要再进攻一点!”

    小龙坑中,他主动带着芒果来到了龙坑,占据有利位置,逮住了乔远在上半片野区的空档,想先一步刷掉地图资源。

    解说朝楚:“这一局LG的选边位置不太好啊,背向小龙坑,要下去太难了,如果Wish直接从河道过去会有危险,绕野区的话可能会来不及,QW中野只要后退就可以了,两边下路双人组一起逼近小龙坑,是想争夺一下吗?”

    ……

    …

    池小光:“怎么打?”

    “啊?”江星愿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还有这个问题,稍作解释:“小龙可能抢不到,我们杀他们中野,我给大你就放大。”

    “昂。”

    和他想得差不多,池小光放心了。

    小龙坑做了视野,插了眼位,或是敌方英雄隔着墙靠近……打龙的一方保险起见,一般会把小龙稍稍拉出去,保持一个不会脱离战斗状态回血的距离打小龙,增加敌方下来抢龙或是开团的难度。果然,QW的打野虽然在开龙之前在墙后插了眼,但江星愿一从中路消失,他们就把小龙拉扯到靠后的位置继续打。

    局面虽然是LG三打四,但因为QW想刷龙,双方来回拉扯着,局面胶着,女警仗着射程远,远远地点了莫甘娜数下。

    LG的时间不多了。

    芒果一边小心着Wish球的位置,一边找机会晕到她。

    陆如风最先按捺不住,向蜘蛛旁边打信号:“我逼一下走位。”

    “好。”

    说着,一个暗之禁锢便呼拉的飘到了蜘蛛面前,QW打野往后一挪步,早有一个球在等着他,他只能交技能吊在半空中——虽然无敌,但也等于做不出任何事情,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中单被发条大招拉到的同时,小龙也没了。不需要多说,江星愿完全知道怎么配合队友,也明白怎么创造AD的输出环境。球一拉,几乎是将人缴械打包送到了池小光大招面前。

    团战瞬间爆炸!

    莫甘娜同时交出大招,罩住QW残血中单,以及蜘蛛形态落地的打野——他很清楚,女警死过一次,而且还没到她的装备强势期,团战输出不如蜘蛛和辛德拉,只要让他们没状态,团战稳稳拿下。只是穷得抠脚的辅助没钱做防御装,这下放大,形同把自己卖了出去,转瞬即被收下人头。

    但是,LG目的已经达到了。

    发条的球来得太阴,蜘蛛慌张交了惩戒后,小龙还剩下一小截血量,被池小光大招扫了两下,收入囊中。

    “丢龙,死了两个,只换掉了LG一个辅助。”

    “怎么说呢……QW还是犹豫了。”

    “打野不在,你凭啥这么凶啊!”

    “发条的球对QW这种脆皮中野组合威胁太大了,而且Wish也发育得太好了吧?她不是才收了一个人头?怎么这么肥啊!她的补兵数压辛德拉六十刀,怎么做到的?”

    近乎完美的补刀功底。

    ——以及一个被压榨脏兵也不敢大声逼逼的AD。